364、杂耍(三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高的比赛台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根木棍,孙前和高轩正各自拿着一块干净的帕子清理那根木棍。

众人都被林媛吸引了过去,齐齐地大声议论起来,这不是比赛厨艺吗?为什么要拿根棍子?难道是要表演杂耍?

大家的议论声仿佛跟林媛不是一个世界的一般,此时的她正拿着一个小锅子在小炉子上认认真真地熬煮着什么东西。

她那认真的模样,仿佛一眼看不到,锅子里的东西就会消失不见了似的。

孙前和高轩一边认真地擦拭着棍子,一边小声地议论起这根棍子的用处。

虽然他们两人都是这次比赛的助手,但是其实两人对于这次比赛要做的菜根本就不清楚,完全是林媛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

虽然孙前以前只是个帮工,但是现在他也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大厨了,跟高轩的关系比以前也融洽了许多。

两人互相挤着眼睛,看看正在熬煮东西的林媛,又看了看架在锅子上蒸着的鸡,更是纳闷了。

那鸡刚刚不是才煮熟的吗?怎么一出锅就又上了笼屉?

撇了撇嘴,孙前低声给鸡抱屈:“别的鸡都是一刀下去就解脱了,这鸡真是可怜,又是蒸又是煮的,不知道等会儿是不是还要炸上一遍?”

啧啧两声,孙前仿佛猜到了鸡现在正在承受的痛苦,忍不住叫了两声“好疼啊”!

高轩被他这逗趣的模样逗得忍不住嘿嘿一乐,也起了玩笑的心思:“又是蒸又是煮的,我敢打赌这已经是最后一道工序了,若是再炸,这鸡就该酥了!”

“我看不可能,东家的心思谁也猜不透。”孙前用下巴点了点林媛,就像刚才,谁能想到她把那么多蔬菜都拿出来以后,居然只用了其中两样?

别说那些百姓们了,就连他和高轩都被狠狠地惊了一把。

高轩挑眉:“放心吧,肯定不会再炸了,若是炸的话,我就把这棍子吃了!”

孙前嘿嘿一笑,两人立即达成了共识,相继打起赌来。

不仅是台子上的两人打起了赌,台下的人也打起了赌,不少人都在猜测林媛拿这根长棍子的用途。

有人猜测是要用棍子敲鸡,还有人猜测是用棍子托盘子,这些人普遍认为林媛已经在醉仙楼面前认输了,既然厨艺拼不过人家,那就拼技艺吧!

听着底下不少人的猜测,林媛却是勾唇一笑,丝毫不放在心上。

她垂着眼皮看着锅子里的糖浆,经过一番熬煮,糖浆已经变得黏稠,也微微变了颜色。

火候正好!

林媛心中暗赞一声,手脚麻利地将小锅子从炉子上拿开,而后换了一根长柄的勺子。

“擦干净了没?”

孙前和高轩异口同声回答:“干净了。”

林媛点头,示意两人将棍子平行举起来,而后退后了几步,殷红的唇瓣神秘一笑:“现在是表演时间!”

话落,在众人或猜测或不屑的目光下,林媛一手举着小锅子,一手拿着长木勺,将沾了糖浆的勺子往棍子上扬了起来。

随着她利索而干脆的动作,众人只能看到她抬抬落落的手臂,还有丝丝闪着亮光的丝线在她和木棍之间连接着。

这丝线细细的长长的,在冬日阳光的照耀下泛着点点荧光,分外夺目。

哇!

众人皆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纷纷张开了嘴巴赞叹出声,就连对面正在忙活着处理白贝的牛师傅也忍不住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等着牛铃般的眼睛紧紧盯着她。

这,这真的是在表演杂耍啊!

“好!”

不知道是谁突然拍着手叫了声好,台下观看比赛的众人全都忍不住大声赞叹起来,就连望江楼上都能听到大家的高声叫好。

林媛勾了勾唇瓣,手里动作一刻不停,不过还是抽出空来冲着正在鼓掌叫好的百姓们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引得大家立即大笑出声,再看林媛时,也多了几分像是看自家可爱的小女儿小妹妹时的亲昵。

评判席上,老烦和金灿嘿嘿地笑了起来,庄康平却对那糖浆更多了几分好奇,别人看不出来那是什么,他这个跟食材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老头儿可是看得出来的。

庄康平的眼眸熠熠生辉,看着林媛就像是看到了一块发着光的瑰宝,爱惜,欣赏。

一直观察着林媛的陆冲被师父身上微变的情绪所影响,扭过头来就看到了庄康平眼中的光芒,不由得心跳加速了几分。

难道,师父是想……

林媛准备的木棍子比较长,这样就不用她半途停下来整理那些糖丝了。

她端着小锅子,从木棍的一侧甩着糖丝到了另一侧,直到整根棍子上都沾满了细细的长长的糖丝之后,她才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将小锅子和长木勺放到一边,又挑了一个大大的盘子放到案板上,林媛才去动手整理棍子上的糖丝了。

她先是取了一半的糖丝下来,一边整理一边用白皙的小手将软软细细的糖丝团成了一个鸟窝的形状放到了盘子里。

待这个鸟窝的形状出现之后,众人才终于明白糖丝的用处了。

庄康平忍不住点头赞了一声:“筑巢引凤,好创意!”

听他夸赞林媛,老烦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好像被夸赞的人就是自己一般,白胡子也跟着得意地一翘一翘的。

将鸟窝准备好之后,林媛又将给二十位百姓评判准备的盘子拿了出来,一一摆放在大盘子四周,而后,便用棍子上剩下的那一半糖丝一一团成了小号的鸟窝。

虽然个头小了很多,但是这二十个小鸟窝跟那个大鸟窝放在一起,却显得格外地小巧可爱。

一看林媛这边已经开始准备给评判上上菜了,醉仙楼那边的牛师傅几人才终于感觉到了急切的压迫感,刚刚明明是他们比较快的啊,怎么一下子就成了洞天那边快了?

高轩和孙前将棍子放到了一边,便帮林媛准备其它的盘子了,现在距离比赛结束已经不足半个时辰了,他们是时候准备等下上菜时所需要的小盘子了。

将鸟窝准备好,林媛便去看了一下正小火炖着的红酒牛肉,用小刀子试了下牛肉,感觉很是软烂了,便让孙前把火给撤了,现在只需要用余温煨着就好了。

看了看牛肉,林媛便去看那只正在蒸着的鸡了,鸡之前就是煮好了的,现在加了各种调料蒸一下就是为了让鸡肉入味儿,同时也变得更加软糯可口。

将鸡拿出来,林媛喊了高轩过来:“起锅,倒油!”

“好嘞!等,咳咳,倒,倒油?”

高轩的手刚摸到油罐子就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了,倒油?倒油做什么?

看了一眼被林媛拿在手里正在“做运动”的鸡,高轩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一边的孙前嘿嘿一笑,拿胳膊肘撞了撞高轩的腰,挑着眉头笑得分外狡猾奸诈:“吃棍子,吃棍子!”

高轩的脸沉得比锅底都黑了,明明已经蒸过煮过了,怎么还要再炸一遍?这是什么做法?

想着自己之前信誓旦旦地跟孙前打赌的情景,高轩真想一头撞死在灶台上!

打赌归打赌,该做的活儿还是要做的,高轩一边唉声叹气地往锅里倒油,一边拿眼珠子看林媛。

“东家,你这是,干啥呢?”

不怪高轩纳闷,林媛拿着这鸡,又是掰脑袋又是晃腿儿的,难不成真的在给鸡做运动?

孙前也一脸同情地看着那被蹂躏得不成样子的鸡,想着若是这鸡泉下有知,一定会跳起来啄人的!

林媛一边把鸡的腿往两边掰,一边把胸骨的位置打开,仿佛在开玩笑一般地跟高轩说了一句:“这鸡生前吃得太多,我在帮它减肥!”

减肥?

高轩和孙前默默互望一眼,同时决定一定要闭上嘴巴,再也不跟林媛说话了。

可是,他们两人不说话,偏偏林媛打开了话匣子,居然跟那只鸡唠起嗑来了。

“你瞧你,活着的时候一定吃了很多苦吧?也是,那些黑心的人,为了让你卖个好价钱,一定给你吃了很多你不爱吃的饲料吧?”

“我看你这肚子里很多不好的东西,哼哼,我帮你收拾一下,保证还你一个完美的身材!”

“放心放心,我也会把你收拾地漂漂亮亮的,绝对不比那只鸡差!什么?你说你本来就比那只鸡好看?噫!你哪儿来的自信?”

实在是看不过去林媛跟手里的鸡聊天了,待锅里的油热了以后,高轩赶紧叫她:“东家,油热了,快来炸鸡吧!”

本以为林媛会立即过来的,却不想,正跟两只鸡聊天聊得高兴的林媛幽幽地抬起头来,白了他一眼,十分不满地说道:“什么炸鸡?明明是洗澡!”

说完,便用笊篱捞着那两只被整理成特殊形状的鸡来到了灶台前,将笊篱连带着鸡一起放进了油里。

刺啦刺啦!

热油遇到了蒸煮好了的鸡肉,发出优美动听的声音,众人耳膜里似乎有香气在冲撞。

紧接着,鸡肉遇到热油后散发出来的香气便冲撞到了鼻腔里,引得大家忍不住打开鼻翼,贪婪地嗅着那四散而出的香气。

好香啊!

众人此时的心里都只有这么一个念头,口水不受控制地溢出来。

望江楼上,某个丑丫头贪婪地嗅着炸鸡的香气,突然冒出来一句话:“炸鸡啊,要是有啤酒就好了!”

啤酒是什么东西?

赫连晟翻了个白眼儿,对丑丫头更多了几分认识,人丑嘴刁,不会做饭还总是挑三拣四,这么多毛病的女人,他若是不赶紧收了,岂不是要祸害很多男人?

待鸡在锅里炸成金黄色之后,林媛便十分迅速地将鸡捞了出来,放在一边控控油,再炸另外一只鸡了。

炸鸡的时候要注意不要把鸡的形状弄散,其实炸的这个过程主要就是定型,因为这道菜叫做葫芦鸡,所以林媛之前给鸡“做运动”的时候就把整只鸡摆成了葫芦的形状。

葫芦鸡可是西北的一道名菜,林媛之所以选择这道菜作为压轴,就是看上了这道菜的特殊工艺和它的地域风情。

待两只鸡都炸好之后,她就把提前准备好的用盐和花椒碎做成的椒盐撒到了鸡上边。

她准备了两只鸡,一只是放在大鸟窝里给四位评判吃的,另外一只则剁成小块儿分给二十位百姓评判的。

将第一只鸡放进大鸟窝里,林媛便动手解剖第二只鸡了。

这葫芦鸡要连着炸成金黄色的鸡皮一起吃才最美味,所以林媛在解剖鸡的时候,先挑了带着鸡皮的位置下手。

因为鸡肉有限,所以分到每一个小盘子里的鸡肉就少得多了,顶多只有两口的分量。

不过,两口就已经够了。只有意犹未尽的时候,人们才会觉得这道菜的味道刚刚好,堪称美味。

挑了一把专门用来剃肉的锋利的小刀,林媛扫了一眼正注视着自己的众人,勾唇一笑便动起手来。

众人只见林媛手里的小刀灵光闪烁,在虚空中划过漂亮而利索的刀花,她面前的那只鸡便被分解成了无数的小块儿。

随着鸡肉的分解,香味儿散发地愈发热烈起来,众人的口水也更多了,纷纷抬着袖子擦着嘴角。

赵弘盛哀怨地看着台子上的林媛,有些后悔自己当初没有花钱买个参加比赛的请帖来。

咳咳咳咳。

赵弘盛咳嗽了一声,接过唐如嫣递来的帕子轻轻擦了擦嘴角,面色有几分尴尬。

唐如嫣体贴地扭过了头,不过姚含嬿却是嫌弃地撇了撇嘴,什么高高在上的皇子,居然会为了一道菜流口水,真是丢人!

刚腹诽着,唐如嫣突然扭过了头来,娇笑着指了指她的嘴角。

姚含嬿一愣,很快便反应过来,忙低头用手指揩走了嘴角的口水,小脸儿一片酡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