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比赛时间到(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将一整只鸡身上的精华片了下来,林媛就指挥着高轩和孙前将这些鸡肉放到那些小小的鸟窝里了。

看了一眼大鸟窝里摆放着的那只完整的鸡,林媛再三斟酌之后,还是用刀在鸡肋骨的位置上偏了四片薄薄的鸡肉下来。

待鸡肉片好后,又用筷子重新将那四块鸡肉放回到原位,整只鸡恢复原样,好像刚刚根本就没有被切下来一般。

如此利索又完美的刀功,立即引得孙前和高轩啧啧称赞。

洞天的厨子们都是知道林媛有一手好厨艺的,但是没有想到竟然连刀功都这么地出神入化,可见这丫头以前初学厨艺的时候,定然没少下功夫。

听到孙前和高轩由衷地赞叹,林媛不禁勾了勾唇,想当初自己刚学厨艺的时候,最先练习的就是刀功了,切黄瓜龙那可是家常便饭。

为了切出一条符合要求的黄瓜龙,她曾经拿着刀在院子里练了三个月,风雨无阻。

所有的工序都完成之后,林媛看着案板上摆得整整齐齐的大盘子小盘子,总觉得好像缺少点什么东西。

她眨了眨眼睛,目光正好移到了用来装蔬菜的大箱子,那大箱子的边上还放了不少刘思良在温室里养着的鲜花呢!

看着这五颜六色的鲜花,林媛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欣喜的光芒。

她一把扑到大箱子旁边,挑选着各种颜色鲜艳又完整的花瓣。

虽然有好多花叫不上名字来,但是既然是刘思良带来的,就一定是没有毒且能够吃得花。

正在忙着往小鸟窝里放肉片的高轩二人,被林媛这突然发疯一般的样子吓了一跳,待看到她像是捧着金子一般地捧了好多鲜花回来以后,两人更是纳闷地面面相觑。

东家这是要干什么?

不仅这两人纳闷,坐在台下的人们都好奇地看着她。

老烦更是兴奋地快要从凳子上站起来了,嘴里一个劲儿地念叨着:“这丫头真是懂我啊!肯定是想给我做个甜品!”

闻言,正目光灼灼地看着老烦以为他能有什么见解的金灿、庄康平和陆冲三人,差点从凳子上跌下去。

庄康平更是大呼上当:“你这老东西,这么多年不见,怎么这么看得起自己了!”

就在大家都议论纷纷的时候,就惊讶地发现,捧着一堆花瓣的林媛突然弯了弯身子,对着那摆放在案板上的大大小小的鸟窝们深深地吹了一口气!

呼!

手里各种颜色的花瓣被风带起,纷纷扬扬飘落,落在了还微微带着黏性的糖丝鸟窝上。

这样自然落下的花瓣,就像是被春风吹落的樱花桃花花瓣一般,妩媚自然,漂亮得很。

原本单调的颜色,经过这么一装饰,立即就变得鲜艳起来。

这还不算完,林媛又在另一边的案板上摆着的那些绿叶蔬菜里各自掐了几朵嫩绿的菜心儿放到了鸟窝旁边做装饰,这样一看,盘子里有红有绿有黄有白,更添了几丝异样的美。

看着眼前花花绿绿的葫芦鸡,林媛终于明白为什么宫里的御厨要把膳食做成那么漂亮那么鲜艳的颜色了,这样漂亮的颜色,任谁看见都会食欲大开啊!

食物讲究色香味俱全,现在色香已经具备,就差最后一个味了,只要味道能让大家满意,这道菜就绝对能拿高分。

林媛自信地弯了弯唇,看了一眼对面也在忙活着装盘的牛师傅几人。

跟她想的完全不同,牛师傅的白贝没有清蒸也没有爆炒,反而是做成了白贝蒸水蛋。

海贝本就带着几分海腥子味道,再跟蒸鸡蛋搭配的话……

林媛摇了摇头,即便牛师傅舍得用香油来增添香味儿,恐怕喜欢这道菜的人也不会很多。

看了看评判席上的老烦,林媛轻轻摇摇头,这牛师傅想必是为了迎合自己师父和师弟的口味,只是他没有想到今日会出现老烦,老烦可是个重口味的人,这道菜肯定不会让他满意的。

看了看时间,现在还剩下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了,林媛嘱咐高轩两人把锅里的牛肉盛出来,自己则起锅把鸡翅重新入锅翻炒了一下。

待锅里的鸡翅重新冒出香味,林媛便把提前调好的酱汁浇了进去。

滋滋的声音发出,连林媛自己都忍不住洗了洗口水。

虽然她没有特别喜欢吃的东西,但是今日做的这三道菜里,她最喜欢的还是这道时蔬酿鸡翅,而且为了让鸡翅的味道更香浓,她还往里边放了一些自己做的辣椒面儿。

这样又香又辣的一道鸡翅便出炉了。

将三道菜分别装盘之后,象征比赛结束的锣声也敲响了。

时间刚刚好,高轩和孙前都松了一口气,直到现在才发现,两人的衣裳都已经微微发凉了,也不知道被汗浸湿过几次了。

不过,林媛却丝毫没有松懈,若说刚刚是在比赛,那么现在才是关系着整场比赛最终结果的关键时刻。

虽然比赛是一起进行的,但是上菜的时候却不是一起上的。

洞天和醉仙楼各自有专门的小伙计负责给评判们上菜,上菜的功夫,冬青也带着两个小厮举着两只牌子放到了比赛台子上。

这两个牌子上,一个写着洞天,一个写着醉仙楼。

每个牌子上方还钉着三个钉子,冬青的手里则拿着三个大大的十分夸张的毛笔,等下让大家投票,哪边胜了,他就把象征着胜利的毛笔挂到哪一方的牌子上。

冬青目光灼灼地看着台下正穿梭着送菜的小伙计们,真想把所有的毛笔都挂在洞天这边!

现在上的是第一道菜,洞天这边做的是红酒炖牛肉,醉仙楼这边做的是板栗烧鸡。

不知是不是故意的,上菜之前林媛特意给夏征使了个眼色,让他把菜上的晚了一步。

虽然不懂林媛什么意思,但是夏征对她是绝对的信任。

吃了板栗烧鸡的人们,都不禁交口称赞起来,什么肉香滑嫩,板栗香糯可口啦,总之极尽赞美之言。

金灿素有金舌头之称,虽然不懂做菜,但是品尝却是拿手的。

他吃了一口烧鸡,又尝了尝板栗,微微回味了一下,便点头评价道:“肉质紧凑,板栗清香滑口。”

庄康平和陆冲都忍不住点点头,对他的评判十分赞同。

就在大家以为这道菜毫无瑕疵的时候,只听金灿微微摇头道:“只是可惜了,这鸡的年纪太大了,肉质有些过于紧实。”

庄康平和陆冲微微一愣,便听到一边的老烦突然用手指头抠了抠牙缝,撇撇嘴附和道:“确实,老头子我都塞牙缝了!”

庄康平和陆冲脸色微微一变,不过说实话,金灿的话也在理,只是塞牙缝就有点儿言过其实了。

吃过了醉仙楼的鸡肉,几人喝了口水漱漱口,便接到了洞天的红酒炖牛肉了。

尚未动筷子,就被微微的红葡萄酒香气给吸引了。

看着碗里这红红黄黄的肉和汤,老烦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他迫不及待地吃了一口牛肉,只觉满口都是葡萄的香气和酒的甘醇,忍不住又吃了几口。

庄康平也陆冲都是第一次尝试林媛的手艺,所以对这道红酒炖牛肉更多了几分期待和好奇。

再加上之前因为金灿和老烦对牛师傅的鸡肉颇有挑剔,两人都有些护短,对林媛的牛肉也带了几分偏见。

但是,这份偏见在牛肉入口的那一瞬间,立即就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这牛肉,真是太好吃了!

牛肉已经炖煮得十分入味了,一口咬下去软软烂烂,根本没有塞牙的烦恼。而且,汤里还有不少葱头和土豆等蔬菜,将这些蔬菜一起吃下去,更是添加了几分软糯感。

老烦已经没有心思再发表评论了,三两口就已经把碗里的牛肉连肉带汤都吃吃光了。

吃完了还不尽兴,伸着碗就让小河再给他盛一碗。

小河掩唇一笑,大姐果然了解甄老先生,不然她也不会亲自将两人的牛肉端过来了。

“先生,大姐说了,若是吃多了,等下那两道菜可就吃不下去了。”

一听这个,老烦眼珠子骨碌一转,立即就把碗放下了,催着几人赶紧品尝赶紧打分。

虽然庄康平和陆冲都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说,林媛做的这道红酒炖牛肉的确要比牛师傅做的那道板栗烧鸡好吃太多了。

不仅是他们四人这样认为,就连百姓评判们也都一样。

那道板栗烧鸡,苏天睿只吃了一口就够了,但是这道红酒炖牛肉却是一口吃了个干净。

赫连诺还在细细品味,就突然发觉自己手里的碗已经被某个讨厌的家伙抢走了。

“我的牛肉!”

赫连诺吃惊地张着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牛肉被苏天睿倒进了嘴里,气得他鼻子都快歪了!

嘿嘿一笑,苏天睿十分“大度”地将碗还给了赫连诺,打着饱嗝笑道:“没事,嗝,兄弟,我嗝,我不嫌弃你!”

我嫌弃你!

赫连诺瞪了他一眼,将手里的空碗扔到了桌上不搭理他了。

每个百姓评判手里都有一个牌子,一面写着洞天二字,一面写着醉仙楼三字,支持哪个就把牌子举到哪一面。

毫无悬念,红酒炖牛肉以其特色的葡萄酒香味儿赢过了板栗烧鸡,不仅是一边倒的百姓评判们,就连那四位主要的评判也都支持洞天。

看着这个结果,牛师傅有些不服气,狠狠地瞪了林媛一眼。

林媛无所谓地笑了笑,让夏征继续上第二道菜了。

------题外话------

昨天写到给鸡做运动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妈妈给我讲过的事。

我小时候家里养鸡,妈妈骑着自行车去集市卖家里养的母鸡的时候,为了增加重量,在出发之前赶紧灌饲料。

然后,老妈用绳子捆了母鸡的脚倒挂在车把上去集市。

结果可想而知,生生地灌了一肚子饲料的母鸡,经过一路的倒挂和颠簸,还未到集市就已经吐得稀里哗啦,哈哈~

老妈后来还说,当时不应该倒挂着的,应该让它们站着~

多年以前有趣的事了,若是你们也有家里既有趣又好笑的旧事,不妨说出来让大家一起乐呵乐呵,写的亲们一律奖励50xxb,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