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三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二十个人多数是没有吃过海鲜的普通百姓,所以对于海鲜的态度也是各不相同的。

再加上林媛的葫芦鸡卖相好看,又有各种漂亮的花瓣,有人甚至都把那小小的鸟巢给吃掉了。

这一吃,真是让人大吃一惊。

“啊!这鸟巢,居然还有香味儿呢!好像,好像是花香!”

林媛勾唇一笑,不错,这鸟巢的确有花的香味儿,因为她在熬制糖浆的时候使了个小手段。

糖浆里是没有额外放东西,真正有玄机的是熬糖浆的锅子。

孙前和高轩相视一笑,终于明白这半个月以来,林媛让他们每天煮这个锅子的用意了。

这个月以来,林媛每天都会给他们一种不同的花瓣,用这个锅子煮花瓣,一天三次,一次半个时辰,锅里的水煮没了就继续加,总之时间是不许少一点的。

一开始两人还纳闷呢,不过现在看来,原来早在半个月之前,林媛就已经想好要参加比赛的菜谱了。

若不是这半个月以来用锅子煮花瓣水,这锅子也不会带着花瓣的微微香气了。

众人皆不知其中奥秘,只以为是这糖浆的玄妙,不过有一个人如此说,其他人也都跟着赞不绝口。

跟醉仙楼的白贝蒸水蛋相比,林媛的葫芦鸡一时之间好评如潮。

百姓评判们此时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牛师傅看着大家对葫芦鸡啧啧称赞,却无人开口称赞自己的白贝蛋,不知不觉间,冷汗蹭蹭地往外冒。

严向开也有些慌了,自己费了好大的心思才从东陵运回来的白贝,难道真的好不如林媛手里的一只鸡?好不容易已经赢了一场,眼下终于有了一个成功翻身的机会,却不想……

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严向开急了,醉仙楼在京城几十年,哪次跟同行竞争比赛不是翘首?难道,今日会败给一个毛头小丫头不成?

望江楼上,某个丑丫头一边吃着赫连晟剥好的橘子,一边嘿嘿笑着:“阿晟,你果然聪明过人,知道这场比赛定然是洞天赢了的,嘿嘿,我的银子啊!哈哈,这下又能赚好多钱了!”

赫连晟唇角微微动了动,却不见笑容:“恐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一心惦记着林媛手里的那三道菜的丑丫头根本没有听到赫连晟在说什么,趴在窗棂上,翘着小脚丫儿高兴地荡来荡去。

有人欢喜有人忧。

京城里几乎所有人下赌注买的都是双方打成平手,但是现在,洞天的胜利就在眼前啊!

就在大家扼腕叹息,后悔地捶胸顿足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从一边的观众区站了起来。

林媛和夏征皆高高地扬起了眉头,赵弘盛?他想做什么?

接收到两人狐疑的目光,赵弘盛丝毫不掩饰内心的得意,对那二十个百姓评判们说道:“各位,今日的比赛马上就要有结果了,本皇子希望,各位能够好生斟酌斟酌结果。毕竟,醉仙楼可不是个小地方,它在京城立足几十年,口碑和招牌都是极佳的,定然不是随随便便什么酒楼就能相比的,各位可认同本皇子的话?”

说完,赵弘盛还挑着眉头从那二十个百姓评判身上一一扫过。

明明是在笑着的,但是众人只觉得这二皇子的笑容和目光里藏了一根尖锐的细针,只要他看向自己的时候,自己浑身就会被这根针扎得生疼生疼的。

众人面面相觑,如坐针毡,只好点头附和着,连声说道:“认同,认同。”

说是百姓评判区,可是因为请帖被各种倒手买卖,真正坐在评判区里的平头老百姓又有几个?不是有钱人家的富二代,就是哪个官员家贪吃好玩的二世祖,对于赵弘盛的身份可是清楚得很的。

现在连二皇子赵弘盛都出面替醉仙楼说话了,他们若是再选择支持洞天,这岂不是要跟二皇子作对?

“那个,那个是什么人?凭什么他说了两句话就有那么多人犹豫不定了?”

丑丫头一把扔了手里的橘子,指着赵弘盛大声叫嚷起来。

赫连晟微微侧目,身手矫捷地接住了她因为气愤而随意丢开的橘子,温声道:“他是大雍的二皇子,你说,别人为什么会犹豫?”

丑丫头一愣,微厚的嘴唇使劲儿一撇,十分不屑地哼骂起来:“皇子?皇子就能无法无天颠倒黑白了?皇子就能干涉别人做出的决定了?他以为他是谁?别说皇子了,就是太子也得秉公处理,他还真是不要脸!不对,不是不要脸,是太要脸了,厚脸皮!二皮脸!”

好久没有听到丑丫头巴拉巴拉地骂人了,赫连晟竟有些享受地微微眯了眯眼睛,唇角轻轻一抖,露出一个似是而非的笑容来。

丑丫头一时看得有些呆了,竟连外边的比赛都给忘记了。

“傻瓜!”

赫连晟抬手,精准地按到了她嘴唇上方的媒婆痣,神情里多了几分温柔。

“哎呀,别!会掉的!”

丑丫头赶紧打开他的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自己的媒婆痣,那表情就好像这颗媒婆痣是自己异常珍惜的小宝宝一般。

赫连晟无奈地摇摇头,抬手拉住了她的手,柔声道:“放心吧,不会让你的银子打水漂的。”

“信你了!”

娇俏地斜了斜眼睛,丑丫头抬手抿抿发丝,做了个邪魅蛊惑的表情。

她这满是黑头粉刺儿斑点的胖胖的脸蛋上,突然冒出这么一个表情来,若是一般人见了一定会大吐特吐,偏偏赫连晟却像是欣赏世间最美的绝色一样,怎么看都看不够,恨不得将这个丑不拉几的家伙给吞进肚子里才好。

若是赫连诺看到此时的小皇叔,定然会浑身起鸡皮疙瘩,抖落着这一身鸡皮疙瘩哇哇大叫着逃走。

在赵弘盛半是威胁半是哄骗的言语下,不少评判将手里的牌子举了起来。

无一例外地,都是偏向了醉仙楼这一边。

居然还能这样?

林媛一眼瞪向了有些沾沾自喜的赵弘盛,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以前夏征总是让她安心经营自己的酒楼,可是现在,她只是想要公平地竞争一下,居然还要受到这个赵弘盛的威胁!

赵弘盛,今日果然是来者不善!

不过生气归生气,该做的还是要做的。

幸好现在已经表态的百姓不太多,争取一下的话,还是有机会的。

夏征给了林媛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便准备站出来说话了。

只是这次,老天爷没能给他这个英雄救美的机会。

“二哥,你今日出宫来,就是为了给舅舅加油鼓劲儿的?”

抢了夏征风头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媛的结义大哥,三皇子赵弘德。

一看赵弘德出面了,夏征转了转眼珠子,勾唇抱胸,继续倚着台子看戏了。

他倒是很想知道,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磨练,这个小白兔有没有什么进步。

说起来,赵弘盛根本没有想到他这个斯斯文文的三弟会出面说话,不过既然他出面,总比夏征亲自出面要好对付得多。

毕竟,夏征可不是个按常理出牌的人。

“呦,原来是三弟啊,我今日出宫,自然是给舅舅鼓劲儿了。难道你忘了?这醉仙楼可是我们严家的产业呢!”

严格的说,严向开是赵弘盛的舅舅,却不是赵弘德的舅舅,只是以示尊重,赵弘德这样叫了一声罢了。

“原来如此!”

赵弘德温润一笑,点头道:“既然二哥是来给舅舅鼓劲儿的,那么我也给舍妹鼓鼓劲儿吧!”

说完,也不等赵弘盛开口,赵弘德已然转过了身来,对还未来得及举起牌子的十多人笑道:“各位,舍妹平西郡主乃是父皇钦定郡主,其中原因想必大家都清楚得很。既然是郡主,又是母妃的义女,更是将军府未来的儿媳妇儿。今日舍妹为了洞天的未来亲自下厨,不得不说,以后还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这样的口福呢!”

顿了顿,赵弘德瞥了一眼脸色微微变了的赵弘盛,续道:“今日的比赛,在下并没有什么要给各位说的,若是各位喜欢舍妹的厨艺,还请各位给舍妹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若是不喜欢,在下也不强求,只望洞天的水准会越来越好,为大家服务!”

跟赵弘盛字里行间的威胁相比,赵弘德说的话更多了几分诚恳,众人听了也更加地舒服,心中顾虑自然也少了一些。

人家不是说了吗?林媛的身份可不简单呢,就算赵弘盛再厉害,也不过是个皇子,谁又能说得准以后的太子就是他呢?

如此一想,众人心中各有计较,纷纷举起牌子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