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教训教训他(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天睿也赶紧举起了“洞天”的牌子,他跟夏征可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别说是赵弘盛了,就是亲爹来了,他也得支持夏征!

大家手里的牌子全都举了起来,整个评判区就像是开满了参差不齐的小花。

严向开有些忐忑地站起了身子,迫不及待地数了起来。

虽然对赵弘盛突然插嘴威胁有些不满,但是当胜利就在眼前的时候,严向开自己也看不透自己的内心了。

反正现在赵弘德也开口了,那就不算是他们作弊了。只要能赢就说明他们醉仙楼还是有实力的。

不仅是严向开,严如春、安乐公主、小林霜姐妹几人,甚至连望江楼上各个来看热闹的人全都忍不住探出了头来,想要看看到底是哪边的支持者更多一些。

周围的百姓们全都站了起来,台子上的牛师傅孙前等人也急得不行了,可是人越多就越是数不清楚了。

“还是站成两队吧!”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举着牌子各个支持自己喜欢的酒楼的百姓评判们便自发地站到了两边。

老烦和庄康平也回过身来看着身后的那些百姓评判们,这些人便都自发地以庄康平和老烦为头领,支持洞天的便站在老烦身后,支持醉仙楼的便站在了庄康平的身后。

看着众人举着牌子来回站队,正在望江楼上看着赛况的许幕晴一脸焦急,胖嘟嘟的脸蛋上满是纠结。

一边是她要好的朋友,一边又是十分合得来的新友,不管哪一边败了,她都觉得可惜。

所以,许幕晴并没有出现在台前的观众区,而是偷偷地躲在了望江楼上静静地观看比赛。

隔壁的房间里,苏秋语正一脸呆滞地看着比赛台上站着的那个倩影。

刚刚她都听到赵弘德说了,林媛是将军府未来的儿媳妇儿,未来的儿媳妇儿,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将这句话说出来,他们是认定了林媛的身份了?

跟在苏秋语身边的程月秀却是一脸的高兴,不过林媛一天不跟夏征成亲,她的心里就一天不踏实。

特别是最近马俊英对她的态度总是若即若离的,让她甚是看不清楚。

想了想,程月秀一双秀眉便紧紧地蹙了起来,马晓楠说了,他们今日也要来看林媛比赛的,怎么一直没有见到人?

被程月秀惦记着的两兄妹,此时正在望江楼一处有些偏僻的房间里,马晓楠又是紧张又是忐忑,紧紧攥在一起的手心里满是汗水。

马俊英也是担忧的很,不过倒不是因为这次比赛,不管林媛比赛是胜还是输,对他而言都没有多大区别。

他喜欢的是林媛这个人,又不是她手里的洞天,管她赢还是输?不过最好还是输了,这样她就不用跟夏征整天在洞天忙活了。

此时的马俊英却是紧紧地盯着赵弘盛身边的吴家兄弟二人,他刚刚好像看到那吴家大公子派了什么人出去,也看到了一个有些眼熟的小姑娘。

那个小姑娘他不认识,只是偶尔在暗处观察林媛的时候见过她跟林媛说过话而已,想来应该是林媛的朋友。

吴家大公子的品行他可是知道的,他派人跟着那个小姑娘,想必不会有好事。

只是,他要不要出手管这件事?

正想着,马俊英的注意力已经被楼下的比赛吸引了过去。

二十个百姓评判站成了两队,结果便一目了然了。

一,二,三……八,九……

九?

众人面面相觑,居然是九个!每个队里站着的都是九个人!

在仔细一看,只见还有两个人没有站队,这两个人,一个是举着支持“洞天”牌子的苏天睿,还有一个是根本没有表态的赫连诺。

加上苏天睿,洞天的票数正好多一个,那么现在,最关键的一票就在这个安安稳稳坐着的贵公子身上了。

众人对赫连诺的身份是不清楚的,不过从他的装扮和气度来看,应该是个十分有钱并且十分很高贵的公子。

再加上之前发生的跟苏天睿争夺位置的风波,众人对这个公子的身份更是好奇起来。

但是现在,他们没有那么多心思来考虑此人的身份,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全都在他手里拿着的牌子上。

他到底是支持洞天?还是支持醉仙楼?

若是支持醉仙楼,那么这次的比赛便以平手结束,双方只是在台子上演了个戏而已。

但是,他若是支持洞天的话,那这一个牌子关系到的可不仅仅是两家的声誉,更关系到了京城不少赌坊的命运。

现在的赌注已经从押一赔百升为了押一赔二百,不少小赌坊可是要倾家荡产赔银子的!

而且,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个个赌坊都开始流传起一件事,据说有人花了高昂的价钱买洞天赢。

若是今日的比赛真的是洞天赢了的话,那么,要赔给这个人的银子,可能把京城不下十家小赌坊压垮啊!

“喂,你倒是选啊!快点,没看到大家都看着你呢吗!”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到了自己和身边的赫连诺身上,苏天睿有些局促不安,一是因为比赛结果,二是因为真的很担心,若是赫连诺因为请帖的事故意跟他们过不去,那他们岂不是因小失大?

此时夏征也有些后悔了,若是早知道今日的情况会演变成这个样子,他才不会为了那区区三千两银子就跟这尊大佛过不去!

不仅是夏征,就连林媛也有些忐忑了,从之前听到的关于赫连诺的种种传闻来看,这个西凉太子可是个狡猾的小狐狸。

猜疑心重,追求精致,挥霍无度,不过他虽然花钱无度,但是挣钱也有一套。

只是不知道他心性如何?若是个小肚鸡肠的,只怕今日,洞天真的要毁在他的手里了。

看着林媛和夏征忐忑阴沉的脸,赫连诺突然有一种憋了好久的闷气一下子抒发出来的畅快感。

哼哼,小东西们,让你们合起伙来坑本太子,现在尝到苦头了吧?

哈哈,这种感觉真是爽啊!

正在洋洋得意的时候,一个有些不友善还带了几分威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赵弘盛是不知道赫连诺的身份的,但是看着他身上那价值连城的装扮,手里那把十分难得的墨玉骨扇,再加上此人通体的贵气雍容,一向容不得人的赵弘盛嫉妒心起,对他也多了几分不善。

“这位公子,现在就剩下你自己没有选择了,不如,让本皇子帮你选?嗯?”

一边说着,赵弘盛的眉毛还挑了挑,看那样子还带了几分威胁之意。

赫连诺被他这语气挑起了几分兴致,也不拿正眼瞧他,依旧四平八稳地坐在凳子上不动弹,手里的墨玉骨扇刷地打开,装模作样地摇了摇:“哦?二皇子殿下想怎么替我选择呢?”

听听,听听,多么敷衍的语气,多么不敬的口吻!

赵弘盛的眼睛微微眯了眯,有些气恼地攥进了拳头。

赵弘德虽然不知道赫连诺的身份,但是不管对方是谁,赵弘盛如此威胁旁人就甚是不妥。更何况,此事还关系到林媛的洞天。

“二哥……”

刚开口,赵弘德便感觉自己的胳膊被人拉扯了一下。

夏征挑着浓重的眉毛,有些幸灾乐祸地摇了摇头。

赵弘德一愣,虽然不懂他什么意思,不过以往只要夏征出现这个表情的时候,都是他要给赵弘盛穿小鞋的时候。

心思一动,赵弘德绝对还是静观其变得好。

两人的眼底官司旁人都没有注意到,因为大家都被赵弘盛的话给吸引了。

“大胆!竟敢如此对本皇子说话,别以为你有雄厚的家底,就能在本皇子面前作威作福!”

刚说到一半,赵弘盛就感觉到有人在使劲拉扯自己的衣袖,他不耐烦地回头瞪了一眼,才发现拉扯自己的正是自己的舅舅严向开。

“殿下,不可。”

严向开一脸惶恐,细看竟有些害怕。

赵弘盛向来心高气盛,即便此时心里纳闷,但是也不会在自己正在发怒的当口儿停下来。

他蹙着眉头,一把拂开拉扯着自己衣袖的严向开,沉声道:“有何不可?此人就算家境殷实,也得知晓身份悬殊尊卑有别!”

严向开和严如春简直都要被这个赵弘盛气死了,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怎么能驳了他的面子?

倒是赫连诺突然嘿地一声笑了起来,手里的墨玉骨扇也懒得动弹了,抬着眼皮瞄了他一眼,轻声笑道:“殿下确认要给我一些教训,让我知道什么叫身份悬殊尊卑有别么?”

赵弘盛被他看得心里一个咯噔,难道自己的话有问题?

他的脑子快速地转动起来,整个大雍目前为止除了他和赵弘德以外,好像没有身份更加高贵的青年了。

不过,他也不傻,自然是想到了即将要来大雍的西凉太子。只是,他的探子今儿早上才给他回了信儿,西凉一行人还得几天才能到京城呢!

想到这里,赵弘盛更加有恃无恐,勾着唇哼了一声:“怎么?不行吗?”

啪地一声,赫连诺手里的墨玉骨扇突然合拢,在寂静地有些诡异的江边显得分外响亮。

“当然行!只是不知道,你以何种身份来教训本太子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