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平手了?真的是平手?(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太子?

大雍何时立了太子?他怎么不知道?

因为震惊,赵弘盛的脑子一时之间竟有些转不过弯儿来了,直到唐如嫣突然赶到身边提醒了一句,他才赫然醒悟。

太子!西凉太子!

赫连诺!

传言中,小肚鸡肠猜疑心重到斤斤计较的那个西凉狐狸赫连诺!

赵弘盛的身子忍不住微微一颤,现在他终于知道严向开为什么惶恐了,也终于知道夏征为什么任由他威胁而不出声袒护了。

呵呵,原来他们都已经知道了此人的身份!

就只有他,还傻不拉几地以为这个赫连诺就是个家境殷实的暴发户,还妄想以自己的皇子身份教训人家堂堂太子殿下!

“唉!”

赫连诺摇头晃脑地叹了口气,有些遗憾地说道:“想我西凉抱着一颗赤子之心,千里迢迢赶来大雍和亲,就是为了跟大雍保持良好的友邦关系。真是没想到啊,到头来,本太子却要来受这等无妄的羞辱!”

赫连诺连连叹息,说出来的话令在场所有人都十分震惊。

是啊,即便对方是战败国的太子,但是他们现在可是秉承着睦邻友好的心态来大雍的,他们的皇子怎能如此对待人家?

若是西凉因为此事而再次发起战争,那最终受到伤害的还是他们大雍边境的那些百姓们啊!

赵弘盛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不过那些百姓怎么样他根本不在意,反正有夏家军在,大不了再去打一仗好了。

他在乎的,则是皇帝的态度。

今日早朝的时候,皇帝还特别重申了若是能够跟西凉恢复友善,那他们大雍百姓也能安居乐业多年了。

皇帝将这次的和亲看得很重,若是知道他这个亲儿子居然在背地里给他拉后腿,一定会把他大骂一顿的!

若是西凉太子又因为他的几句话就执意回国继续开战,那他在老皇帝的心里定然会被戴上破坏大雍安定的罪名。

这样一来,太子之位,岂不是更加遥不可及了?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赵弘盛的心里就已经转过了无数的念头。

当他目光流转,看到幸灾乐祸的夏征和一脸担忧的赵弘德时,心里更是憋屈地直想骂爹!

夏征的确是乐不可支了,若不是此时的场合不对,他早就拉着林媛大笑特笑了。

真真是峰回路转啊,原本还在担心赫连诺会为了几千两银子给他们穿小鞋呢,现在倒好,赵弘盛上赶着给他们解除危机啊!

一边是银子,一边是自己的面子,就算是个傻子也会选择面子啊!

但是,夏征虽然高兴了,赵弘德却有些担忧,若是西凉太子真的因此而再次开战,那大雍的百姓可就真的要遭殃了。

“原来是西凉太子,失礼失礼。”

赵弘盛已经得罪了赫连诺,他说什么也要挽回一些,不能给西凉继续开战的理由。

若是之前西凉开战,还能说成是他们觊觎大雍地大物博。但是这次若是开战,就是大雍的不对了,先不管能不能打赢,大雍向来以礼仪治国,可不能因为此事而坏了名声。

赫连诺对赵弘德也是知道的,对于他的印象倒是好了那么一些。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气着赵弘盛,赫连诺十分慷慨地对赵弘德笑了笑,抱拳道:“三殿下,失礼失礼。”

两人如此的态度更是让赵弘盛的脸上如被狠狠地打了脸一般,火辣辣得疼。

赵弘德出面之后,赫连诺就再也没有将眼神施舍给赵弘盛了,甚至连个不屑的眼神都没有,弄得赵弘盛又是气闷又是恼怒。

赵弘德出面的初衷,夏征是知道的,不过他却并不担心西凉会因此而再次挑起战事。

若是西凉真的会因此而挑起事端,赫连诺这会儿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哪里还会等着赵弘德开口调和?

林媛也微微叹息一声,这个西凉狐狸果然狡诈,真是一点儿亏都不吃,刚在赵弘盛这里受辱,就当场给他难堪!

不过,她现在更关心的根本不是赫连诺跟赵弘盛之间的纠葛,他更在意的可是今日的比赛。

苏天睿也在意啊,他还投下了好大一笔银子呢!

又悄悄地催促了赫连诺一声,苏天睿热切地看着他,就好像他是自己热恋已久却长久未见的恋人一般。

赫连诺被这个眼神看得浑身一机灵,赶紧打开墨玉骨扇挡住了他的目光。

“咳咳,咳咳。”

清了清嗓子,赫连诺一边把玩着手里的牌子,一边挑着眉头笑道:“今日的主角可是台上的两位大厨呢,本太子还是先尽忠职守地扮演好评判的角色吧!”

闻言,不少人精神一震,殷切的目光全都盯向了赫连诺。

赫连诺勾了勾唇,声音里带了几分欢快和戏谑。

“说实话,今日的比赛着实让本太子大开眼见,大雍果然是人才济济,即便是做菜,居然还能有这么多讲究。”

“别的暂且不说,就来说今日的最后一道菜吧。醉仙楼的这道白贝蒸水蛋,不得不说,的确很好。白贝的味道处理得恰到好处,鸡蛋也蒸得很到位,吃起来既有海鲜的鲜味,又有鸡蛋的嫩滑。这道菜,本太子给满分。”

满分啊!这一定是最好的评价了!

林媛心里一个咯噔,难道牛师傅的菜真有那么好?

“那洞天的葫芦鸡呢?你觉得如何?”

苏天睿已经迫不及待地问出了口,若是仔细看的话,都能看到他的眼尾开始紧张地跳动了。

林媛双手紧握,也莫名多了几分忐忑。

微凉的手突然被一双温热而温柔的手覆盖,林媛抬起头来,就看到不知何时夏征已经来到了自己身边,微笑着陪伴在自己身侧。

虽然一句话都没有,但是看着他笑得温馨的脸,林媛的心里莫名就平静了下来。

有他在身边,今日是赢是输,又有什么重要?

赫连诺的余光一瞥,就看到了偎依在台子上的两个身影,心里轻轻一哼,赫连诺声音里的戏谑更甚了。

“至于的洞天的这道葫芦鸡嘛,味道不错,肉质也好,花样也独特。不过,相比于海鲜,本太子不太喜欢鸡肉的味道!所以,很抱歉,这个菜不能满分了。”

听了他的见解,不少人嘴角都是一抽,不喜欢鸡肉的味道,所以就不给满分了?

这是个什么道理?

歪理!

谬论!

老烦双手各自抓着一个茶杯,恨恨地要摔赫连诺满头包,要不是陆冲和金灿死命拦着,只怕此时赫连诺的脑袋上已经满是茶叶渣儿了。

听了赫连诺的话,林媛苦笑一声,似乎有些明白赫连诺语气里的戏谑是怎么回事了,他果然是个小肚鸡肠的家伙,为了三千两银子,就把她的鸡肉给记恨上了!

夏征也是气得胸口起伏不定,这个赫连诺真是个小人,等会儿他就让人把那三千两银子退回去!

不,他现在就要退给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那些银子潇洒地摔在他小人得志的脸上!让他难堪!

洞天的葫芦鸡被评判地不如醉仙楼的白贝蒸水蛋,几乎所有人都露出了失望甚至抓狂的表情,他们的银子啊,他们买了平局的银子啊!

这下,全都打了水漂了!

某个丑丫头已经气得骑坐在窗棂上,叫嚣着要冲下来宰了赫连诺了,要不是赫连晟勾着她的后脖领子,她这会儿肯定摔得胳膊腿儿分家了。

不过,叫嚷了一会儿,丑丫头便捂着自己的胸口伤心痛苦地嚎哭起来。

“呜呜,我的银子啊,我得说多少桩亲事才能攒下这么多银子啊!呜呜,赫连诺你这只臭狐狸!你害我倾家荡产了啊,我再也不管你的终身大事了!不行,我要管,我要把西凉最丑脾气最差的姑娘说给你做媳妇儿,让你天天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让你生不如死啊啊啊!”

赫连晟正无语地勾着耳朵,突然就听到丑丫头不哭了。

丑丫头顶着一张满是泪痕,被冲刷地胭脂水粉四处飞的大胖脸,定定地看着他,呆呆问道:“那个死狐狸,不是最爱吃鸡吗?什么时候改了口味儿了?”

赫连诺的话就像是洪流中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将严向开拯救于水深火热之中。

他激动地老脸都涨红了,一个劲儿地拉着严如春的手询问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严如春也特别意外,本以为这西凉太子会因为赵弘盛的冲突而改变主意的,却不想,他居然是这么一个大度宽容的人,竟然不计前嫌依旧支持醉仙楼。

这个西凉太子,好像不像传闻中说的那么讨厌啊!

而赵弘盛,就像是被打了一巴掌又得到了一颗糖果的小孩子一般,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不过,脸上却是更臊得慌了。

“既然如此,今日的比赛结果,就是双方平手了……”

还未等庄康平说完,赫连诺突然挑眉高高举起了手里的牌子:“等下!本太子还未举牌子呢,你怎么就公布结果了?”

举牌子?

不是已经评分了吗?还要牌子做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