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我乐意,你能奈我何?(三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说评了分就不用举牌子了?”

赫连诺的声音拐了七八个弯弯绕,听得在场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嗓子痒痒的。

苏天睿此时是最讨厌他的了,他颓废地坐在凳子上,心疼着自己的银子,听他说这话,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不用举牌子了,你不是都说醉仙楼的蛋好吃了吗?那这结果不就是平局了?哼,枉我那么喜欢你,跟你勾肩搭背,我之前有多喜欢你,现在就有多讨厌你!”

赫连诺呲了呲牙,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两步,他虽然还没有遇到合适的女子,但是他可绝对没有龙阳之癖。

咳咳。

咳嗽了一声,赫连诺也不拐弯抹角了,赶紧将手里的牌子举了起来。

就在大家都以为那牌子定然是“醉仙楼”的时候,却吃惊地发现,他举起的一面,赫然竟是“洞天”!

严向开赶紧开口提醒:“太子殿下,您是不是弄错了?”

赫连诺抬起头来,认认真真地看了看那牌子,十分确信地点点头:“没错,就是洞天!”

洞天?

真的是洞天!

众人纷纷惊得睁大了眼睛,怎么会这样?刚刚他不是口口声声说着要给醉仙楼满分吗?怎么现在举牌子了,他又支持起洞天了?

“为什么啊!”

赵弘盛觉得自己就像赫连诺手里被洗耍的猴子一般,又是气愤又是恼怒:“赫连太子,你到底支持哪边?请你给我们一个清楚的交待!”

听赵弘盛又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赫连诺好笑挑眉,给了他一个欠揍又十分合理的理由:“因为,本太子乐意。怎么?这个交待,二皇子殿下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才有鬼了!

看着他满脸都是“我乐意我高兴你能奈我何”的样子,赵弘盛一口闷气憋在胸口,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难堪过,今日就是因为这个赫连诺,他二十多年的脸和尊严,全都丢尽了!

偏偏,他还什么都不能做!

“好,很好,这个交待,我很满意!”

赵弘盛吐血地挤出一个笑容来,冲赫连诺抱抱拳,脚步虚浮地走了。若是仔细看,还能看出他因为气愤,连肩膀都在微微发颤。

“殿下!”

唐如嫣咬咬唇,紧紧随着赵弘盛走了。

一直坐在凳子上冷眼旁观的姚含嬿,此时终于抬起眼睛来看了赫连诺一眼,明亮的眼眸里带了几分悔恨和艳羡。

“怎么,姚小姐还不走吗?”

一道微含别样意味的声音在姚含嬿耳边响起,姚含嬿秀美的眉毛紧紧地蹙在了一起,扭过头来果然见到吴家大公子吴江涛正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

心里顿时涌上一股极致的恶心感,姚含嬿紧咬红唇,一句话有没有说,站起身来便跟随着赵弘盛和唐如嫣消失地方向而去。

即便她万般不愿,现在也只能认了赵弘盛这个渣滓!

看着姚含嬿消失的背影,吴江涛贪婪地舔了舔唇,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大哥!她可是殿下的女人,你最好安分一些!”

吴江涛的品行,身为弟弟的吴正清可是最清楚的,沉者声音冷冷警告了一番,吴正清可不想再给这个大哥擦屁股了。

嘿嘿一笑,吴江涛赶紧收回了视线:“二弟你就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心里有数!”

吴正清闷闷地哼了一声,也起身离开了,不过临走之前,还是不经意地扫了一眼洞天摆出来的那些反季节蔬菜。

若是把这个好东西弄到了手,这得是多少银子啊!

待人们都走了,吴江涛才无聊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冲着自家二弟的背影悄悄地碎了一口唾沫星子。

“就你安分!哼!殿下的女人不能碰,那我就动别人!”

话落,一双眼珠子贼溜溜地转悠着,冲身边跟随着的人问了一声:“如何了?”

跟着的小厮猥琐一笑,凑过来点头哈腰地说道:“大公子放心吧,人已经给您送去别苑了,就等着您过去舒坦舒坦了!”

“嘿嘿,办得好,办得好!回头儿好好赏你们!”

说着话,吴江涛的身子已经开始不受控制了,一颗心也早已飞到了别院,迫不及待地就带着小厮嘿嘿笑着走了。

赫连诺关键性的一票,将整个比赛结果来了个大转折,从一开始大家认定了的双方成平局,变成了现在的洞天获胜,还有不少人都沉浸在方才的惊人转折中难以回过神来。

林媛依偎在夏征的怀里,使劲眨了眨眼睛,声音干涩:“夏征,我,我是不是在做梦?我,我好像看到,赫连诺举起了洞天的牌子呢?是他疯了,还是我疯了?”

说实话,夏征也没想到赫连诺居然是个这么坑的人,明明已经公开声明醉仙楼的菜好吃了,结果又把票投给了洞天!

天底下肯定再也找不出比他更坑更黑心的家伙了!

点了点头,夏征十分笃定地对林媛说道:“嗯,那个赫连诺,脑子有问题,不能把他当正常人看待。”

林媛也重重地点点头,这赫连诺绝对是脑子有问题,脑子正常的人哪个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不过,转念一想,倒是也能理解这家伙的心思。

赵弘盛对他态度那么差劲儿,他要是支持了醉仙楼才是真的有问题呢!

林媛突然灵光一闪,终于想到之前赫连诺说话时带着的那股子戏谑意味是怎么回事了。

这家伙,难道从一开始就是故意的?

正被林媛腹诽的某人,十分得意地摸了摸下巴。一边是三千两银子,一边是尊贵无比的西凉太子的脸面,孰轻孰重,他赫连诺还是分得清的!

“啊啊啊!太好了!这个小狐狸还是挺懂事的嘛!啊哈哈,阿晟,你简直就是个天才,居然会猜到这次比赛是洞天赢!哈哈,押一赔二白啊,我要算算会赢多少钱!”

丑丫头兴奋地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掰着手指头算了起来,算来算去,好像自己都已经快要数不清了,眼前全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在飘来飘去,飘得她一脸红光。

看着她这财迷的小模样,赫连晟好笑地摇摇头。

有人欢喜有人愁,整个京城里几乎所有人全都买的是洞天和醉仙楼成平局。这下好了,所有的银子都打了水漂了,大家个个垂头丧气地。

若说最痛苦的应该就是醉仙楼的严向开了,原本胜券在握地,就是因为赵弘盛一句话就把胜利给弄丢了,又不是赵弘盛溜得快,他一定要把这不孝的外甥好好地数落一通。

虽然不是自己待了几十年的醉仙楼赢得了比赛,但是对于林媛的厨艺和表现,庄康平还是十分欣赏的。

摆了摆手,庄康平颤颤巍巍地从凳子上站起身来,别看他岁数大了,但是声音还是洪亮地很的。

“各位,今日的比赛结果大家都看到了,不过,不管结果如何,相信大家今日都对洞天和醉仙楼有了新的认识。至少,老夫我就对钻研了几十年的厨艺,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庄康平的身份或许不算多么高贵,但是凭着他的资历,在现场也是能说得上话的,听他这样说,众人都敛了心神纷纷看过来。

庄康平看向林媛,微笑着点点头,脸上的褶子更深刻了:“平西郡主小小年纪,就对厨艺有如此深刻的悟性和认识,实在难得!虽然那道时蔬酿鸡翅,因为时间的缘故有些掉味,不过总体来说,这三道菜都十分特别。”

似是在回味之前的菜肴,庄康平眼睛眯了眯,续道:“不过,最让老夫难以忘怀的就是你的第一道菜,红酒炖牛肉了。这个红酒嘛,很是勾起了老夫的酒虫,你得负责把它喂饱了才行啊!”

哈哈,哈哈。

看着庄康平一大把年纪还在林媛面前讨要红酒喝,在场所有人都忍俊不禁。

林媛更是忍不住勾了勾唇,一开始还觉得这个老头儿挺严肃的,现在再看,简直就跟老烦一个样子嘛!

老烦嘿嘿一笑,也站起了身来,在庄康平耳边轻声道:“我说庄老啊,你可别忘了给我做芙蓉酿啊,我可想了好多年了呢!”

“哈哈,好!老夫可听说了,你跟这平西郡主关系好的很,只要她让老夫我喝够了红酒,这芙蓉酿,小菜一碟!”

老烦眼睛一亮,白胡子立即激动地翘了起来,大手一挥大声道:“好!不就是红酒吗?红酒白酒黑酒黄酒,你随便喝!”

看着两个老头子就这样达成了一致意见,林媛又是好笑又是好气。

“啊啊啊!大姐你好棒啊!你赢了!”

坐在观众区的小林霜高声叫着就跑了过来,后边跟着安乐公主和刘氏几人,个个又高兴又兴奋。

看着林媛胜了这场比赛,刘氏的眼睛里早已蓄满了激动的泪水,一边笑着一边抹眼泪,看得林媛也跟着鼻子一酸,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