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娶个嫂子回来吧!(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哥,林媛赢了比赛,你怎么不去恭贺她?我们这么早就走,是要去洞天吃饭吗?啊,大哥,你是要去洞天当面庆贺?”

回城的马车上,马晓楠有些纳闷地看着大哥。

自从来到京城以后,马俊英就变得让人捉摸不定了,就连她这个亲妹妹现在也总觉得不认识他了。

就像现在,林媛赢了比赛,按说马俊英会高兴的,可是,他为什么会绷着一张脸,而且脸色阴沉地就像是天边的乌云一般?

“大哥?”

忍不住又轻轻唤了一声,马晓楠觉得自己的心突然莫名其妙地跳地很快,好像自己大哥不再是大哥,而是个十分可怕的陌生人一般。

这种感觉,好奇怪。

正在出神的马俊英突然回过了神来,眼神里有一瞬的阴沉闪过,不过在看到自己小妹的时候,很快便消失不见。

“大哥城里还有些事要忙,就不去打扰她了。”

宠溺地摸了摸马晓楠的头发,马俊英笑得有些牵强。

久违的亲切感涌上心头,马晓楠的心里顿时清明许多,笑容也立即放大了,拉着马俊英的手臂就说起了方才比赛场上的开心事。

看着小妹这天真活泼的样子,马俊英会心一笑,若是自己也能跟她一样没心没肺,是不是就不会因为林媛跟夏征在一起而嫉妒了?

“大哥?大哥?我刚刚说过的话,你听到了吗?大哥?”

马晓楠再三询问,马俊英才终于反应过来,有些疲惫的捏了捏眉心,抱歉笑道:“大哥刚刚有些走神,你说什么?”

看大哥这个样子,马晓楠一阵心疼,忍不住劝道:“大哥,你这样累可不行,赶紧娶个嫂子照顾你吧!我觉得那个程小姐就很好,长得很漂亮,为人也好,而且我看她也很喜欢你的。”

程小姐?程月秀?

是了,最近晓楠跟那个程月秀经常在一起玩耍。

说起来那个程月秀模样的确有几分姿色,为人如何暂且不说,但是对待自己绝对是一心一意得好。

更何况,她的父亲也在翰林院当差,若是娶了她过门,将来翁婿二人有个照应,他的官路肯定能走得更长远更平稳。

只是……

马俊英的眼前突然浮现出林媛那似笑非笑的脸,还有那双睿智的眼睛,这样的女子岂是一般女子能够比拟的?

摇了摇头,马俊英笑道:“程小姐的确很好,只是,大哥跟她没有缘分,小妹若是喜欢她就跟她多走动走动,至于大嫂这样的话,以后还是不要再提了。”

马晓楠一愣,虽然有些意外,但是大哥这样的回答不是早就想到了吗?

大哥对林媛不一般,她这个当妹妹的自然是看出来了。只是,林媛身边已经有了夏征,大哥若是再这样看不透不放手,最终受伤的只是他自己啊!

“恩,我也感觉那个程小姐好像跟大哥不是很般配。大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小妹帮你张罗一下好不好?我看京城里这么多贵家小姐们呢,总有一个能跟大哥脾气相投的。”

马晓楠还是不死心,既然大哥深陷旧爱难以自拔,那她这个当妹妹的可不能不管。大哥从小就对她好,事事照顾她关心她,她也不小了,该替大哥操心一下了。

看着马晓楠认真的眼睛,马俊英一时间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他这个妹妹从小就是他的劫难,走到哪里都要惦记到哪里。

虽然小妹单纯,但是聪明得很,看来这丫头也是看出了自己的心意了。

不忍心拂逆小妹的心意,马俊英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抬手捏了捏她柔软的脸蛋儿:“好,小妹的眼光好,大哥全听小妹的!”

真的?

马晓楠眼睛大亮,高兴地差点在马车里蹦起来,不过高兴归高兴,她一定要给大哥好好地寻一个好女子。

他们马家算是商贩出身,若是人家贵家小姐嫌弃他们家就不好了。特别是爹娘,千万不能找个刁媳妇儿给爹娘难受。

打定了主意,马晓楠突然又觉得程月秀好像不是那么合适了。

马车慢慢往回走着,刚进了城门口,马晓楠便听到外边有人在叫她。

她耳朵动了动,听出来这声音是程月秀,不禁看了自家大哥一眼。

马俊英神色如常,以前顾及着程月秀父亲的面子,他倒是跟这个程月秀喝过两次茶,不过,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交集了。

看着大哥那漠然的样子,马晓楠微微耸耸肩,挑开帘子对程月秀粲然一笑:“秀姐姐,好巧!”

巧什么巧,本小姐是专门在这里等你们的!

程月秀腹诽了一句,笑着点点头:“是啊,好巧。咦,你大哥没在吗?”

马晓楠不着痕迹地动了动身子,正巧挡住了程月秀往马车里探望的视线,歉然道:“我大哥昨儿有应酬,回家晚。今日又为了陪我来看比赛,已经很累了,这会儿正在休息呢!”

是为了陪妹妹看比赛才来得吗?

虽然有几分怀疑,不过程月秀的心里多少舒坦了许多,点头笑道:“原来马公子累了啊,这样吧,不如我们去前边茶楼歇歇脚如何?正好也到了午膳时间了,难得遇到,不如一起用膳?”

马俊英英挺的眉头微微一蹙,马晓楠也有些不悦,她都说了大哥累了正在休息,怎么这女人这么没有眼力见儿?

摆摆手,马晓楠婉拒:“不了,我爹娘在家中等我们呢,我们这就回家去了。秀姐姐,改日再一起玩耍吧,再会。”

说完,也不给程月秀再开口的机会便放下帘子让车夫赶车了。

程月秀碰了一鼻子灰,有些悻悻地看着他们的马车,跺脚恨恨地嘟囔了一句什么,便也上了马车回家去了。

紧随其后,一辆略显低调的马车慢慢驶入城中,某人挑了挑帘子,正巧就看到了程月秀邀约的一幕,不禁撇了撇嘴,觉得这个女人跟某人简直就是绝配啊!

待林媛回到了洞天,老烦还未开口说话,庄康平当先急不可耐地让林媛赶紧给他拿红葡萄酒。

林媛呲了呲牙,看着庄康平那迫不及待的背影,终于明白为什么老烦会跟他是好友了。

这两个人,简直就是臭味相投啊!

不过,夏征倒是觉得这个庄康平应该跟夏痕见见面,两人一定会惺惺相惜的。

“哎呀,你先别管那什么红葡萄酒,你先给我做芙蓉酿!”

老烦紧跟其后,生怕他看到了红葡萄酒一时控制不住喝得酩酊大醉,把他的芙蓉酿给忘了。

现在回到了洞天,身边也没有那么多人看着,庄康平的老小孩儿本性也就显露无疑了。

他摆了摆手,将老烦打发到了一边:“不行,没有酒喝,别想让老夫下厨。”

你,你!

老烦又是着急又是气闷,若不是这家伙比他还老上十多岁,他才不会这样让着他。

好笑地摇摇头,林媛赶紧让银杏去后院拿红葡萄酒了。

之前她在洞天试验新菜的时候,从刘丽敏那里搬了一坛子红酒来,现在后院小厨房里还有一些剩下的,正好可以来给庄老先生解解馋。

洞天的那些小姑娘们都是跟着银杏学的规矩,隐隐的已经将她当做了小头头了,所以今日林媛没有让她跟着去城外,而是留下来照顾店里的生意了。

当得知自家小姐赢了比赛以后,银杏高兴地热泪盈眶,圆圆的脸蛋儿上满是笑容,眼睛都快挤得看不到了。

槐花躲在廊木后边冷眼看着欢呼雀跃的几人,撇了撇嘴,眼珠子翻得都快上天了。

但是,当她看到紧跟在几人后边一起进门的那个衣着华丽又气度高贵的男子时,眼珠子差点因为激动而抽筋回不来了!

天哪天哪!那不是西凉太子吗?他又来了,又来了!

槐花激动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低头看着手上包裹伤口的棉布,毫不犹豫地就把棉布给拆开扔掉了。

她的手早就好了,只不过这些天不想干活儿,才故意没有把棉布拆掉罢了。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她要给西凉太子一个好印象才行!还有她的手,又光滑又细嫩,可不能被那脏兮兮的棉布给遮掩了风华。

赫连诺今日是专门来洞天白吃白喝的,再怎么说今日的比赛,他也是出了大力气的,这顿犒劳的饭菜,洞天可不能不给他。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来洞天了,不过即便以前已经来过两次,今日再来,他的心里依旧有很大的不安全感,总觉得在某个未知的地方隐藏着某个未知的人要对自己不利。

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想去二楼的特色馆尝一尝洞天的特色菜,听说这里的女人们穿的衣裳都跟别处不一样呢!

知道林媛担心自己的洞天会被高个子踩烂,赫连诺这次没有让他跟着去楼上,只让矮个子跟在自己身边上了二楼。

刚上到二楼,赫连诺的心里就开始猛地一个扑腾,直觉告诉他,有个不确定的危险因素正往自己身上靠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