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杂耍(三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赫连诺凝神一看,就见到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双手高高举着一只茶壶,正卯足了劲儿往自己面前冲来。

瞧她那瞪圆了的眼睛,还有微微翘起的唇角,肯定是觉得寻到了合适的机会要把自己一网打尽!

“矮个子!”

高叫一声,赫连诺身形一转,一边刷地打开了手里的墨玉骨扇,一边另一只手从腰间解下了一个骨哨形状的东西,随时准备着要吹响。

赫连诺高呼转身的同时,跟在身后的矮个子已经身形轻便地冲到了他之前所站的位置。

但是他的身形依然不停,双脚踩着奇怪的步伐,身形快到难以用肉眼看到。

就在大家还未弄清楚怎么回事的时候,便见到一个身穿粉红色衣衫的女子,被人从二楼连人带壶一把扔了下来。

变故来的太快,快到让人难以反应。

林媛正在楼下跟老烦和庄康平一起等着银杏搬红酒过来,听到头顶凄厉的惨叫声,顿时睁大了眼睛,高呼一声:“不可!”

这洞天可是她辛辛苦苦建起来的,今日又好不容易赢了比赛,现在大堂里满是前来吃饭的客人,若是在此时发生命案,她这洞天就真的完了!

矮个子往下扔人的时候可没有想过这洞天会如何,但是林媛得想啊!

她一喊出声,可是已经晚了,槐花已经被矮个子扔了下来,在虚空中划了个漂亮的半弧,若是忽略她凄厉得如同鬼叫一般的惨嚎,众人没准以为这又是洞天的一个新花样呢!

高个子正好站在楼下,他若是一抬手,就能轻而易举地将槐花拽在手里。

更何况槐花只有十四岁,身量更是轻便,高个子拎着她就像拎一头小猪崽子一般。

只是,这人是矮个子扔下来的,没有赫连诺的吩咐,他才不会轻易出手相救呢!

林媛一急,下意识地就往槐花身下跑,却被夏征一把拉住了胳膊。

夏征碰过的女人除了他娘就是林媛,好像还有小奶娃娃时候的小林霜,让他救槐花,根本就是白费口舌。

就在林媛焦急万分的时候,一道黑影急速上前,腾空一跃,抓住了槐花的脚踝。

林媛大喜,只要槐花没有被摔死,她这洞天的生意就没事了!

“林毅,好样的!”

暗自叫了一声,林媛终于放下心来。

只是,此时的林毅却没有打算要把槐花放下来的意思,此时的他正站在大堂里一张空着的桌子上,上一桌客人刚刚离开,连碗碟都未来得及清理。

林毅看了一眼吓得瞪大了眼睛的银杏,一个念头涌上心头。

他一手拽着槐花的脚踝,借着刚刚下落的力道在桌子上连连转起了圈圈。

就这样,槐花被他拉扯着脚踝,当成了杂耍的工具,将她一圈一圈地给甩了起来。

“好!”

不知道哪个人当先叫了一声好,众人皆从刚才的震惊之中反应过来,纷纷鼓着掌叫起好来了。

还以为要摔死人了呢,原来洞天是要表演杂耍啊!

看着众人纷纷叫好的模样,林媛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林毅看起来呆呆木木的,原来还有这样的心眼儿,居然趁着这个机会表演了。

林毅可是习武之人,这样转着圈圈就是转个几十圈都没有问题。

但是他手里拽着的槐花就不行了,别说几十圈了,就是十圈都是勉强。

被林毅拽着,槐花从一开始的惊悚惨叫,慢慢地变得没有声音了。

趁着转圈的功夫,林媛从抽空看了一眼正好在自己面前一转而过的槐花。

哎呦!

这一看,弄得林媛有些惊了!

惨白的脸,紧抿着的唇角,还有鼓得高高的脸蛋儿!

这槐花,是要吐啊!

槐花现在可是在不少桌子上方转圈的,若是吐了出来……

“林毅!”

冲林毅使了个眼色,林媛赶紧让他停下来。

林毅一愣,本来还想着再转上两圈的,只是他是个粗汉子,哪里知道女孩子家家的柔弱地很,怎么经得起他这样折腾?

垂眸看了一眼紧闭双眼的槐花,林毅大惊,脚尖一点儿,借着桌面上的力道,嗖地一声便拽着槐花的脚踝飞去了后院。

终于把这个定时炸弹送走了!

林媛大松一口气,暗暗拍了拍胸口,赶紧对大堂里还在拍手称好的客人们说道:“各位,刚刚是我们洞天的伙计为了庆贺今日赢了比赛,临时给大家准备的节目,希望各位能够喜欢!”

“喜欢,喜欢!”

大堂里一阵哄笑,之前在赌坊里下注买双方平手,大家都损失了不少银子,但是今日能够在洞天吃到半价的菜,他们的心里多少也平衡了一些。

更何况再看到这么刺激的表演,他们当然高兴了。

见大家都没有发现什么端倪,林媛也就放心了。

给银杏使了个眼色,让她和水仙去后院看看槐花怎么样了,林媛就瞪着眼睛去了二楼。

这个赫连诺,要来吃饭就吃吧,怎么一来就给她惹事?上次差点把她的洞天踩烂,这次又差点闹出人命。

这个西凉太子就是故意的!

看着林媛杀气腾腾地冲上二楼,夏征讪讪地摸摸鼻子,幸灾乐祸地跟在后边。

见林媛上了楼,赫连诺一改方才的紧张模样,将紧紧攥在手里的骨哨放回了腰间,另一只手若无其事地摇着扇子。

“赫连公子,你是不是跟我有仇?一来就要杀人,是要给我眼色看,还是要给我们大雍脸色看?”

林媛怒气冲冲地,说出来的话几乎都能将人戳成筛子了。

赫连诺脑门上的青筋跳了跳,动作不停,若无其事地说道:“那人是个女刺客,她要刺杀本太子。本太子还要问平西郡主你呢,你们洞天居然混入了刺客,你们怎么给我一个交代?”

女刺客?刺杀?

林媛都被他气笑了,这个赫连诺是有被害妄想症吗?槐花连个菜刀都没拿过,连只鸡都没杀过,居然会想着刺杀他?

他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还是太把槐花当回事了?

“哎哎,进屋说,进屋说,这里说话不方便,不方便啊!”

苏天睿紧跟在夏征身后上了楼,可是他根本就没有看到夏征有要阻止自己女人的意思,反而还挑着嘴角,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这么一点小事儿,怎么就不能当面解释清楚呢?

毕竟是苏哲的儿子,苏天睿即便无心理会朝廷里那些破事儿,但是说起话来却是格外地八面玲珑。

林媛是女子,他自然是不能动她的,如此便只能去拉赫连诺了,再者两人之前在临江边关系可好着呢!

见苏天睿又想来搂自己的脖子,赫连诺一惊,赶紧往后退了两步,还不等他够到自己就已经改口道:“好,给你个面子,去屋里谈。”

苏天睿嘿嘿一笑,果然是好哥们儿啊,这么给他面子!

雅间里,气氛明显不好,矮个子紧紧跟在自家主子身后,脸上没有反应,脑子却是转的飞快,刚刚他将那个女人扔出去,应该没有问题吧?

苏天睿看看一脸无所谓的赫连诺,又看看气恼的林媛,斟酌了半晌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正僵持的时候,一个突兀的“咕噜”声赫然响起。

赫连诺摇扇子的手顿时一僵,脸色微变,转头就对矮个子嗤了一声:“本太子没有给你吃饭吗?让它安生点!”

矮个子一脸委屈,哪里是他的肚子在叫,明明就是主子的肚子在叫啊!

赫连诺瞪了一眼,矮个子顿时连个委屈的表情也不敢有了,立即认错一般垂下了头。

林媛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儿,嘟囔了一声“虚伪”。

赫连诺脸色不好看,刚要开口反驳,就被自己的肚子给抢了白。

咳咳,咳咳。

苏天睿干干咳嗽了一声,给了他一个理解的眼神。

赫连诺脸色微讪,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回归了话题:“行了,先说那个女刺客的事吧!”

“什么女刺客!那明明是我洞天的婢女!”

林媛瞪着眼睛,一点儿也不给赫连诺将脏水泼到自己身上的机会。

“她就是女刺客,她要刺杀我!”

林媛好笑,哼道:“那请问赫连太子,她用什么刺杀你?茶壶?还是下毒?这茶壶我也带来了,你自己瞧瞧吧!”

之前林毅接住槐花的时候,顺便把她手里的茶壶也一起扔了。

并不是因为林毅知道这茶壶有问题,而是他担心茶壶里有热水,洒下来后会伤了客人。

可是,当茶壶到手里之后才发现,里边竟然是空的!

空的,就说明槐花是端着茶壶从雅间里出来,要去给客人换热水的。

如此,怎么可能用茶壶刺杀西凉太子?

赫连诺自然也想通了这一点,眨眨眼睛依旧嘴硬地说道:“她,她想徒手刺杀本太子!”

徒手?

这次倒是夏征嗤笑了一声,敲着桌子十分好奇地说道:“呦!原来西凉太子不仅胆小如鼠,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鸡啊!居然连个十四岁的小姑娘都能徒手将你弄死,你们西凉那些皇子们都是蠢的还是傻的?居然让你当太子当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反了你!”

此言一出,赫连诺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