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小蹄子,卖了她!(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夏征这次没有说错,他们西凉的皇子们,还真就是又蠢又傻,好不容易出了个聪明一些的赫连诺,结果还是个被害妄想症。

还真是难为西凉王了。

知道自己今日是太过小心谨慎了,赫连诺也没有什么话说了,尴尬地咳嗽了两声,便不再言语了。

对于槐花的动机,林媛是心知肚明的。

但是即便如此,她也不能轻易放过赫连诺,今日这是幸好有林毅在,若是没有林毅,她的洞天就要血溅当场关门大吉了。

“看在你之前比赛场上秉公处理的份上,我也就不跟你要什么精神损失费了。今日的事就当做没有发生,但是,若是再有下一次,我才不管你是西凉太子还是西热太子,不给我一个交代我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啪地一声,林媛一边撂狠话一边拍了一把桌子!

看着她那粉嫩嫩的小手儿,赫连诺艰涩地滑动了一下喉头,微微抿了抿唇。

“不打扰赫连太子用膳了,我们走了!”

说完,林媛头也不回地便出了门去。

夏征嘿地一笑,也起身了:“哎呀,家有母老虎就是这么可怜啊!赫连太子,别怪我没有给你说好话,实在是……你懂得!哈哈。”

赫连诺撇了撇嘴,从夏征的脸上完全看不出他有半分痛苦可怜的表情。

苏天睿也被这赤果果地秀恩爱弄得一脸黑沉,冲着夏征的背影碎了一口,对他的软骨头以示不齿。

现在两人都走了,赫连诺摇着扇子等着还在凳子上坐得稳当的苏天睿,等着他也站起来走人。

偏偏这个讨人厌的家伙,愣是没看出他眼中的意思。

苏天睿突然抚掌一拍,甚是神秘地凑近了赫连诺,勾了勾手指头,低声问道:“你说,刚才林媛走得那么着急,是不是因为她,手疼?”

噗!

矮个子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赫连诺脸色一变,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

从雅间里出来,夏征快走两步追上了林媛,一边走一边轻轻地牵上了她的手。

她的小手儿软软的,掌心微微有些热,显然就是方才拍桌子的时候用力过猛造成的。

夏征心里一痛,捏了捏她的手心。

林媛的掌心本就货拉拉了的疼,被他一捏更是又麻又痒又痛,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夏征哼了一声:“原来你这手不是假的啊!看你刚才那么使劲拍桌子,还以为你这手是假手呢!”

林媛一愣,知道这家伙是故意拿假手敲打自己呢,刚才她也的确是气坏了。

说起来她对赫连诺的印象不差,只是他这动不动就不管别人死活的毛病真是不好。

就算今日不是在洞天,还了别的地方,就以为对方拿了一个茶壶过来,他就认为别人是刺客,这也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此时的林媛,有些庆幸自己穿越来了大雍,而不是西凉,不然的话,岂不是连门都不要出了?

两人一路无语,径直去了后院。

那里还有个“女刺客”等着他们呢!

刚来到后院,两人就听到一阵撕心裂肺令人闻之欲呕的呕吐声,这声音简直是惊天动地泣鬼神,若不是知道槐花是因为转圈转晕了才呕吐的,林媛都以为她是吃屎了!

将槐花扔来后院以后,林毅就嫌弃地跑到一边洗手去了,一连洗了七次才终于放过了自己快要洗掉一层皮的手。

银杏和水仙都愁眉苦脸地在一边看着,银杏手里还端着一杯水,不过,等了半天都没见槐花停下来。

夏征嫌弃地撇了撇嘴,扭头就走了,这么丑的女人还妄想去勾引西凉太子?真是活该!

夏征走了,林媛却不能走,她还等着槐花给她一个交代呢!

那边吐着,林媛却没有闲工夫等着她,给林毅使了个眼色,林媛便坐到了一边的小凳子上。

林毅暗暗撇了撇嘴,他刚刚才洗好了手,才不想去碰那个脏兮兮的女人。

不过主子的命令不能违逆,林毅随手从树底下捡了颗石子儿,手掌一抖,那石子儿便击在了槐花的背上。

呕!

最后一个呕吐吐到一半,槐花的声音便消失了。

胃里的那股子恶心感觉终于没有了,槐花也像是虚脱了一般瘫软在地,完全没有顾及到面前的地上就是自己刚刚吐得污秽之物。

“哎!”

水仙和银杏大呼出声,下意识就要去拉她,但是,终究是晚了。

槐花一屁股便坐到了那摊黄呼呼绿不拉几的胆汁上,裤子上像是被染了颜色一样脏兮兮的。

槐花此时哪里还在乎这些东西?

虽然她不吐了,但是脑子还是晕晕乎乎沉甸甸的,真想一头扎到地上好好地睡上一觉。

毕竟不是自己的亲妹妹,水仙嫌弃地躲开之后,银杏也躲到了一边。

看着银杏那嫌弃的模样,林毅竟然嘿嘿地偷偷笑了起来,他今日就是故意的,这个恶毒的小姑娘,还有她那个狠心的娘,当初怎么对待银杏姐妹的,他可打听清楚了。

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银杏性子好,她不计较可不代表别人不能帮忙出气。

给银杏出了气,林毅觉得这一天的心情都好的不得了。

槐花在地上缓了一会儿才终于有些清醒了,但是清醒了还不如不清醒,方才发生的一幕顿时涌入脑海里,赫连诺嫌弃的眼神,矮个男子恐怖狰狞的脸,还有身体凌空飞起的空虚骇人的感觉。

当然,还有之后头晕目眩的晕厥感,种种的种种,几乎让她精神崩溃,大颗大颗的泪珠涌出眼眶。

顾不得双手沾染的污秽之物,槐花紧紧地用双手抱住自己的脸放声痛哭起来。

“娘!我好怕,娘,你快来,我想要回家啊,娘!”

听着她声嘶力竭地叫着娘,银杏的心里突然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揪住了,她想起了自己的亲娘刚死的时候,她们姐妹几个就是这样抱头痛哭的。

而最让她记忆深刻的,则是乔寡妇刚来就要把她们卖掉的那天晚上,大姐因为定有婚约,肯定是不能卖的,要被卖掉的就是她和两个妹妹了。

大姐不舍得她们,姐妹四个抱头躲在墙角痛哭流涕,她们声嘶力竭地喊着娘,可是再怎么喊,娘已经闭了眼睛被埋在了村头的野地里,再也回不来了。

她还清楚地记得当晚爹想要留下她们跟乔寡妇说的话,他说他能多干点活儿养家,不要卖他的孩子了,卖了他的孩子,他对不起死去的婆娘。

可是乔寡妇呢?

乔寡妇冷笑一声,一屁股坐到了炕头上,高高在上地看着他们一家人,指着炕里头哭得嗷嗷的小儿子,哼道。

“死去的婆娘?呵,你要是真觉得对不起那短命鬼,就不该逼着她给你生男娃儿!现在人死了,你又过来念旧情了,真是不要脸!”

乔寡妇的话说的尖酸刻薄,大姐性子柔弱没敢吭声儿,两个妹妹都还小,只知道哭。

银杏虽然六岁,但是骨子里就是不服输的,立即就反驳了一句:“你才是短命鬼,我娘不是!”

啪!

刚说完,银杏的脸上就被人一巴掌打得火辣辣的了。

她震惊抬头,就看到乔寡妇带来的那个女娃儿瞪着一双跟她娘一模一样的尖溜溜的眼睛冲着自己。

“呸!敢咒我娘,你是个什么东西!”

银杏记得,这个女娃儿是乔寡妇和她那个短命丈夫生的女儿,叫槐花。

打完了她,槐花一扭头就对坐在炕沿儿上笑得灿烂的乔寡妇说道:“娘,这小蹄子嘴巴忒毒,肯定是个小克星,把她卖了!”

银杏一愣,把她卖了?槐花才是个外人,她凭什么在她的家里颐指气使地让她的亲爹卖她?

“你凭什么卖我!你才是小克星,你克死了你爹!要卖也是卖你,你跟我们不是一个爹,你是个外人!”

这一句外人,彻底地将乔寡妇娘俩儿给惹恼了,乔寡妇一脚跳下了地,骂着老实巴交地银杏爹。

“好啊,老娘跟了你这个没用的男人,又是让你睡又是让你骑!到头来老娘成了外人!哈,行,你们是一家人,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把这一家子赔钱货们养活大!槐花,咱们走,咱们不在这里了,咱们回家!”

见两人要走,银杏姐妹几个高兴得很,但是爹却不高兴了。

想到这里,银杏的眼泪也扑簌扑簌地下来了,她记得她爹苦苦哀求乔寡妇不要走,还说会把槐花当成自己的亲闺女一样疼,永远都不让她吃苦不让她受罪。

她也记得乔寡妇母女脸上得意的笑容和威胁的话,槐花来了,家里闺女太多,要卖掉一个。不卖,她们就走。

看着爹痛苦的表情,看着炕里头突然痛哭起来的小弟,银杏想起了娘亲去世前的嘱托。

银杏咬咬牙,站起身来,终于将自己卖了……

“银杏,银杏,你怎么了?”

水仙的叫声将银杏的思绪拉了回来,银杏抹抹眼泪,摇头:“没事,就是,就是想我娘了。”

水仙是有父母的,虽然体会不到没有娘亲的感觉如何,但是看她这样心里也不痛快,默然地帮她擦着眼泪。

看着跟号丧一样的槐花,林媛蹙蹙眉,沉声喝道:“别哭了,再哭把你卖去青楼!”闻言,槐花的哭声果然戛然而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