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不敢了(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可不想被卖去青楼,青楼那种地方,有进无回啊!

“我,奴婢不哭了,奴婢不哭了,求郡主不要卖我去青楼,不要卖我去青楼!”

经过方才的一扔,此时的槐花终究是被吓怕了,毕竟只是个十四岁的小姑娘,确切地说,还不到十四岁呢!

哼!

银杏冷哼一声:“你怕被人卖去青楼,怎么当初就要把我卖了呢!贱人!”

“我,我,对不起,我不该的,不该的。”

听了银杏的话,槐花赶紧哆嗦着声音向她道歉。

这样说对不起的槐花还是以前的槐花吗?

银杏一愣,看着她现在狼狈的模样,也懒得搭理她了,扭过头去不作声了。

不仅是银杏,林媛水仙等人也是意外,之前的槐花什么样她们可是清楚地,没想到,今日被矮个子一扔,这丫头就转了性,若是真的变好了,自然万事大吉。

敲了敲桌面,林媛的声音也缓和了几分:“槐花,你刚刚冲撞的那位,到底是个什么身份,相信你自己心知肚明。赫连太子说你是要刺杀他,你且说说吧。”

刺杀?

槐花猛地抬起头来,睁大了的眼睛里满是意外和惶恐!

“不不,我没有,我没有刺杀他!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郡主,求求你救救我,我没有刺杀他啊!”

她现在算是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突然扔下来了,原来他们是认为她是刺客。

天哪,那可是太子啊,就是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去做刺杀太子的事啊!

槐花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急得嘴唇都煞白煞白的了。

林媛自然是知道这丫头是没有那么胆子刺杀赫连诺的,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唇,看进了她的眼睛里,一字一句问道:“那你,要做什么?”

槐花一愣,蒙了。

她要做什么?她要投怀送抱,勾引调戏,可是,这样的话怎么说得出口?

不是她自知没脸说出口,而是说出来以后,这平西郡主会不会认为她是个荡妇,把她卖去青楼?

槐花突然想起了之前自己跟林媛夏征在房间里发生的事,若是自己承认了,岂不是要被这两人给打发出去?

“我,我……”

低下头去,槐花局促不安地低声喃喃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媛勾唇冷哼,手指头在桌面上更加不耐烦地敲了两下,老烦和庄康平还在房间里等着她过去呢,她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耗在这个心怀不轨的丫头身上。

“不说?那就是刺杀了。林毅,把她给赫连太子送过去,跟他说,这个女刺客就随便他处置了……”

“郡主!郡主饶命,郡主饶命!”

槐花大惊失色,整个身子都吓得哆嗦起来,忙不迭地求饶:“我不是刺客啊,我,我就是想勾引他,我偷听到他的身份,知道他是太子,就想着自己若是能够入了他的眼一定能成为人上人!郡主,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吧!”

果然是勾引!

林媛眼睛一眯,再看这个槐花时,只觉得她的心思无比地肮脏。

银杏和水仙也被她的话惊呆了,这个槐花,居然把主意打到了西凉太子的头上!

她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西凉太子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会喜欢她这么一个小丫头?

明明是最显而易见的答案,但是在某些鬼迷了心窍的人眼里,却根本看不到。槐花就是这样。

“既然喜欢,那本郡主就帮帮你,把你送给西凉太子的房里……”

“不要不要,郡主,奴婢鬼迷心窍,再也不会妄想攀上西凉太子了,奴婢以后一定规规矩矩地,再也不瞎想了。”

林媛都没说完,槐花就赶紧白着脸拒绝了她的好意。

她可不想再被那个矮个子扔下来了,怪不得有句话叫做伴君如伴虎,今日她算是真真的见识到了。

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头,林媛也不多说,看槐花现在的样子,显然已经对赫连诺死了心了。

不过,只对赫连诺死心还是不够的。

“哦?不敢妄想攀上西凉太子了?你这样好了,你也知道的,本郡主认识不少达官贵人的,若是你想,本郡主可以帮你引荐其他人。比如,三皇子啊,夏二公子啊,还有,苏二公子啊,甚至今年的状元郎老爷,也是可以的!”

三皇子,夏二公子?

槐花身子抖了三抖,三皇子她不认识,但是夏二公子却是知道的,跟了夏征,她肯定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至于苏二公子,状元郎?

槐花心里一虚,还是晚上做梦的时候随便想想好了,至于这样的人,她可是攀不上的。

现在她算是想明白了,跟那些有身份有权势的人在一起,自己若是没点本事可是不行的。

连连摇了摇头,槐花一个劲儿地道谢:“多谢郡主好意,奴婢不敢盼望。奴婢只想着好好做工,不敢再胡思乱想了。”

银杏和水仙俱是一愣,不过却也心里松了口气,林媛早就警告过在洞天做工的小姑娘们,若是想要在洞天留下来,就要安分守己,切不可做出出格之事。

至于这个出格之事是什么,大家心里都明白的。

现在槐花遇到今日的事,不仅是她有了教训,整个洞天的小姑娘们都有了教训,以后再也不敢肖想那些达官贵人了。

见槐花果然收敛了许多,林媛也就不再多废话了,站起身来,扑了扑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转身回了大堂。

但是,她的话却依旧在槐花耳边回响。

“若是安分守己,本郡主不会亏待了你。若是再敢胡作非为,下次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槐花紧咬嘴唇,连连点头。

待看不到林媛的身影了,槐花才终于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完全被冷汗浸湿,两只手也不受控制地抖动着。

嘴巴一撇,槐花忍不住低声抽泣起来,她后悔了,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她想回家,想找娘!

处理完槐花的事,待林媛回到雅间的时候,老烦、庄康平、夏征,已经快要把那坛子红葡萄酒喝光了。

夏征毕竟是年轻人,还好一些。只是老烦和庄康平的脸却是红彤彤的了,不过说话还利索,看不出有丝毫醉意。

但是这红酒的后劲儿极大,他们这样喝,定然是要醉了的。

“怎么喝了这么多?不是跟你们说了不能多喝吗?”

林媛扒拉了一下快要见底的酒坛子,气得小脸儿都有些红了。

老烦嘿嘿一笑,指着林媛的小脸儿说:“瞧你,还说我们呢,你这脸都红了,是不是刚才出门偷偷去喝酒了?”

林媛一脸无奈,拿眼珠子剜了他一下。

庄康平跟林媛今日只是第一次见面,可不会像老烦那样胡乱开玩笑,端着酒杯将里边的红酒一饮而尽,哈了一声,摇头道:“这酒啊,一点儿也不烈!要不是有点儿酒味儿,还以为就是葡萄果汁呢!”

嗝!

打了个嗝,庄康平有些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两声,继续说道:“不过呢,这红酒倒是挺有意思,喝了以后,浑身都热乎乎的了,舒坦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纪大了,庄康平跟年轻时候的性子相比,差了太多。若是陆冲此时在这里,一定会吃惊地把桌子吃掉的!

不过,不管这两人怎么样,有一件事,林媛却是明白的。

这两人,全都喝醉了!

红酒就是这个样子,当时喝的时候没事,但是喝完了以后就会浑身发热,脑袋晕晕乎乎的。

这两个老头子将剩下的那半坛子红酒全都喝光了,能不醉吗?

林媛赶紧把酒坛子抢到了一边,还未放好就被夏征抢走了,一个劲儿地念叨着:“媛儿,这么好的东西你怎么不让我尝尝呢?啧啧,真的挺好喝的,浑身都热乎乎的了,一点儿也不冷了!”

林媛翻了个白眼儿,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无语地看着两个老男人和一个小男人抢着只剩下一个根儿的空酒坛子。

正如林媛所说,两个老头儿全都喝多了,不一会儿就趴在桌子上打起了呼噜。

别看这两人年纪都不小了,但是这呼噜打得可是山响,连半醉的夏征都被吵得没了醉意。

好在洞天也是有床铺的,林媛找了两个小伙计过来,将两个老头儿挪去了有床的房间里睡觉,又派人去醉仙楼跟严向开说一声。

庄康平来洞天讨酒喝,现在酩酊大醉,她得告知一声才行。

庄康平还好,只是打呼噜,老烦就不老实了,一边打着呼噜,一边手舞足蹈地乱闹,嘴里还一个劲儿地叫着“芙蓉酿芙蓉酿”。

林媛撅了撅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儿:“芙蓉酿?做梦吃吧!”

关了门出来,林媛刚想休息一下,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着急忙慌地奔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