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遭遇(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悦儿是被人扔在后门的。

她失踪的这天,安家整个乱了套,直到半夜都有人进进出出。

但是后门却是紧紧关着的,当第二天早上,下人们打开后门准备倒夜香的时候,才猛然发现他们寻了一天一夜的大小姐竟然被人扔在了后门!

除了安悦儿,还有她的小丫鬟。

一听说安悦儿回来了,安杰立即冲了出来,罗美妍多少猜到了一些什么,直接让抬着安悦儿和小丫鬟的仆妇们将人送去了安悦儿的房间,还明令禁止见到的人不许胡说八道。

下人们见到的罗美妍一向都是温婉大方性格和善的,哪里见过她这个样子?

一时之间都被她的气势给吓到了,纷纷点头应是。

再加上安以香夫妇二人也已经动身往京城赶了,她们更加不敢多言多语。

小丫鬟如何,罗美妍是没心思管的。但是安悦儿她可得好好看看。

待仆妇们将安悦儿安置好,罗美妍立即将人遣了出去,身边只留了安杰和自己的心腹丫鬟萍儿。

罗美妍已有三个月身孕,正是说稳当也稳当,说不稳当也不稳当的时候。

“萍儿,快,好好看看。”

罗美妍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只要一想到安悦儿可能遭的罪,她的一颗心都揪到了一起。

萍儿自然也猜到了,咬咬唇,壮着胆子掀开了安悦儿不甚整齐的衣裙。

啊!

罗美妍只是瞄了一眼,就气急攻心身子微颤了。

安杰即便是亲哥哥,但是也是个男人,被留在了外间。听到叫声,也顾不得其它赶紧奔了进来。

“娘子,怎么样?”

紧紧扶住颤抖不止的罗美妍,安杰的心已经沉到了谷底。

罗美妍抬起头来,泪流满面,捂着嘴一个劲儿地哭。

那边萍儿也是哭得泣不成声,看着两人颤着声音道:“小姐,还是,还是先给大小姐沐浴吧!”

她的身上全都是青紫的掐痕,裙子里边的衬裤也不见了,两条白皙修长的腿上又是血又是白乎乎令人作呕的污秽。

别说小姐了,就是她这个当丫鬟的看见了也心疼不已。

听了此言,安杰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的脸惨白惨白的,气得嘴唇青紫直哆嗦,一双拳头恨不得掐进肉里去。

“畜生!畜生!我去杀了他,杀了他!”

说着,转身就往房间外边跑去。

罗美妍大惊,赶忙伸手抓他,可是他跑得太快,自己又有身子,竟是连个衣角都没有抓住。

“快,萍儿!让人拦住大少爷!”

萍儿也傻了,直到安杰都跑出去了,才慌忙应下奔出了房去。一边跑,一边唤着院子里守着的仆妇们拦下安杰。

安杰昨日刚刚晕厥过一次,再加上一晚上提心吊胆没有休息,即便是个男人也比不上几个仆妇的力道,很快便被仆妇们拽回了房间里,但他还是魔怔了一般,大声叫着“杀了他,杀了他”!

罗美妍又是担心又是害怕,看着疯狂乱舞着手脚的丈夫,捂着嘴不敢上前。

房间里闹得厉害,正在床上晕厥着的安悦儿被这声音吵醒了,嘤咛一声动了动脑袋。

“小姐醒了,小姐醒了!”

萍儿喜出望外,赶紧奔到了安悦儿身边。

安杰一愣,也不吵闹了,踉跄着步子来到床边,双腿一软瘫坐下来,紧紧抓着安悦儿冰冷的小手儿,又为她掖了掖本就盖得严实的锦被。

“小妹,小妹?你醒了?大哥在这,大哥在这。”

声音温柔地如春日融冰,听在耳朵里痒痒的暖暖的,跟刚才那个叫嚷着要杀人的安杰简直就是两个人。

安悦儿似是被大哥的声音吸引,艰难地抬了抬眼皮,终于从昏睡中醒转过来,看着大哥近在眼前的脸,疲累地牵了牵唇角,想要叫声大哥。

可是,这声大哥根本没有叫出声,因为她的嗓子火辣辣得疼,红肿得令人心酸的小嘴儿张了半天都没有发出一个字来。

安杰心里更痛了,站在旁边的罗美妍也转过身去呜呜地哭了起来。

似是嗓子里火辣辣的疼痛提醒了安悦儿,安悦儿的眼睛在一瞬间的怔愣之后,猛然睁大。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刚刚还虚弱地连抬眼皮都费劲儿的身子,竟然一下子强壮起来。

她猛地掀开自己身上的被子,看着自己光溜溜的腿,滚烫的泪珠夺眶而出,双手抱着脸嚎哭起来。

她的嗓子痛得很,哭出来的声音也粗哑得很,跟她以前婉转清脆的声音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听着小妹这痛苦的嚎哭,安杰的心更是痛得无以复加,只能紧紧搂住自己从小娇宠到大的小妹一同哭起来。

安悦儿失踪的这一天一夜究竟经历了什么,即便她没有说,安杰二人也猜测到了。

许是太过伤心,哭了一会儿,安悦儿便又昏睡了过去。

罗美妍一边让仆妇们好好地看着门,一边让萍儿准备热水给安悦儿沐浴。

她有了身子,但是对于安悦儿向来是当做亲妹妹看待的。妹妹遇到了这种事,她怎么会不管?

跟萍儿一起去了浴室,罗美妍亲自给安悦儿擦洗起来。

擦洗的过程中,安悦儿醒了两次。第一次时,发了疯似的用水往自己的身上腿上泼,还不顾萍儿的劝阻,将凉水兜头倒了下来。

这一急一怒,又晕倒了过去。

罗美妍赶紧给她用热水洗头洗身,刚要将她从浴桶里抬出来,就突然发现安悦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正睁着一双眼睛定定地看着前方,她喊了好几次都没有反应。

主仆二人后背都忍不住升起一股凉意,赶紧叫了一个力气大的仆妇过来将她抬去了床上。

床上的被褥等物都换成了新的,安悦儿之前的衣物也都收拾出去烧掉了。

本以为安悦儿这次醒了又会大吵大闹一番,却没想到,她就那么睁着眼睛看着屋顶,一动不动,眼珠一错也不错,就跟傻了一般。

罗美妍安杰担心得不行,赶紧让人去请大夫。

可是安悦儿遇到这种事,不管叫谁来都有可能泄密。

再三斟酌,罗美妍只好让萍儿去请林媛,京城里都传遍了,林媛的小妹是一个很厉害的神医的徒弟,让她来最是稳妥。

萍儿赶紧去了,罗美妍亲自守在安悦儿床边看着她,生怕她一个想不开会做傻事。

外边突然吵闹了起来,有人来回禀,说是安悦儿的丫鬟醒了,只是,她大吵大闹地,一会儿用手撕扯自己的衣服,一会儿又用手猛拽自己的头发。还又是哭又是笑的,连口水都流了出来。

安杰让罗美妍留在房里,他亲自去看了,那小丫鬟比安悦儿还要小几岁,今年也就刚满十岁。小小年纪就遭受这样的罪,怎能不疯?

不过,安杰从她的只言片语里也听到了不少信息,她一直叫着“你们走开,你们不要过来”,想必,是遭受了比安悦儿更加恐怖的经历。

安杰的拳头紧紧攥起,吴江涛这个畜生,早晚让他遭到报应!

小丫鬟可怜得很,让仆妇们把她带回房里好好照顾,安杰就转身回了房。

安悦儿还是那个样子,罗美妍眼睛都快要哭肿了,握着她的手一直跟她说着话,只是可惜,却得不到一点回应。

“小姐,林小姐来了!”

萍儿的声音响起,转眼就到了房中,后边是林媛和小林霜,还有拎着药箱的水仙。

看到这个情形,林媛让水仙放下药箱后,就出去等着了。

罗美妍感激地看了她一眼,赶紧请小林霜帮安悦儿诊脉了。

小林霜虽然医术不错,但是毕竟只是个小姑娘,有些事还是不懂的,只能看脉象上的伤。

看着安杰两口子的模样,林媛的心更沉了,之前萍儿去找她的时候她就猜到了安悦儿的遭遇。

此时亲眼看到,更是心痛不已。

房间里静得很,甚至连呼声都刻意放轻了。

须臾,小林霜才收回了手,她想要帮安悦儿检查一下身体,只是,小手儿刚碰到她的衣裳,一直盯着房顶的安悦儿突然转过了眼球,惊得小林霜下意识地低呼出声。

“林小姐,小妹她,她可能不想让人碰她。”

罗美妍哽咽着声音,赶紧解释了一句。

小林霜歪歪头,有些困惑。

林媛却是明白的,拉过了小林霜:“想必少夫人已经帮安小姐检查过身子了,若是有伤,不妨等下问少夫人好了。”

小林霜点点头,便走到一边开了方子。

安悦儿除了受到凌虐,其实并没有什么别的伤害。小林霜诊脉,也只能看出她气怒攻心郁结于心罢了。所以她才想要给她检查一下身上有没有受伤。

给安悦儿开了个纾解心气的方子,小林霜又拿出了几瓶用于涂抹的外伤药,还附赠了一盒用来清除疤痕的药膏。

想了想外边有些疯癫的小丫鬟,安杰又让萍儿带着小林霜去给她瞧病了。

当然,林媛也特意嘱咐萍儿不要让小林霜去检查小丫鬟的身子。

毕竟事关小丫鬟的名声,而且小林霜只有八岁,这样过早地接触这些东西对她也不是很好。

跟罗美妍说了两句话,林媛也知道这件事的罪魁祸首了。

夏征其实也派人去找了,只是,吴正清很是狡猾,整个京城都没有他们吴家名下的产业,只能细细查探。这一查探,自然需要时日。

安悦儿的遭遇是痛苦的,只是,这其中若说没有她自己的责任也说不过去。

几人正在房里说着话,忽然听到外边突然响起了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

安以香尖锐而微微破音的叫声也传了进来:“悦儿!悦儿!娘来了!娘来了!”

------题外话------

说起来,这个安悦儿是我写过的没有做过坏事但是遭遇最苦的一个女子了,但是,她今日的遭遇也是自己找的,若不是看错了人,若不是故意躲着林媛,她也不会被吴江涛盯上~

我妹妹生孩子,我要肩负起照顾她家老大和我家闺女的重担,矮油,突然感觉自己的担子好重~接下来这一个月,我就是名副其实的大姨妈了,噗,少了一个字,大姨和妈!等下去医院,二更不知道几点,若是赶不上三点,大家就晚上来看吧,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