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9、别有深意(三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安家出来,小林霜一直都默不作声,不过看她那样子,一点儿也不像没有话要说的。

林媛敛了敛心神,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怎么了?好像有心事?”

小林霜抬起明亮的眼睛,看着林媛:“大姐,那个琴儿姐姐,她为什么会突然疯掉的?”

琴儿?

想必就是安悦儿身边带着的那个刚刚十岁的小丫鬟了。

林媛踟蹰了片刻,觉得不应该跟她说这件事,只是,又不知道该怎么给她解释才好。

看出了林媛的犹豫,小林霜微微抿了抿唇,摇头道:“原来大姐也不知道?哎,那个琴儿姐姐真是可怜,若是能一直用汤药吊着,或许还能有点好转,但是,她只是个小丫鬟,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好起来。”

林媛心头一颤,刚刚出门的时候,她心中气闷一路无言,但是小林霜却是跟送她们的萍儿说了一路的话。

那个琴儿是个孤儿,从小被人贩子拐来卖给安家的,这样的丫鬟,不管是在谁家都是可以随便丢弃的人。

更何况,琴儿跟安悦儿一起经历了那样的事,安家若是想要让安悦儿的事不泄露出去,最稳妥的法子就是让琴儿永远疯疯癫癫下去,将这件事烂死在肚子里。

摇了摇头,林媛将小林霜紧紧地搂在了怀里,心中叹息一声,若是她没有因为意外穿越来到这个林媛的身体里,只怕此时的林薇和小林霜也面临着跟琴儿一样的命运。

“小妹,不管琴儿遇到了什么,你都记得她是个可怜的小姑娘就行了。还有,人要自强,只要你成为最厉害的人,别人才不会欺负你,才不敢欺负你。记住了吗?”

小林霜似懂非懂,但是,大姐这样说话的语气,在进京以后好像还是头一次听到呢!

点了点头,小林霜十分乖巧地没有开口询问什么,继续将头埋在林媛的胸前,静静地坐着了。

安悦儿的事会怎么处理,林媛没有心思管了,就算她想管,李家诚也不会同意的。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自己处理吧,反正跟她没有多大关系,她跟安悦儿说不上多么熟。

更何况,她已经救过安悦儿两次了,只是这丫头一意孤行,到后来竟然为了见二皇子,都故意躲着她了。

今日的下场,也算是她自找的吧!

不过有件事林媛却是很清楚的,以安以香的脾气,定然不会让女儿白白遭受侮辱,即便对方是二皇子现在最看重的人。

接下来一段时间,只怕二皇子和江南吴家都要难过一些了。

马车一路行走,很快便回到了洞天。

夏征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小林霜好久没有见到老烦了,听说老烦在洞天喝醉了到现在还没有醒,便起了玩闹的心思,连霜雪阁都不去了,直接跟着林媛来了洞天。

“姐夫!”

夏征被小林霜这声毫不避讳的姐夫叫得浑身舒坦,脸上满是笑容。

“乖!回头姐夫让小六儿多来陪陪你!”

小六儿就是六皇子赵弘焱。

小林霜小脸儿微微一红,虽然还不到九岁,尚未知晓情爱为何物,但是她现在已经知道想要天天见到赵弘焱那个呆瓜是什么心情了。

“谁要他陪?呆瓜一个,还是我自己玩得好!”

嘟着小嘴儿扔下一句话,小林霜便蹦着跳着地进了洞天,问了刘掌柜便径直去了老烦休息的雅间了。

林媛跟在后面跳下马车,看着活泼可爱的小妹,心中欣慰不已。

“怎么是这个眼神?”

夏征又是好奇,又是担心,上前来牵住了她的手,却发现她的手竟然是凉的。

明明穿着披风出去的,马车里又准备了汤婆子,怎么手这么凉?

想起被娇惯坏了的安悦儿和无辜受害的琴儿,林媛忍不住感慨了一声:“没什么,只是觉得我有一个好爹娘,也幸好有能力护得住自己的弟妹而已。”

夏征一愣,随即便想起了安家的事,知道她是因为安悦儿的遭遇而突发感慨了。

这种事关女子贞洁的事,夏征不想提,便适时地转了话题。

“对了,你前脚刚走,庄老先生后脚就醒了,一醒来就要找你呢!”

庄老先生?

林媛一愣,眼前浮现起庄康平满头白发却脸颊红彤彤的大声唱歌的模样,忍不住笑道:“怎么?他该不会是想起了昨天在酒桌上失态之事,打算给我封口费的吧?”

“哈哈,你说的也是,没准就是因为这个呢!”

夏征昨天喝得虽然也不少,但是跟两个老头子比起来,他还是清醒得很的,自然也看到了两个老头子喝醉之后的模样了。

掏了掏耳朵,夏征恶趣味地挑了挑眉头:“不过呢,庄老先生的歌的确是唱的太烂了,这个封口费可得多要点。还有老烦,喝了酒居然在吟诗!也要跟他讨要封口费才行!”

两人一路说笑着,已经来到了二楼,远远地便听到了小林霜清脆的哈哈笑声,还有老烦嗷嗷地求饶声。

不用问,肯定是小林霜这臭丫头,趁着老烦睡觉的时候偷偷去拔他的胡子了。

这个毛病还是小六儿教给她的呢,赵弘焱一生气就爱拔常公公的头发,因为常公公没有胡子。

现在小林霜也学了这个毛病,动不动就爱拔老烦的胡子,气得老烦不光要防备她的小狗牙,还要防备她的小狼爪,弄得好不狼狈。

林媛和夏征互望一眼,好笑地抿了抿唇,从刚刚那如人间地狱一般的安家回来,再听到小林霜和老烦打闹的声音,她觉得分外幸福。

庄康平已经在林媛的雅间里等着她了,见林媛和夏征进门以后都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弄得心里一阵打鼓。

难不成,自己个儿昨儿个喝醉了以后,又唱歌了?

这个臭毛病怎么九十多了还是改不了?

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庄康平直接岔开话题,根本不再提昨晚醉酒的事了,甚至连想要跟林媛讨要一些红葡萄酒的事都不好意思开口了。

“那个,丫头啊,老夫一直有个疑问想要问问你。”

看出庄康平耳尖微红,林媛十分善解人意地没有提及醉酒一事,乖巧地坐在他的身边,笑着点了点头:“庄老先生请问。”

“那个,你......”

尚未开口,大门已经被老烦砰地撞开,弄得房间里坐着的三个人都能感觉到一阵气流迎面冲来。

“老庄?老庄!你没走啊!太好了,你可别忘了给我做芙蓉酿啊!我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呢!”

庄康平一句话未说完就被他给堵住了,憋得喉咙难受,忍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

老烦十分坏心眼儿地嘿嘿一笑,还以为这家伙是昨晚醉酒还未恢复呢!

跟在老烦身后的小林霜也是两眼放光,要不是师父突然提起芙蓉酿,她也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师父的胡子了。

对于这个白头发老头儿,小林霜可是知道的,昨儿个比赛的时候,赵弘焱在她耳朵边儿一个劲儿地念叨着这个老头儿当年的光荣事迹,现在她闭着眼睛都能数出这庄康平的伟大事迹来呢!

所以当师父说要找他讨要芙蓉酿的时候,她才那么痛快地放手跟着一起来了。

老烦突然到来,庄康平想要问的话也不好再问了,白了老烦一眼,一边起身一边哼了他一声:“老馋猫,这么多年不见还是老样子!等着!”

说着就往门口走,不过刚走了两步,就回过头来看着林媛,挑眉奇道:“怎么?平西郡主不带老夫去你们后厨吗?老夫可不是洞天的厨子,不知道你们的后厨在哪里。”

庄康平的态度跟他方才简直就是一百八十度大反转,弄得林媛和夏征皆是一愣。

“是晚辈疏忽了,庄老现身这边请。”

怔愣归怔愣,林媛还是站起身来为庄康平引路了。

老烦和小林霜也想跟着,不过都被庄康平给撵了回来。这芙蓉酿是他的独门秘笈,可不能随随便便给别人看到制作过程。

每个厨子都有自己的独门秘笈,不光是庄康平,就连林媛也有,所以对于这点,老烦和小林霜都没有理由反驳,只好坐下来等着了。

更何况,庄康平说了,若是让他发现有人偷学,他可就撂挑子不干了!

两人心心念念了芙蓉酿这么久,可不敢轻易得罪庄康平,都老老实实地留下来等着了。

若说几人里边最聪明的就是夏征了,庄康平态度大转变,他只是稍稍一想就想通了其中的关窍。

看来,庄康平找林媛过去领路,是别有深意啊!

洞天的后厨就在后院里,只不过此时有不少厨子和帮工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中午的饭菜了。

所以,林媛并没有将庄康平引去大厨房,而是带去了自己专用的小厨房。

这个小厨房不光是设备齐全,就连封闭性也是极佳的,绝不会给人偷学技艺的机会。

将小厨房的门推开,林媛恭敬有加地做了个请的姿势:“庄老先生,请。”

庄康平看了那小厨房一眼,踱着步子就进去了。

只是,在林媛要关门的时候,却听他突然说道:“怎么?你不进来给我打下手?”

------题外话------

终于赶在审核前更新了,谢天谢地,明儿的一更肯定赶不上了,各位还是中午再看吧,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