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秘笈(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一愣,刚才这庄老头儿不是还说有独门秘笈,不能让别人看到的吗?怎么突然又让她进去打下手了?

见林媛不动弹,庄康平挑着眉头,有些阴阳怪气地说道:“怎么?平西郡主架子这么大,老夫都请不动你的?”

噗!

林媛此时也反应过来了,这老头儿分明就是有事要跟她说,还非要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真是有趣!

暗暗摇了摇头,林媛便也跟着进了小厨房,不过还是没有忘记把小厨房的门关好。

正如她所料,小厨房的门一关,这庄康平就立即嘿嘿笑了起来,对林媛说道:“刚才的话没有说完,我说丫头,你这厨艺是跟谁学的?你师父是谁?师出哪门?”

林媛眨眨眼睛,看着庄康平这双眼放光的样子有些为难了。

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都讲究师承。就像江湖上各大门派一样,厨艺也是有师承的。

只不过,林媛以前只是上了个厨师学校而已,后来又凭着自己的毅力和勤奋,多加练习和冥思苦想,才有了现在的成就,她哪里像那些名厨们有师承一说?

但是古代就不同了,陆冲和牛师傅都是师承庄康平,庄康平又是师承东北的一位老师父。虽然那位老师父自己的厨艺并不出名,但是因为教出了一个庄康平,所以连带着他也跟着有了些名气。

至于林媛的师承嘛,她能说是二十一世纪某东方技校吗?

自嘲地咳嗽了一声,林媛随口说道:“庄老先生,实不相瞒,其实我这厨艺,是跟着一个老先生学的。”

“哦?”庄康平的眼睛更亮了,更多了几分兴趣:“哪个老先生?姓甚名谁?”

林媛歪了歪头,做了个苦思的模样,叹气道:“庄老先生,不是我不告诉你,只是,那个老先生说了,不希望自己的行踪被人知晓。他其实也是云游四海正好路过林家坳,碰巧见我合眼缘,所以才教了我一些而已。”

教了一些就能打败他教了十多年的徒弟?这个老先生得是个多么厉害的人呐!

庄康平心里不平衡了,忍不住又磨了磨林媛。

林媛被他磨地也没有耐性,只好随口胡诌了一个人名:“我告诉了你,你可千万不要再告诉旁人了啊!嗯,师父他让我叫他东方先生。别的,我也不知道了。”

东方先生?东方先生?

庄康平冥思苦想,也没有想到这大雍的厨艺一界里有个东方先生。

看他那愁眉苦脸的样子,林媛倒是松了口气,幸好没有这么个东方先生,不然这老头儿若是刨根问底过去找人家,她的谎话岂不是被当面拆穿了?

“哎呀呀,到底是哪个东方先生?对,或许只是个化名而已!一定是这样,一定是!”

看着庄康平斩钉截铁地下着定论,林媛也赶紧点头附和:“我猜也是,后来我也找人打听过东方先生,但是都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我猜,东方先生就是不喜被人打扰,所以跟我说了个假名而已。”

既然是假名,那就无迹可寻了,甚至连想要跟他讨教一二都不可能了。

庄康平好一顿地捶胸顿足,又是懊恼又是遗憾。

就在林媛以为他可以放自己离开的时候,便又听庄康平念叨:“丫头啊,其实今日让你跟我来小厨房,不仅是为了询问你师父的事。”

林媛抬头看着他异常认真严肃的脸,一脸地疑惑,难道还有别的事?

该不会是这老头儿见自己打败了他徒弟,想要亲自上阵找场子的吧?

林媛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若是这样,那她到底是赢好还是输好呢?

不过,她今日显然是想多了。

庄康平一拍林媛的肩膀,有些浑浊的眼睛里明显带着欣赏的意味:“丫头,虽然你有个好师父教导,但是,他毕竟教导时间有限,你又没有系统地学习过厨艺,能有今日的成就,也是你聪慧伶俐和勤奋刻苦的成绩。”

所以呢?林媛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好事要落到自己头上了。

“丫头,老夫这里有一道不外传的秘笈菜谱,老夫看你天资卓绝,又与你十分有缘,今日便破个例,将这道菜谱传送与你,你意下如何?”

林媛的眼睛瞪得圆圆的,突然就想起了以前在电视里看到的一幕。

一个落魄老头儿手拿一本破烂儿书籍,对一个吃着糖果的小朋友谆谆教导:“少年,我看你根骨奇佳,是练武之绝顶苗子,今日将此开天辟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武林绝世秘籍传送于你,你觉得如何?若是答应,就用你手里的糖果来换吧!”

她手里可没有糖果,但是也不知是不是条件反射,她总觉得庄康平看她时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那个,庄老先生抬爱,林媛倍感荣幸。只是不知,要如何报答先生厚爱?”

话音一落,林媛就感觉自己的肩膀又被庄康平重重地拍了一下。

“嘿!你这丫头果然讲究!老夫啥也不要,你就,给我一些红葡萄酒就好了,如何?”

噗!

林媛一时没有忍住,差点喷了庄康平一脸,原来这家伙还在惦记着红酒的事呢啊!

虽然那酒是刘丽敏酿造的,但是因为是第一年酿造,而且又有林媛做菜需要,所以今年并没有上市出售。若是要卖的话,恐怕要等明年的葡萄成熟以后了。

一坛子红酒换一道独门菜谱,怎么算也是她赚到了。

毫不迟疑,林媛便点头答应了,乐的庄康平笑得满脸皱纹都挤到了一起。

“来吧丫头,老夫就把这道自创的独门秘笈芙蓉酿教与你。”

原来是芙蓉酿。

虽然没有吃过这道菜,但是看着老烦那心心念念多年不忘的样子,她就就知道这道菜定然不简单。

小厨房里什么都有,庄康平随便看了一眼,便点头道:“行,东西够了,来,老夫给你指挥,你来动手!”

让她动手?

林媛一愣,咽了咽口水,这是在教徒弟吗?师父都不用演示,直接让徒弟自己动手学习,这师父当得也太甩手掌柜了。

芙蓉酿虽然有个好听的名字,其实就是在猪肉糜里加入一些剁碎的虾肉和鸡肉而已,然后再加入各种调味料调味儿,最后用手指捏出芙蓉花的模样。

说起来,这道菜简单得不得了,其中最重要的工序就在剁肉上。

虽然是猪肉糜,但是因为是酿,可不能做得跟鱼丸肉丸似的那么爽弹,不然就不好吃了。

一边指挥着林媛剁肉,庄康平一边不忘记抱怨:“甄老头儿这家伙还真是嘴馋,老夫都九十多的人了,居然还要让老夫我亲自动手做芙蓉酿!哼哼,他一定是嫉妒老夫身体硬朗,想要老夫闪闪腰,好笑话老夫一番!”

老烦当然不是为了这个目的,他只是单纯地想要吃芙蓉酿而已。

再说了,他是个医者,不是厨子,怎么会知道芙蓉酿是怎么做的?

一边听着庄老头儿胡乱地抱怨着,林媛就埋头做着自己的活计,一会儿剁肉一会儿调味儿,一会儿还要用水把手沾湿好塑型。

直到将做好的芙蓉酿放进了蒸锅里,林媛也没有闲下来,她还得自己动手烧火,不能过猛也不能太温。

看着林媛认真地烧着火,庄康平的话匣子又打开了。

“你这丫头果然聪明,这道菜老夫只教了一次就能做得这样顺利,比我那几个徒弟厉害多了!”

“哎,若是你能早生个十多年,那老夫定要将你收为关门弟子,好好地教导你,保证你的成就比现在还要大!”

林媛扔了一根小木柴进了灶膛里,忍不住撇撇嘴腹诽了一句:“若是早上十几年,不就见不到夏征了?我还是宁愿晚一些得好。”

庄康平不知道林媛在腹诽什么,还在自顾自地说着话,从夸林媛聪慧说到了自己徒弟的不肖,又说到了自己当年的丰功伟绩。

听到这里,林媛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他当年为什么不进宫当御厨,要知道,在几十年以前,能够进宫那可不光是本人脸上有光,就连整个家族都沾光不少呢!

庄康平却十分不屑地撇撇嘴:“进宫?那有什么好的?你可吃过宫中的御膳?”

想起前阵子宫宴的时候吃过的那几道御膳,林媛就忍不住撇了撇嘴,那种御膳,还不如她自己煮的面条好吃呢,中看不中吃,分明就是给人做摆设的!

看她这样子,庄康平也猜到了,不由幸灾乐祸一笑:“怎么样?是不是饿着肚子回来的?”

林媛耸耸肩,并不隐瞒,点了点头。

“嘿!当年老夫就是看了御厨们做的那些菜才打定了主意一辈子不进宫的。那哪里是做菜,那分明就是绣花!做菜不一定非得弄得多么华丽,讲究色香的同时,最重要的是味道。若是连味道都没有了,做的再好看也没用,那还不如拿张纸画道菜呢!看起来不是更加赏心悦目?”

庄康平的话虽然有些槽,但是这里道理林媛却是明白的。

宫中的御厨们太过讲究华丽的外表,正所谓有得就有失,这样做只能丧失了对味道的追求。

若是能把菜做到色香味俱全,那就再好不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