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2、收账去!(三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噗嗤一笑,却没有说什么。

这道芙蓉酿是老烦多年的夙愿,若是告诉他这道菜不是庄康平做的,只怕又要吵着让他重新做一遍了。

若是再倒退十年,庄康平或许还能做出来,但是现在他已经九十多岁了,别说拿刀剁肉了,就是掂勺炒菜,有时候都会觉得力不从心了。

夏征虽然不清楚其中的深意,但是当事人都没有说话,他自然落得轻松,没有多言。

一道芙蓉酿被烦和小林霜抢了个精光,吃完了还都意犹未尽地念叨起来。

林媛好笑地看了两人一眼,这芙蓉酿其实也是醉仙楼的招牌菜之一,而且小林霜和老烦也偷偷去醉仙楼吃过,只是可惜,跟庄康平做的简直就不是一个味儿。

现在吃的这个,才能算是正宗的芙蓉酿!

为了感谢庄康平,林媛特意让林毅去刘家酒庄搬来了两大坛子红酒。

刘丽敏在京城的铺子也开了起来,虽然不能跟洞天比,但是铺子也算是不小。

更何况,刘家酒庄根本不需要在城里酿酒,他们的酒全都在何家村的庄子里酿好再运进来。

红酒直接送去了醉仙楼,庄康平也回了醉仙楼。

昨儿因为醉酒歇在了洞天,严向开不放心,还亲字来看了看呢!

送走了庄康平,老烦和小林霜也各自回去了。

“走吧,带你去收钱!”

待人们都走了,夏征突然牵着林媛的手,神秘的笑了起来。

收钱?去哪儿收钱?

夏征亲自驾着马车,当林媛挑开帘子看到眼前店铺的名字时,不由得怔住了。

赌坊?

“来吧,我们去收钱!”

夏征的手伸到眼前,温柔的声音如春日融冰。

林媛是个聪明人,虽然还没弄清楚状况,但是看着夏征那得意的模样,心里多少猜到了一些。

这家赌坊不是很大,但是很奇怪,里边的人不多。

所以两人来了以后显得分外突兀。

一个管事模样的中年人迎了上来,虽然还是笑着的,但是神情很是勉强。

夏征神情孤傲,挑了挑眉,跟林媛平时见到的夏征完全是两个人。

“把你们东家叫出来,爷今儿是来收账的!”

收账?

管事一愣,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这个人就是之前那个匿名人。

跟夏征招呼了一声,管事就赶紧跑去二楼了,临走时,还特意回头看了林媛一眼。

“看我做什么?难道我脸上有东西?”

狐疑地看了夏征一眼,林媛有些无奈的抱怨了一句。

夏征嘿嘿一笑,抬手在她精致的鼻头上一刮,故意勾起一边嘴角,调戏道:“你脸上的确少了样东西,知道少什么吗?少爷的唇印!来,让爷给你落一个!”

说着,撅着嘴就凑了过来,要往林媛的脸上亲去。

这可把林媛给吓坏了,他们现在可在赌坊大堂里呢,虽然今儿没有客人,可是还是零星有几个小伙计来回溜达的。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她,他脸皮厚,她可受不了!

“别闹!老实点!”

伸手推开夏征,林媛又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才作罢。

夏征嘿嘿一笑,十分满意地看着她脸颊上悄悄爬上去的绯红,笑得意味深长。

两人等着的时候,二楼已经有人下来了,是个比管事还要年纪大一些的中年人,不过精神要比管事差上许多。

此人自称姓杨,见到夏征竟是多了几分心虚。

夏征点了点头,道了声“杨东家”。

杨东家练声说着不敢,亲自把两人迎上了二楼装潢最精美的房间里。

待房里只剩下三人时,夏征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从袖中抽出了一张在此赌坊下注的凭证。

虽然杨东家已经猜到了夏征今日前来的目的,但是在看到那张凭证的时候,手指还是忍不住抖了抖。

“这,五万两?!”

洞天和醉仙居之间的一场比试,催生了京城里几十年来最疯狂的一次下注。

大家全都买平局,只有极个别的人才买了其中一方胜。

买醉仙楼赢的人就算了,但是买洞天的人可就赚大发了。而眼前这张凭证,就是五万的赌注啊!

比赛前赌注已经到了押一赔百,在收盘的时候到了押一赔两百。

偏偏不巧,杨东家的赌坊就是打出押一赔两百的倒霉蛋儿!

五万两,赔的就是一千万两银子啊!

杨东家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从昨天比赛结束开始,他就已经命人开始盘点了。

在这场比赛中,大多数人都是买的平手,这些银子相当于就是自己腰包里的了。但是,现在这几十万两银子全都成了夏征的了。

不仅如此,还有他的所有身架,也全都是夏征得了。

杨东家此时最担心的是,他把家里所有的房子都卖了之后到底够不够偿还赌资的。

因为,除了夏征的五万两,还有一个匿名人也下了一万两的赌注买洞天赢,只是那边人还没有找上门来而已。

“那个,夏二公子,这是在下的房产和土地,在下粗略算了一下,应该够偿还公子了。”

杨东家从管事手里接过自己的所有财产,全都送到了夏征手里。

此时的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当管事上楼禀告说夏二公子来收账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这次的赌注,根本就是个陷阱。

当初放出风来说夏征买个平局的人,只怕也是夏征安排的了。

或许夏征真的买了平局,但是,跟一千万两银子比起来,那些银子不都是小打小闹?

再转念一想,杨东家就猜到了另外那个下注买洞天赢的匿名人,应该就是跟夏征一条裤子穿到大的苏天睿了。

看着眼前的房产土地,夏征却不为所动,轻笑一声道:“杨东家,说实话,我对你这些房产土地没有什么兴趣。”

杨东家一愣,这些房产土地已经是他能拿出来的所有东西了,难道,这还不够?

一个念头划过心头,杨东家正思量的时候,便见夏征突然抬头看了看所在的房间,笑道:“虽然你这赌坊不值一千两银子,但是放在本公子喜欢。”

杨东家一愣,难不成,是想要这个赌坊?那那些房产土地呢?

见杨东家踟躇,夏征也不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道:“杨东家所料不错,本公子看上你这赌坊了,别的本公子也就不要了,只要你这赌坊好了。”

只要赌坊,不要房产土地了?这么好的事是真的假的?

杨东家顿时就觉得自己的人生又从低谷攀上了高峰,这种感觉真是太奇妙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柳暗花明又一村,说的就是这种感觉!

杨东家高兴地不行,但是一边的林媛却是悄悄地蹙了蹙眉头。

用手指敲了敲桌面,夏征看向杨东家,又道:“你这赌坊不错,不过,本公子更看重的是你这个人,若是你愿意留下来帮本公子打理的话……”

留下来打理赌坊?

杨东家更激动了,这不就是说,自己的一千万两银子的债务给除了,而且还攀上了一个强大的靠山?

夏征啊,将军府啊,这样的靠山别说是一千万两银子了,有的人可是倾家荡产都不一定能攀得上的!

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杨东家当然乐意了。当即就把赌坊的地契给夏征拿了过来,还主动提出跟夏征签订用工合同。

待一切都收拾妥当了,夏征也不多留,嘱咐了杨东家几句便带着林媛离开了。

上了马车,夏征终于笑呵呵地开口了:“行了,有话就问吧,瞧你那样儿,要是再不让你问,你都要憋死了。”

林媛面上闪过一丝尴尬,她的确是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别的也就算了,这个赌坊的事她就很不明白。

“赌资的事我就不问了,肯定是你使了手段,不过,你为什么要这个赌坊?难不成你想要开赌坊?”

在林媛看来,赌坊和青楼都不是什么好人去的地方,所以她对夏征接手这个赌坊十分不满。

夏征戳了戳她鼻头一下,笑道:“目光短浅。你知道京城里最不缺的是什么人吗?”

什么人?吃饭的人呗!

所以京城里酒楼是最挣钱的地方。

看着林媛理所当然的样子,夏征摇头一笑,说道:“傻瓜,你可听说过销金窟一词?不光是大雍,就是天底下任何一个地方,最挣钱的地方无外乎两个,一是青楼,二就是赌坊。”

青楼,赌坊!

偏偏没有一个是林媛想要插手的。

“青楼就算了,爷有你这个美人儿在身边,就不去染指那些肮脏的东西了。”

夏征挑眉,顺手就在林媛的下巴上揩了个油,又道:“不过赌坊可不一样,但凡是有银子的人,都好赌。那些平民百姓也就罢了,但是那些达官贵人们可就不一般了。一夜豪掷千金那是经常的事,所以啊,你觉得爷接手这个赌坊有错吗?”

虽然还是有些不赞同,但是夏征说的话倒是真的,京城里最不缺的就是纨绔子弟,更不缺的就是爱花钱爱赌钱的纨绔子弟。

“但是,这个赌坊不是京城最大的,你若是想要接手赌坊,这个可不是最佳选择。”

林媛侧目看了他一眼,直觉告诉她,夏征今日所为可不是一时兴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