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无极赌坊(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征勾了勾唇,给了她一个聪明的眼神,点头道:“不错,这个赌坊不是京城最大的,不过,却是最稳妥的。”

“杨东家是个做生意的料,只不过他背后没有合适的靠山,在京城做生意没有靠山,你应该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是这家伙却能让自己的赌坊屹立不倒,反而还生意蒸蒸日上,可见这家伙还是有几分手段的。”

这点林媛赞同,不过,若是单凭这一点就让夏征接手,这个理由还是不太充分。

被林媛看得有些心虚,夏征缩了缩脖子,拿起马车缰绳,笑得无奈:“好,我带你去下一个赌坊收账,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林媛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个夏征随随便便一出手就是五万两银子,这幸好是她赢了比赛,若是她输了呢?那岂不是要倾家荡产了?

不行,等成亲了,她一定要把夏征所有的小金库都给扒拉出来才行,绝对不能让他再去胡作非为了。

看着夏征赶车的英俊背影,林媛笑得邪恶。

可怜的夏某人根本没有想到林媛此时的小心思,一路驾着马车,来到了京城最大的赌坊之一,无极赌坊。

林媛来到京城后,虽然经常在外边寻找合适的店面,但是接触的都是普通做生意的店面,像这种赌坊青楼的根本没有打过交道,所以,对于无极赌坊没有什么感觉。

看着林媛有些懵然的样子,夏征在她耳边嘀咕了一句,林媛顿时就变了神色。

原来,这无极赌坊的背后人就是去年进京参加皇商比赛的江南吴家。说起来,这吴家的人也真是够厉害的,布庄挣钱不说,又来染指赌坊,而且还把赌坊做的这样大,看来也是有几分本事的。

不过,再有本事也没用,因为他们遇到了夏征。

一进到无极赌坊的大门,林媛就明显感觉到了跟之前杨东家的赌坊截然不同的气氛。

这无极赌坊里昏暗的很,若不是此时没有客人,林媛真的怀疑这里会有各种烟雾缭绕,呛得人连门都进不了呢!

不过这样的赌坊才是林媛印象里的赌坊,之前在杨东家那里,林媛倒是觉得自己走进了一间茶楼。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无极赌坊赔了银子,这里的管事个个凶得很,见到林媛和夏征了,都是一脸横肉的模样。

不过,夏征和林媛也不是一般人,这些人虽然长相不善,但是对待两人可是不敢有一丝一毫不敬的。

跟杨东家那边一样,无极赌坊的人也在清点账目,所以赌坊里是没有人的。

夏征拿出了一张下注的凭证,在管事面前晃了晃,却没有将凭证给他。

那可是二十万两银子的凭证,若是给了他,找不回来了怎么办?

管事一瞧这个,立即就傻了,原来眼前的人,就是那个匿名买洞天赢了的人啊!

再看看夏征和林媛之间的亲密关系,管事终于明白了,他们无极赌坊这次是踢到了砧板上了!

“压一赔百,这是你们无极赌坊定的规矩吧?现在本公子来收钱了,赶紧的吧!”

夏征说的理所当然云淡风轻,听在管事的耳朵里却跟有一把锋利的刀子在剜他的心一样。

擦了擦冷汗,还顺手抹了一把因为紧张而流出来的口水,赔笑着说道:“夏二公子您请稍候,请稍候。”

反正银子是跑不了的,夏征也不在乎等多久,不过他还是故意沉着脸哼了一声:“可别让爷久等,若是等烦了,你们这无极赌坊也就不用干了!”

哪里敢得罪您啊!

管事忍不住腹诽了一句,赶紧命人去寻东家了,也就是吴家二公子吴正清。

不消一会儿,气急败坏的吴正清就进了门。

也巧了,他刚从二皇子的府邸里出来,半路上就遇到了去寻他的人,不然也不会来得这么快了。

一进门就看到了夏征这尊大佛,吴正清又是气闷又是烦躁,还不是他那个大哥?居然半路把人家安家的小姐给劫走了,毁了人家的清白不说,居然还又给扔到了后门。

真是白痴,安家就算不如江南吴家,也不能这样得罪啊!早知道,就应该把那个安悦儿直接弄死了事,还非得留活口。

现在好了吧,闹到了二皇子跟前儿,一大早就把他叫过去训斥了一通,真是气死他了!

“呦,原来这无极赌坊的东家,是吴二公子啊!失敬失敬了。”

夏征皮笑肉不笑,见了吴正清连个正脸都没给人家,把吴正清弄得跟憋闷了。

再看夏征放在桌子上的那张凭证,吴正清要死的心都有了,二十万两银子啊,按照压一赔百的规矩,他就要赔出去两千两银子啊!

吴家的根基都在江南,此次来京带的不多,但是他们在京城里倒是也置办了一些房产土地,只是,若是把这些都赔给夏征,只怕他们吴家要亏损大半了。

再加上赵弘盛那边时不时地跟他们吴家要银子,他们早已经支持不住了。

但是,跟杨东家相比,吴正清可是个聪明的人。

他转了转眼珠子,坐在两人对面,笑得有些神秘兮兮的:“夏二公子,早就听说您是个做生意的好手,您可知道,这世上什么地方最挣钱,来钱最快吗?”

正垂眸喝茶的林媛忍不住挑了挑眉,这家伙说的话,怎么跟夏征之前跟她说的话一样?莫非,这家伙得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夏征挑着眼皮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愿意洗耳恭听。”

愿听就行,就怕不愿听还一个劲儿地叫嚣着让人还钱的人了。

吴正清瞬间就来了精神,身子也往前倾了倾,打开了话匣子:“夏二公子,这京城你比我熟,想必也知道,现在最火最大的赌坊就是我这无极赌坊了,你可知道,我这赌坊里一天要进出多少银子吗?”

见夏征没有要猜测的打算,吴正清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伸出了两个手指头:“两万两,两万两啊!这得是多大的一笔利润?夏二公子,你要知道,单是你那洞天或者福满楼,都比能达到这个数字吧?”

林媛挑了挑眉,默默在心里点了点头,这话倒是真的,洞天一天顶多盈利几千两都是好的了,这赌坊,果然是个销金窟啊!

夏征微微扬了扬眉头,示意吴正清继续说下去。

吴正清一看他这姿态,立即就乐了,这是有戏的征兆啊!

“夏二公子,一天两万辆银子的出入,若是只挣其中的十分之一就已经数目不菲了。更何况,肯定要比十分之一更高?夏二公子若是有兴趣,那我这无极赌坊就跟你一起打火干,如何?你放心,这无极赌坊绝对物超所值,保证本不会让您失望也不会让您蚀本的!”

说了这么多,原来就是想要让夏征入股啊!

林媛勾了勾唇,以前没有跟他过多接触过,今日一见,吴正清果然是个人才,做生意做得溜溜的,难怪会在一年之内就把无极赌坊做得这样大!

不过,对于这个无极赌坊,夏征却是没有几分稀罕的,毕竟他已经找到了更好的合作伙伴,跟吴正清这个狡猾的家伙相比,杨东家是个更值得放心的掌柜。

见夏征还是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吴正清又添了一把火:“夏二公子恐怕不知道吧,这无极赌坊背后还有不少神秘客户呢,保证让您蚀不了本!”

神秘客户?

这四个字成功引起夏征的兴趣,不过吴正清却显然没有要继续深究的意思,只是问他到底要不要合作。

江南吴家的二公子,向来是个聪慧狡猾的人,今日竟然主动找夏征谈合作的事,看来就是真的被逼无奈了。

看着吴正清吃瘪,又像是遇到了最后一个救命恩人的样子,林媛好一阵痛快,这家伙不是厉害吗?不是嘚瑟吗?不是看不起人吗?今日也让你尝尝苦头!

只不过,一想到可怜的安悦儿,林媛心里总是觉得不舒服,但是今日能让吴正清栽个跟头,就算是先讨要一些利息了。

悄悄扯了扯夏征的袖子,林媛冲他使了个眼色,做了个不行的动作。

夏征勾唇一笑,自然是知道这吴正清不是什么好人,跟他合作无异于送羊入虎口。

吴正清满怀期待地看着两人,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眼睛里的别样风采,正在他还要继续介绍跟自己合作的好处的时候,便听到夏征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

“哎,吴二公子,不是我不跟你合作,只是啊,在来无极赌坊之前,我已经跟杨东家的赌坊合作了。若是再跟你合作,总归是不太好。而且,人家杨东家的诚意更大,直接就把赌坊送给我了呢,让我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啦!”

连赌坊一起送出去了?

吴正清在赌坊混了不短,自然知道杨东家是哪个。

但是,他那赌坊可是小的很呢,哪里能跟他的无极赌坊相提并论?

夏征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想要让他也把无极赌坊双手奉上?

做梦!

但是,那两千万银子怎么办?难道真的给他那么多?别说他了,就是二皇子知道了,也会气的把他削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