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是真的吗?(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征自然之道吴正清肯定不舍得将自己的无极赌坊让出来,挑了挑眉,呲了呲牙,摇头道:“哎,看样子,我是不能跟吴二公子合作了,真是遗憾啊!”

嘴里说着遗憾的话,但是吴正清从他的脸上丝毫看不到一点遗憾的表情。

相反,他反而还有些高兴。

咳嗽了一声,吴正清暗暗抽了抽嘴角,又道:“夏二公子是想……”

还未说完,夏征便摆了摆手打断了他:“吴二公子莫要再多言,我也不跟你客气了,要么把无极赌坊押给我,我便吃些亏收了它。要么,就该怎么算怎么算吧!”

夏征跟吴家的关系向来不怎么好,自然不会给吴正清太多的机会说好话。

说起来,这无极赌坊可不只是两千万两银子的事,一天光是流水就是两万两,所以听夏征说吃亏收了它就气得心肝直跳了。

如此说,恐怕就只有赔银子这一个出路了。

冲管事招了招手,吴正清便让管事去把之前清算好的房产土地和一些银两拿了过来,当这所有东西放到眼前的时候,林媛的眼睛都要直了。

还真没看出来,吴家在这短短一年的时间里竟然在京城置办了这么多产业!

“夏二公子,这是城中的铺子房子和城外的几块地,还有,这是五百万两银子,如此折算一下的话,你那两千万两银子是够了!”

将自己的东西一样一样地送出去,吴正清觉得自己的心上就像有刀子在一刀一刀地割一样。

看着那东西,夏征勾了勾唇角,毫不客气地便将所有东西一一递给了林媛,笑道:“娘子的聘礼又多了一份。”

噗!

吴正清一口老血卡在嗓子眼儿,真想吐这两个不要脸的家伙一脸,拿着他的东西当聘礼,还当着他的面送出去,这世上还有更无耻的人吗?

林媛眼角一挑,娇嗔着斜了他一眼,将东西拿在手里随手翻了翻,不知是无意还是有心,念叨了一句:“这东西,应该不假吧?”

吴正清呲了呲牙花,被她的话给气笑了:“平西郡主真是爱说笑,就是给在下一百个胆子,在下也不敢拿假东西唬弄两位啊!”

夏征呵呵一笑,抬手在林媛鼻头上一刮,笑道:“吴二公子是什么人?拿假东西糊弄人的事可不是他能做得出来的,再说了,吴二公子身后还有二皇子呢,若是这东西有假的,那咱们就去找二皇子讨要不就行了?”

林媛点头附和,觉得这个主意甚好。

吴正清却是被这两人噎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今儿遇见这两个人简直就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行了,东西拿到了,那咱们就赶紧走吧!还得去下一家收账呢!”

夏征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站起身来拉着林媛就准备离开了。

吴正清心里正堵着呢,若说一开始是不想让这两个人来,那么现在就是盼着这两个人赶紧走了。

偏偏夏征就是不让他心里顺当,临出门的时候还不忘回头笑着冲他点点头:“吴二公子,今日真是打扰了,哦对了,公子请留步吧,我记得你应该还有两份大单子没有处理吧?吴二公子还是回去赶紧清点自己剩下的那些店面吧!”

仰头一笑,夏征拉着林媛得手便上了马车,扬长而去。

吴正清僵着身子杵在原地,额头上的冷汗潸潸而下。

他怎么知道还有两单?

一个人名突然涌上心头,吴正清气的身子直哆嗦,大骂一声“混蛋”便气急败坏地回了账房,不一会儿,房间里便传出了震耳欲聋的摔物之声。

马车上,林媛挑开了帘子,坐到了夏征身边。

看着林媛被小风吹得微微发红的小脸儿,夏征心中不舍,抬手就将她推了回去。

偏偏林媛就是个倔脾气,认准了一件事就非要做到底。

见她不愿意进马车,夏征也就不再坚持了,便任由她坐在自己身边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起了话来。

“你是故意要把吴家的家产弄过来的吧?”

夏征一边驾着马车,一边给了林媛一个“你以为呢”的表情,临了还嘚瑟地挑了挑眉头:“别看吴家的人不行,但是对于经商一事倒是聪明得很,他们来了京城以后买了不少房产土地,这一点,倒是比江南陈家聪明得多。”

林媛撇了撇嘴,心中暗骂一声奸商。若是吴家的人到了现代,肯定就是那些黑心的房产商们,时时刻刻想着从老百姓的手里套血汗钱。

翻了个白眼儿,林媛想起一事:“你怎么知道无极赌坊还有两个大单子?啊,一个肯定是你的好基友苏天睿!另一个人呢?”

说起另一个人,夏征眼睛里快速地闪过一道暗芒,不过却没有接她的话说下去,而是转开了话题。

“谁知道呢!咦,好基友?什么叫好基友?”

林媛下意识地用手捂了捂嘴巴,暗骂自己一时口快,竟然把基友二字给说了出来。

不过,幸好这家伙落伍了那么多年,根本不知道好基友是什么意思。

咳咳咳咳。

自嘲地咳嗽了一声,林媛一本正经地开始胡诌:“好基友啊,那就是好朋友的意思,不过呢,这个好基友可比好朋友更好,以后你跟哪个男人关系好,就完全可以用好基友来称呼他哦!”

看着林媛郑重其事点头的样子,夏征将信将疑。

跟林媛相识这么长时间了,若是他还不了解林媛就太说不过去了。这丫头最一本正经的时候,肯定是说着世上最难以令人相信的胡话。

不过现在倒不是跟她讨论这个的时候,两人一路说着话便又继续往下一家赌坊收账去了。

每收到一家的账,夏征铁定地要把收到的银票房产全都给了林媛当聘礼,直把那些赌坊的东家们气得难以说话了。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若是大家再看不出这其中的端倪就太傻了。当初他们都是被夏征和苏天睿给联合起来骗了,苏天睿跟夏征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夏征只是一个眼神,苏天睿就看出了他心里的小算盘,当即便大声叫着出去继续演戏了。

看着手里厚厚的一叠银票和地契,林媛的眼睛都快要直了,银两就先不说了,光是那些宅子院子和铺子,林媛就已经吃惊地合不上嘴了。

这份儿聘礼真是太贵重了,怪不得当初跟夏痕讨要丢失的聘礼的时候,夏征根本就不在意,原来,他早就打好了主意了。

只不过,这家伙居然这么信任她,跟醉仙楼比赛,她自己都有些心虚,偏偏这家伙就下了血本,用这种无声的方式来支持她,这份信任,怎能不让她感动?

庄康平受醉仙楼的邀请作为本次比赛的评判,结束之后便带着林媛送给他的两坛子红葡萄酒乐颠乐颠地回家去了。

将师父送走以后,陆冲便回宫继续自己的差事了。

别看他是御膳房的御厨,但是因为他性子比较孤傲,为人处世正直得很,所以在御膳房里混得并不如世人眼中的那么好。

刚来到御膳房,便有人冷笑着迎了上来,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嘲讽。

“呦!庄老先生的关门弟子回来了?啧啧,真是丢人,身为庄老先生的徒弟,居然会败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参加比赛的!”

“就是,我听说当年这庄康平老先生可是先帝最看重的人呢,啧啧,没想到,他老先生的徒弟,就这么得不争气啊!”

一个神态高傲的中年男子走过来,挑着眉头不屑地斜了路冲一眼:“陆兄,你应该知道,这次比赛可不仅仅是醉仙楼跟洞天的比赛。你那没用的师兄毕竟跟你师出同门,他输了就代表着你也跟着输了。哼,陆兄,你难道不知道咱们御膳房的人最看重什么吗?”

说着,他凑近了陆冲,指着自己的脸,轻嘲道:“脸面!”

这个说话的人姓白,单名一个经字。因为本家在京城里也算是有点权势的,所以来到御膳房以后便仗着自己家里的势力拉拢了不少御厨。

陆冲的厨艺在御膳房中算是数一数二的,偏偏他性子比较孤傲,这姓白的厨子拉拢不来,也就对他多了几分排斥,说起话来也就不怎么讲情面了。

只要有人就有纠纷,说白了,这些人无非就是嫉妒陆冲的好厨艺罢了。

今日牛师傅比赛败给了林媛,在他们看来就跟陆冲败了一样,自然想要上前来踩上一脚了。

御膳房里也有跟路冲关系好的人,当即便岔开了话题将白经和陆冲分开了,生怕白经说出难听的话来两人再闹起来。

临离开,白经一伙儿还十分不善地瞪了陆冲一眼,又高傲又自信:“莫说对方是平西郡主,就是庄康平来了,我也不怕,不就是个比赛吗?等有机会我一定要把平西郡主打败!哼,陆兄,到时候你可不要崇拜我!”

陆冲心中冷笑一声,淡淡说道:“既然如此,那便静候佳音了。”

冷冷一哼,白经便带着人走了。

“陆兄何必跟他较真儿,你忘了他跟那位关系匪浅了?”

陆冲的朋友好心劝着他,纷纷摇着头离开了。

陆冲抿了抿唇,看着又在欺负御膳房里帮工的老实师傅的白经,不由得心生厌恶。

这御膳房就是被这些人给弄脏了,真该好好地清理清理了。

------题外话------

又晚了,有三更,十点肯定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