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和亲的另有他人?(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雍地处华夏大陆中部,西邻西凉,东接东陵,北靠北域,南对南疆。说起来,大雍物华天宝,算是邻近几个国家里边最富饶的一个了。

至于其它几个国家,那就是东陵了,因面靠大海,近海吃海,也算是富饶的一个了。

南疆多迷障之物,北域寒凉,说起来,也就西凉还算是能数得上数的了。

所以,当西凉使团进京的时候,全城百姓们无不好奇出门围观,看到西凉使团时全都惊讶地叫出了声来。

“这,这真的是西凉使团?看起来,没什么不同啊!”

“可不是吗?不是说西凉贫瘠得很吗?不是说西凉的百姓连饭都吃不上的吗?怎么,看着比咱们穿的还好看呢!”

“哎呦!这你们就不懂了吧?穷家富路,这西凉使团代表的可是西凉的脸面,现在来了咱们大雍,他们要是还穿的跟要饭的一样,那不是丢了西凉的脸?”

“对,你们别看他们外边穿的衣服漂亮华丽,但是里边的衣服肯定破破烂烂打满了补丁呢!”

“我还听说,西凉的百姓全都吃不饱穿不暖,每天都来咱们大雍的边境讨吃的呢!等着吧,一会儿这些西凉人进了宫,肯定会不顾形象地大吃特吃的!”

听着几人的评论,周围看热闹的百姓个个点头称是,十分赞同。

混在人群里的赫连晟丑丫头两人,面色难看的不行,丑丫头几次三番想要出声教训一下几人。

赫连晟扯住了她的袖子,将她温热的小手儿放进自己的掌心里,沉声道:“怎么?想要让他们知道你这个西凉第一媒婆也来了大雍?别忘了,这次和亲你可是推辞了的,若是让他知道你来了,肯定要你帮他干活儿!”

一想到自以为是鼻孔长在头顶上的赫连诺,丑丫头就嫌弃地撇了撇嘴,十分不甘地闭紧了嘴巴,愤愤地瞪了那几个还在诋毁西凉形象的百姓们。

赫连晟却并不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无所谓地淡然道:“只是一些没有见识的老百姓而已,跟他们计较什么?”

这话说得对,没文化不可怕,没见识还想当然地炫耀,这才是最可怕的。

丑丫头重重地点点头,深以为然。

虽然百姓们一直在指指点点,但是其实西凉使团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陋,相反,反而很是华丽。

林媛坐在洞天的二楼,看着下边浩浩荡荡走过的西凉使团,不禁挑眉:“怪不得赫连诺浑身上下都那么地富贵,我还以为他是太子所以不同呢,没想到,整个西凉都很富裕啊!”

可不是吗?别的不说,光是后边跟着的那些婢女们就足足有百十来人呢!

而且,个个衣着光鲜,头戴珍珠配饰,十分漂亮。

夏征可是去过西凉的人,对西凉自然要比林媛认识的更多,他随意地喝了杯茶,解释道:“大雍百姓们只道西凉骚扰边境,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西凉地处西边,但是地广人稀,土地也各不相同,有的地方肥沃,有的地方就贫瘠。所以,西凉只是粮食不太多罢了。”

西凉使团没有什么好看的,除了最前边那个空轿子,后边就是一车一车的箱子,林媛看了一会儿就坐回到了夏征身边听他说话了。

给林媛也倒了杯茶,夏征继续道:“不过,西凉王却是个聪明人,既然粮食不够,那他们就独辟蹊径,从大雍或者南疆引入粮食,或者去北域购买牛羊。当然,后来因为一些摩擦,西凉跟大雍有十多年的是时间没有来往。所以,我猜之前那场战事,有可能就是赫连诺故意捣鼓出来的。”

即便有南疆的粮食和北域的牛羊,但是长此以往,没有大雍的粮食供给,西凉还是力不从心的。

但是,因为两国已经多年不来往,若是贸然提出和平交涉,只怕大雍也会心存怀疑。

这场战事,倒是个绝好的契机。

一开始夏征也没有看出来,后来去了西凉才发现,西凉在这次作战中并没有施展全力,与其说是对战,倒不如像是演习,以此来试试大雍的实力罢了。

现在看到了大雍强大的实力,又为了得到跟大雍换取粮食的机会,西凉借战败提出和亲,果然是顺理成章。

林媛撇了撇嘴,直觉告诉她,这个西凉王和西凉太子都是不容小觑的人物。

“不过呢,虽然西凉的土地不是很肥沃,但是好在他们的山林较多,各种动物皮毛都是很挣钱的。”

夏征喝了杯茶,突然想起了什么,嘴角的笑容怎么也压不住。

林媛默默翻了个白眼儿,但是眼角眉梢也是满满的笑意。这家伙肯定是想起当初在西凉边境放火烧了赫连诺的皮毛库房的事了,让赫连诺一下子损失了那么多银子,还真是痛快!

一想到赫连诺,林媛就忍不住撇了撇嘴:“那个西凉太子还真是有趣,大老远地跑来大雍和亲,现在和亲使团都到了京城脚下了,他倒好还在外边晃悠呢!让人们抬着个空轿子进京,这事也就是他能看得出来了!”

夏征没有去窗边看和亲使团的热闹,自然不知道前方的轿子里是没有人的,不禁挑眉问她是怎么看出来的。

林媛耸耸肩,说道:“那轿子里空飘飘的,一看看就瞧出来了,还有那几个抬轿子的人,脚步轻快,一点儿也不像是赶了很长时间路的人。”

最让林媛觉得无语的是,那顶轿子崭新漂亮地就像刚从作坊里抬出来的,一点儿也不像从西凉千里迢迢赶来的。

林媛撇撇嘴,她敢说,那顶轿子定然是西凉使团们在快要进京的时候从路边随意买了一个。

这赫连诺早早地就从西凉使团脱身了,哪里会坐轿子?但是现在进了京,没有轿子总归说不过去。

夏征也想到了这点,其实,作为一国太子,这个时候应该是骑着高头大马才最威风。

偏偏赫连诺是个精益求精的人,让他骑马简直就是一种侮辱!他宁愿跟个女人一样坐在轿子里,也不会抛头露面跟自己的身子过不去。

和亲使团进京,因为对方来的是西凉太子,大雍自然不能降低规格。

但是大雍没有太子,所以皇帝只好委派一个皇子来负责迎接使团了。

至于是哪个皇子,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二皇子赵弘盛之前跟赫连诺有过小小的摩擦,他这个时候若是上赶着招待人家,岂不是自讨苦吃?

所以,当老皇帝将这个重大的任务交到他手里的时候,他立即找出了百八十个理由给搪塞了过去。

二皇子不接,就只好让三皇子去迎接了。

赵弘德是个老实人,没有赵弘盛那么多花花肠子,在加上之前在比赛场上跟赫连诺有过一面之缘,也就十分痛快地应下了这件事。

只是,千算万算终究是算漏了一件事。

来和亲的人,根本不是西凉太子赫连诺,而是西凉王的第四子赫连城。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赫连城身体不适,正在生病,根本不适宜长途跋涉。

也就是说,和亲使团最前方那个空空如也的轿子里应该坐着的,根本不是风流倜傥精益求精且有帅气多金的西凉太子赫连诺,而是一个没有露面且生着病的不受宠皇子而已。

这件事一传出来,整个大雍的文武百官们皆震惊不已。

之前不是还说西凉太子想要求娶一位才艺双馨德才兼备的大雍公主吗?怎么闹来闹去不是太子妃,而是皇子妃了?

一个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人人敬仰的太子妃,一个是不受待见不被宠爱的默默无名的皇子妃,孰好孰坏,一目了然。

文武百官们又开始打起了自己的小心思,就连老皇帝也开始琢磨起来了。

若是太子妃的话,即便是把自己的亲闺女嫁过去也不算是委屈,但是若是一般的皇子妃,那就别肖想朕的女儿了!

外边的人们为了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但是这件事传进林媛几人的耳朵里的时候,却根本没有引起丝毫的波澜。

谁去和亲不关他们的事,他们现在要去关心的是凯旋归来的夏臻。

夏臻这一去就是好几个月,可把田惠给想坏了,一听说夫君归来了,立即就泪眼涟涟了。

不过碍于夏远和安乐公主在场,倒是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但是不得不说的是,夏臻这一去多月,还真是沧桑了不少。别的也就不说了,单是那青黑的胡茬,让人一看就觉得心酸不已。

小夫妻两人刚刚成亲没有多久,夏臻就去了西凉,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两人自然是要好好地温存一番的。

夏远还打算让儿子去书房给他汇报一番军中战事呢,可是还未开口就被安乐公主一个眼神给制住了。

小两口正甜甜蜜蜜呢,谁也不能打扰!

夏远讪讪的摸摸鼻子,话到嘴边立即改了口。

“臻儿这些时日辛苦了,先去好好休息一番,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吧!”

听着夫君这话,安乐公主才转怒为喜,挥着手把两人赶走了,还不忘提醒道:“回去休息吧回去休息吧,明儿不用急着过来请安,我跟你们父亲有事,早早就走了,你们睡你们的吧!”

一听这话,田惠的小脸儿立即就红了,虽然已经成亲有几个月了,但是婆婆这暗示也太明显了吧!

夏臻是个大老粗,心眼儿又不像夏征那样多,倒是没有听出母亲话中的意思,连连道别之后,便牵着田惠的手回房去了。

一路上,还特别好奇地询问田惠是不是身体不适,为什么脸蛋儿那么红。

这一说倒好,田惠不光是脸蛋儿红了,就连耳根子和脖子都跟着红了起来,弄得夏臻更是惊诧不已。

西凉使团刚刚进京,虽然来的人不是四皇子,但是听说西凉王将和亲一事全权交给西凉太子赫连诺处理,所以,最终还是赫连诺说了算。

这样一来,京城里的百官们倒是多了几分小心思,即便和亲不是跟太子赫连诺,但是,来的人可是赫连诺啊!

若是趁着这个机会让自己的女儿跟赫连诺好好相处一番,说不定还能带回去当个侧妃呢!

若是自己的女儿当了西凉太子的妃子,那自己肯定能有不少好处,就算不能升官加爵,光是给些银子也是好的啊!

他们可没有忘记西凉太子赫连诺那一身的宝石玉器,随随便便扯下一个来,就够他们多年的薪俸了。

当然,打着这样主意的人,多半都是在朝中做小官的官员,多年守在原位难以升官,只好打这些歪主意了。

林媛对这些事是全然不管的,她现在一心只想着把自己的逸茗轩开起来。

茶树镇的茶叶已经全都运进了逸茗轩,茶艺姑娘们的技艺也都出师了,现在,她除了处理一下洞天的琐事,就是整日闷在房间里写《红楼梦》和《西游记》接下来的故事了。

上次去逸茗轩验收成果的时候,大叶她们虽然只讲了这两个故事的开头,但是已经惊艳全场,引得不少姑娘们私下里偷偷找两人去询问接下来的故事情节。

问的人多了,泄密的可能性就大了。

不过,林媛倒是不怕她们真的会泄密,因为林媛每次给两人的话本都只是一部分,大概只够说半个时辰左右的。

而且,每次故事的结尾,林媛都故意停留在关键地方,这可真是吊足了听客们的好奇心。

从上次的故事来看,林媛原本以为红楼梦更受大家欢迎的,却不想,原来更加活泼可爱的西游记更让大家喜欢。

看着自己刚刚写完的石猴拜师这个故事情节,林媛轻轻弹了弹纸页,不禁喃喃道:“被后世追捧的西游记,现在成了说书。若是能把它演出来就好了。”

虽然说演戏更能吸引人,但是找合适的戏子真是太难了。

再者,这里的百姓们看戏不仅仅是看,更多的是听戏,先不说那些讲究唱腔之类的戏文了,就光是孙猴子打妖怪时的动作,她都难以模仿。

她这个写书的都模仿不出来,如何让人家看书的去演?

不过,虽然西游记不能作为戏剧来表演,可是还有其它适合的戏曲啊!

这个主意一敲定,林媛的脑子里立即就闪现出了不少自己上学时课本里节选的那些戏曲们了,什么《窦娥冤》啦,《桃花扇》啊,这些曲目倒是可以写下来用来演戏。

只是这些都不是林媛比较喜欢的,所以想要写下来还是有些困难的,若是她只提供故事情节,然后找人代笔的话,那就简单多了。

想到这里,林媛不禁停下了手里的笔,她记得之前听水仙和银杏聊天的时候说过,京城里有不少唱戏大家,那些人的背后都是有戏团的。

有戏团,应该就会有专门的写戏曲的人吧?

若是能够找到个合适的人出来,那就太好不过了。

这件事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做到的,得需要时间去寻合适的人,所以林媛只是先把这件事记到了心上。

刚把写好的西游记和红楼梦的下一章故事放好,水仙就笑着进门了:“小姐,夏公子又来找您问《西游记》接下来的故事写完没有了。”

一听这话,林媛立即就好笑地弯了唇角,若说那日听故事最专心的人是谁,那就非夏征莫属了。

这家伙自打那日一回来就时时刻刻追在自己身后讨要接下来的故事发展,当她说出还未写出来的时候,夏征就转而询问什么时候能写出来,写好后能不能让他先看,可把林媛给烦坏了。

刚想开口让水仙找个借口把夏征打发了,银杏又进门了。

她的脸色有些古怪,支支吾吾说道:“小姐,有个,有个媒婆来了,说是给您做媒的。”

媒婆?做媒?

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她林媛快要跟夏征定亲了,怎么还会有媒婆上门给她说媒的?真是奇怪!

------题外话------

今天把一更和二更连在一起发了,晚上九点再把接下来的发了~所以,今儿是两更发了三更的内容,每章的字数就要多上一些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