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媒婆小桃花(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刚走到大厅外边的走廊里,便听到客厅里热闹异常,好像要打起来了一般。

林媛一呆,赶紧加快了脚步,生怕夏征会把人家媒婆给打残了。

但是,当她来到客厅门口看到里边的场景时,真真是惊得掉了下巴!

哪里是夏征把人家媒婆打了,明明是夏征被这个媒婆说得哑口无言,惊得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

能把夏征说成这个样子的人,林媛还真是头一次见到呢!

想到这里,一直还在担心的林媛倒是多了几分看好戏的恶趣味。

将身子倚在门口,林媛勾了勾唇角,听着房间里那小身板儿的媒婆巴拉巴拉地数落着夏征。

“夏二公子,你说说你也算是个风流俊朗的小伙子,不说腰缠万贯,但是家境富裕那是肯定的。既然有这么多银子,你怎么就不舍得拿出一些来请个媒人呢?啧啧,难道你没有听过这么一句话?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男女成亲虽是老天爷注定的缘分,但是没有媒人在中间说和,只怕你想要将佳人娶进门也是难于上青天的啊!”

这个媒婆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夏征一人,一看她这装扮就知道是个媒婆,再一问,竟是给林媛做媒的,夏征当即便存了将她赶出去的念头,甚至还特意嘱咐人不许去通知林家信夫妻二人。

以他的打算,就是想要把那个不自量力的丑媒婆给劈头盖脸骂出去的。

偏偏,今日的如意算盘打空了,没把媒婆骂出去,倒是自己先挨了一顿骂。

更让他窝火的是,这个媒婆简直就是口舌生莲,说出来的话听着没什么别的意思,但是仔细一寻思,好像她刚刚就是在骂他。

等他反应过来想要反驳的时候,这丑媒婆已经掀过了这一页,说下一个话题了。

就这样一直听着,夏征几次都没能插上嘴。

而对面,那个丑不拉几的小媒婆还在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他的鼻子,十分不屑地数落着。

“福满楼,香满楼,还有你那些分店们,我就不一一说了,夏二公子觉得自己除了这些东西还有什么资本吗?再瞧瞧人家平西郡主,短短的一年不到的时间,就已经从一介平民百姓,一路升为县主郡主,还是当即三皇子的义妹,宫里淑妃娘娘的义女。”

“若只是说身份也就罢了,你将军府的二公子倒是也能跟她堪堪相配。但是,论资本的话,可就不好说了,人家平西郡主手里可是有京城最大的酒楼呢,不仅如此,听说还有个逸茗轩也要开张了。啧啧,光是听这茶楼的名字就已经知道,这绝对是个火爆的不行的茶楼啊!”

忍不住赞叹了一声,丑媒婆十分向往地抬头看了看房顶:“这么厉害的小姑娘,我小桃花真是敬仰得很,此生能够见到她,就是我一辈子的夙愿了。”

咳咳两声,小桃花继续说道:“说远了,总之,夏二公子,你既然能够得到平西郡主的青睐,就已经觉得三生有幸才是。莫不可自视甚高居高临下理所当然啊!哎呀,我说了这么多,你到底听明白没有啊?”

夏征瞪着眼睛,满脑子都还在反应她之前说的那个“一辈子夙愿”了,还没有听到她在问自己听明白没有。

下意识地想要点点头,但是小桃花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早已急性子地白了他一眼,十分嫌弃地嘀咕了一声:“看着挺精神的一个人,怎么反应这么慢?是傻子吗?”

这句话夏征都是听到了,当即就火了,想要立刻反驳,偏偏一个“你”字刚刚说出口,就又被对面的小媒婆给抢先堵住了嘴巴。

“既然我说的这些大道理你都不懂,那我也不为难你了,就用最直白最通俗的话给你解释一遍好了。哎呀夏二公子啊,这次你可得好好听啊,不能再走神了。”

说着,还遗憾地摇了摇头,嘀咕了一句:“想我小桃花当了这么久的媒婆,说了这么多庄亲事,还是头一次遇见这么愚蠢的男人呢!”

噗!

门口林媛差点笑出声来,这个小媒婆真是太有意思了,难不成她不知道夏征小霸王的恶名?

此时的夏征已经被这个小媒婆弄得没脾气了,索性闭上眼睛不再看她,甚至连耳朵都开始选择性失聪了。

小桃花却根本不知道夏征此时心里在想些什么,继续说道:“我说夏二公子啊,我可就只说一遍啊,不再多说了,你可听好了。这平西郡主再怎么说也不是个简单的女人,这样的女人,若是你不多费点心思,怎么能将她成功地拴在自己的身边呢?更何况,平西郡主还是个十分优秀又长相绝美的女人,别说整个京城里了,单说大雍,都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觊觎呢!夏二公子,你现在总该明白了吧?”

夏征眨眨眼睛,有些蒙了,林媛的确优秀,那些男人的确喜欢她觊觎她,但是这有什么稀奇的?他的女人自然是世上最优秀的女人!旁的男人觊觎,但是他们就算是穷尽一生之力,也不可能将林媛从自己身边抢走,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倚在门口的林媛抬手摸了摸自己平滑的脸蛋儿,嘻嘻一笑,怪不得都说戏子的腿媒婆的嘴,瞧这小媒婆的嘴呦,真是太甜了!她都成了绝美的女人了呢!

“你怎么又走神了?听见我说的话了吗?”

小桃花凑近了夏征,脸上的媒婆痣更加清晰了,上边那根黑乎乎的小粗毛随着小桃花说话时喷出的气流轻轻晃动,看的夏征胃里一直翻滚,差点就要吐出来了。

小桃花却一点儿也没有自知之明,还故作妩媚地摸了摸自己的唇上的那颗媒婆痣,挑了挑眉头说道:“瞧你,又被我的美色所沉醉了,哎呦,你这也太花心了,我承认自己比平西郡主要漂亮得多,但是你这样当着人家的面就直勾勾地看着我,实在是太不礼貌了。”

呕!

夏征捂住嘴,从小桃花的胳膊底下钻了出去,快步跑到外边的墙根底下吐了起来。

小桃花呲了呲牙,抿了抿鬓边的发丝,转过身来看着他逃也似的背影,妖娆一笑,妩媚道:“哎,本大神实在是容貌绝美,惨绝人寰啊。看来本大神今日是又成功拆散了一桩亲事啊,真是罪过罪过啊!”

虽然说这罪过,但是她的脸上可是一点儿遗憾和歉疚的表情都没有,看得门口的几人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方才这媒婆小桃花一直是背对着林媛跟夏征说话的,现在她转过了身来,林媛这才头一次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她的容貌。

天哪天哪!

这媒婆真的是太丑了!天底下还有更丑的人吗?

瞧那比脸盆还圆的大脸,还有那两道蚕宝宝一般粗壮的黑眉毛,在她的脸上一直来回动弹,让人看了真是令人作呕啊!

不仅如此,还有她脸上的黑头粉刺儿斑点,竟然连老年斑都长了出来!

特别是唇上那颗豆大的媒婆痣,还有那根迎风招展眉飞色舞的小黑毛,哎呦,真是重口啊!

银杏是见过这个小媒婆的,但是水仙没有见过,一看到她,水仙的脸立即就白了,差点跟在夏征的身后跑出去一起狂吐起来。

这么丑的女人居然自称小桃花,她也太瞧得起自己了!

林媛也是惊到了,因为这个人的模样,跟她想象中的相差实在太大了。

之前虽然没有看到正脸,但是她的背影却是极美的,细腰肥臀,十分玲珑有致。

还有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得就像百灵鸟一般,有着这么动听声音的女子,怎么会这么丑呢?

林媛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小桃花定然是易容了。也就是说,她脸上的所有的东西都是假的,都是自己画上去的。

可是,当她走进去,近距离观察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想多了,这个女人的模样,就是这样。

不过,那个媒婆痣到底是不是真的,就不好辨别了。若是有机会让她摸一摸按一按,应该就知道真假了。

但是,小桃花显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辨别媒婆痣的真假,因为,她已经挺着大胸脯笑哈哈地凑了过来。

“呦!这不是声名远播的平西郡主吗?啧啧,瞧瞧这模样,俊的,比我见过的所有女人都要漂亮一百倍啊!”

小桃花嘴里说着赞美的话,心里却不忘腹诽一句:当然没有本大神漂亮了!

离得近了,林媛才发现,这小桃花有一双十分漂亮的桃花眼,就算是自己见过的美人,都不如她的眼睛漂亮。

实在很难令人想象,有这么一双漂亮眼睛的女子,会长得这么丑!

“小桃花?”

林媛勾了勾唇角,指着身旁的凳子示意她坐下说话。

小桃花一愣,也不客气,一屁股就坐到了凳子上,笑嘻嘻地从袖子里抽出了一方粉红色的帕子,上边绣满了灿烂鲜艳的桃花。

这么艳俗的帕子,莫说是京城里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女子们了,就算是小门小户家的女儿们也都不会用。

偏偏,这个小桃花,居然随身带着这么一方帕子,而且那帕子也实在是太大了,这哪里是帕子,明明就是一方枕巾啊!

林媛默默翻了个白眼儿,觉得用枕巾来形容它都是侮辱了枕巾,明明那就是一块围裙!

而桃花围裙的主人根本不觉得这帕子有什么不对,用它优雅地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嘿嘿一笑:“平西郡主真是好眼力,我就是西,咳咳,整个大雍最厉害最有名最能说会道的顶级媒婆小桃花!”

这名头还真是多啊!

林媛点点头,连连说了三个幸会。

说起来,小桃花跟林媛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小桃花对林媛却是不陌生的,当日林媛在城外临江比赛的时候,她可是全程观看了比赛呢!

今日一见,犹比当日更加秀气美丽。

特别是此人身上的气质,娴静可人,若不是这女子唇边时不时挑起的一抹坏笑,真让人以为她就是个可人温柔的大家闺秀呢!

不过,小桃花心中暗自嘀咕了一声,这女子定然不是自己看到的那个样子,跟夏征一样,她果然也是个深藏不露的人呢!

正思量着,林媛的问话已经在耳边响起:“不知小桃花顶级媒婆小桃花今日登门,有何指教呢?”

她原本是打算把小桃花自己说的那一堆形容词加上的,可是实在是太多了,才这么一小会儿,她竟然就给忘记了。

小桃花挥舞了一下手里的“桃花围裙”,对着林媛俏皮一笑,勾唇道:“哎呦,媒婆上门还能有何指教?当然是来送喜的了!”

顿了顿,小桃花看了一眼还蹲在墙角处不知道干什么的夏征,撇了撇嘴,小声蛊惑道:“我说平西郡主啊,你瞧你看上的男人,有什么好?你看看,背影单薄,双肩微垂,这都是毫无担当的表现啊!还有,他那白净白净的小脸儿,这可是小白脸的征兆啊!”

小桃花还在巴拉巴拉地说个不停,虽然措辞五花八门,但是说来说去都是在传播着一个信息,那就是夏征根本配不上林媛!

林媛暗中笑了笑,幸好夏征现在正忙着在外边吐呢,若是让他听到这小媒婆说的话,肯定要把她给打成猪头了!

咳咳,咳咳。

为了这小桃花的生命安全着想,林媛咳嗽了一声,赶紧打断了她诋毁某人的话,说道:“不好意思小桃花,可否让我插句话?”

小桃花正好也说累了,摆了摆手让林媛随便说,然后拿起了一旁的茶杯恣意地喝了起来。

看着小桃花这反客为主的样子,林媛有些无奈,不过没有跟她一般见识,而是饶有兴趣地探过了身子来,似乎很是感兴趣的样子:“那依小桃花的意思,我应该怎么做呢?或者,什么样的男人才最适合美貌绝伦美如天仙的我呢?”

噗!

要不是林媛有先见之明,及时躲了过去,小桃花这口茶肯定要喷到她的脸上了。

“咳咳,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小桃花一边擦嘴,一边给林媛道歉,心里却是腹诽开了:看着这夏征和林媛挺恩爱的,怎么她随随便便一句话就给试出了她的真心?

斜了斜眼睛,小桃花为还在外边呕吐的夏征默默上了柱香,枉他是个痴情汉,没想到却遇到了一个多情女!

悄悄叹了口气,小桃花继续自己之前的话题了,拿出自己每次说媒时惯用的表情和语气,就像大街上介绍商品的小贩一般,给林媛介绍自己手里的好资源,咳咳,好男人了!

“平西郡主果然是聪明人,我只是稍微一点,你就能想得通透,都不用我多费口舌了。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介绍一下我手里掌握的最好的男人吧!”

抿了抿唇,小桃花双眼放光,唇角含笑,连唇上那颗黑乎乎挂着毛的媒婆痣都忍不住兴奋地抖动起来。

“话说世上有一个好男人,人帅钱多又痴情,上天下地都没有比他更痴情的男人了。要说他多么帅,多么有钱,多么痴情,那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够啊,总之,四海八荒,无论是人神兽还是妖魔鬼怪,全都视此人为绝世好男人的代表啊!”

舔了舔嘴唇,小桃花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身着玄衣长身玉立的上神形象,就连嘴角的口水都忍不住哗哗地流了下来。

看着这小桃花自己都被自己形容的男子给迷倒的样子,不由得好笑起来,轻声问道:“不知道这位人神共愤的帅男人姓甚名谁呢?”

小桃花目光灼灼,不放过林媛的任何一个细微表情,慢慢启唇,一字一句道:“他叫,夜,华。”

------题外话------

在我妹妹这边,手机没电关机了,充电器不合适,各种通讯工具瞬间不能用了,悲催~换个苹果是不是就没有这个悲剧了?

明儿尽量十点更新~没有的话,就中午吧~大家还是中午来看吧,最近更新时间不稳定,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说题外话了,各位请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