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见田惠(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到将军府,林媛就看到几个冬青带着几个小厮抱着各种大大小小的箱子往马车上送。

林媛纳闷,这架势,该不会是夏征要离家出走吧?

跳下马车来,林媛还未开口,就见冬青已经率先看到了自己。

更让她奇怪的是,平时见到她就上前来唠叨个没完没了的冬青,这次居然紧闭了嘴巴,还立即招呼着搬东西的小厮们全都挨墙根儿站好,谁也不许动弹!

林媛一挑眉,更是好奇了,看着一排小厮背对着自己排排站的样子,第一反应就是回到了高中时期被老师罚站的情景。

不过,冬青没有给她机会询问,便笑嘻嘻地迎着她进了府里,不但不跟她解释刚刚在干什么,反而还岔开话题说些别的。

什么今儿天气真好啊,鲜花真美啊,听得林媛一阵郁闷,阴着天的冬季,冬青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哪里是在说谎?明明就是在扯淡!

林媛斜了斜眼睛,却没有从那几个小厮抱着的箱子里发现什么端倪,只好摇摇头作罢。

冬青的意思就是夏征的意思,既然夏征不想让她知道,那她就不问了。

摆摆手,林媛赶紧让话痨附体的冬青忙活自己的事去了,若是再让冬青在自己耳朵旁边念叨,她不光是耳膜疼,连心都要疼了。

安乐公主没有在府中,夏远和夏臻去了军营,夏征也不知道跑到哪里疯去了。整个将军府里只有田惠一人在家。

别看田惠性子柔和,又是个大家闺秀,但是对于掌家一事却是信手拈来。

大家族的女儿,特别是嫡女,从小就会跟在母亲身边学习掌家的本事,从看账本到处理府中庶务,各种事情都要清楚了解。

当林媛来找田惠的时候,田惠正在听一个婆子禀报事务。

见到林媛来了,田惠以眼神示意她先坐下来等一下,便继续跟婆子处理她说的事了。

林媛听了一会儿,隐约听到是在说干活的丫头们有的偷懒有的勤快之类的事。

对这样的事,林媛不感兴趣,撇了撇嘴便兀自喝茶了。

过了一会儿,那个婆子走了,田惠才笑着看向她,问道:“怎么,今儿居然有空来找我?莫非,是为了阿征?”

夏征?

林媛眨眨眼睛,不知道田惠脸上那抹狡黠的笑意缘何而来。

看她如此,田惠用帕子掩着唇吃吃笑了起来:“哎呦,怪我,阿征再三嘱咐我不能告诉你的,瞧我,差点就给说漏了嘴!”

林媛眼珠子一动,想起在门口遇到的那几个搬箱子的小厮,心里有几分明悟,肯定是跟她给夏征出的难题有关。

这么一想,林媛倒是有了几分好奇,想要知道夏征到底准备了什么。

不过,这次田惠是打定了主意不再透露一丝一毫了。

林媛问了几遍都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娇嗔地撇了撇嘴便不再理会这个话题了,直接问起了田萱的事。

她的话题转变之快,弄得田惠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惠姐姐,萱儿是不是已经定亲了?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见田惠愣愣的,林媛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这次刚问完,田惠便叹了口气,将事情的原委讲了出来。

“你可还记得前些日子我一直回娘家吗?就是因为小妹的事情被人发现了。哎,这孩子当初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程皓轩表白,娘当时便气得快要不认她了。没想到,现在又私底下见面,还被一个庶女给发现了,她这次是真的被气到了。”

田惠的声音很是沉重,莫名地多了几分怒意。

林媛微微垂眸,抱歉道:“惠姐姐,这件事都是我考虑不周,若是当初没有自作主张给她和程皓轩牵线,或许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

“媛儿,你别多心,我不是那个意思。

林媛还未说完,田惠便抢先道:“我生气,是因为那个庶女!你是不知道,她当日回到府中说了什么话。”

林媛挑眉,能让一直温婉大气的田惠气成这个样子,肯定是说了不中听的话了。

田惠看了她一眼,想起她回到田府以后,娘亲跟她说的话,气道:“那个死丫头添油加醋,非说看到小妹跟程公子在无人的地方卿卿我我,还做出了,做出了不雅的举动。你说说,萱儿是那样的人吗?她就算是再喜欢程公子,也不可能不顾礼义廉耻,居然去做那种,那种无耻的事!”

田惠是真的被气到了,说这话的时候整个身子都开始颤抖起来,看得林媛心疼不已。

劝说了两句,田惠稍稍平复了心情,又道:“媛儿,这些天这件事一直在我心头压着,弄得我一直都不好受,今日跟你说说,我心里还舒坦一些。哎,那个庶女,平日里看着挺老实的,谁会想到她背地里居然是那个无耻的人!萱儿根本没有做那件事,她居然一口咬定萱儿做过,还恶人先告状,说萱儿和程公子发现她之后还威胁了她。萱儿根本就没有看到她,怎么会威胁她?”

这话林媛相信,不说田萱,以程皓轩的性子,若是看到有人发现了自己和田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定会威胁她,甚至还会有比威胁更有用的手段。

毕竟,程皓轩可不是用蛮力解决问题的人,他聪明得很,更喜欢用手段用脑子。

只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那个庶女是别有用心还是如何,现在来看都不是最重要的,她要见田萱。

听了林媛的话,田惠却是松了口气,慢慢道:“萱儿一开始病了一场,后来病好之后,知道爹娘给她定下了京中黄家的公子,更是大闹了一场。不过,闹能怎么办?先不说程公子是商贾出身,就算他是世家,因为两人的事,两家之前都闹得很不愉快,他们是肯定不能在一起了。”

林媛想起了绛烟阁选拔绣娘比赛那天的事,田惠的母亲跟程夫人见了面不欢而散,想必矛盾就是在那个时候埋下的了。

好在现在程夫人已经松口,现在就差田家了。

“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吗?萱儿跟黄公子已经定亲了?”

田惠点点头,叹气道:“虽然还没有定亲,但是现在也已经快要定亲了。媛儿,我知道你和薇儿都是为了萱儿好,希望她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但是,世上两情相悦又厮守终生的人真的是太少了。媛儿,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和阿征的感情。至于萱儿,就随她去吧,想来两人也是有缘无分的了。”

有缘无分?

这样一句轻飘飘的话毁了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爱人?又让多少人不得不屈服于父母跟自己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

田惠是幸运的,她嫁的人恰好就是自己喜欢的人,若是她跟夏臻并不是两情相悦,想来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了。

垂眸思索了片刻,林媛深吸一口气,不打算跟田惠争论田萱到底该不该接受这个安排的问题。

“惠姐姐,你能让我见见萱儿吗?再怎么说,她和程皓轩之间的事也是我和薇儿从中斡旋的,现在两人之间的事被人发现,我理应出面跟她说一声对不起的。”

田惠握住了林媛的手,柔声道:“媛儿,这不关你的事,你不要有压力。”

话虽如此,不过见林媛这样自责,田惠也知道,若是不让她见上田萱一面,想来她是不会甘心的。

想了想,田惠便点头道:“因为跟程公子之间的事,萱儿最近一直没有出门,既然她跟黄公子的事马上就要定下来了,想来爹娘也不会不让她出门了。这样吧,明天我带她去逸茗轩散散心,正好让你们两人见见面说句话。”

逸茗轩是个好地方,有田惠作保证,田大人两人定然不会不同意的。

林媛点点头,又跟田惠说了会儿话便起身准备告辞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