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大姑娘做媒(三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田惠点点头,刚一起身便有些头晕重新坐了下去。

林媛一惊,赶紧上前扶住了她:“惠姐姐,你怎么了?”

田惠摆摆手,面上有一丝苦涩,笑道:“无碍,前些天因为萱儿的事,我总是提心吊胆的,可能是因此累到了。”

不仅是这些,自从西凉使团进京以后,安乐公主总是被苏皇后宣进宫去说话,整个将军府的事务都交给了田惠处理,自然是累到了。

不过她没有跟林媛说起这些,自己是将军府的大儿媳妇儿,以后是要掌管阖府的。若是因为这么一点事儿就推托,那才是无能。

握着林媛的手,田惠十分抱歉地说道:“媛儿,逸茗轩马上就要开张了,最近我却总是没有时间过去,累着你了。”

当初两人约定好是要一起开店的,没想到现在店马上就要开张了,却全都是林媛跑前跑后,她因为田萱和将军府庶务的事,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去逸茗轩看看了。

这些琐事林媛自然不会跟田惠计较,再说了,林媛一向奉承能者多劳的原则,既然田惠有其它事情缠身,她自然就要多费一些心思了。

嘱咐田惠好好休息,林媛便出了门来。

这次出门,将军府门口已经看不到冬青和那几个小厮的身影了,想必是麻利地收拾好东西赶紧走了。

不过,出乎意料地,她居然在门口遇到了正要外出的夏痕。

跟以往见面不一样,今日的夏痕没有穿白色或者红色的衣裳,反而穿了个黑色!而且是一身黑!

浑身上下连个别的颜色都找不到。

喜欢穿一种颜色衣服的人很多,但是衣服上多少也会有一些同色调的丝线绣着的图案。但是像夏痕这样,浑身上下根本找不到第二种颜色的人,还真是太少见了。

更让林媛惊奇的是,他衣裳上不仅图案也是黑色绣线绣成的,就连腰间挂着的玉坠也是墨玉。

啧啧,真是个怪人!

林媛默默摇了摇头,远远看着夏痕快步走出了将军府的大门。

“轻功果然好,连走路都跟飞似的!”

林媛累的直喘气,但是依旧就没有追上夏痕。

不过,林媛眼珠子一转,觉得今日的夏痕跟平日里好像有些不一样。

今日的他,似乎很是开心。

一个念头涌上心头,林媛突然想起了被夏痕送出去的那些聘礼,难不成,今日的夏痕是要去见那个意中人的?

再也顾不上自己还在累得直喘,林媛赶紧上了马车,吩咐林毅去追夏痕。

林毅一脸黑线,追夏痕?小姐这是在开玩笑吗?

夏二爷的武功不济,但是他的轻功可是大雍数一数二的高手,就他这么个半吊子能追的上?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林毅可没有跟林媛解释,夏二公子说了,只要是林媛吩咐的事,他都得照办。

“驾!”

林毅一扬鞭子,骏马立即撒开了蹄子飞奔起来,朝着夏痕消失的方向追去。

不过,意料之中的,还未到城门的位置,他们就已经失去了夏痕的踪迹。

气急败坏地甩了甩手里的马缰绳,林毅下定决心回到夏家军营以后一定要好好地训练暗卫们的轻功!

林媛秀眉紧蹙,却没有林毅那么气恼,夏征早就追在夏痕身后查过他的行踪,不过都跟今天一样,半路上就被夏痕给甩了。

倒不是夏痕发现了他们,而是他的轻功实在是厉害,一会儿在这儿窜一下,一会儿又去那儿停一会儿,轻功一般的人可是受不了这么高强度的动作的。

“算了,回去吧,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哎!”

拍了拍林毅的肩膀,林媛便让他赶着马车回洞天去了。

林媛离开绛烟阁之后,程皓轩便赶去了洞天等消息,见她回来了立即就迎了上来。

林媛把田惠告诉她的事全都跟程皓轩说了一遍,包括那个告状的小庶女。

一听这话,程皓轩当即就给傻了,下意识道:“被人看到了?怎么可能?不对,还说我们做了见不得人的事?简直就是放屁!”

咳咳,咳咳。

正在喝茶的林媛顿时就被呛到了,这个程皓轩还真是口不择言啊,居然连那么不雅的词都说了出来,看来是真的气到了。

“先不要管那个庶女的事了,我跟惠姐姐约定好,明日在逸茗轩见面。她不知道其实是你要跟萱儿见面,所以,你要提前过去,我会把萱儿带过去的。”

“好,好!”

程皓轩连连点头,再三感谢林媛。

送走了程皓轩,林媛无语地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自己给田萱和程皓轩牵这条红线是对还是错。

“呦!平西郡主不仅有一手好厨艺,原来还是个热心的红娘呢!依我看啊,只要平西郡主有心做媒婆,肯定会把你们大雍所有的媒婆都给挤兑的没有生意了!”

林媛眼睛一眯,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儿。

“西凉太子是不是太无聊了?居然偷听别人说话!”

说话的人正是西凉太子赫连诺,林媛和程皓轩是在房间里说的,可能是因为程皓轩太过激动,声音有些大了,正好就让在门口路过的赫连诺给听了去。

今日的赫连诺又换了一身华丽的衣裳,不过以林媛的眼光,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他衣裳上边的图案是出自绛烟阁。

他的靴子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还是那双镶有碎宝石的靴子。不过身上的袍子却是格外张扬。

那袍子的衣领位置上围了一圈黑色皮毛,毛色乌黑发亮,根根分明,一看就不是凡品。

见林媛在打量他衣裳上的那圈黑色皮毛,赫连诺十分得意,手里墨玉骨扇刷的一声打开,轻轻摇了起来。

“怎么?平西郡主也很喜欢本太子身上的这黑熊皮毛?郡主眼光不错嘛,也只有我们西凉的黑熊才会有这样乌黑发亮的皮毛。而且啊,一定要在春季冰雪初融的时候去捕捉才最好。”

林媛对这些残杀动物的行为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所以都不等赫连诺说完,林媛便冷笑一声,打断了他:“赫连太子这皮毛果然很好,又亮又黑,肯定油性极高。我猜,一定很容易烧起来吧?要不,咱们试试?正好我后厨需要合适的东西引火呢!”

噗!

赫连诺差点被她噎得喷出一口老血来,他这黑熊的皮毛可是很难得的,这臭丫头居然想着用来引火!

不对,这丫头明明就是在暗示自己夏征的恶行!

赫连诺额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想起自己被夏征烧掉的那些皮毛就心疼地不行,那得是多少银子啊!真是让他损失惨重啊!

林媛可没有心思跟赫连诺废话,不过她倒是很欢迎这家伙来洞天吃饭,她还急得这家伙上次来的时候可是给她贡献了近乎一千两银子呢!

想起那个吃起东西来没命的家伙,林媛眼睛顿时就亮了:“咦?高个子今儿来了吗?怎么只有矮个子一个人?”

她扒着二楼的栏杆往下瞧了瞧,却没有发现高个子的身影,难道还在外边?怎么这么慢?

见林媛一副找财神的模样,赫连诺被她气得牙床直疼。

这丫头果然是个见钱眼开的,就因为高个子能吃,她都已经把他当做最尊贵的宾客了,完全不是第一次见面时那种嫌弃的眼神。

“咳咳,你好像忘了,给高个子付账的人可是本太子我!我!”

用墨玉骨扇指着自己的鼻子,赫连诺再三强调自己才是付账掏钱的那个人,企图从林媛的眼睛里找到哪怕一丁点儿存在感。

嫌弃地白了他一眼,林媛终于确定高个子来不了了,哼了一声:“虽然是你付账,可是你这个太子吃的也太少了,没什么用!”

第一次被人这么嫌弃,赫连诺表示自己的内心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捂了捂自己的胸口,赫连诺觉得自己得赶紧从林媛面前消失了,不然他肯定会心脏病突发,当场暴毙身亡的!

不过,林媛显然不给他离开的机会。

还未转身,林媛财迷迷的眼睛便从赫连诺的身上转移到了一旁的矮个子身上。

矮个子身子一僵,觉得自己后背有阴风在呼呼地吹。

果然,林媛那毫无节操的声音便在他耳边响了起来:“矮个子先生,你这样可不行啊,你知道你为什么长得这么矮,而高个子长得那么高吗?就是因为你吃的不如高个子多啊!所以,你一定要多吃一点儿!我知道什么东西最利于长高,对,那个牛排啊寿司啊,你一定要多吃点!还有那个火锅啊什么的,一定要多吃点儿肉知道不?吃肉最容易长个了!”

跟在林媛身后的水仙和银杏面面相觑,小姐说的这些东西,可都是洞天最贵的呢!

赫连诺也被她的话弄得嘴角直抽,矮个子都三十岁了,若是吃那些东西还能长个儿,那才是奇迹!

被林媛念叨地有些受不了了,矮个子偷偷地拉了拉赫连诺的衣袖,请他赶紧离开。

赫连诺也十分赞同,转身便要离开了。直觉告诉他,今日不能在洞天吃饭,不然的话,肯定要被这个小财迷宰得骨头都不剩了。

刚转过身来,身后林媛的话便传了过来:“哎呀,既然赫连太子这么瞧得起我,那我要不要改行做个小媒婆呢?啧啧,媒婆好像挣得也不少呢!不过,就是有些风险!”

风险?

赫连诺脚步一顿,他还从未听说当媒婆有风险的呢!

身后某人以手抚面,做妖娆状:“不是有句话吗,叫做大姑娘做媒自身难保。啧啧,本姑娘生的貌美如花,又有钱又漂亮,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白富美啊!这样的人去给人家当媒婆,肯定一个也说不中!没准儿还会把自己给搭进去呢!”

摇了摇头,林媛便一边惋惜着一边进了房间,直到房间的门都关上了,赫连诺隐约还能听到房间里传出林媛那自怜自艾的声音。

狠狠地撇了撇嘴,赫连诺连脚都抬不起来了。

他怎么会遇到这么一个女人的?这么的厚脸皮!这么的财迷!

在原地僵硬了足足有几个呼吸的功夫,赫连诺才摇着头摇摇晃晃地离开了,嘴里还暗自嘀咕着:“大姑娘做媒自身难保?啧啧,要是这样的话,看来也就只有那个丑丫头才能当媒婆了!”

摇着头离开了洞天,赫连诺突然想起自己今日好像还打算跟林媛打听一个人的。

不过……

回头看了看林媛的房间,赫连诺打了个哆嗦,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跟田惠约定好在逸茗轩见面,林媛第二日一大早就赶到了逸茗轩,却不想程皓轩比她还早。

一见到林媛,程皓轩就迫不及待地迎了过来。

虽然才一夜未见,但是此时的程皓轩却比往日要颓废几分,虽然他的脸上有很明显地刮过胡子的痕迹。

感情这种事果然是伤人啊!

林媛默默摇摇头,便带着程皓轩来到了二楼,等下她就让田萱来这里跟他见面。

------题外话------

终于赶在十点前写完了三更,这个月最后一天,万更了一个月体力严重透支,所以从下个月开始就不能再这样更新了~我先存存稿子哈,么么哒!

明儿下午三点更新,只有一更

另,明儿愚人节哦,提醒大家不要被骗哦~

我现在不是在妹妹家伺候月子吗?我爸晚上过来吃饭,走的时候我在码字,手机放在沙发,然后,他手机留下了,我的被他拿走了~咳咳,糊涂滴老爹~

看来我要去买个手机壳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