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人如其名(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刚安排好程皓轩,水仙便急匆匆跑来楼上找她了。

田惠的马车到了。

程皓轩一激动,差点就从房间里奔了出来。

林媛微微蹙眉,再三嘱咐他不要出声也不要出现,不过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

刚从二楼下来,林媛便看到田惠带着田萱进门了。

只是两个月未见田萱而已,今日再见,林媛差点认不出眼前的女子就是她了。用形销骨立来形容她根本不为过。

“萱儿,你怎么……”

林媛又是心疼又是着急,快走两步拉住了她的手,以前那肉嘟嘟滑腻腻的小手儿,此时也变得骨节分明了。

最让林媛担心的则是田萱的眼睛了,原本大大的水灵灵的眼睛,现在因为哭泣而红肿起来,连眼神都呆了几分。

林媛心疼不已,带着两人就要往边上的房间里去。

但是还未走几步,便被田萱身后紧紧跟着的一个老婆子给弄烦了。

方才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田萱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此人,此时再看,才发现田萱的贴身小丫鬟橙儿没来,来得却是一个目光凌厉的五十多岁的老婆子。

林媛眉头一蹙,对这个老婆子没有什么好感。

田惠的手适时地搭了过来,柔声道:“媛儿,逸茗轩马上就要开张了,真是辛苦你了。走吧,我们去房间里坐坐,你不是说从茶树镇运了好茶叶了吗?正好我们去尝尝。”

一边说,田惠的手还在林媛的手臂上悄悄地按了按。

林媛会意,点头答应了。

田惠状似无意地抿了抿发丝,看向跟在田萱身后的老婆子,语气里有几分不屑:“李妈妈,要不跟我们一起进去尝尝新茶吧?”

那个被称为李妈妈的婆子当即就笑着摆摆手,连声说着不敢,不过看她那滴溜溜的眼睛却一点也没有看出她有什么不敢的。

看她如此,田惠也不再多言,冷笑一声便跟林媛田萱一起进了房间。

不过,林媛也很敏锐地察觉到,当她们进到房间里的时候,那个李妈妈还以为几人关门为借口趁机看了一下房间里面。

呵,这是在检查她有没有在房间里藏男人吗?

林媛冷冷一哼,很后悔今儿没有带着夏征一起来,难不成这婆子还敢把夏征踢出去?

夏征不把她踢残废了!

给银杏使了个眼色,银杏会意,立即跟水仙一起站在了门口。

就算这个李妈妈是个厉害人物,但是水仙和银杏都是她平西郡主的人,在这两人面前至少还是知道收敛一些的。

房间关好门,林媛看了看田惠,再转而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田萱,有些担忧地问道:“萱儿,你还好吗?”

田萱仿佛对一切都没有什么兴趣的样子,即便林媛问起来,也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眼睛还是有些飘:“我很好啊,没事。”

好才怪!

林媛暗暗腹诽了一句,见田萱没有要继续聊天的意思,便看向了田惠,程皓轩还在楼上等着,没有弄清楚那个李妈妈怎么回事之前,她不能带着田萱离开。

“惠姐姐,那个李妈妈,是田夫人派来的人?”

思来想去,林媛也只觉得应该是田夫人担心田萱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所以才派了人跟着。

只是,这次她又猜错了。

田惠苦笑一声,摇摇头:“若是母亲身边的人便好了,那个李妈妈,是老太太身边的人。”

老太太?田老夫人?田惠的祖母?

林媛的脑海里顿时就想起了当初第一次去田府时见到的那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本以为是个活菩萨的,却不想她身边的人竟然这样的凌厉。

看林媛的神情,田惠便猜到她在想什么了,又道:“祖母这么多年来已经不主事了,所以若是没有大事的话,她也不会说什么。但是若是遇到了事情,她……”

林媛明白了,田萱私会外男还被人指认说干了丢人的事,这对于田府来说已经是天大的事了,所以田老太太亲自出面了。

连田惠带着田萱出来,都要派人跟着,看来这个田老太太对谁都不放心啊!

更让林媛惊讶的还在后边。

田惠斜了斜眼睛,对着门口站着的那个十分明显的李妈妈的影子瞪了一眼,又道:“这个李妈妈虽然是老太太身边的人,但是她可不是一般人。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发现田萱跟程公子之事的那个庶女吗?”

林媛点头,眼睛也看向了门口,难道这个老太太被那个庶女收买了?若是如此,那个庶女的手段也太厉害了。

田惠微微垂了垂眼眸,续道:“田蜜的娘亲是京中一家富户的女儿,因为身份不高,所以才被我爹看中收了房。不过,自从她跟着我爹这么久,他们家的生意倒是好了许多。所以……”

田惠顿了顿,看了一眼一旁正低头捣鼓自己手指头的田萱,压低了声音说道:“绛烟阁的程公子在京城中可是排的上个的男子,不少闺中女子都仰慕不已。田蜜外祖家的嫡女,也就是她舅舅的嫡女,也是其中之一。”

后边的话不用田惠再说,林媛也明白了,那个庶女之所以盼着田萱跟程皓轩掰了,只怕也是存了让自己的表姐妹跟程皓轩结亲的心思。

要知道,绛烟阁在京城里的位置可不一般。

若说酒楼方面是洞天和醉仙楼坐镇,那么刺绣方面,就是绛烟阁一枝独秀了。

再加上程皓轩为人风流倜傥,自然赢得了不少女子的好感,嫁给他,不亏。

只是,若只是单纯因为这个原因,那个庶女又为何非要诋毁田萱两人做了丢人的事?她这样,就不怕惹得田大人不悦,把两人的亲事定下来吗?

呵。

冷笑一声,田惠的表情不知道是气还是无奈:“媛儿,你不懂我父亲,他是个十分要面子的人,田蜜那样说,我父亲哪里受得了?”

刚说完,一边的田萱立即就愤恨地接了话:“他要面子,就要把我的将来葬送吗?那个什么黄公子,跟程公子比起来又好的了哪里去?姐姐,难道你没有听说吗?那个黄公子人如其名,不是个好人!”

咳咳,林媛忍不住咳嗽了一声,人如其名,难道很黄吗?

------题外话------

昨天有个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