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快吃!/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听林媛要带田萱去二楼,李妈妈的眼珠子一转,当即就要跟着一起去。

不过……

林媛意味深长地瞧了她一眼,笑道:“呦,李妈妈这是要跟着一起去搬箱子么?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上去了,最近我忙活着逸茗轩开张的事,这两条腿累的都快抬不起来了呢!”

又搬箱子!

李妈妈斟酌再三,赶紧摆手拒绝了:“别别,老奴还是在这里等着吧,老奴在这里等着。”

林媛唇角一勾,给她一个不屑的冷笑,便当先起身往二楼去了。

当然,临走的时候还十分体贴地让田惠留在了一楼。

田惠狐疑地蹙了蹙眉头,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终究是没有说什么,便答应了:“正好,最近有些着凉,总是头晕,我也就不跟着你们上去试衣服了,你们试完了赶紧下来,我在这里等着。”

说着,一边用手指揉了揉额头,还嘱咐守门的丫鬟把门打开:“给我把门打开吧,正好透透气。”

李妈妈就守在门口,打开了门就能时刻关注着她了。

林媛诧异挑眉,再看田惠时总觉得她温柔如水的眼眸里闪烁着点点精光。

田萱对礼物什么的根本没有感觉,一点儿也不想跟林媛去二楼。

但是,在林媛给她使了个眼色之后,聪明的田萱立即闭上了嘴巴,紧紧地跟在林媛身后上了二楼。

看着小妹着急忙慌的背影,田惠苦涩一笑。也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对的,既然小妹喜欢,就任其自然吧!

“媛姐姐,是不是……”

不等田萱说完,林媛已经笑着回过了头来,眼角余光瞥过正瞪着眼睛往这边张望的李妈妈,一边给她理了理发丝,一边压低声音道:“别说话,进了房间再说。”

虽然没有承认,但是田萱已经猜到了,激动地身子都在颤抖了,要不是林媛及时用身子挡住了她,肯定会引起那个李妈妈的怀疑了。

跟在田老太太身边的人,即便是有些贪钱,但是肯定不是个傻子。

两人牵着手,林媛故意大声说着衣服的事,带着田萱来到了之前准备好的房间。

房间打开,程皓轩已经按照林媛所说提前藏在了门后边,就怕万一有意外被人发现了。

李妈妈在一楼,正踮着脚丫子伸长了脖子往上看呢!

特别是房门打开的一瞬间,更是不错眼珠地使劲看了又看,生怕错过一点儿蛛丝马迹。

林媛冷笑一声,自然是不会让她有机可趁的。

给水仙银杏使了个眼色,林媛便站在田萱身后挡住了房间里的光景,即便已经让程皓轩站在了门口,根本不怕李妈妈看到什么,但是林媛就是不想让她称心如意。

果然,急的李妈妈又是跺脚又是叹气的,看得房间里的田惠也解气不少。

留了银杏和水仙在房间门口守着,林媛还特意挑衅地给了李妈妈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看得李妈妈又是心惊又是忐忑,生怕林媛和田萱在房间里有什么猫腻。

待房门关上,程皓轩才从门后现身,一看到田萱,他就呆了。

看着两人都呆呆地立着,你看着我我看你的样子,林媛不由得也是一愣,这两人是太久不见面已经傻了吗?

正要说话,只听程皓轩突然嫌弃地哼了一声,对着田萱就是一阵埋怨:“你是不是傻?这才多久没见,你就瘦成这样了?忘了小爷我说过的话了?你要是瘦一点儿小爷我可就不娶你了!”

说着,就一手拉着僵硬的田萱坐到了桌边,另一手变魔术似的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小纸包。

打开,整个房间里便洋溢起了沁香的糕点味儿。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吃?喏,你最喜欢的芋头糕了,这可是我花了一宿,咳咳,花了一小会儿功夫做成的。小爷我这么聪明,做起糕点来肯定比你快了!来来来,快点吃,都吃光才行!”

桌上的芋头糕粉嫩嫩的,应该是加了一些新鲜的花汁。

冬天哪里有什么鲜花?定然是这家伙把程夫人花房里的花偷偷给摘了。

看着程皓轩举到自己嘴边的芋头糕,田萱忍住心中的悲意,冲他甜甜一笑,就着他的手就吃了起来。

这芋头糕甜甜的,的确比自己做的好吃。

可是,这么好吃的东西,吃在嘴里,田萱总是想哭。

“真好吃!”

笑了一下,田萱低下头去,将快要涌出眼眶的泪水使劲儿吞进肚子里。

“好吃……好吃你就都吃光了。”

程皓轩的声音里也有一些可疑的其它意味,听得田萱心头更痛了。

看着这对小情侣明明悲伤难抑,却还故意强颜欢笑的样子,林媛默默坐到了一边的凳子上,埋头把玩起脖子里戴着的玉佩了。

本以为两人会抱在一起你侬我侬好一会儿呢,谁成想程皓轩这家伙居然还带着糕点来。怪不得今儿专门穿了件大袍子,敢情是为了给糕点保暖。

耸了耸肩,林媛默默地承受着那对小情侣的摧残,若是可以,她此时真想夺门而出,远离这两个虐狗的家伙。

只是,外边还有个李妈妈时刻盯着呢,她此时若是出去了,肯定会让那个李妈妈嗅到点不同寻常的味道。

田萱混着眼泪把那芋头糕统统吃进了肚子里,看她吃完了,程皓轩又十分体贴地倒了杯茶,在威逼利诱下让她喝了。

满意地点了点头,程皓轩似乎很是开心,修长漂亮的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又道:“表现不错,看来小爷的手艺的确比你的好!行了,以后你若是再不好好吃饭,小爷就天天给你送吃得来,说说吧,下次想吃什么?”

噗!

还未等田萱开口,一边的林媛当先瞪着眼睛表示抗议了。

今儿见这一次面就已经够艰难的了,若是以后天天见面,她不得天天跟那个李妈妈斗法?哎呀,累也累死了!她可不是专职媒婆啊!

“咳咳,我说,要不咱们还是说正事吧好不好?”

尴尬地咳嗽了两声,林媛赶集打断了正与众不同地秀恩爱的两人。只要两人的关系定了下来,以后别说是天天送吃的了,就是把田萱给吃了,她也管不着了。

听她突然开口说话,那边两人皆是身子一怔,有些震惊地回过头来,一副“你怎么还在”的表情,弄得林媛更是无语。

“咳咳,咳咳。”

以拳掩唇,程皓轩干干地咳嗽了两声,神情恢复了往日的不羁:“这件事我已经心中有主,今日多谢平西郡主相助了,以后我和萱儿成亲之日,一定会好生酬谢郡主的。”

谢不谢的倒是无所谓,林媛只是好奇程皓轩说的心中有主意了是什么意思,莫非他已经找到了合适的人给他们说媒。

田萱又是担心又是纳闷,生怕他一着急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而且,她现在担心的不仅仅是自己家的事,还有程夫人。

见她这样说,程皓轩便把程夫人已经答应迎娶田萱进门和同意他继续学习厨艺的事告诉了田萱。

果然,田萱也替他高兴不已:“恭喜你,终于如愿以偿可以光明正大地学习厨艺了!”

程皓轩勾唇挑眉,抬手在她头顶上一拂,虽然故意带了几分嫌弃的表情,但是唇角的笑意和苦涩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傻瓜!你应该恭喜我终于可以娶到心中所爱了。”

一句话落,田萱立即就怔住了,显然,这是程皓轩跟她说过的最动听最有分量的一句表白了。

眼看着田萱的眼泪马上就要下来了,林媛赶紧岔开话题,问道:“你到底想到了什么方法?虽然你娘没事了,但是田家可不是好说服的。再说了,你们绛烟阁虽然是京城中数一数二的绣楼,但是说到底终究只是个商户之家。萱儿即便不是世家,但是田家三代为官,这样说的话……”

程皓轩根本高攀不起田萱,更何况,田家还出了一个田妃,还有一个嫡女嫁入了将军府。

要不是因为田萱跟程皓轩的事被那个田蜜发现告知了田大人,想必连那个黄家善都不一定能入得了田大人的眼。

田萱自然也是知道这一点的,田惠已经不止一次跟她说过这个道理。但是,她就是喜欢程皓轩能有什么办法?当初在城外江边被他救下,她的一颗心就已经牢牢地拴在了程皓轩身上了。

看看田萱,程皓轩神情有一瞬间的落寞,不过很快便斗志昂扬起来,他程皓轩从小就因为养子的身份被别的孩子嘲笑,不是照样活到了现在?

身份地位又如何?他一点儿也不觉得这些东西可以妨碍两个人的感情。

“没关系,不就是那个小黄吗?小爷我跟他有几分交情,我倒要看看,兄弟妻不可欺这个道理,他还明不明白。”

看着程皓轩信心满满的模样,田萱仿佛看到了几分希望,林媛却是有些担心。

虽然跟程皓轩接触只有几次而已,但是对于这小子的秉性她也算是了解几分,越是自信就越是忐忑,他只不过是不想让田萱担心罢了。

算了,既然她已经参与了进来,就不能坐看这对有情人被棒打鸳鸯了。

正想着,房门被水仙轻轻敲了两下,这是李妈妈不耐烦的信号。

算算时间,她和田萱来到这个房间里也要有小半个时辰了,也难怪那老虔婆等不及了。

催着两人赶紧说说话,林媛就去雅间里边的小柜子里拿出了两个大包袱。

做戏就要做足全套,不然肯定要被人戳穿的。

这边收拾好衣裳,那边田萱跟程皓轩也已经说好了话,虽然还是连俩不舍的,但是为了不让人发现,还是不得不赶紧离开了。

望着田萱渐渐不见了的背影,一直都是嘻嘻哈哈放荡不羁的程皓轩,突然就垮了脸。

不过这个表情并没有持续多久,既然已经跟田萱说好了来娶她,他就不能懈怠。

“黄家善,想娶我的女人?做梦!”

见田萱分毫不差地下了楼来,李妈妈的一颗心可算是落了地。再看见水仙和银杏手里各自拎着的大包袱,她也就不再怀疑什么了。

不过,这次这个老太婆倒是学聪明了,竟然一句话也没有说,生怕林媛会让水仙两人把手里的大包袱都丢给她似的。

自作聪明!

林媛冷笑一声,给银杏使了个眼色,银杏立即笑嘻嘻地上前,将手里的大包袱都塞进了她的手里。

“李妈妈,劳烦您老了,小姐还有些逸茗轩的事要跟大少夫人说,就只能劳烦您老跟田二小姐先行回府去了。”

水仙眼珠子咕噜一转,也把手里的包袱甩给她:“哎呀,李妈妈真是辛苦你了,要是橙儿那丫头今日跟着来,也就不用你一个人拎着这么多东西了呢!啧啧,倒是让橙儿偷了懒,这个机灵的小丫头!”

看着被硬生生塞进来的两个大包袱,李妈妈欲哭无泪,橙儿那丫头其实是她故意找借口留在府里的。

别看那丫头人小,不过是个鬼灵精,有她在身边田萱说不准就能出点幺蛾子。

更何况,自从她跟了老太太以后就很少出府了,本来想着今日出来了能得平西郡主点赏赐呢,却不想,赏赐没有,包袱倒是一大堆!

早知道今日没有赏赐,反而是来当苦力的,她说什么也要把橙儿那个死丫头带来了!

有李妈妈跟在身边,田萱的安危是不用担心的,林媛也的确有些事情要跟田惠商量一下,便让田萱先回府去了。

今日出门一趟见到了程皓轩,还得到了程皓轩的表白和保证,田萱心里自然是高兴的,出门时连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不过,最终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小心思,出门的时候忍不住看了一眼二楼,正好瞧见了程皓轩在门缝里跟她摆手。

田萱勾唇一笑,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李妈妈正忙着跟两个大包袱作斗争,完全没有注意到田萱刚刚的动作,不然肯定要发现问题了。

待田萱离开,林媛重新回到田惠身边,被田惠那饱含深意的眼神看得有些浑身不自在,只好摊摊手,把实话说了出来。

------题外话------

昨天出了新闻建熊安经济区,然后今儿朋友就驱车过去买房了,天哪,一夜之间,从三千多涨到了一万多!而且现在已经不能买了,有个作者朋友是雄县的,说她家门口堵车成灾~额,买房都跟抢大白菜似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