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茗夫人身份,对决(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林媛说一定要找个身份地位高贵的人来说媒。

但是,她却又不能亲自出面做这个媒,还真是让人苦恼。

田萱和程皓轩的事两人商量了半天也没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案,便不知不觉地将话题说到了逸茗轩开张的事上了。

田惠透过开着的门看向外边,正好就看到了茗夫人带着小环几个小姑娘正在忙碌着什么,不由笑道:“这位茗夫人还真是厉害,没想到这些日子我没有来,你还真的把这茶楼交给了她。”

当初不放心交给茗夫人,无非就是因为她的身份,想到这里,田惠忍不住好奇地看着林媛问起了茗夫人。

林媛微微一笑,看了看周围没有旁人,便压低了声音跟她说了夏征帮她查到的情况。

“这位茗夫人,其实夫家以前也是开茶楼的,只不过不是在京城罢了。后来,有人觊觎她家的产业,便用了卑劣的手段把茗夫人家的茶楼给整倒了。所以……”

所以,茗夫人便带着一家老小来到了城外的庄子里,想要东山再起。

但是无奈茗夫人的夫君已经斗志全无,别说东山再起了,就连精神都一度萎靡不振,着实让茗夫人操心不已。

一想到茗夫人夫家里那一系列的复杂情况,林媛就忍不住叹了口气:“说起来这位茗夫人也真是命苦,夫君风光无限时,她要照顾蛮横跋扈的婆婆。后来夫君倒了,她又要将自己的嫁妆拿出来养活一大家子人。”

一大家子人?

田惠心头一凛,第一反应就是这位茗夫人家里还有好几个不成器的小妾,甚至有一大堆的庶子庶女们,就像他们田家一样。

不过,这些话她还没有问出来,便听林媛已经转移了话题。

“对了,惠姐姐,那几个会乐曲儿的小姑娘,我之前听过了她们的演奏,只是我对这个不太精通,要不你再筛选一下?”

听林媛这样说,田惠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先跟她道了个歉,而后说道:“那些小姑娘们的技艺都不错,当初我筛选的时候就挺纠结的,留下的都是底子十分好的,我相信经过这些天的练习,她们的技艺肯定更好了。”

言外之意,就是不用再考核了。

对于这个结果,林媛也是意料之中的,毕竟是田惠选出来的,她心里一定有数,若是哪个不行的话,她肯定早就派人过来通知了。

又说了会儿话,田惠便急着回去了,安乐公主最近一直在宫中跟苏皇后淑妃商量和亲人选的事,连将军府的事都忙不过来了。“哎,说起来那个西凉太子还真是厉害,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言语间还是想要求娶一位真正的公主和亲。这可把宫中那几位给愁坏了。”

临走时,田惠忍不住跟林媛抱怨了一句。

林媛一听,却是一愣,如今宫中还未定亲的适婚公主也就是长公主翠微了,难不成这个西凉太子真的会让一个不受宠的皇子去娶大雍的嫡长公主?这对他自己未来的路可不好走呢!

田惠前脚刚走,程皓轩后脚就从二楼下来了,跟林媛打了个招呼便急匆匆地离开了。

看他那着急忙慌的样子,林媛看的都有些不放心了,想了想还是让林毅在暗地里跟着他,以防他做出些出格之事来。

正如林媛所料,程皓轩从逸茗轩出来以后并没有回绛烟阁,而是反其道来到了黄家善的府邸门口。

看着黄家那高高在上的门匾,程皓轩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不屑地撇了撇嘴,从怀里揪出一个东西上前敲门去了。

守门的小厮看到了他拿出来的木牌子,先是一愣,好像想了好久才终于想起了一件事,只要是黄家守门的小厮,每个人都会有一件事要时时刻刻地记在心里,这件事几乎已经成了历任小厮们共同的责任。

“公子请稍候,小的这就给您回禀大少爷。”

拿着那木牌,小厮一溜烟儿地跑了。

程皓轩嘿了一声,显然对小厮的反应有些意外,自言自语嘀咕了一句:“没想到这么多年了,那家伙果然还记得呢!”

也不知是小厮腿脚灵活,还是黄家善信守承诺,程皓轩都没有等多久,门口便出现了一个长身玉立的男子。

男子还是小时候印象里的模样,只不过脸上的轮廓更加坚毅了而已。

守门小厮乐呵呵地跟在黄家善身后,还没有忘记刚刚公子看到那木牌时欣喜若狂的样子,能让公子等了这么多年,来的这位公子肯定是大公子多年未见的好朋友,也不知道这两人接下来是相拥而泣呢,还是高兴地大笑呢?

但是,现实往往是出乎意料的。

正在小厮激动地猜测的时候,只见刚刚还笑脸相迎的两人,突然就飞一般地冲向了对方,一边冲,还一边撸着袖子,不仅如此,平日里端庄大方与人和善的大公子嘴里,好像还发出了一声闷闷的“冲啊”,惊得小厮连连倒退,使劲儿揉着眼睛。

天哪!天哪!大公子不会是妖魔附身了吧?这个人,这个人真的是大公子吗?

等小厮反应过来的,已经震惊地坐到了地上。

只见眼前两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全都高高撸着袖子,赤手空拳地打了起来。

一会儿你给我左脸一拳,一会儿我还你右腿一脚,甚至还挖鼻孔,揪耳朵。

“啊啊啊!”

当看到自家大公子竟然下嘴去咬另一位公子的脖子时,小厮捂住自己的眼睛仰倒在地,晕了过去。

他一定是病了,出现幻觉了,那么男人的大公子怎么会去咬人?还是咬一个男人?

而正在打架的两个人却根本没有注意到小厮的反应,更没有注意到此时围观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他们已经打得难舍难分战况愈演愈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