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不许娶田萱/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黄府门口向来是没有多少人来回行走的,今日,不消一会儿便聚了好多瞧热闹的百姓。

而被大家围观的两个人,竟然是京城中享有盛名的绛烟阁公子程皓轩,还有闺中女子们向往已久的温文公子黄家善。

两位翩翩公子像六七岁孩童一般赤手空拳打架,甚至双双滚到了地上去,看得大家震惊不已。

守门的小厮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还没有来得及将大公子的反常回禀给黄府的老爷夫人,这边两人的战争就已经接近尾声了。

程皓轩和黄家善双双不顾形象地躺倒在地,两人身上原本干净整洁的衣裳此时也变得肮脏不堪,甚至黄家善的袍子还在胸口处被扯了个大口子,一块儿布料十分不羁地竖立在胸口随风飘扬。

小厮哪里还有心思去回禀给黄府老爷夫人?立即带着赶来门口的小厮们将围在边上看热闹的众人给赶走了。

他们那边忙活地满头大汗,躺在地上的两人却悠闲自在地聊起了天。

“哼,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老样子,没长进!”

程皓轩累得连眼皮都动弹不得了,居然还能从鼻子里喷出一个不屑的哼哼来,看得黄家善直翻白眼儿。

“光说我,你还不是一样?说吧,这么多年不见你今儿怎么突然找上门来了?我还以为你还跟小时候一样不屑跟我干架呢!”

说实话,方才小厮回禀他说等了十来年的的人突然找上门来了,他竟激动地连手里的书都给扯烂了。

方才那一架打得酣畅淋漓,但是现在静下心来,黄家善就纳闷了,将近十年了,程皓轩都没有来找他。

即便当初听说这家伙被程夫人接来了京城都没有等到他上门,他还以为这家伙真的不记得跟他的约定了呢!

程皓轩抿了抿唇,眸子里的光芒一闪而逝,不答反问:“当日的约定,你可还记得?”

黄家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却只呼吸到满嘴的尘土味道,鼻子也变得痒痒的,声音也随之闷闷的了:“当然记得。”

当年两人还都是小孩子的时候,程皓轩被程夫人养在乡下的庄子里,恰巧那个庄子旁边就有黄府的一处小庄子,黄家善因为在府中不听话,被黄老爷斥责去那小庄子里住了一段时日。

于是,两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不期而遇。

至于两人之间的恩怨,那就是程皓轩的身世了。村子里的小孩子们都知道程皓轩是个养子,说他是没人要的孩子,谁也不跟他玩。

黄家善自然也是其中之一,而且性质更加恶劣。不仅骂他没人要,还跟他大打出手了。

偏偏黄家善从小养尊处优,身子骨儿不如一直在庄子里长大的程皓轩,于是黄家善毫无悬念地落败了。

只是小孩子好胜心强,当即就将身上带着的一个小木牌让给了程皓轩,约他再战。

本以为程皓轩会不屑地,没想到今日竟主动找上门来了。

“我说,若是你能再将我打趴下,我就满足你一个条件。”

程皓轩眉头一挑,唇角微微一撇:“好像不止是这些吧?”

黄家善也撇了撇嘴角,续道:“对,还有一句,无论什么条件都能满足,即便是让我……喂!你不会是真的想要让我去死吧?”

黄家善的声音有些大,那边刚刚被驱赶离开的看热闹的百姓都忍不住回过头来往这边瞧,生怕错过什么不得了的好戏。

程皓轩嗤了一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你的命有什么好?本公子才不稀罕!行了,也不跟你废话了,我的条件是……”

一边说着,程皓轩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坐了起来,眼睛直勾勾地瞪着还没反应过来依旧躺在地上的黄家善,一字一顿地说道:“不许娶田萱!”

黄府门口重新恢复平静,黄家善毫不介意身上的破烂衣裳,饶有兴趣地望着程皓轩渐渐离开的背影。

那个小厮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家大少爷:“公子,要不要,请示老爷?”

黄家善一挑眉,唇角勾起一个只有男人才能看明白的笑意:“不必,本公子和哥们儿之间的一个约定而已,有什么需要回禀的?”

小厮点头哈腰,心里却是默默埋怨开了,这都把未来媳妇儿让出去了,还只是一个约定而已吗?

正腹诽着,便听到黄家善兴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去,给本公子预备一份儿大礼,本公子的好哥们儿要成亲了,我得提前预备着才行!”

逸茗轩开张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林媛在逸茗轩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自从那日跟夏征说自己想要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浪漫求婚礼之后,她见到他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过来。

第一次,是这家伙乐颠颠地跑来问自己喜欢什么颜色。

第二次,是她因为筹备逸茗轩开张的事宜一天都没有顾得上吃饭,这家伙带着洞天十来个小姑娘过来给她送饭。

第三次是……

林媛歪着头想了想,好像是三天前,这家伙跑来告诉她已经跟淑妃说过田萱跟程皓轩之间的事了,至于淑妃愿不愿意做这个媒,还得再等消息。

“原来,已经三天没有见面了啊!”

林媛耸耸肩,在自己做的简易的台历上画了个叉,早知道跟夏征三天不见面会这么难熬,她就不会给她出难题要什么浪漫求婚礼了。

简易台历上,有两个位置用朱砂笔画了圈圈,第一个是腊月初八,逸茗轩开张的日子,还有两天。

第二个是腊月初十,兰花和小马成亲的日子。

这两个日子离得有些近了,不过,等逸茗轩开张以后完全交给茗夫人打理就行了,她赶一赶,应该能赶在兰花出嫁之前到达林家坳。

正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算计着时间,田惠突然笑眯眯地进来了。

这么灿烂的笑容,林媛已经有好久没有看到过了。

挑了挑眉,林媛忍不住揶揄道:“怎么今儿这么高兴?难不成,有了?”

一边说着,还一边拿眼睛往田惠的小肚子上瞄,瞄得田惠小脸儿立刻就红了,小手儿往她额上一戳,嗔道:“死丫头!没羞没臊的!”

虽然这样说着,但是田惠的脸上却也多了几分落寞,说起来她成亲也大半年了,虽然夏臻去西凉了几个月,但是从西凉回来也已经一个多月了,可她的肚子总也不见动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田惠的落寞林媛看在了眼里,不过孩子这种事不是着急就能来得,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便转移了话题。

“惠姐姐这么高兴,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

听她这么问,田惠才想起了今日来得目的,一扫方才的阴霾,笑着坐到了林媛身边,说道:“是啊,昨儿个我听母亲说,黄府那边回信儿说黄公子跟萱儿的八字不太合,所以这桩婚事就作罢了。”

这么快就作罢了?

林媛也来了兴趣,她眨了眨眼睛,噗嗤一声就给乐了:“我说呢,前天听来洞天吃饭的人说,看见有人在黄府门口打架了,大家都在猜是谁呢!现在想想,该不会就是程皓轩吧?”

程皓轩和黄家善打架的时候虽然被人围观了,但是因为两人打得激烈,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长相,后来又被小厮驱赶,更是不知道到底谁打架了。

大家都以为打架的是街上的两个小混混而已,正好选在了黄府门口罢了。

田惠久居深闺,自然是听不到这些八卦的,现在听林媛说起,倒是觉得十分有趣。

有趣之余,田惠对程皓轩的印象也好了许多,虽然打架不可取,但是这个文质彬彬的程公子居然为了自家小妹用这种最原始的方法解决问题,倒也是稀奇。

“那田大人什么意思?”

现在黄府那边找了借口拒了这门亲事,田大人肯定会觉得脸上无光了。

田惠摇摇头,笑道:“黄府那边虽然拒了婚事,但是态度诚恳,而且黄老爷亲自登门说明情况,父亲并没有因此对黄府有什么不满。不过,黄老爷来这次,倒是也给父亲带来了一个消息。”

消息?什么消息?

看着田惠神秘莫测的模样,林媛下意识地觉得这个消息肯定跟程皓轩田萱有关。

果然,田惠掩唇一笑,说道:“黄老爷不是参加了这次的皇商之赛吗?所以对这方面很是关注。他说他在宫里听说了一件奇事,淑妃娘娘身穿一件十分别致的衣裳得到了陛下的夸赞,淑妃娘娘说那衣裳出自绛烟阁,还说……”

林媛听得正带劲儿,田惠突然卖了个关子,嘻嘻一笑,续道:“淑妃娘娘还特意说绛烟阁的公子十分优秀,她正想着要不要把萱儿这丫头说给他呢!”

果然是淑妃!

林媛精神一震,没想到淑妃娘娘这么给力,才几天啊,就已经找到了合适的机会给程皓轩和田萱说媒了。

“那陛下怎么说?”

若只是淑妃娘娘的一句话,肯定不会传得让前朝一个官员都能听到。

田惠抿抿唇,笑道:“陛下说,淑妃娘娘向来不管这些事,现在突然想起给别人做媒,看来这个程公子定然很优秀。”

虽然只是一句“定然很优秀”,但是其中包含的信息就太多了。

既然很优秀,那就配得上田家二小姐田萱了。

虽然没有明说赐婚二字,但是这个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跟赐婚已经差不多了。

林媛眉头高高扬起,唇角也忍不住扬了起来,怪不得田惠一来就这么高兴,敢情是老皇帝亲口夸赞了程皓轩啊!这下,别说是田大人了,就是京城那些闺中女子们也都没的说了。

能说什么?即便她们将来嫁的是个达官贵人,但是也比不上被皇帝亲口夸奖过的程皓轩强。

“萱儿好福气!”

林媛终于松了口气,有淑妃亲自保媒,又有皇帝金口玉言,田大人脸上荣光无限,田萱嫁的也光彩,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

“是啊!”

田惠赞叹了一句,伸出手来紧紧地握住了林媛的手,面上前所未有的严肃:“媛儿,这件事多亏了你和阿征了,若不是你们,萱儿跟程公子恐怕真的要被棒打鸳鸯了。”

经过这件事她也想通了,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才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事。

什么身份地位,什么金银财富,都抵不过爱人一颗真诚的心。

腊月初八,也就是传统的腊八,往年的这一天早上,林媛都会亲自下厨熬一大锅腊八粥出来给全家吃。

不过,今年的腊八不同了,因为今年的腊八是逸茗轩开张的日子。

一大早,林媛便将自己早早写好的演讲台词重新回顾了一遍,然后才在水仙和银杏的服侍下重新沐浴换了新衣。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主持开张典礼,但是这次的开张,林媛想要一个别开生面的典礼。

虽然她今天穿的是一件普通裙装,但是箱子里却准备了一件十分漂亮华丽的礼服,那是等下去了逸茗轩之后要换上的。

除了衣裳服饰,还有今日的穿戴,以及头饰,她都做了自己的要求。

嘱咐水仙和银杏将需要的东西统统装进箱子里,林媛便拿了写着满满语句的纸张出门去了。

消失了多日的夏征今日也早早来到林府等着了,知道林媛着急,夏征特意让刘掌柜准备了很多各式的早点提前送去了逸茗轩。

刘氏拎着食盒从后边追了上来,好说歹说地终于让林媛把食盒收下了。

这可是她凌晨就起床亲自熬煮的腊八粥呢,以往都是林媛下厨,今日闺女新店开张,她这个当娘的自然不能干坐着什么都不做。

拎着沉甸甸香喷喷的腊八粥,林媛满怀激动地上了马车,在夏征意味深长的目光里勾唇一笑,满脸都是自信和期待。

许是被林媛的笑意感染,夏征的心里也忍不住澎湃起来,一想起林媛写的红楼梦和西游记,夏征就恨不得赶紧飞到逸茗轩去。

今日的逸茗轩,定然热闹非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