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不会坑你的!/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和夏征赶到逸茗轩时,还不到开张吉时,但是整个逸茗轩却已经热闹起来了。

一楼里,大叶和水灵两人负责说书的部分。

今儿的两人都十分精神,因为两人说书的内容不同,所以服饰也有些出入。

水灵讲的是《红楼梦》的故事,再加上她本人长得小巧玲珑柔美可爱,所以林媛就仿照书中林黛玉的穿着服饰给她准备的。一袭柔美长裙,还故意做得宽大了几分,更显得水灵弱柳扶风了。

至于大叶,就完全是另外一种风格。

她的性子大大咧咧的,讲的又是故事性极强的《西游记》,所以林媛就给她准备了一套红色劲装,再配上她高高束起的马尾,精致简单的妆容,一个妥妥的侠女横空出世。

当林媛来到逸茗轩的时候,这两个小姑娘正背对着大厅坐在一楼的表演台上练习呢。

看着两人这认真的小模样,林媛又是欣慰又是开心。

大叶和水灵都忙着,其他人也没有闲着。

“小环,带人最后检查一遍每个房间里的茶具都齐全了没有?不够的,或者打破了的赶紧过来换!别忘了把备用的也检查一遍!”

“青乡,茶叶都送过去了吗?送过去了?好!雪芽,别忘了去后边看看井水如何了?可不能有一丝纰漏!”

茗夫人一会儿招呼着这边,一会儿不忘那边,虽然处理起事情来还有一丝生涩,不过看得出来她很是认真,一点小事儿也不放过。

林媛微微点点头,正要跟茗夫人说句话,就见田惠也来了。不仅是田惠,连夏臻也跟着来了。

夏臻夏征兄弟二人见了面,免不了又是一阵互相嫌弃。反正林媛和田惠已经见怪不怪了,索性就直接不理他们了,两人携手去了二楼,各自做准备去了。

今日的开张事宜,林媛原本是打算请刘掌柜过来帮忙的,但是茗夫人是个很要强的女人,说什么也不同意。

不过看着眼前的一幕,林媛完全相信了茗夫人的能力。即便是第一次处理这样的事,但是茗夫人凭借自己的细心和耐心完成得很好。

虽然没有请刘掌柜过来,但是林媛还是在洞天那边借了几个小伙计过来,毕竟有些搬搬抬抬的事情还是需要男人去做的。

几个小伙计搬着被红布盖着的盆子往门口放,一边搬一边猜测着里边是什么好东西。

其实光是看红布的形状多少能猜出一些来,但是猜出来里面是什么东西以后,几人就更加奇怪了,谁家茶楼开张用这个的?

刚把东西放好,几个小伙计还未来得及喘口气,就被一阵零星的敲锣打鼓的声音给吸引了。

放眼望去,只见一队身着黄色绸布头包黄色方巾的汉子们走来了。除了他们的衣着打扮很是奇怪,就连他们手里拿着的东西都很是奇怪。

几个小伙计都不是见识广泛的,猜来猜去也只能猜出那几个人手里拿着的东西好像是什么锣啊唢呐的。

这些人来到门口便都停了手里的活计,谁也不再发出一声声响了。

打头的一个上了年纪的男子跟小伙计们抱抱拳,笑道:“烦请通秉一声,咱们鼓乐队到了!”

鼓乐队?这是个啥玩意儿?

几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机灵点的小伙计立即反应过来,这么稀奇的东西肯定是平西郡主想出来的,当即便转身跑进去通报了。

他猜得不错,这个鼓乐队就是林媛弄出来的。

一般店铺开张,不是舞狮舞龙的,就是表演杂耍的,林媛突然就想起了自己小时候上学时进过的校队了。

既然想要不一般的开张典礼,用鼓乐队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再加上这个茶楼之前不是很出名,现在她大张旗鼓地宣布开张,定然能吸引不少人来。

小伙计禀报的时候,林媛正在房间里跟夏征一起吃早饭。这个鼓乐队是她一手办起来的,根本不用操心便嘱咐小伙计让他们原地休息了。

夏征夹了一只虾仁小包子放进了林媛的碗里,说话的语气有些酸涩:“行啊,又不言不声地弄了个好东西出来,这小脑袋瓜儿里都装的是什么?”

林媛扑哧一乐,若是听不出夏征话里有话她就白跟夏征认识这么久了。

“我可没有瞒着你啊,谁让你最近一直忙活着呢?”

见夏征高高地挑起了眉头,林媛忍不住笑得更灿烂了:“好好,你都在忙活着给我惊喜呢是不是?这个鼓乐队啊,也是我给你的惊喜呢!等逸茗轩的名声打出去以后,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咱们的鼓乐队了,到时候甭管是开张还是庆典,都能请咱们去呢!你想想,这得是多大一笔银子?”

话虽如此,但是夏征也不是个考虑不周全的人,立即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你这鼓乐队得有曲谱吧?若是跟市面上已有的那些一样,那就没什么好看的,但是要是不一样,你能自己写谱子?”

高高地挑起了眉毛,夏征狐疑地看着林媛,林媛究竟有几把刷子他虽然不是门清,但是也知道个大概。

至少,对于乐曲这一方面,她可是不精通的。

被夏征这么嫌弃地看着,林媛的小脸儿立即就绯红了,她是没有作词写谱的本事,但是她有钱,可以找人写啊!

暗暗腹诽了一句,林媛便岔开了话题:“那些你都不用担心了,不过你要是有空就帮我再多找几个会特殊乐器的人。”

之前时间有限,她只找到了几个会敲鼓会敲锣的汉子,但是这些远远不够,还有什么萧啊笛子的,若是能有这些就更好了。

夏征点点头,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当初他在外开店的时候还真见过不少会一些特殊乐器的江湖卖艺人。

其实现在这几个汉子都是林媛在大街上找来的江湖卖艺人,他们的生活不稳定,但是有了林媛的支持,以后的日子就稳定多了。

两人吃早饭的时候,外边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小姑娘们都在各自的房间里准备好了热水茶叶,就等着一会儿开张迎客了。

林媛和田惠神神秘秘地去了房间里换衣裳,夏征和夏臻嫌弃地互望一眼,一左一右站在门口给两人当起了门神,看得逸茗轩的小姑娘们个个掩唇偷笑。

不过叱咤风云的夏家两位公子齐齐出现在逸茗轩里,也让小姑娘们饱了眼福了。

开张吉时马上就要到了,逸茗轩门口早已经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幸好这个酒楼前边宽阔的很,不然真的要堵得难以走动了。

门口的人群里,多是听到风声赶来看热闹的,在开张前几天,茗夫人就已经把红楼梦和西游记的故事放了出去,不过对故事感兴趣的多是那些平头老百姓,更多的人则是对茶道表演好奇不已。

因为逸茗轩开张,周围的几个小酒楼小饭馆也都人满为患了,甚至连首饰铺子的雅间里也都早早地坐满了来看热闹的贵家小姐们。

相对于那些红楼梦啊西游记的,这些贵家小姐们更感兴趣的则是林媛。

只要一想起洞天开张和比赛的盛况,这些姑娘们就对林媛佩服地五体投地,现在她又开了个茶楼,定然又会有更稀奇的东西出现了。

久不出门的苏秋语静静地坐在首饰铺子的一个雅间里,透过半开的窗子往外瞧着,一双眼睛里平淡无奇,甚至连光芒都黯淡了几分。

自从那日在临江边比赛听到三皇子介绍林媛是将军府未来的儿媳妇儿之后,她就病了个把月,现在的身子还一直乏乏的,总也提不起精神来。

看着自家小姐这个样子,言儿又是担心又是着急,自家小姐现在的脾气可是柔顺得很了,以前还能因为林媛和夏征在一起的消息而暴跳如雷,现在呢?别说是听到两人在一起了,就是亲眼看到了都没有什么感觉了。

可是,她却一点也不觉得自家小姐这个样子很好,哀莫大于心死,想起苏丞相和苏夫人整日里急的团团转的样子,言儿的心更急了。

正想着,安安静静坐着的苏秋语突然激动地动了动身子,言儿眼神一亮,赶紧凑过来:“小姐,可是有何吩咐?”

等了半晌,却不见她吩咐。

好奇地循着苏秋语的眼神看过去,言儿透过这边铺子半开的窗子,和对面逸茗轩敞开的窗子,隐约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好像是夏二公子?

言儿心头一紧,往日里自家小姐对自己的种种刁难全都抛诸脑后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深深地同情和怜悯。只是一个模糊的身影而已,小姐就能激动成这个样子。

隐约地,她似乎已经明白今日小姐非要出门来的目的了。小贱人的逸茗轩开张,夏二公子也一定会来的吧?

正对逸茗轩的一家酒楼里,赫连诺耷拉着脑袋撇着嘴,百无聊赖地支着自己的下巴,跟在身后的高个子矮个子通通噤若寒蝉,谁也不说话。

“你们说大雍皇帝是几个意思?本太子已经放出风去了想要迎娶他的嫡公主,怎么他们就一个字也不回呢?难道本太子的信号不明显?”

高个子不懂这些,只盘腿坐在地上,同样耷拉着脑袋想念洞天的美食。此时他的心里也是一片愁苦,平日里主人每次去洞天都要带着他的,怎么这几次不带了?

身边的矮个子站着还比坐着的高个子矮了一些,他眼珠子骨碌一转,但是十分明智地没有接话。

听着太子那个意思,不是想要让人回答的意思。

不过,嘴上不说,矮个子的心里却是不住地埋怨开了:“主子啊,你那叫放出信号?你放出去的信号明明是要给四皇子和亲的意思啊!哪个皇帝会舍得把自己的亲亲嫡公主嫁给一个不受宠的皇子?”

正腹诽着,赫连诺突然嘿了一声,拍着桌子摇头晃脑地哀叹起来:“早知道这么难办,就该让丑丫头留下的!奶奶的,居然让她给溜了,真是不仗义!还有小皇叔也是,真是有了媳妇儿忘了侄儿,难道我这个亲亲侄子都比不上那个丑八怪?矮个子,你说,我比不比得上那个丑八怪?”

被赫连诺点名回答,矮个子立即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若是林媛和夏征在这里,一定会被他反常的模样吓到!

武功卓越胆大如斗的矮个子,居然还会有惊恐地不敢开口说话的时候!

看他这没出息的模样,赫连诺十分嫌弃地嗤了一声,一把拿起手边的花生壳不偏不倚地砸到了他的脑门上:“瞧你那点出息?你还真信了那丫头能给你说头猪当媳妇儿不成?”

矮个子欲哭无泪,他当然信了,想当初,那丑丫头还给小皇叔说了只鸡当媳妇儿呢!

哎呀呀,他怎么又叫她丑丫头了?不对不对,是天下第一大美人才对,他可不想跟母猪过一辈子啊!

严如春和许慕晴两人也急匆匆地赶了过来,不过她们都没有去旁边的酒楼里坐着,反而跟百姓们一起挤在了人群里。

许慕晴胖嘟嘟的小手儿紧紧地扯着严如春的手,一脸八卦地跟她说着自己打听来的新鲜事:“听说媛儿这次又弄了好多好东西呢,好像还有个什么奖的,哎呀,反正在这里等着就对了,那就听我的吧,绝对不会坑了你的!”

严如春一脸的嫌弃,奈何手被许慕晴死死攥着,自己想要挣脱都不行。

她翻了个白眼儿,正好看到旁边酒楼里一双眼睛正紧紧地盯着自己,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那个魏博宇也不知道怎么了,每次见到她都跟见了仇人似的,她不就是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话吗,至于这样死死盯着她?

察觉到严如春的异样,许慕晴却是小嘴一勾愉快地笑了,容哥哥说了,大哥好像对严臭嘴有意思呢,以后她一定要多带着严臭嘴在大哥面前晃悠晃悠才行!

正想着,人群忽然沸腾起来,严如春和许慕晴也跟着往逸茗轩的门口望去,这一看,齐齐张大了嘴巴!

------题外话------

最近更新时间不稳定,字数也有些少,理由说了多次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幸好大家都很体谅我没有恶意催更,非常感谢~七个月的孩子已经认人了,正是最难看着的时候,我这几天尽量把时间调回来,这几天就先麻烦大家晚上再来看更新吧,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