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开张剪彩/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声响亮的敲鼓声后,逸茗轩的大门豁然打开,两排身着旗袍的妙龄女子鱼贯而出,看得众人眼睛都直了。

严如春倒还好,许慕晴却是艳羡地口水都流了下来。

瞧她们身上的衣裳,跟洞天那些姑娘们的衣裳差不多,不过好像还有些不同。

洞天的女子们穿的是高开叉的旗袍,里边还穿着裤子。而眼前的姑娘们里边的却不是裤子,而是裙子。

这裙子还不是普通的裙子,而是纱裙,还有一层一层的褶皱。

一般贵家女子们最忌讳的就是裙子衣服上有褶皱,但是这些女子们裙子上的褶皱一点儿也不让人觉得失礼难看,反而还有一种别样的韵味。

围观的姑娘们都被这些女子们身上的裙子吸引了目光,而男子们的视线却全都聚焦在了姑娘们的脸和身子上。

她们的脸格外地白皙,眉毛细细弯弯,小嘴儿嫣红如樱桃。但是她们的脸上却不像别的女子那样敷了脂粉,盈盈透亮,竟像是原本的肤色。

她们都梳着最简单的发髻,发髻上有一个亮光光的头饰,那个头饰的样式跟常见的发饰不一样,好像是个简单的花型,但是又像是一棵小树,看得众人好奇不已。

正讨论着的时候,这些姑娘们已经整整齐齐地站在了逸茗轩门口的两边,她们白皙的小手交叠在身前,双臂微弯,呈现一个很奇怪但是却很优雅漂亮的姿势。

因着她们的双手交叠,旗袍本就合适的袖子微微上卷,露出了一小截白皙的手腕。

但是,这截手腕却没有露出来,因为旗袍袖子上卷的同时,里边还有一层轻纱似的内袖露了出来,衬得那截小臂若隐若现,更显妩媚之姿。

再加上女子们的旗袍凸显出的玲珑有致的身姿,引得众人赞叹不已。

但是,大家的赞叹声还没有彻底发出,就被紧跟着出现的林媛田惠二人吸引了目光。

若说前边出现的二十个女子是娇媚的鲜花,那么现在出现的林媛和田惠二人便是花中之王花中之灵!

乌黑的长发编成花样,随意地披散在脑后,头上没有专门的发饰,而是用鲜花插在发间成为最简单最自然的装饰。

没有金银珠宝,而是用最天然的鲜花别在脑后,这样的装扮,莫说是京城的大门大户人家,就是小家之女都没有用过的。

明明是乡下女子才会用的鲜花装扮,现在分别别在林媛和田惠的发间,却让人觉得分外清新,一点儿也不俗气。

今日的两人,穿着的都是一个样式的旗袍,斜襟盘扣,胸口绣着大朵的鲜花。

这旗袍只到两人膝盖以上,在身侧开了高高的衩,至于下身,依然是用多彩轻纱做成的百褶裙,细长的裙摆飘摇如水,一泻而下。

裙摆处也不简单,绣着一圈碧绿色的茶心,新鲜翠绿。

林媛和田惠的衣裳都是一个样式,但是颜色却不同。林媛还未出嫁,她穿的是一件粉红色旗袍,下带同色水粉色的轻纱长裙。

而田惠已经成亲了,所以她今日穿的则是更加稳重端庄的水蓝色旗袍,同色的轻纱长裙如山上清泉,随风飘动的时候好像有叮咚的泉水在耳边回响一般。

众人皆知,逸茗轩的东家是平西郡主林媛和将军府的大少夫人田惠。

二人不仅身份超然不凡,以后还会是妯娌,众人都在猜测,今日两人一同出现在大家面前会是个什么场景。

本以为会有一场明争暗斗,却不想,两人竟然身着同样服饰出现,尚未成亲的甜美可爱,已然成亲的端庄艳丽,谁也不输谁,但是谁也没有刻意地要压过谁一头。

众人惊叹之余,不少女子已经开始对着林媛和田惠评头论足了,只不过,她们的评论重点好像有点儿不对劲。

“这两人真的会是妯娌吗?不是应该……怎么相处地这么融洽?”

“你瞎说什么呢?听说这两人早就是好朋友了,哎呀,说那些干什么,你都没有发现吗?她们今儿好像特别漂亮呢!”

“真的呢!我以前曾经在洞天见过平西郡主的,她好像都不怎么用脂粉,但是,今儿好像很不一样,啧啧,总觉得哪里不一样,哪里呢?”

“哎?你看她们的眉毛?是不是用了画了粉黛?可是,看不太出来啊!还有那唇,怎么那么红!”

“我倒是觉得她们的脸蛋儿特别好看呢,像是用了脂粉的,但是用了脂粉的脸会那样晶莹透亮吗?”

听着人群中的女子们三三两两地议论着林媛和田惠的妆容,早已隐藏在人群中的几个女子互相使了个眼色,突然开口了。

“这么好看的脸肯定是用了脂粉的,谁的脸不用脂粉会这么白,这么亮?”

“切!你这就不懂了吧!我听说啊,霜雪阁最近刚出了一批脂粉,用在脸上就跟没有用一样,一点儿也不像咱们在别的胭脂铺子里买的那些胭脂水粉一样厚重!”

“好像是呢,我好像也听说霜雪阁最近要出一批脂粉的,不过,好像价钱挺贵的,啧啧,我都不敢买!”

“霜雪阁的东家可是平西郡主的亲妹妹,她们用这样的脂粉肯定不要钱的呢!不过,若是咱们用了这样的脂粉也能有这样的效果,多少钱我也舍得!等我一会儿也去霜雪阁买个这样的脂粉用用,肯定能让凌哥哥对我青睐有加呢!”

“你真的要去?那我也去,我这脸上这么多斑点,以前用了不少脂粉盖都盖不住,也不知道霜雪阁的脂粉能不能管用?”

“去试试不就知道了?霜雪阁的脂粉能让你白用呢!叫什么来着?对,试用装!不要钱呢!”

这边几位女子聊得热火朝天,旁听的女子们越来越多,都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没想到今日来凑热闹看开张的,还能听到这么好的消息,真是赚大了!

以前只知道霜雪阁卖的都是一些调理用的药膏,没想到现在也出了脂粉,这可真是太好了,到时候一定要去试试!

许慕晴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但是严如春却十分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些女子们的言论。

稍一思索便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严如春眸色深沉地看了一眼出现在逸茗轩门口的林媛,心中暗暗赞叹的同时,不免有些遗憾,若是当初跟林媛合作开成衣铺子的事能够顺利做成,那她那些纸上的图画应该也能变成漂亮的衣裳被人们穿在身上了吧?

眼光流转,严如春再次定格在林媛和田惠穿着的同样式不同色的旗袍上,知觉告诉她,这两件衣裳的样式应该也是林媛想出来的。

这么聪慧的女子,果然不一般,怪不得能入了夏征的眼。

首饰铺子里,在林媛出现的刹那,苏秋语的脸已经苍白如纸,那个小村姑,那个被她看不起的小贱人,居然能穿着那么漂亮的衣裳出现在众人面前。

更让她抓狂的是,她竟然觉得惊艳!

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苏秋语身子前倾,恨不能立即从窗子里跳出去,将林媛身上的衣裳一把一把地扯烂!

可是,当冲动消失,理智重新回到自己的脑子里的时候,苏秋语默然了,一个小小的村姑成长为了人人称赞的平西郡主,甚至连姚含嬿的京城第一才女的美名都能被她抢走,这样的女子真的像自己所认为的那么卑微简单?

第一次,苏秋语抛却了所有偏见,对平西郡主林媛的能力有了更进一步的认知。

看着夏征一双眼睛全都定格在林媛的身上,就好像林媛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难以磨灭的光芒,令人难以移开视线。

苏秋语心头一痛,这么久以来的痴念早已变成了执念。

苏天睿的劝告还在耳边回响,甚至连苏皇后都劝她放手,可是这么多年的痴恋,岂是说放手就能放手的?即便自己已经不想再见到林媛,也不想再与她为难,可是一见到夏征和林媛在一起的情形,她怎么又控制不住地嫉妒?

紧紧地闭起了眼睛,苏秋语最后深深地看了夏征一眼,紧握的拳头慢慢松开,轻轻说道:“走吧!”

言儿一愣,刚反应过来苏秋语说了一句什么时,便看见只走了两步的苏秋语突然毫无征兆地晕倒在地,唇上没有一丝血色!

“小姐!”

而在另一边的赫连诺,早已惊讶地张大了嘴巴,简直都能塞进去一整颗鸡蛋了!

“那,那衣裳,怎么那么眼熟?”

矮个子眼珠子一转,透过主子的胳膊看到了外边的林媛,眉头微微一挑,嘀咕了一句:“好像,跟丑丫头,咳咳,史上第一美人的衣裳很像啊!”

赫连诺一拍额头,猛点头,就是跟那个丑丫头的衣裳一样,只不过衣裳上边的绣花不同罢了!

难道两人认识?

正思量着,赫连诺的注意力已经被底下的举动吸引了。

“各位!”

同样身着绛紫色旗袍的茗夫人笑着对大家招了招手,底下的议论声立即便停了下来。

茗夫人夫家以前虽然也是开茶楼的,但是她却并没有跟着抛头露面,要不是夫家生意一落千丈,她也不会面对今日的场面。

第一次主持这样的盛事,说不紧张是假的。

见大家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茗夫人的嘴唇微微抖了抖,隐在袖子里的双手也不自禁地攥紧了。

就在林媛以为她要怯场的时候,茗夫人微微勾了勾唇角,将早已烂熟于心的开场白说了出来。

“各位,欢迎大家参加我们逸茗轩的开张仪式。大家都知道,我们逸茗轩虽是茶楼,但是却不是一般的茶楼,我们有优雅的茶道表演,还有精彩绝伦的说书故事。当然,逸茗轩还有最香最醇正的好茶,相信绝对能让大家期待而来满意而归……”

听着茗夫人侃侃而谈,林媛暗暗点头,果然比自己想像中的要好,这还是她第一次将开张的所有事宜都交到别人的手里。

结果嘛,还是挺不错的!

将要说的话说完,茗夫人微微松了口气,天道酬勤,果然多加练习是有回报的!

“接下来,请逸茗轩两位东家,剪彩!”

剪彩?

这是什么意思?

众人面面相觑,都齐齐伸长了脖子看着盈盈站在门口的两人,不过还未见到两人有什么动作,便听到那一直在旁边毫无存在感的汉子们突然奏响了乐器。

他们有的敲着大鼓,有的敲着锣,还有的吹着很奇怪的很多细管子的东西。

虽然这些东西不如闺中女子们弹奏的琵琶古琴优雅精致,但是各种声音集中在一起之后,却给人一种奇特的感觉,好像,很是振奋人心,很是激动!

在鼓乐声中,林媛和田惠双双拿过了小丫鬟们送上来的绑了红丝带的剪刀,笑着互望一眼,而后走到了放在面前的三个盖着红绸布的盆栽面前。

两人走过来,便有小丫鬟提前将盆栽上的红绸布掀开了,露出了里面郁郁葱葱的茶树!

是的,茶树!

新叶翠绿,枝繁叶茂,隐隐地还有悠悠茶香随风飘来。这么翠绿的颜色,在严寒的冬日里如盛日阳光一般冲击着众人的眼球,心头更是温暖清新。

三棵茶树上拦腰捆着一条红红的绸带,就如同新人成亲一般,你连着我我连着你,十分喜庆。

但是,这么喜庆的东西,竟然被林媛和田惠齐齐用剪刀剪断了!

呀!

众人又是遗憾又是惊讶,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但是,惊叹过后显然明白了过来。

剪彩剪彩,不就是剪开吗?怪不得她们两人的手里还拿着剪刀呢!

红绸带剪开的同时,茗夫人带头鼓起掌来,笑道:“剪彩成功,财源广进!”

一句话落,不少同是商人的围观者全都恍然大悟,原来剪彩是财源广进的意思啊!

恍然的同时,不少人也动起了心思,以后自己开张的时候也要用这个方式,剪彩剪彩,来个开门红,多好的寓意!

“各位,接下来就是大家期待已久的彩头降临!”

茗夫人笑着摆了摆手,大呼一声:“抓到彩头者,进店有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