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金色花瓣/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音刚落,众人便感觉到有一种莫名的气氛围绕在身前。

有眼尖的人突然抬起头来,指着头顶大声叫道:“天哪!你们快看,天上下花瓣雨了!”

花瓣雨?

众人抬头去看,果然瞧见漫天或粉红色或红色的花瓣,如雨点一般洋洋洒洒飘落下来。

置身红色花瓣雨下的百姓们,都惊叹出声,顿时觉得如置梦幻一般。

而那些在远处的酒楼瞧热闹的贵人们,更是亲眼目睹了这场花瓣雨的降临。

逸茗轩三楼的几个窗子里,各有两个女子正抖着装有花瓣的口袋往外倒花瓣。这些花瓣随着微风飘落,果然如同春日里洋洋洒洒的美丽花瓣一般。

不少看热闹的女子都又是羡慕又是遗憾地扒在窗口,伸长了脖子往外瞧着,若是当初自己没有因为嫌挤而躲到了酒楼里来,那么现在身处花瓣雨之下的就有自己了。

“快瞧快瞧,我没有骗你吧?真的有惊喜呢!”

许慕晴一边伸出胖嘟嘟的小手儿去接天上掉下来的花瓣雨,一边用胳膊肘子碰严如春的胳膊,喜气洋洋地叫着。

在花瓣雨落下的一瞬间,严如春也被这美轮美奂的一幕给惊住了,这样漂亮的场景,以前只在春日的花园里见过。但是却也没有这样如同下雨一般的花瓣啊!

虽然被许慕晴的大胳膊肘子撞得胳膊有些疼,但是严如春此时此刻完全没有心思再去理会了,她也像身边的女子们一样,情不自禁地伸出了自己的手去接天上落下来的花瓣,满心欢喜地放到了自己眼前。

当花瓣呈现在眼前的时候,严如春才发现,这漫天飘落的根本不是真正的花瓣,而是用粉红色或者红色的轻纱剪成的花瓣形状的布块儿而已。

虽然不是真正的花瓣,但是众人并没有因此而失望,因为这些花瓣上边不仅有真花瓣一样的纹路,甚至还微微散发着淡淡的香气,这香气轻而不散,香而不妖,闻上去清清淡淡的却又直达人心,沁人心脾。

轻轻地托着手里的几片花瓣,严如春的心里满满的都是少女气息,十分难得的安静沉稳下来,脸上也情不自禁地露出了几分独属于少女的娇羞柔美之态。

一双眼睛像是长在严如春身上的魏博宇,被她这娇美的一面彻底吸引,一颗心深深沉沦,再也移不开了。

“哎呀!我这里居然有一片是金色的!咦?上边还有字!”

一个女子突然惊奇地叫了出来,细长的手指拈着一片金色轻纱剪成的花瓣高高举着。

听到声音的几个人都好奇地望了过来,果然看到那片金色的花瓣上写着一个“肆”字。

这个女子的惊叫声之后,隐约又有几个叫声响了起来。

“我这也有,上边是个贰!”

“我这个,是个叁呢!”

“我也是个叁!”

听着大家此起彼伏的叫声,不少人都睁大了眼睛面面相觑,此时的花瓣雨已经落得差不多了,但是他们看到的多是粉红色或者红色的花瓣,没怎么见过金色的花瓣啊!

难道,金色的花瓣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许慕晴胖嘟嘟的小脸儿微微皱着,怀里抱着一大捧粉粉的红红的花瓣,但是也没有一个是金色的,看着大家都在低头寻找金色的花瓣,她也喊着严如春赶紧低头寻找了。

虽然不知道那金色花瓣上的数字代表什么,但是直觉告诉她,这金色花瓣肯定不一般。

看了一眼蹲在地上扒拉着的许慕晴,严如春好笑地勾了勾唇,眼睛十分尖地指着逸茗轩门口,说道:“先别找了,你瞧公告已经贴出来了!”

公告?

不少埋头在地上寻找金色花瓣的人们都抬起头来,看向了逸茗轩的门口。

果然,一张超大的红纸不知何时已经贴了出来,上边用最醒目的字体写着四个字:“迎头有奖”。

怎么个有奖法?

有眼神好的人已经默默念了出来:“为庆祝我店盛大开张,特设彩头如下:

金色花瓣有壹字者,为我店终身金牌贵宾客户,享受最高待遇,终身八折优惠。

金色花瓣有贰字者,为我店终身银牌贵宾客户,终身九折优惠。

金色花瓣有叁字者,为我店终身铜牌贵宾客户,终身九五折优惠。

金色花瓣有肆字者,今日进店消费,享受九五折优惠,并赠送上好香茶一罐。

金色花瓣有伍字者,今日进店消费,赠送五香花生米和五香瓜子各一碟。

金色花瓣有陆字者,今日进店消费,赠送五香瓜子一碟。”

原来这金色花瓣是用来做这个的!

看完公告,那些抢到了金色花瓣的幸运儿们纷纷高兴地大叫起来,举着手里的花瓣就往逸茗轩门口的“兑奖处”奔去。

那些没能抢到金色花瓣的人们,皆兴奋异常,不管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蹲在地上寻起了金色花瓣,就算不能抢到一二三等,能有四五六等也是好的啊!

许慕晴和严如春也都不顾形象地在地上开始寻找起来了,其实以她们两人跟林媛的关系,根本不需要金色花瓣也能享受最高待遇,只不过,今日的彩头设置地十分有趣,她们全都忍不住寻找起来罢了。

这种扒拉着地上厚厚的花瓣寻找金色花瓣的小游戏,就像小时候玩捉迷藏的游戏一般,充满惊喜和刺激。

身边不时地响起了翻找到金色花瓣的惊喜声,许慕晴和严如春也越来越紧张,越来越觉得刺激了。

坐在高处看着两人的魏家两兄弟齐齐站起了身子,瞪大了眼睛望着跪在地上寻找金色花瓣的两人,嘴巴张的快要合不拢了。

魏博宇一脸无奈,却又心疼地不行:“这个傻女人,这种事居然亲自去做,就不知道寻个丫鬟吗?这么冷的地居然还跪着,是嫌自己的膝盖太硬了?”

魏博容也瞪大了眼睛,比上次见面明显又胖了一圈的脸紧紧地皱在了一起,嘿地砸了自己的拳头一下:“慕晴,慕晴她肯定是饿了,都在地上找吃的了!呜呜,好可怜,我这就给你送吃的过去,别急,别急!”

说着,魏博容庞大的身躯已经消失在魏博宇的面前,看得魏博宇又是惊诧又是无语。

她们两人趴在地上寻东西的样子,还真的挺像在地上找吃的的!

魏博宇暗暗摇了摇头,也跟在魏博容身后快速地下了楼来,目标精准地朝着严如春冲去,一把将还在蒙圈状态的严如春拉了起来。

“你是嫌自己腿太好了吗?大冬天居然跪在地上,不想要这双腿了?”

不知是因为担心还是生气,魏博宇的声音闷闷的,还带了几分霸道和不满,惊得严如春一个哆嗦掉了刚刚捡起来的花瓣。

魏博宇一愣,显然是被严如春这个样子给吓到了,自己只是想要提醒她不要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而已,怎么就把她给吓到了?

本来在她心里的形象就不怎么好,现在肯定更差劲了!

恨不得狂扇自己几个耳光,魏博宇赶紧岔开话题,蹲下身子去帮她在地上找东西了:“你刚才在找什么?一堆破布有什么好找的?”

一阵怔愣之后,严如春也恢复如常,甩开依旧被魏博宇紧紧攥着的手腕,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自己微微发烫的脸蛋儿,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什,什么破布?那都是银子!你这个人不懂就不要跟着瞎掺和,弄得我……”

“咦?这个怎么有字?”

刚刚还在不迭声地埋怨着的严如春立即被魏博宇这句话吸引了,赶紧蹲下身子凑了过去,待看清那上边写着的字时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噗!

看着她变脸快如翻书的样子,魏博宇都快要笑得喷出来了,不过在她湛湛的目光中,魏博宇对自己不经意找到的那个金色的破布也多了几分兴趣。

“壹?”

“壹!居然是壹!”

严如春又是激动又是兴奋,再看魏博宇时就像是在看怪物一般。

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厉害,刚刚这块地方她已经搜寻过好多遍了,根本就没有发现金色花瓣啊,怎么他一来就找到了?难不成,这家伙果然是自己的克星,只要有他,自己就一点儿好处都捞不到了?

这可是大大滴冤枉了魏博宇,其实他找到的金色花瓣,正好跟一片粉红色的花瓣重叠了,他也是不经意地翻到了背面才发现的。

不过虽然之前被严如春搜寻过多次,但是这金色花瓣说到底也是自己发现的,自然也该归他所有。

不经意地抬头看了看逸茗轩门口贴出来的告示,魏博宇心头一动,唇角微挑:“严小姐,既然这金色花瓣这么好,不如,我们一起用吧!”

一起用?

严如春还未开口回话,一边几个注意到这边的女子纷纷羞涩地凑了过来:“这位公子,既然这位小姐不同意,不如,让小女子跟公子您一起共用……”

“等一下!”

还未等女子说完,严如春已经当先截住了她,唇角微微挑起,十分不屑的扫了她一眼:“这位姑娘,在勾引男人之前请先看看自己的形象,本小姐也不说绝色美人,但是在我面前,你总归还是不够看的。再说了,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先来后到,他明明是邀请的我,你怎么就后来居上了?”

严如春这话说的十分不客气,不过却绝对是严如春的风格,整个京城的贵家小姐们没有一个喜欢她的,就是因为她那张破嘴,说出的话总是一针见血,不留情面。

被严如春指责了的女子,一脸的羞愧,她刚刚的确是看到魏博宇一表人才存了献媚的心思,但是,被严如春这样毫不留情地说了出来,她的脸往哪儿搁?

还想再说些什么挽回自己的面子,但是还未开口,严如春便已经放弃她转而看向了那位文质彬彬的公子了。

“既然魏公子这么热情殷勤地邀请,那本小姐就给你个面子,答应了你吧!”

噗!

魏博宇赶紧抬手捂住了快要喷出来的笑,要不是魏博宇一早就了解了严如春的脾性,肯定要被她的无理蛮横气到了。

被严如春斥责的女子本来还有些羞愧,此时却是幸灾乐祸了,这么粗鲁的女子定然要被拒绝了。

正在她沾沾自喜等着魏博宇毫不留情地拒绝严如春的一幕发生的时候,就被魏博宇的举动给惊得掉了下巴!

“严小姐赏脸,是魏某的荣幸。”

女子震惊地看着魏博宇将手里的金色花瓣双手送到了严如春的面前,又看着两人竟然携着手施施然地走到了兑奖处,又是气恼又是愤恨。

相比于严如春,许慕晴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不过,既然有魏博容在,肯定不会亏待了她的嘴巴。

将从酒楼里带来的刚出炉的烧鸡和芋头糕送到许慕晴面前,这丫头便成功地忘记了寻找金色花瓣的事情。

高高兴兴地捧着香喷喷的烧鸡和芋头糕,两人也心满意足地进了逸茗轩。

虽然花瓣雨很多,但是真正的金色花瓣却不多,所以大家找了半天没有成果也就不再寻找了,因为逸茗轩一楼的说书故事已经开始了。

赫连诺也被逸茗轩别开生面的开张典礼给吸引了,立即率领着高个子和矮个子奔去了逸茗轩。

不过在进到逸茗轩的时候,还是把高个子“残忍”地拒绝在了门外,这家伙胃口太大,喝茶如牛饮,带他进去的话不花个几千两别想出来了。

手里的墨玉骨扇悠闲地在身前摇晃着,赫连诺优哉游哉地进了逸茗轩。

来到京城这么久,他也去过不少茶楼了,不过像逸茗轩这样的茶楼还真是头一次见到。

一楼大厅里,既有说书的,也有听书的。听书的客人秩序井然,没有一个大声叫嚷的,一边安安静静地喝着茶,一边专心致志地听着故事。

而唯一让他觉得奇怪的是说书的人竟然是个女子。

女子说书有什么意思?肯定难以讲出故事里的阴阳顿挫之感!

赫连诺摇了摇头,抬步就往二楼走去,但是刚走了两步,就被说书女子的故事给吸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