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水帘洞洞天/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东胜神州有一个傲来国,此国临近大海,海中有一座山,名花果山。山上有一块巨大的仙石,高三章六尺五寸,宽二丈四尺,内有一具仙胎……仙石久经修炼,一日崩裂产一石卵,石卵见风即化,变成一只石猴……”

说书的是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身穿俏皮衣裳,眼角眉梢带着几分调皮之意。

但是,真正让赫连诺侧目的不是这个女子的相貌或者气质,而是她口中所说的故事。

石头里边居然能够蹦出一只猴子来?

这还真是说书啊!信口开河!

赫连诺的笑容有几分不屑,但是脚步却是鬼使神差地转了方向,在一楼大厅里找了个靠边的空桌子坐了下来。

紧紧跟在后边的矮个子微微一愣,虽然很奇怪,但是骨子里的服从意识让他没有说什么,挨着赫连诺便站到了他身边。

他本就身材矮小,又是靠边的位置,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

刚坐下,便有动作麻利口舌伶俐的小姑娘上前来问他要喝什么茶。

赫连诺的心思其实都在说书女子的故事上,随意地让小姑娘上了一壶茶便不再理会她了。

只是耽误了这么一会儿工夫,那说书女子的故事已经转换了方向。

从石猴眼冒金光惊动了玉皇大帝派人下凡查探,讲到了石猴与一群猴子在山水间玩耍纵情嬉戏中。

讲到这里,那说书女子竟是不顾自己的形象,竟然当中学起了猴子们玩耍的动作和姿态。一会儿抓耳挠腮,一会儿摘桃引伴,果然将一群猴子玩耍嬉戏的场景描绘了个淋漓尽致,引得听说的客人们无不拍手称赞。

赫连诺也忍不住点了点头,对这个说书女子的大方有了几分肯定和赞赏。

不过,众人的心思很快便被接下来发生的事吸引了。

因为,猴子们发现了一道瀑布,正要争相前去探秘呢!

有胆小的女子们立即惊呼出声:“瀑布多么危险,又是山涧又是悬崖的,这些猴子可不要冒险才好!”

但是很快便有同伴笑着宽慰她:“别多想了,只不过是一群猴子罢了,难不成真的能够穿过瀑布有一番际遇?”

虽然不怎么看好这些猴子,但是客人们都对接下来发生的故事十分期待。

大叶微微一笑,话题一转,声音也抬高了几分,多了几分神秘和石猴的俏皮之态:“众猴正在推拉,忽见群猴中闪过一只石猴,高声说着‘我进去,我进去!’闭目蹲身,将身一纵,钻入瀑布之中……”

“啊!”

客人们的惊呼声盖过了大叶的说书声,却没有人意识到自己已经惊呼出声,原来,大家此时早已融入了大叶所说的西游记之中,甚至都已经分不清楚到底自己是旁观者还是那只石猴了。

“有趣,有趣!”

赫连诺手里的墨玉骨扇早已合拢,正饶有兴趣地敲打着自己的手心儿,一边敲打,一边笑着点头道了几声有趣。

随手将已经送上来的茶水端起来饮了一口,赫连诺的眼睛顿时更亮了。

这茶……

清香微苦,回味中却又带着几分甘甜。

好茶!

好书配好茶,这逸茗轩果然不同寻常!

赫连诺心头一抖,暗暗摇头,虽然他尝过不少好茶,但是像今日逸茗轩送上来的茶水,还是头一次喝过,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特殊工艺烘成的。

跟赫连诺有相同想法的更是大有人在,不过大家猜测最多的应该是这茶中掺了其它的茶叶。虽然不多,不足以抢夺主茶的味道,但是这样清清淡淡的很是别致。

其实林媛也听到了众人的议论声,不过也只是一笑而过不置可否。

其实这茶里并没有放别的茶叶,饮茶最讲究原汁原味,她自然不会将两种茶叶掺和到一起去。

只不过是在茶叶取下来以后,在上边洒了一些花瓣水儿而已。

大叶的故事还在继续,也没有人去继续讨论那茶叶的奥秘了。因为大家都已经被石猴称王所吸引了。

或者说,此时应该叫做“美猴王”了。

美猴王在花果山水帘洞里玩耍了三五百年,终于道心已发,有了对未来的担忧,便辞别众猴,登筏撑篙漂洋过海,寻访仙道去了。

“……美猴王依言而行,果然寻到了斜月三星洞,还未曾敲门,便有个仙童走出来,说是奉了师命前来接他……”

听到这里,不光是美猴王对这个未曾谋面的师父十分惊叹,就连听故事的客人们也忍不住赞叹出声,道了一声“高人”!

可是,当他们再凝息屏气想要听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便见那说书的女子拍了一下抚尺,面带俏皮笑意,道了一声:“欲知后续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噗!

不仅是一楼大堂里,就连二楼正听得津津有味的客人们也忍不住喷出了口中的茶水。

“怎么停了?接着讲啊,接着讲啊!”

“别停呀小姑娘,那个师父到底厉不厉害啊?居然未卜先知,一定是个神仙吧?”

“小姑娘啊,你再接着讲完吧,我给你打赏!”

一声接一声的催促和打赏此起彼伏,但是无论大家如何催促,说书的姑娘都不再继续了,只是对着大家福了一福,连声笑道:“各位请见谅,一个故事只有半个时辰而已,大家若是好奇接下来的故事,明日这个时间还请大家在逸茗轩相约。”

见她已经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客人们可就不再多言,三三两两地聊起了刚刚听了的故事,纷纷发表着意见,还有人已经迫不及待地猜测起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故事。

大叶收拾了一下桌面,便盈盈下了台来,一下台,整个人都兴奋了,甚至比在台子上讲故事时还要活泼!

几个跟她关系好的小姑娘都上前来连连道贺,刚刚客人们的反应她们可都是看在眼里的,几乎全都被大叶的故事给吸引了。

这可是开门红啊!

大叶的开门红非常好,接下来,就是水灵的《红楼梦》了,只不过红楼梦的故事更倾向于谈情说爱,恐怕那些男子们应该不会很喜欢。

不过,只要女子们在不就行了?相比于男人,女人才是花钱如流水呢!

大叶的《西游记》告一段落,小环便立即上前跟大家预告半个时辰之后是《红楼梦》的故事。

虽然对《红楼梦》的故事并不熟悉,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过,但是因为有之前《西游记》的大获全胜,大家对这个红楼也多了几分期待和好奇。

放下手里的茶杯,夏征使劲撇了撇嘴,再看林媛时满眼都是哀怨。

林媛心中暗笑,知道这家伙肯定是在控诉自己故意把《西游记》第一章的故事断在这么销魂的地方了。

其实,更让夏征郁闷的是,他听了两次《西游记》的开篇故事,但是每次都像是第一次听一样那么新奇。

而且,偏偏两次都断在那么抓心挠肺的地方,真是让人欲哭无泪。

将之前的金色花瓣换成了金牌贵宾的凭证玉牌,魏博宇和严如春便被小姑娘带领着请去了三楼最好的一间雅室里。

这间雅室是逸茗轩装修最好,茶艺女技艺最高超的一间。

魏博容和许幕晴对这些不感兴趣,早就捧着烧鸡坐在一楼大堂里一边听故事一边啃烧鸡了。

跟在那带路的小姑娘身后,严如春有些尴尬地蹙了蹙眉头,忽地就扭过头去瞪向了一直看着自己的魏博宇,声音里有几分咬牙切齿:“你别以为用了一张金色花瓣就能收买本姑娘,本姑娘可是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的朗朗真女子,若是让本姑娘发现你在背地里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本姑娘绝对不会……”

“嗤。”

魏博宇嗤笑一声堵住了严如春未说完的话,高高挑起了眉头有几分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我说严小姐,刚刚可是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答应要跟在下共同享有这一张贵宾卡的。怎么,现在成了贵宾了,就翻脸不认人了?”

严如春被他说得一噎,她什么时候翻脸不认人了?她只不过是在提醒他不要以为两人独处一室就为所欲为罢了!

话虽如此,但在魏博宇似笑非笑地注视下,严如春终究没有把那句担忧说出口,怎么想都觉得是自己在自作多情。

严如春一路上都在担心接下来两人独处一室会发生的尴尬场景,魏博宇亦是如此。别看他面上一派轻松,还有些放荡不羁,但是心里也紧张得不行。

魏博宇的眼睛往严如春身上悄悄斜了斜,心里早已经打起了小鼓。好不容易逮住了一个跟严如春独处的机会,是不是应该抓住机会做点什么?

两人各怀心思,但是在进到雅间里的时候都齐齐地惊掉了下巴!

谁说是独处一室的?谁说这里空无一人的?

那纱幔后边的几个人影是怎么回事?不光是人影,而且这三人根本就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严如春微微松了口气,但是不知为何,她一点儿也不觉得轻松,反而有些淡淡的失落。

魏博宇却是又气又急,一双拳头紧紧地攥起,真想掀起那些帷帐把那三人给赶走!

不过,那三人显然不能走。

给他们带路的小姑娘一边引着二人坐下,一边笑盈盈地介绍了起来:“两位贵客请坐,这间湘波绿是我们逸茗轩规格最高的一间雅室,只有金牌贵宾才能单独拥有。”

刚刚落座,那站在帷幔后的三人中,有一人已经慢慢走了出来,手里还端着壶碗,显然是要给两位倒茶的。

带路的小姑娘继续介绍道:“我们逸茗轩三楼的雅间都是有各自的名字的,每一间雅室的名字其实就是其中茶艺女的名字。正如这间湘波绿,在此坐镇的就是我们逸茗轩茶道表演最佳的波绿姑娘,两位若是感兴趣,不如就请波绿姑娘为两位表演一番我们逸茗轩独有的茶道,如何?”

茶道表演?

魏博宇严如春互望一眼,脸上的尴尬早已被好奇所取代,两人点点头,对这茶道很是期待。

“既然如此,就请两位慢慢欣赏!”

女子笑着点点头,方才那为他们上茶的小姑娘已经回到了帷幔后边,在带路女子话音落下的同时,挡在几人中间的帷幔便慢慢打开,帷幔后边的两个女子终于露出了真容。

这两人都穿着水绿色的旗袍,乌黑的长发梳成发髻,斜斜下坠,如同瀑布垂下。

连发髻都跟着个雅间的名字遥相呼应,可见林媛对这逸茗轩是下足了功夫了。

帷幔后的女子先是对两人齐齐行了一礼,而后,一个跪坐在小桌前,一个坐到了旁边的小凳子上。

这两人面前,分别是碗碗碟碟的瓷器和一架古色古香的琴。

琴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这小桌上的碗碗碟碟却是千奇百怪,十分有趣。

魏博宇伸长了脖子看了半晌,也没有分清楚那上边的小碟子,高高矮矮的小茶杯有什么区别。

正在纳闷的时候,一道低浅的琴音响起,演奏乐曲的女子已经开始弹琴了。

这琴声悠扬顿挫,十分吸引人,令人听来,仿佛眼前有一片宽阔平静的湖面,湖面上悬挂着一轮美丽的圆圆的月亮,将这个湖面映衬地更加静谧了。

不错,这女子演奏的正是名曲《春江花月夜》,而伴着此曲的,并不是优美的舞姿,而是另一个女子的茶艺表演。

这女子素手轻抬,指如削葱根,嫩绿色的杯盏在她素白的手指间轻轻转动,好像有生命一般,跳动着最轻盈最优美的舞曲。

虽无舞姿,但这女子的动作却似舞蹈一般,甚至比跳舞更让人赏心悦目。

不仅如此,更让魏博宇严如春惊叹的,则是这女子竟在转瞬间便烧好了热水沏好了香茶,两人的注意力都在她优美的动作上,甚至都没有察觉到茶壶里的水什么时候已经有了颜色。

第一次烫好的茶并没有引用,而是将整个小桌子上的杯碟全都烫了一遍。

虽然水浴了一遍,但是桌子上的小碗小杯子却并没有湿漉漉的,那杯身上的釉品质极佳,水流过后却无痕。

第二次烫好的茶才倒进了小杯子里,这女子还用一个木头做成的小夹子似的东西,将那小杯子夹起来,又倒进了另外一种小杯子里,看得两人惊叹不已,甚是奇怪。

在琴声戛然而止的同时,这茶艺女的表演也完成了最后一个动作。

伺候的小姑娘将准备好的茶水送到了严如春和魏博宇面前,请两人品尝。

也不知是不是刚才亲眼目睹了一番超乎想象的表演,再品尝手里这杯少得可怜的清茶时,两人都觉得内心满满的都是激动,连清茶的味道也好了不知多少倍。

品茶,最重要的就是品,自然不能像喝酒一般一口闷。别看那小杯子里只有一点点清茶,但是两人都十分珍惜地慢慢饮着品着,赞不绝口。

今日这一趟,还真是没有白来!

正如林媛所料,《红楼梦》的故事果然吸引了很多女人们的青睐,不少人甚至是半路听说了这个故事赶来逸茗轩的。

而水灵,本就长得柔弱娇媚,再加上她讲话的时候自带娇柔之态,虽然第一场故事中尚未出现梨花带雨柔柔弱弱的林妹妹,但是依然令人沉迷其中,难以自拔。

逸茗轩的开张,显然比洞天更让人惊喜。别说是普通人了,就连赫连诺也端着茶杯饶有兴趣地嘀咕了起来:“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洞天,洞天,难道是出自此处?”

虽然不知道洞天的名字是否真的出自此处,但是不得不说,《西游记》和《红楼梦》的故事真真切切地为逸茗轩打出了极好的名声。

先不说那茶道表演和各种美味香茶,单是这两个故事就足以令整个京城的人为之着迷了。

今日更有一个令人称奇的场景,那就是每个从逸茗轩出来的客人,几乎人手一个小小的盒子,那盒子圆圆的,各种颜色都有,上边还有各种雕花,里边更是茶香悠悠。

这就是逸茗轩给客人们送的礼物,至于手持金色花瓣的客人们,手里拿着的则是更大一号的小罐茶叶。

“林大老板,恭喜你茶楼开张大吉!”

夏征以茶代酒,高高举起到林媛面前,笑得意味深长。

早就知道这丫头能干,却不想这么厉害,来了京城以后,又是酒楼又是茶楼的,还个个都这么成功,让他这个男人怎么活?

不行,还是赶紧娶回家去最佳!

逸茗轩有茗夫人照看,林媛很是放心,再者,田萱和程皓轩的事也不用田惠操心了,她也可以帮忙照看逸茗轩了。

腊月初十是兰花成亲的日子,因为时间赶得很急,这次林媛是自己回林家坳的,连夜赶路,终于在兰花成亲的前一刻赶到了林家坳。

------题外话------

推荐好友唐久久新文【早安,顾太太】

睡了茗江市赫赫有名的顾二少之后,默默无闻的江槿西一夜成名。

事后,顾二少说,“咱们都是第一次,不如凑合凑合就去领个证吧?”

亲朋好友都夸她命好,顾湛帅气又多金,沉稳又专情,是颗几百年难得一见的大钻石,江槿西简直就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

江槿西,“呵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