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兰花的添妆礼/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的林家坳可不是以前的林家坳,自打林媛开始做生意以后,村子里不少人都开始效仿她做起了小买卖。

虽然做的能够跟林媛一样成功的很少,但是至少已经改善了不少家中的经济状况。

就连林家忠也在家中养了不少鸡鸭,开始买起了鸡蛋鸭蛋。

林家忠以前可是在员外老爷家当过账房先生的,多次跟着黄老爷外出,也见过不少世面,自然知道鸭蛋深受大户人家女子们的喜爱了。

所以,他们家的鸡蛋和鸭蛋,倒是也卖的十分火爆。

赶到林家坳的时候,天还灰蒙蒙的。

也许是因为村子里有喜事,所以往常这个时候村民都还在睡觉,今日却是热闹极了。

林媛一进村就碰到了赶着牛车小心翼翼去镇上送鸭蛋的林家忠。

林家忠神态认真,虽然看到了大路上来了一辆马车,但是也仅仅是当做了来兰花家贺喜的城里人,根本就没有往林媛身上想。

林媛跟林家忠没有多少感情,上次回来时也没怎么见面说话,这个时候单独见面肯定会更加尴尬。

索性,她也就坐在马车里没有出声了。不过看着林家忠小心翼翼赶着牛车,甚至连小石头子儿都要随脚踢到一边去的样子,林媛就知道,他现在可比以前出息多了。

兰花门口,已经停了不少马车牛车了,兰花在城里可是豆腐坊的管事,自然认识了不少人的。甚至还有不少是林媛都不认识的人呢!

嘱咐林毅将她的添妆礼搬进来,林媛便进了门。

一进门就瞧见了桂枝嫂子,正在大院子里给来帮忙的人们做饭呢,她做的很简单,就是煮的米粥和鸡蛋。

瞧见林媛进门,一边搅着锅里的米粥,一边跟她打招呼:“这位姑娘也是来给兰花送亲的吧?快请进去吧,屋里的姑娘小姐们可都坐满了呢!”

林媛扑哧一乐,将披风的帽子摘了下来,笑盈盈喊道:“嫂子,是我啊!”

这下可把桂枝嫂子给惊住了,手里的大长勺子不自觉地掉进了锅里,跟大锅发出砰地一声脆响。

“哎呦!媛儿!你真的来了?昨晚上兰花还在念叨呢,说你肯定是有事来不了了,为这她昨晚上哭了好久呢!”

说着,桂枝嫂子也顾不得那锅粥了,立即拉着林媛的手往兰花的房间里去,一边走还一边激动地冲着里边喊:“新娘子,你快瞧,谁回来了?”

桂枝嫂子的手有些凉,牵着自己的手有些不舒服,但是林媛却觉得这只紧紧拉着自己的手分外亲切。

看着桂枝嫂子笑得眼睛亮晶晶的样子,林媛也受到了感染,唇角越扬越高,怎么也压不住自己的笑意。

兰花的房间里的确有很多人,有些是村子里未出嫁的小姑娘们过来给她道喜的,有的是在城里结识的姑娘们专程赶来给她添妆的。

林家坳村子里的人,林媛还有认不全的呢,就更不要说那些在城里结识的女子们了。

这些小姑娘们正围在兰花身边说着各种道喜祝福的吉祥话,兰花的娘亲和嫂子也在身边陪着。

一听到桂枝嫂子的话,房间里的声音立即就停了。不少女子都好奇地回过身来打量着门口,看看到底是谁来了,居然被人这么热情地带了进来。

兰花身着大红嫁衣,头发还未梳理,脸上也还没有上妆,一双大大亮亮的眼睛还有些红肿。不过,这一点儿也不影响她认出进门来的林媛。

“林媛!”

一声惊叫,兰花已经从凳子上跳了起来,拖着长长的大红嫁衣一把抱住了林媛,两行金豆豆也立即从眼眶里掉了出来。

看着兰花啪嗒啪嗒掉下来的眼泪,林媛也鼻子一酸,差点哭了出来。

眼前这姑娘,是她还未发迹之前,在林家坳里唯一一个要好的姐妹了,现在她要出嫁了,就跟自己的亲姐妹出嫁是一样的。

虽然心里不舍,但是更多的也是为她高兴,为她祝福。

轻声安慰着她,林媛不着痕迹地抹了一把眼泪。

王婶子和长庆嫂子也激动地迎了上来,看着两姐妹这个样子,也触动了王婶子心里那根柔软的弦,又是笑又是哭。

长庆嫂子的儿子已经快两个月了,趁着儿子还在房里睡觉赶紧过来帮帮忙。

“兰花,你瞧你,媛儿来了是喜事,你怎么给哭上了?快让媛儿进来坐,瞧她的手凉凉的呢!”

长庆嫂子一边劝着兰花,一边把两人往屋里拉。

听她这么一说,兰花立即抬起满是泪水的脸,拉着林媛的手来回搓着,虽然话里满是埋怨,但是语气却是难以掩饰的关心。

“怎么手这么凉?是不是连夜赶路回来的?回不来就算了,怎么这么不爱惜自个?哼,你要是回不来正好呢,我要让你欠我一辈子,永远都忘不了我!”

被兰花拉着坐到了热炕上,林媛一边脱了披风,一边笑着说她:“你想的美!我才不要欠你一辈子呢!回头你再跟我要利息,我可还不起!”

哈哈,房间里满是轻松爽朗的笑声。

一听林媛是连夜赶回来的,桂枝嫂子几人都心疼不已,赶紧去给她盛了一碗刚熬好的米粥,兰花还亲自给她剥了两个鸡蛋,弄得林媛以为今儿要出嫁的是自己了。

房间里其她女子们有的是认识林媛的,一些人虽然不认识,但是却全都听过她的名字,更是知道她和兰花之间的关系的。

此时见到两人这么亲密地在一起,一些女子心里虽然嫉妒,不过也无可奈何。

看着手里的米粥和鸡蛋,林媛哭笑不得,让她在满屋子不认识的女子面前吃东西,她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放下也不好,正好她身子真的很冷,便抱着碗在手里取暖了。

跟房间里的女子们一一见过之后,林媛便看到一边的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盒子,应该都是这些女子们给她送来的添妆礼。

除此之外,她还看到了一个打开了的盒子,也是这些盒子里最大的,里边是一套样式新颖的棉衣,很是漂亮,看来也是这些女子们送来的了。

见林媛的眼睛在那个打开的盒子里扫过,坐在兰花身边的一个装扮明显华丽一些的女子十分高傲地抬起了下巴。

林媛唇角一抽,她真的不是故意要抢这个姑娘的风头的,不过,天色越来越亮了,房间里的女子们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看来都是存了要看她准备了什么添妆礼的心思了。

林媛将碗放到了炕上的小桌上,对兰花道:“兰花,咱俩从小一起长大,虽然不是亲姐妹,但是已经跟亲姐妹一样了,你出嫁我若是不来才要遗憾一辈子呢!”

顿了顿,林媛抬手为兰花擦掉了她眼角又溢出来的泪珠儿,笑道:“瞧你,都要当新娘子的人了,还这么爱哭咋行?以前你可是从来没有哭过的呢!”

兰花转过身去,抹干净了眼泪,再回头时已经恢复了以往那大大咧咧的样子,翻了个白眼儿哼道:“你才爱哭呢!以前最爱哭的人可是你呢,我可是要记住一辈子的!”

以前的林媛的确是个爱哭鬼,家里条件不好,爹娘总是受到杨氏他们的欺负,她们姐妹三个也不受待见。不过,自从林媛换了芯子,可就再也没有被困难吓哭过了。

“好好,让你记一辈子!”

笑着嗔了她一眼,林媛便对门外的林毅喊了一声,转头说道:“你也知道,最近京城里的事有些忙,我昨天才忙完赶回来的,给你准备的添妆礼……”

还未等林媛说完,坐在兰花身边的那个高傲模样的女子便笑着环住了兰花的腰肢,接过了话头:“林小姐事忙,没来得及准备添妆礼也是有情可原,我们兰儿是不会介意的。”

林媛眉头一挑,兰儿?我们兰儿?

这女子是要表达什么意思?难道是要在她面前显摆两人的亲密关系不成?

兰花也被这女子的话给惊到了,不着痕迹地将她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拿开,对林媛笑道:“咱俩什么关系?莫说你没给我准备添妆礼了,就是今儿不来我也不会埋怨你。我知道,在你的心里,我是不一样的。”

很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却让房间里所有女子们都震撼不已,她们一大早有的从村头赶来,有的直接从城里赶来,无非就是想要跟兰花拉好关系。

兰花要嫁的马家没什么特殊的,只是城里一个卖杂货的小铺子。

但是兰花可是城里唯一一家豆腐坊的管事,地位仅次于掌柜的,这些城里来的小姐们多是旁边小作坊里的千金们,自然愿意跟她攀关系了。

那个模样高傲的女子妄图拉近跟兰花的关系,却被她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话给堵了回去,别提心里有多不甘了。

但是再不甘又能如何?她家的生意越来越不行,父亲又不是正经做生意的人,三天两头地往青楼里跑。

要不是她想着攀上兰花,靠兰花的关系结识城中的一些富户家的公子哥儿们,她才不会大早起地跑来这个破村子!

“你的心意,我怎会不知?”

林媛感激兰花的理解,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笑得眉眼弯弯,虽然话不多,但是两人心里都清楚明白。

说话间,林毅已经将林媛准备好的添妆礼搬了进来,因为箱子有些多,他分了两次。

第一次搬进来的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箱子和一个大一些的箱子,这几个箱子都不怎么大,众人并没有放在心里。

但是,当看到林毅第二次搬进来的箱子时,众人全都直了眼睛。

这个箱子也太大了吧,而且,这个箱子也太漂亮了吧,瞧那上边雕刻的花纹,比林长庆店里卖的家具还要漂亮呢!

众人的目光都在大箱子上边,林媛便先打开了这个大箱子里。

箱子打开的一瞬间,众人的眼睛都被里边的东西闪了闪眼睛。

“哇!”

满屋子都是异口同声地惊叫!

林媛笑了笑,对兰花说道:“这些衣裳是我在绛烟阁为你特意定做的,春夏秋冬各两套。最下边还给你做了两套有孕之后的衣裳,是我自己设计的呢!”

绛烟阁的名声之大,连她们这些远在驻马镇的女子们都知道。

林媛一出手就是十套绛烟阁的衣裳,真真是说明了什么叫财大气粗!

兰花的注意力却没有在这上边,而是被她那句“自己设计的”给惊到了。那些衣裳再漂亮再名贵,也只是穿的,她不追求这些身外之物,对此并没有多少感觉。

但是,林媛亲手为她设计衣裳,这份心思才是最让她感动的。

林媛在京城里有多忙,她是知道的,当初在驻马镇的时候,她就忙得三天两头不回家。现在去了京城,肯定更忙了。

心疼地握住了林媛的手,兰花紧紧地抿了抿唇,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感激。

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此时无声胜有声,林媛回握住她的手,将第二个箱子打开。

这个箱子里放着的都是首饰,一套黄金头面,一套翡翠头面,还有镯子项圈耳环各十只,看上去花花绿绿的,十分夺目。

这下,房间里的惊讶声更响了,这些东西可是她们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呢,谁知林媛随随便便一出手就是这么多首饰。

坐在兰花身边的那个高傲女子立即垮了脸,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自己故意打开的自己送上的添妆礼盒子,羞愧地连脖子都红了。

刚刚她居然还妄想挤兑林媛,呵,真是好笑!

第一个大箱子里装着的是绛烟阁定制的衣裳,第二个箱子里装着的是色彩夺目的首饰,那么……

众人的眼睛齐齐盯向了第三个箱子,那个箱子最小,但是直觉告诉众人,这个箱子里的东西,绝对不容小觑。

第三个箱子不重,林媛将它拿在手里,让兰花亲自打开。

兰花嗔笑了她一眼,嘀咕了一句:“什么东西,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难不成是神仙的宝物?”

说话间,兰花已经将那个小箱子打开了。

“呀!”

一声惊叫,兰花就像是被烫到了一般,手立即从那小箱子处拿开,一脸的惊魂未定。

“我,我刚,刚刚好像看到了,看到了……”

看到了什么?

众人面面相觑,对那个箱子里的东西更加好奇了。

坐在兰花身边的高傲女子扒着头一直往里边看,但是因为兰花只打开了一点缝隙,她愣是没有看到里边是什么。

一个邪恶的念头油然而生,该不会,这里边装着的是女子出嫁之前看的那种书吧?

虽然她还没有成亲,但是她身边也有不少玩伴们早已出嫁,自然知道女子出嫁前一天都会被家中长辈教导,去看成亲以后洞房里发生的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

这么一想,再看林媛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复杂了。别人都是家中长辈教导,她倒好,居然亲自送来了,真是不要脸!

可是,还未等她眼中的不屑流露出来,林媛已经笑着接过了兰花的话头:“看到了自己,是不是?”

看到了自己?这是什么意思?

众人面面相觑,再见兰花使劲点头,都更加好奇那个箱子里装着的是什么了。

“打开看看。”

林媛催促了一声,兰花又是紧张又是期待地打开了那个箱子,将里边的东西拿了出来。

不错,那里边装着的正是林媛亲手为兰花制作的菱花镜,通透明亮,光可鉴人。

镜子拿出来的一瞬间,兰花和满屋子的人都惊呆了,这东西居然能清晰地看到大家的脸,甚至连脸上的斑点寒毛都能看清楚呢!

王婶子长庆嫂子桂枝嫂子也都过来凑热闹了,王婶子看着自己脸上清晰的皱纹和眼角纹,热泪盈眶。

不过再看看快要出嫁的闺女,已经有了孙子的儿子儿媳,她的眼泪变成了幸福的泪花。

看到这个镜子,连那个模样高傲的女子都只剩下惊叹了。

方才那两个箱子里的衣裳和首饰,再怎么名贵也是有价的,但是这个通透明亮的镜子,却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特别是听到林媛说,这镜子是她自己做的,甚至还送了宫中的淑妃娘娘一张时,众人眼中的羡慕更甚了。

单单是这一份添妆礼,就比她们送来的满屋子礼物都要名贵的多。

有林媛这么个好朋友,兰花真是太幸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