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什么情况/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按说这个时候应该是城里的百姓们收拾摊子回家的时间,可是穿过城门的时候,林媛没有发现有多少百姓离开,不由得有些好奇。

以往城里有大事发生的时候,百姓们才会多留一会儿的,今儿城里发生什么事了?

正思量着,林毅已经赶着马车进了城,只是,刚进到城门马车便停了下来。

“怎么了?”

林媛感觉到马车不动了,问了一声,却不见有人回应。撩开马车帘子一瞧,哎呦,林毅这家伙去哪儿了?

不仅是林毅不见了,就连京城的大街上都空落落的,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林媛一愣,第一反应是京城里发生了惨案!没准是哪个皇子耐不住性子了,想要先下手为强谋朝篡位了!

可是当她从马车上跳下来以后就反应了过来,城门口还有士兵守着的,若是真的有谁想篡位,也应该把城门控制起来才对啊!

“林毅?”

喊了一声还是没有人回应,林媛下意识地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后脖颈子一阵发凉。

天色暗了,主街两边只有百姓们摆着的摊子却不见人。

若只是小摊子如此也就罢了,偏偏连街道两边的酒楼饭馆也都熄了灯。

如果是在林媛生活的那个时代,她都以为这是大家在响应地球日关灯半小时呢!

咽了口口水,林媛迈了迈脚步,壮着胆子叫了一声:“有人吗?人们都去哪儿了?”

往常热闹的大街并不显得如何凄凉,今日街上一个人都没有,竟让林媛有一股悲凉之感涌上心头。

特别是她的叫声在这空旷的大街上更显得异常突兀,自己刚刚叫出声,林媛就被吓到了。

而更让她惊讶的是,两道凌厉的冷风突然迎面而来。

林媛眉头一簇,便见到两个持剑的蒙面黑衣男子从天而降,剑尖更是直指自己面部。

来镇不善!

林媛下意识地闪身侧过,手也往自己腰间摸去,那里是夏征送给自己的匕首,她一直藏在身上防身用的。

只是,对面而来的那两个黑衣人显然武功高强,根本就没有给她闪身和摸匕首的时间,两道剑锋便已经直逼面门。

说时迟那时快,林媛只觉眼前两道亮光一闪,下意识地等着自己的鲜血喷出……

咦?

林媛眼睛瞪得大大的,却没有等来剑尖刺入皮肤的疼痛感,反而是,两簇烛光像是变魔术一般在自己面前蓦地出现,惊得她张大了嘴巴。

杀手摇身一变,居然成了变戏法的了?

林媛感觉到自己的口水已经流了下来,额头上的冷汗出了一层又一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劫后余生的喜悦感很快便被浓浓的好奇和纳闷取代,林媛舌头都有些捋不直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没有人回答她,因为那两个黑衣蒙面人在送上烛火之后便悄无声息地消失了,留在自己面前的只有两团忽明忽暗的烛火。

就像之前的林毅。

一股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林媛直觉今日的事不简单。

果然,黑衣人刚刚消失,那两簇漂浮在林媛面前的烛火便倏地落在了林媛的脚边。

林媛一惊,赶紧往后退了两步。

出乎意料地,那两簇烛火并不是黑衣人发动的招后招,而是故意留给她的礼物。

因为,那两团烛火落地的瞬间,林媛的眼前便呼地一声出现了两条蜿蜒的火龙。

这火龙从林媛脚边开始,一直向前蔓延到了主街的远处,甚至目不能及。

林媛诧异不已,刚刚才出现在脑海里的一个念头瞬间就被眼前的两条火龙给烧没了,她的脑子里只有一团浆糊了。

此时的她,意识比理智更诚实,绣鞋轻起,她慢慢走进了这两条火龙的中间。

刚走了两步,身边便突然出现了两个人,惊得林媛身子一抖,差点惊叫出声。

“姑娘,祝你幸福!”

“姑娘,祝你幸福!”

林媛一愣,呆呆地看着两人送上来的礼物,手臂轻抬,慢慢接了过来。

这两人的打扮很是普通,应该就是街上的小商小贩,而她们手里拿着的,一个是糖人,一个是风车。

瞧样子,应该是他们两人自己小摊子上卖的东西。

看着手里的礼物,再听着两人的祝福,林媛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唇角情不自禁地扬了起来,林媛脸上的笑意怎么也压不住了。

这不就是夏征送给她的浪漫求婚礼吗?

想通了这个,林媛再迈步时便多了几分急促,她现在真想走到火龙的尽头,看看那里有什么惊喜在等着自己。

只不过,夏征显然不想让她这么早就过去,因为她只走了两步,街边便又出现了两个人给她送礼物。

这两个的礼物,一个是小孩子玩的花灯,一个是用布做成的小兔子形状的玩偶。

再继续往前走,林媛没走两步便会收到两个人送上来的礼物,还有两声“姑娘祝你幸福”的祝福。

这礼物种类之多,让林媛哭笑不得。

什么花灯玩偶面具的,甚至还有人给她送了两串糖葫芦。

看着那红灿灿的糖葫芦,林媛一时没忍住,张嘴就给咬了一口,看得送祝福的人不由得好笑起来。

林媛抱着那一大堆礼物继续往前走,还未走到尽头便已经无力再接收新的礼物了。

正犯愁呢,这次出现的两个送祝福的人便解救了她。

是水仙和银杏两人。

“小姐,祝您幸福!”

“小姐,祝您幸福!”

两人送上来的是两朵娇艳的红色蔷薇花,将花送过去,两人又十分贴心地将她怀中快要抱不住的礼物都接了过来。

将所有的东西都给了两人,林媛的手里就只剩下两朵火红的蔷薇花了。

闻着清幽的花香,林媛心头甜滋滋的,小脸儿也兴奋激动地红扑扑的了。

此时她才发现,手里的蔷薇花甚是娇艳清晰,原来,她刚刚走过的地方,两边的小摊子和酒楼里的灯都已经随之亮了起来。

别人都是一步一莲花,她倒好,一步一光亮,也真是羡煞旁人了。

转过了一个小弯儿,林媛终于看到了火龙的尽头,那里黑乎乎的什么都没有,但是两条火龙已经绕过了一个高台子围成了一个圆,很有圆满幸福的意味。

林媛知道,这次是到了求婚礼的重头戏了。

心砰砰地越跳越快,就像一只不安分的小兔子想要冲出牢笼重获自由一般。

林媛一手拿着两朵蔷薇花,一手轻轻抚了抚自己的胸口,想要安抚一下那只小兔子,可是越是安抚,自己竟然越是激动兴奋。

“小姐,快过去吧!”

见她久久不动,水仙和银杏已经开始悄悄地催促了。

感觉到两人比自己还要焦急激动,林媛不禁勾唇一笑,慢慢往前走去。

这是个不大的台子,踩上去软绵绵的,林媛也没有心思去考虑这东西是用什么做成的了,因为她的脚刚刚踩在台子上,台下四周便亮起了一圈更加光彩夺目的火龙,照的整个台子光彩照人。

林媛甚至被这火龙的光晃得闭了闭眼睛,当她再睁开眼睛时才发现,对面是一块高高的大个屏风,屏风四周也亮了起来,中间出现的,竟然是自己的画像。

是的,那是她自己的画像!

不知是被火光映得,还是她已经激动得两眼放光了,林媛的两只眼睛里就像各有一团熊熊热火一般,炯炯有神。

屏风上不仅仅是她自己的画像,在后边还有几个醒目的大字。

“媛儿,嫁给我好吗?”

那字迹笔锋有力,直达人心,看得林媛心跳急速加快,小脸儿也开始变得红扑扑的了。

这字迹一看就是夏征的,不仅是这字,还有她的画像,也都是出自夏征之手。

也只有夏征才能把她画得这么明艳动人,不放过她的一颦一笑。

正在林媛盯着那屏风上的自己看着的时候,台下已经不知不觉站满了人,大家都轻声笑着,看着披风下的林媛小巧动人,屏风上的林媛巧笑嫣然。

一道轻柔的琴声慢慢飘进耳中,林媛直到此时才反应过来,不知道那道音乐已经响了多久,自己竟然一直没有察觉到。

这音乐轻柔地就像秋夜里的晶莹露珠,那么轻那么圆润。

她慢慢转过身来,待看到台下不知何时已经站满了的人时微微地惊讶了一番。

更让她震惊的是,眼前的人,竟然有那么熟人。

林家信,刘氏,林薇,小林霜,小河,小永严,还有安乐公主夫妻和田惠夫妻,甚至连三皇子赵弘德也来了。

林媛一愣,下意识问道:“你们,怎么……”

话音出口,轻轻淡淡的,被徐徐的微风吹散在了耳边。

众人都笑盈盈地看着林媛,林媛发现了刘氏和林家信眼中的欣慰,安乐公主夏远夫妻二人眼中的喜悦,甚至连最小的小永严也被此时的氛围所感染,两只大眼睛骨碌碌地来回转悠着,好奇地看看这里看看那里。

许是被大家的笑意所感染,林媛也跟着笑了起来,特别是在看到躲在人群里,正一脸兴奋地看着自己的老烦和夏痕时,她的笑容更灿烂了。

只是……

所有人都来了,好像还少一个人男主角啊!

这个念头刚落下,林媛便见到台下的人群突然像是从中间截流了一般一分为二,一个长身玉立的男人从人群中间慢慢踱步而来。

他一身黑色长袍,衣领处十分奇怪地敞开了,露出里边高领的白色里衣。

这么个奇怪的装束让林媛有些纳闷,甚至有些奇怪,但是越看越觉得眼熟。

哎呦!这不是她生活的那个年代最典型的装扮吗?白衬衣深色西服,只是,夏征这家伙居然穿成了这个样子,真的好吗?

正一脸黑线,夏征便已经走到了面前,直到他靠近自己了,林媛才发现夏征不光是衣服奇怪,就连他的头发也很奇怪,平常他都是把头发高高束起的,额前光秃秃的,很是英俊。

但是今日,不知道为何,他的额前居然有一缕短发,斜斜地搭在额头上,微风一吹,还有些张扬地跳动着。

这样的夏征让林媛更觉得他放荡不羁霸道纨绔了,当然,也更加帅气了。

夏征出现的刹那,台下围观的众人便都自觉地退到了一边,将这整个舞台都留给了他。

轻轻抬步,夏征甩了甩刚刚修剪好的斜分头帘,十分“烧包”地冲着林媛抛了个媚眼儿,电得林媛身子一抖,顿时更精神了。

“今日的光为你而亮,今日的风为你而吹,今日的雨为你而下,今日的雪为你而飘。”

噗!

夏征一张嘴就是一连串的排比句,弄得林媛一时没有忍住,扑哧一声就给笑了出来。

这一笑倒好,原本就有些不好意思的夏征脸更红了,使劲儿冲她挤眉弄眼,小声提醒道:“别笑,别笑,这么多人看着呢!”

“好,好!”

林媛连忙点头,用手捂了捂自己的嘴,不过那不住颤抖着的肩膀出卖了她的真实想法。

夏征清了清嗓子,继续将刚刚说过的话重新又说了一遍,末了加了一句:“媛儿,今日的我也是为你而来,你愿意,嫁给我做我的妻子吗?”

这单刀直入的询问弄得林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前一秒还在质疑今日哪里来的雨哪里来的雪,哪成想这家伙话题一转,就直接问她能不能嫁给他了?

更令她震惊的是,在夏征说这句话的同时,手在腰间一抹,取出了一个方方正正的红色小木盒子,那盒子只有小娃娃的巴掌大小,通体雕刻着镂空的花纹,隐约能够瞧见里边有光亮一闪而过。

林媛好奇地挑挑眉,正在猜测那盒子里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一阵响亮的抽气声在耳边响起。

凝眸一看,天哪!夏征居然双手举着那盒子,一腿着地,一腿弯曲,给她做出了一个单膝求婚的动作!

古人讲究颇多,上跪天地下跪父母,夏征是什么性子林媛可是最清楚的,有时候见到了老皇帝都懒得跪地行礼,今日,却给她跪下了!

夏征求婚的事众人都是知道的,但是单膝跪地求婚却是不清楚的。

夏远和安乐公主都震惊了,夏远更是脸色一变差点咆哮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