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不一样的焰火/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田惠的小声解释很快便安抚了他们,虽然他们对这样下跪的求婚礼仪不是很喜欢,但是想着自己儿子的性子,也就放任他去了。

他这个男人都不怕被人戳着脊梁骨儿骂给女人下跪,他们当爹娘的才不会管!

夏征的下跪,不仅是让围观的人惊到了,就连林媛自己也吓得够呛,这单膝跪地的求婚礼仪可是她之前生活的那个年代最普遍的一种。

但是在这里,可是惊世骇俗的壮举啊!

“媛儿,这辈子,下辈子,我都会对你好,一生一世只对你一人,绝不食言!”

夏征的表白将林媛的思绪拉回了现实,再看眼前的男人,丝毫没有半分因为下跪而觉得羞愧或者不情愿,他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对眼前人的珍惜和对答案的期待。

一生一世一双人,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奢望?现在,有个男人这样对她承诺,怎能不让人感动?

“一生一世一双人?”

林媛的呢喃不仅是对自己未来的向往,更是对眼前人的期望。

夏征坚定点头,声音也是坚定无比:“对,一生一世一双人。”

看着夏征坚定的眼神,林媛眼眶一热,眼泪终于不可抑制地喷涌而出。

她双手捂住自己的嘴,连连点头:“好,好,我愿意,我愿意。”

我愿意三个字,曾经多少次出现在梦里,现在终于在耳边响起,夏征就像是做梦一般,也激动地脸颊酡红,甚至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围观众人都被这两人深深地感动了,一生一世一双人,多么庄严而虔诚的誓言,比那海枯石烂还要动听。

夏远安乐公主二人也被儿子的举动震撼了,安乐公主又是激动又是感动,还带着那么几分羡慕。

她使劲捅了捅夏远的胳膊,给了他一个哀怨的白眼儿。

这个呆瓜,什么时候给她弄过这么浪漫这么美好的一幕?

不仅是安乐公主,就连田惠也忍不住看了看身边的夏臻,心里很是不舒服。

不过一想到最近夏臻越来越体贴越来越关心自己,田惠脸上的笑容也就多了起来。

“请收下我的戒指。”

一边说着,夏征一边打开了手里托着的那个红色小木盒子。

林媛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娇笑着看向他手里的戒指盒子。

果然没有猜错,那个小盒子里放着的就是戒指。

只不过……

当小盒子打开的一瞬间,林媛顿时就好笑地喷了出来。

这个时代也是有戒指的,但是做得像眼前戒指一样的东西还真是太罕见了。

这个戒指足足有半公分宽,看颜色应该是银的。

在戒指的顶端有一颗大大的明晃晃的钻石,目测,得有鸽子蛋那么大。

若这上边真的是颗钻石一定会价值连城,只是……

“这,这上边是……”

看着那异常透明还反射着点点光芒的“钻石”,林媛心里总觉得有些诡异。

夏征却是异常兴奋,双手托着那颗漂亮的钻戒送到了林媛面前:“这上边,就是你最喜欢的琉璃啊!”

噗!

琉璃!

果然是琉璃!

看着那明晃晃的琉璃戒指,林媛哭笑不得,连眉毛都兴奋地飞扬起来了。

用琉璃当钻石,也就夏征能干得出来。

不过也不是他偷懒用琉璃来充当宝石,而是夏征根本不知道真正的钻戒上边是什么东西。

看着夏征将这颗钻戒带到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林媛眼前出现了自己跟兰花闲磕牙的场景。

“你跟小马定亲,他送你什么好东西了?”

“好多呢,碗啊盘啊,都是我最喜欢的样式呢!对了,还有好多漂亮的筷子呢,都是一对对的,别的地方找不到呢!”

“切,没出息,一些碗碟的就能把你给收买了!”

“碗碟怎么了?我喜欢!”

“真笨!要是我定亲的话,一定要有个钻戒才行,还要有鲜花,有焰火,最好啊,还要有乐曲才行!”

“鲜花焰火乐曲的我倒是知道,这个钻戒是什么东西?”

“钻戒啊,就是戒指啊,上边有漂亮的透明的闪闪发光的钻石,成亲的人呢,就要戴在无名指上,定亲的人呢,则要戴在中指上……”

无名指上的钻戒沉甸甸的,林媛的手指想要弯曲都有些困难了,不过,她明明记得跟兰花说过,定亲是在中指,成亲才是在无名指的,怎么他……

“我夏征,只有成亲,没有定亲,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媳妇儿,直接戴在无名指上,别想变!”

林媛一愣,敢情这家伙是怕她反悔故意跳过了戴在中指的一步,直接一步到位了。

虽然有些奇怪,不过对夏征这句话,林媛却是打心眼儿里甜蜜开心。

戒指戴在手上的一瞬间,夏征已经将林媛死死地抱在了自己的怀里,还有各种五颜六色的新鲜花瓣从天而降,飘飘扬扬地洒落在两人身边。

台下围观的众人立即高声欢呼起来,就连安乐公主等人也激动地鼓起掌来。

夏痕腰间围着一个大大的粗粗的布袋子,施展轻功站在画有林媛头像的屏风上,一边双手撒着花瓣,一边哀怨地嘀咕着。

“臭小子,要不是为了给敏敏做一个更大的钻戒,我才不会受你威胁呢!”

抬起头来,看着满天飘落的真正的鲜花花瓣,林媛对于求婚典礼的所有愿望也算是圆满了。

钻戒,鲜花,乐曲,单膝跪地求婚,虽然没有焰火,但是有这么漂亮的火龙她也已经心满意足了。

“虽然没有焰火,不过,我还有更好的东西。”

夏征微微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林媛从他怀中抬起头来,有些迷茫地看着他。

更好的东西,是什么?

“小姐,姑爷,请许愿。”

水仙和银杏突然齐声开口,林媛转过头去,赫然见到了两人正拿着一盏超大号的孔明灯走了过来。

这孔明灯也是用红色绸布做成的,通体红色,每一面上都有着龙凤呈祥的图案,或画或绣。不过面对着两人的一面却是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大姐,快许愿吧!”

小林霜已经拿着笔墨蹦蹦跳跳地过来了,脸上满是欢快的笑容。

林媛勾唇一笑,扭头对夏征粲然一笑。

夏征心中清明,已经猜到了她的心思。

携着她的手,夏征和林媛一起将毛笔拿了起来,蘸满了墨汁。

两人共用一支毛笔,互望一眼,在孔明灯上空着的一面上写下了七个字。

“一生一世一双人”。

夏征笔力强劲,林媛则娟秀得多,两人一同下笔,写出来的字倒也别致得很。

写完之后,两人又一同在下边写下了各自的名字。

只不过,林媛将自己的“媛”字写下之后,夏征却故意将“征”字写在了“媛”的上方,两字重叠,虽然有些凌乱,但是竟然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美。

二体合一,或许就是这个意思吧!

“请小姐和姑爷一起放飞孔明灯。”

林媛和夏征各自从水仙银杏的手里接过了孔明灯,感受到手中孔明灯想要挣脱开来徐徐飞去的力量,林媛微微一笑,挑眉对夏征嫣然一笑。

夏征也回以一笑,两人默契地齐齐松了手,那大号孔明灯便晃了两下,颤颤巍巍地朝着天空飞去。

林媛抬头看着它,满心欢喜。

突然,她目光一凝,蓦地兴奋起来,在自己放飞的大号孔明灯的四周,不知何时突然飘过来一个小一些的孔明灯。

“这……”

还未等她开口说完,越来越多的孔明灯徐徐升起,灯光摇摇曳曳,好似满天飞星。

哇!

越来越多的人发出惊喜的叫声,越来越多的人艳羡起林媛。

就连在高高屏风上坐着的夏痕也撇着嘴,暗暗发誓要给刘丽敏制造一个更大更漂亮的孔明灯群。

“这样的焰火,喜欢吗?”

肩膀被温暖的胳膊环住,耳边是夏征含笑的声音,林媛挑眉一笑,抬头就在夏征的脸上印了一个重重的吻。

这当中献吻的事,林媛还是头一次做,小心脏瞬间就跳得砰砰的了。

不过幸好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满天的孔明灯上,并没有人注意到她,不然,她这小脸儿肯定要红得比那孔明灯上的绸布还要红了。

一场精心布置的求婚典礼,在众人的欢呼声和林媛夏征的浓情蜜意中告一段落。

人群中,安乐公主轻轻拉了拉刘氏的衣袖,笑道:“这下,咱们就可以放心地筹备定亲的事了。”

刘氏也笑得开心,连连点头:“可不是吗?这丫头也真是胡闹,还非要个什么求婚,真是的!”

虽然是数落自己女儿的,但是为人母自然希望看到自己的女儿被未来女婿珍惜。所以即便是说着数落的话,但是刘氏的心里也是甜蜜蜜的。

安乐公主倒跟她意见不一样,连连摇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女人啊,没成亲之前一定要使劲儿地刁难男人,越是难越能体现男人的真心。等成了亲啊,才会越重视你呢!”

说罢,还意味深长地看了夏远一眼,唇角的笑意有些邪恶。

刘氏一愣,也扑哧一乐,怪不得安乐公主对田惠和林媛这两个媳妇儿这么看重,敢情是年轻的时候也这样刁难过自己的男人啊!

虽然不知道当时她出了怎样的难题,但是看夏大将军那忽明忽暗的脸色就知道,肯定不简单。

两个儿子都娶媳妇儿了,夏大将军还忘不了成亲之前那点事儿,显然是被安乐公主刁难的不轻。

求婚圆满结束,安乐公主几个长辈便相约去了洞天商议接下来定亲的事了。

年轻的小辈儿们显然还不想这么轻易地放过林媛和夏征两人,可是当他们再回过头来寻找两人的时候,那台子上哪里还有两人的身影?早已经人去台空了!

夏痕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将腰间围着的大号腰带往地上一扔,气呼呼地哼了一声:“这小东西,二爷我的钻戒还没到手就让你给溜了!”

此时的两人早已借着昏暗的光隐身到不远处的巷子里了,林毅驾着马车早就等着了。

一瞧见林毅,林媛就冲他皱了皱鼻子,方才那两个突然冒出来的黑衣人,就是林毅和他手下的一个暗卫。

刚出现的时候她受到了惊吓没看出来,此时一想,立即就明白了。

林毅的身手她可不止一次见过,虽然只是挽了个剑花的动作,但是林媛早已烂熟于心。

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林毅将眼神瞥向了夏征,一副控诉的模样。

接收到林毅哀怨的小眼神儿,夏征却是威胁地挑了挑眉头,立即就让林毅安安静静地低下了头去。

“你威胁他?”

进到马车里,林媛第一句话就是惊讶地问夏征,据她所知,林毅可是夏家军的暗卫副统领,从头到脚甚至性命都是夏家的,夏征居然还能找到威胁他的把柄?

夏征嘿嘿一笑,没有要隐瞒的意思,头靠在林媛耳边低声说了两个字,立即让林媛震惊地张了大嘴巴!

“这,这是真的?”

夏征点头,表示自己所言非虚。

林媛眼珠子骨碌一转,随手就环住了夏征的胳膊,凑过来嘿嘿一笑:“我不管,林毅是你带来的人,若是他真的有心,我可不会随随便便答应的。”

早在林媛突然环住自己胳膊的时候,夏征就已经猜到她肯定要耍小聪明了。

给了外边林毅一个同情的眼神,夏征十分“遗憾”地点了点头:“那好吧,我早就知道,想要从你手里带走什么人肯定不简单,我也只能祝他自求多福了。”

末了,夏征还挑眉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不要手软哦!”

噗!

林媛噗嗤一乐,有夏征这样一个富有坑性的主子,也是林毅三生有幸了。

马车慢慢前进着,不知道要去哪里。

林媛和夏征也不在乎林毅要带着他们去哪儿了,两人偎依在一起,享受着独属于二人的安静和甜蜜。

头靠在夏征的肩膀上,林媛眼睛一扫,便看到了他有些不伦不类的衣领子,又是好笑地弯了唇。

夏征还以为她很喜欢,自以为良好地翘了翘下巴:“怎么样?爷这衣服很好看吧?像不像你说的绅士?”

绅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