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他的话,徐斌又是桀桀的一笑,笑得唐如嫣真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殿下,这件事是您操之过急了。”

刚从老皇帝那里碰了个钉子,此时回到府里又被下属指责操之过急,赵弘盛的心情能好的了?

不过,在这个徐斌面前,他却不敢露出半分不满的神情,只是洗耳恭听罢了。

徐斌也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过分的地方,桀桀一笑:“殿下,先不说您跟姚府大小姐的事还未解决,单说那苏哲,您就不该在这个时候提起此事啊!”

顿了顿,徐斌绕过眼前摔得粉碎的瓷片,微微弓着身子走近了赵弘盛。

唐如嫣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连手心里都渗出了汗渍。

扫了一眼唐如嫣,徐斌续道:“殿下,苏家小姐的确是殿下正妃的最佳人选,但是,那是在没有发生姚小姐之前的事了。现在,既然殿下已经在众人面前承认了姚小姐是您的人,那您再给她一个侧妃的名号,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她只是一个……”

不等赵弘盛反驳,徐斌已经打断了他,摇头道:“她只是个命官之女?不,殿下,她的父亲可不是一般的官员,那可是大学士啊,虽然比不上苏丞相,但是他门下子弟颇多,若是能将姚仕江掌握在手,假以时日,还怕那些清流之士不追随在殿下左右吗?”

这一番话下来,赵弘盛终于沉默了,他果然是目光太过短浅了。

“先生所言极是,那以先生所言,我此时应该……”

赵弘盛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看得唐如嫣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殿下既然已经做错了事,那么现在要做的无非就是改正而已。至于如何改正,自然是要从姚大小姐身上下手了。”

姚含嬿?

一听到这个名字,赵弘盛的心底就莫名地生起了一股烦躁情绪。

若说一开始跟姚含嬿在一起的原因,多少也是因为他对这个一向高傲的女人有了几分兴趣。

但是这也仅限于兴趣而已,根本就说不上喜欢或者爱慕。

再者,他也存了几分跟夏征较真儿的心思,姚含嬿的那个小丫鬟自找上门的时候不是说姚含嬿喜欢夏征的吗?他堂堂当今皇子,居然连个臭小子都比不上,真是憋火!

可是,若是让他放弃苏秋语转而立姚含嬿为正妃,他还真有些咽不下这口气。

许是看出了赵弘盛心里的纠结,徐斌慢慢闭了眼睛,幽幽地添了一把火:“殿下,要以大局为重,就算您真的说服了陛下,但是您就一定能顺利迎娶到苏小姐吗?”

这次不仅是赵弘盛,就连唐如嫣也想通了,苏秋语对夏征的痴恋在整个京城都是出了名的,想当初,她可是一个人千里迢迢从京城赶去驻马镇寻人的。

再看现在,自从夏征跟林媛的事情不可逆转之后,她就已经缠绵病榻许久了,这样痴情的女子,莫说是旁人了,就是唐如嫣自己也有几分敬佩的。

更何况,现在最重要的不仅是苏秋语自己,还有一个爱女如命的苏哲。

让自己女儿嫁给不喜欢的人,不仅是要了苏秋语的命,也是要了苏哲夫妻二人的命,甚至连苏天睿这个二哥都会跟他拼命的。

这样的事他没提前预想到?

不,他知道,只不过他低估了苏秋语和苏哲而已。

想想他进宫找柳妃商量这件事的时候,柳妃说过的话,他就应该放弃的。

“盛儿,那苏丫头是苏皇后的内侄女儿,苏皇后本就跟我不合,怎么会同意把她嫁给你?你就断了这个念想吧,我瞧着春儿就挺好,把她指给你当正妃才是正途。”

他一心只想着娶到苏秋语以后能给自己带来多少好处,却忘记了背后种种。

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赵弘盛语气有些挫败:“既然如此,那就如先生所言行事吧!”

这是决定放弃苏秋语迎娶姚含嬿为正妃了。

唐如嫣紧蹙眉头,低垂着头一言不发。

徐斌是个十分能干的谋士,怎样重新获得姚府的好感他自然是有自己的法子的。

听了徐斌准备好的解决方案,赵弘盛便挥挥手着人去办了。

至于自己?早已心烦意乱地回房休息去了。

想要跟着进去服侍却被推拒了的唐如嫣亦是心烦意乱,苏秋语做正妃那还不是任由她拿捏?

因为苏秋语一心都在夏征身上,若是突然嫁给了赵弘盛定然是心死如灰。

但是姚含嬿就不同了,她一心要嫁给夏征只是因为夏征是最符合她心意的男人而已。

既然现在已经迫不得已地要嫁给赵弘盛,她定然会使劲浑身解数跟她争宠的。

姚含嬿太聪明,她不一定能斗得过。

心中微微忐忑,唐如嫣突然感觉到有两道凌厉的目光盯在自己身上。

她猛地抬头,果然对上了徐斌的眼睛。

见她看自己,徐斌嘴角咧出一个奇怪的形状,笑声却比黑夜里的鬼哭狼嚎更瘆人。

“唐小姐,有些事可不是你凭着一点儿小聪明就能做成的,人呐,要有自知之明才是。”

唐如嫣身子一僵,目光复杂地看着徐斌微微佝偻着背离去。

苏秋语一直缠绵病榻,苏哲孟氏两人急得一夜白了头,苏天佑跟这个小妹没有多少深厚的感情,但是苏天睿却是把这个小妹放在心尖儿上疼爱着的。

看着苏秋语惨白如纸的脸,苏哲夫妻二人心如刀绞。

对于苏秋语的心思,几人都是心知肚明的,但是将军府里已经传出了要定亲的消息,他们又能如何?

看着小妹空洞的双眼,苏天睿痛苦异常,想要去求夏征,可是前几次见面,哪次不是失望而归?

孟氏心疼女儿,日日夜夜守在病榻前,时时开导,但是每次说着说着,女儿还没有反应,她自己反倒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看着妻女一个哭一个病,苏哲是一点儿别的心思都没有了。

再加上赵弘盛突然进宫请命要求娶苏秋语,他更是气得差点血溅御书房。

即便不是为了女儿的幸福,光是女儿的性命,他也不能做事不理了。

想通之后,即便已经天快擦黑了,苏哲还是立即动身去了将军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