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拒绝/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做就做,跟茗夫人商量好之后,林媛便把大叶和水灵叫了过来,让她们两人把这几天讲的故事里边出现过的各种糕点和菜名统计一下,到时候再由她负责做出相应的东西来。

《西游记》中的糕点和菜名要少得多,最吸引人的无非就是一个唐僧肉,结果现在还没到出现的时候。

不过,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时候倒是出现了不少美味琼浆,完全可以作为一个系列出现。

只是现在还是冬季,没有桃子上市,若是赶在桃子上市的时候,她完全可以给新鲜的桃子冠上个“蟠桃”的名号!

《西游记》里面能用的菜式不多,但是《红楼梦》里边的糕点菜式却是多得不得了的,而且人物们说的话,有的随随便便就能扯出一大把好听的菜名来。

听到林媛派下来的任务,水灵一时有些招架不住。

茗夫人也看出了她的为难,笑道:“你别担心了,咱们逸茗轩不少姑娘们都天天听着你那故事呢,你都不用自己统计,直接去找几个人问问就行啦!”

茗夫人这话说得对,逸茗轩的小姑娘们有多喜欢《红楼梦》完全出乎林媛的意料。当初大家还都开玩笑说水灵讲故事不好,现在倒好,个个都恨不得跟在水灵后边听她剧透呢!

大叶和水灵都各自赶紧去忙活了,当房间里只剩下茗夫人和林媛的时候,茗夫人眼睛一直挑着林媛,似有什么话要说。

林媛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放下手里的算盘,笑道:“夫人有话就直说,这样一直看着我,我还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脏东西呢!”

茗夫人扑哧一乐,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东家可不要怪我多嘴才好。”

林媛耸耸肩,表示无所谓,茗夫人思量再三,把要问的话在心里过了一遍,才压低声音道:“东家,您有没有听说苏哲苏丞相登了将军府大门的事?我听来逸茗轩的客人们都传遍了,说是……”

到了关键时刻,茗夫人倒是不说了,反而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林媛,弄得林媛哭笑不得。

“夫人有话就说吧,我听过的传言多了去了,再难听的话也能受的。”

多么难听的话也比不上她在林家坳的时候被人戳着脊梁骨说小灾星要好听得多了。

茗夫人虽然不清楚林媛以前的事,但是按照自己的亲身体会,多少也能理解一些,心中有些后悔跟她说这些糟心的事了。

“其实,也没有说什么,就是说,说那苏家小姐心仪夏二公子,苏丞相以势压人,想要,想要让夏二公子违背诺言改娶那苏家小姐呢!”

她很自觉地将人们对林媛不好听的评判给绕了过去。

她不说,不代表林媛没有听过什么风言风语。

她记得她刚刚来京城的时候,就有不少人说她是拆散苏秋语夏征的下贱胚子,还说她不要脸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

不过,她当时并没有显露出自己的实力,也对那些人的妄言嗤之以鼻了。

现在想想,这其中的谣言想必有不少是有心人故意传出来的罢了。

轻轻笑了笑,林媛抿了抿额头细碎的发丝,笑得云淡风轻:“夏征想要娶谁是他的自由,也是他的权力,没有人能够左右他。呵,若是有人能够妄图左右夏征的意愿,我倒是还挺好奇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林媛一边说一边无所谓地用手指把玩着桌上的笔架,她这信心满满的样子,倒是让茗夫人有些沉默了。

“东家,你,你别怪我多管闲事,我知道你跟夏二公子相亲相爱,我也希望你们能够白头到老。不过,男人嘛,总归是有几分贼心的,东家还是多留个心眼儿比较好。”

林媛挑了挑眉,心中暗道这茗夫人太过直爽了些,若是换了旁人,在人家快要定亲正浓情蜜意的时候说这种泼冷水的话,一定会被好好嫌弃一番的。

不过,一想到茗夫人自己的经历,林媛便沉默了,想必当初她的丈夫对她也是浓情蜜意海誓山盟的吧,只不过,到头来,还不是抬了好几房妾室进门?

她不但看着妾室闹心,还要去应付丈夫挑三拣四的老娘。弄到最后,丈夫生意失败,她又要担起养活整个家的重任。

这样的女人谁说当初不是娇花?只是可惜,现在也被磨练成了女魔头了。

林媛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面上却是笑着点点头:“夫人的话我记住了。”

茗夫人其实也是一是有感而发而已,对于林媛,她对她并不仅仅是当做自己的东家,还看成了自己的小妹妹,自然愿意对她多提醒几句。

不过她也知道自己的话有些不合时宜,所以说出来以后就有些后悔了。好在林媛没有介意,她也就放心了。

跟茗夫人又说了会儿话,林媛便准备起身回洞天了。

逸茗轩的生意有茗夫人照看,洞天有刘掌柜看着,她现在完全可以当个甩手掌柜的了。

只是她本就不是个能闲得住的人,若是不让自己忙起来,只怕她又要打起开另一家店的主意了。

林媛刚上了马车,就看到两辆马车一前一后停在了逸茗轩门口。

车上跳下来的两个人,她还认识呢!

正是严如春和魏博宇!

这两个人居然同行,还在一起喝茶?

林媛忍不住挑了挑眉头,借着马车帘子的缝隙往外巴望了一会儿,门口迎宾的姑娘很是自然地给二人引路去了三楼,看来,这两人已经是逸茗轩的常客了。

“他俩居然?”

林媛扑哧一笑,觉得自己之前的猜想还真是出奇地准确。什么叫不是冤家不聚头?眼前这两人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

好笑地摇摇头,林媛将帘子放下来,便让林毅赶车回洞天了。

严如春和魏博宇已经不是第一次共同来逸茗轩喝茶听故事了,两个男的俊朗女的貌美,怎会不引起旁人的瞩目?

一次两次或许还无所谓,但是次数多了,很快便传出来了不利于两人的谣言了。

魏博宇倒没什么,严如春就不一样了,她的嘴巴是京城里出了名的毒辣,不少贵家女子们都跟她走不到一起去。

这样一来,关于严如春不好的传言也就越来越多了,有的甚至都传到了宫中柳妃的耳朵里了。

这不,两人在逸茗轩饮茶听故事的时候,严父严向开便被柳妃宣进宫里去训话了。

一见到柳妃,严向开都未来得及行礼,就被当头砸来的茶杯弄了个下马威。

“大哥,瞧你养的好女儿!你听听你听听,外边都传成什么样儿了?真是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看着脚底碎成渣渣的茶杯瓷片,再听着柳妃气急败坏的责骂,严向开紧蹙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索性连礼也不行了,就那么站着,语气不阴不阳。

“不知柳妃娘娘所说的家门不幸是什么意思?我的女儿又被外边传成了什么样子?”

听他语气不善,正在装模作样揉着太阳穴的柳妃顿时身子一僵,眼珠子也跟着骨碌一转:听大哥这语气,好像跟平日里不一样啊!

柳妃可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呆子,尤其变脸一功更是练得炉火纯青,当即便变了脸色,苦口婆心地说道:“大哥啊,小妹我这不是为了春儿的名声着想吗?您是不知道,今儿个有几个命妇带着自家小姐来宫里给我请安,她们哪里是给我请安?分明就是想要巴结盛儿罢了!”

说到这里,柳妃顿了顿,微微上挑的眼角轻轻瞄了大哥一眼,她把话都说的这么清楚了,这老东西不会还没有听出来吧?

见他依然没有反应,柳妃心中暗骂一声,索性便讲话说开了:“她们啊,还不都是冲着二皇子正妃之位去的?虽然之前有了姚家小姐,但是那姚含嬿名声差得很,让她当正妃简直是痴心妄想!”

虽然是对姚含嬿的一番痛骂,但是柳妃的话里也有敲打严向开的意思。

瞧,连京城第一才女姚含嬿损了名声,都不能做皇子正妃了,更何况是他一个商人的女儿?

不过,严向开显然让她失望了,任凭她如何拿话点他,他就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好像根本没有听懂柳妃的话一般。

柳妃的心里顿时升起了一股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脸色也尴尬了几分。

清了清嗓子,柳妃决定绕过这个话题跟他开门见山地好好说说了。

“大哥啊,你该不会真的没有听说吧?那些人可都说了,春儿最近跟魏府的大公子走得很近,还经常一起去什么逸茗轩听戏呢!啧啧,那些戏啊故事的,都是糊弄人的,偏她这小姑娘爱听!”

“倒不是我这个当姑姑的不允许她出去听那些烂七八糟的故事,只是,她毕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天天跟个男子搅在一起,好看不好听啊!万一损毁了春儿的名声,以后我可怎么跟陛下求情让他给春儿和盛儿赐婚啊!”

柳妃说的苦口婆心,话里话外都是一副为严如春着想的模样。

其实,她心里打的主意根本就不是这样的,让严如春当赵弘盛的正妃,其实并不是最佳人选。

但是严如春是她的亲侄女儿啊,等将来自己儿子当了太子当了皇帝,皇后是自己亲侄女儿,她这个当太后的面上好看,日子也好过啊!

万一让那个姚含嬿当了皇后,就凭那丫头那眼高于顶谁都不看在眼里的模样,将来她这个太后在她手里肯定讨不到好去!

要知道,县官不如现管,等她当了太后,就是颐养天年的老太婆了,哪里有掌管六宫的皇后威风?

当然,这个理由她是不会跟大哥说的,她的理由永远都是为了严家为了严如春。

不过,严向开显然并不吃她这一套。

“娘娘,春儿跟魏家公子在一起的事,我是知道的,他们只是好朋友而已。不仅是他们两人,还有许家小姐和魏家二公子,他们经常在一起聊天听戏。我并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损毁春儿名声之处。”

严向开双眼微微低垂,在柳妃看来,他就像一个冥顽不灵的老顽固一般,再听着他那不痛不痒的话,更是气得直想开口骂人。

“更何况,我已经问过春儿了,她跟二皇子只有兄妹情谊,并无男女之情,若是贸贸然将两人捆绑在一起,相信两人谁都不会幸福开心的。所以,立春儿为妃一事,还请娘娘休要再言了。”

“大哥!”

听到严向开这样义正言辞地拒绝自己,柳妃大惊,当即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哥!你,你真的不管小妹了吗?”

刚刚转过身去的严向开顿时身子一颤,双腿怎么也抬不起来了。

父亲当年一心想着经商,家里母亲生小妹的时候伤了身子,他这个当大哥的几乎是带着小妹一起长大的。

在他看来,世上最亲切的女人,不是自己的母亲,不是自己的结发妻子,而是这个小妹。

他以为对小妹的这份感情会一直保持下去,只是没有想到,小妹让他越来越失望,先是赵弘盛觊觎严家醉仙楼产业,再是小妹想尽办法逼迫女儿嫁给外甥。

这些都是他不能接受的,他的女儿性子要强,他不想让女儿一辈子过得不开心。

一想到女儿,严向开心底便柔软起来,他可以对结发妻子不理不问,却不能割舍女儿。

“娘娘,您有陛下宠爱着,有二皇子孝敬着,还有满朝文武命妇们巴结着,我呢,只有一个女儿罢了,我只想让自己的女儿过得幸福开心而已,别无他想。”

严向开转过身来,对着柳妃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眼神坚定,语气更是不容拒绝:“求娘娘成全小女,草民万分感谢!”

柳妃忍不住倒退了两步,一下子栽倒在椅子里,神色凄然。

待眼前人出宫,柳妃才从方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她尖尖秀气的指甲使劲儿抠着椅子把手,语气森然:“本宫在宫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即便受到过拒绝,也是不得已面对的人。你是我亲哥哥,居然不为我着想,哼,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尖锐的指甲被划出三道惨白的痕迹,柳妃的神色也变得狰狞起来。

------题外话------

推荐古言文:帝女有毒:枕上世子妃—雪琰

前朝公主诱拐郡王残废世子双剑合璧组队打怪的权谋权宠故事,双洁双强,爽文欢迎跳坑。

小剧场:

某女盯着他的下半身看了许久,贼高兴。

稍不留神,某人直接从轮椅上站起来,解开了婚服,继续脱。

“等等,你的腿……你不是不行吗?半身不遂啊?”

某人挑眉,褪尽衣衫,躺在床上邪魅而笑,勾了勾手指道:“娘子,来吃!”

某女傻眼,坚决不承认被迷惑了,“我无福消受。”

某人见她要走,瞬时移动身子,将她俘虏上了床榻,“那夫君我可要开荤了。”

某女悔恨,随意选了夫君怎么如此强势?难怪打怪兽时候次次都赢。她汗颜,还以为自己功力渐长呢,原来都是某人出手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