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吸着喝粥/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林媛回到洞天的时候,夏征已经在洞天等着了。

看着夏征好像没有骨头一般歪倒在椅子上的模样,林媛就不禁好笑起来。

不过,一想到方才跟茗夫人说的话,她又故意板起了脸来,直接当做没有看到他,径直来到了自己往常算账记账的桌子前坐了下来。

夏征正风骚地一手支着下巴,一手撩着自己额前的斜刘海儿呢,没想到自认为这么帅这么有型的动作,竟然都没有引起某人的注意,不禁心里嘀咕了起来。

看来,外边那个传言她也是听说了的。

悻悻地嘿嘿一笑,夏征便一步一挨地凑到了林媛面前,眨着亮晶晶的眼睛:“我最最亲爱的媛儿,你怎么了?不高兴?谁惹到你了?来来来,为夫给你出头!”

林媛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能掉一地了。

她抬起头来,看着夏征还在眨的眼睛,忍住笑问道:“你的眼皮子都吓得打哆嗦了,还想着给我出头干架?还是老娘亲自出马吧!”

噗!

夏征一口老血差点喷了林媛一脸:“什么叫吓得打哆嗦了?我这是在抛媚眼儿,抛媚眼儿啊喂!”

抛媚眼儿抛得跟眼皮子抽筋一样,也就夏征这家伙能干得出来!

默默翻了个白眼儿,林媛坐正了身子,也给他抛了个媚眼儿:“怎么,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跟我交待的吗?”

交待?

夏征被这个词说得有些无语:“别用交待好不好,我又没有做错事,你怎么能用交待二字来侮辱我呢!”

“好好,不用交待,那用什么?”

林媛撇了撇嘴,十分从善如流地采纳了夏征的建议,只是还未等她说完,夏征的话就已经将她逗得喷了出来。

“用招供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行就大刑伺候!”

看着夏征这嬉皮笑脸的模样,林媛也收起了跟他玩笑的心思,扔给他一个白眼儿,便问起了正事。

“听说,苏小姐病得很重,苏丞相亲自登门找你了?”

夏征点点头,凑到林媛身边坐下来,将她揽到了自己怀里坐好。

“那老家伙也真是看得起自个!你知道他跟我说什么吗?他说只要我答应娶苏秋语为妻,他就能保证让小白兔当上太子!呵,他以为大雍是姓苏的吗?别说我会不会答应了,爷没有将他这番话传达上听就已经够给他面子了!”

看着夏征一脸的不屑,林媛沉默了,她本以为苏哲会以苏秋语的姓名或者他们以前多年的情分来说服夏征的。没想到,他居然一张口就是皇位!

即便苏哲在朝中地位不低,但是能让他做出这样的承诺来,想必也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夏征的回答在意料之中,他可以为了大哥争夺皇位而经商,也可以为了让大哥有更好的竞争资源远赴西凉。

但是,他却绝对不会为了皇位将自己的女人拱手送出去。

“可惜了,若是你答应了苏丞相的条件,他日被苏秋语知道了这件事,只怕也会心碎的吧?”

女人最是了解女人,对于苏秋语,林媛看得很清楚,或许,她比自己更爱夏征。

只不过,她跟夏征却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夏征喜欢自由,喜欢做自己想做的事。但是苏秋语要顾虑的太多,她心里有京城贵女们的看法,有大家闺秀的约束,还有各种对夏征经商的不赞同。

这样两个道不同不相为谋的人,注定走不到一起去。

“媛儿,你放心,别说是皇位,即便是天底下所有的财富摆在我面前,我也不会心动的。”

夏征微微低沉的声音将林媛的思绪拉了回来,林媛微微一笑,偏头靠在了夏征的肩头,整个房间里只有她淡然如风的声音轻轻飘过。

“你的心意,我懂。”

即便爱财如命,即便天下财富尽现眼前,也不及你回眸一笑。

苏哲的上门和外边的各种传言并没有影响林媛和夏征的定亲,腊月十九这天,就是安乐公主和刘氏商议的定亲的日子。

定亲的过程很繁琐,媒人聘礼各种流程缺一不可,再加上夏征也算是皇室宗亲,其中的繁琐流程更是不能随意将就了。

一大早,林媛就被刘氏给叫醒了,这还是她第一次经历女儿定亲的事呢,竟然比林媛还要紧张,卯时就再也睡不着了。

今儿的刘氏穿的是一件藕荷色盘金丝掐腰长裙,外罩一件同色带白色兔毛的小夹袄,看上去又富贵又年轻。

再加上小林霜早前半个月就已经开始为她调理身体护理皮肤,所以今儿的刘氏看上去就跟年轻了十多岁一般。

“哇,娘,今儿定亲的人不是我和夏征,应该是你和爹才对!瞧您,真的是太漂亮了!”

林媛赖在床上,抱着刘氏不再细嫩的腰肢,将脸埋在她的腰间撒起了娇来。

虽然女儿是在撒娇,但是刘氏却被她这话弄得满脸通红,一巴掌拍在她额头上,嗔笑道:“死丫头,胡说八道什么呢!”

她刚说完,跟着一起来的海棠就赶紧纠正说:“夫人,今儿可是大小姐的好日子,可不能说不吉利的话!”

刘氏一听,立即反应过来,呸呸了好几口才作罢。

林媛被她们弄得有些哭笑不得,摸着被刘氏拍得并不疼的脑门儿一咕噜就穿起了衣服。

她要是再不穿衣服,还不知道这几个人又要说出什么讲究来了呢!

只是,她这样勤谨好像也不对。

“哎呀,谁让你穿这个衣服的?这都是昨天穿过的了,今儿你定亲,自然要穿新衣服的!”

“把这个脱了,还有里衣也脱了,还有亵裤,对了,把肚兜也得脱了,娘已经给你预备好了新肚兜了!”

捧着被刘氏扔过来的红艳艳上绣鸳鸯戏水的红肚兜,林媛的脸也跟肚兜一样红了。

她只是定亲而已,还不到成亲的时候啊,怎么就非得穿这红色肚兜了?

又没有男人看,穿什么不一样?

当然,这句抱怨她也只能在肚子里腹诽一阵,若是敢当众提出来,刘氏不得把时刻想着男人的她扒了皮!

依从刘氏的嘱咐,林媛从头到脚都换了一身新衣裳。

要不是海棠及时提醒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只怕她今儿又得再沐浴个半钟头才行!

刘氏给林媛准备的衣服也是从绛烟阁定做的,因为是定亲不是成亲,所以不用非得拘泥于穿红带绿。

林媛今天的衣服是一件水红色对襟长裙,胳膊上是浅色披帛。

因为怕她冷,还在外边给她披了个绣着一圈白色兔毛的长披风,长披风也是红色的,上边还用暗绣的方法绣着大多大多的牡丹花,十分华贵漂亮。

看着这披风上的牡丹,林媛一眼就认出来这是出自谁之手了。

“大妹的手艺果然越来越好了。”

被林媛称赞了一声,正在给她整理衣服的林薇羞涩一笑,更加认真了。

小林霜也不甘示弱,赶紧抱着自己给大姐准备的各种胭脂水粉凑了上来,如数家珍地给她说着各种好处。

“大姐大姐,我给你准备了好几个店里最好的胭脂呢,你瞧这个,能让你变得更白,脸蛋儿更粉嫩。还有这个,用它画出来的眉毛可黑可细了,用水洗都不能轻易洗掉呢!”

自打小林霜接手了霜雪阁以后,她这小嘴儿还真是越来越利索了,听着她巴拉巴拉说个没完,林媛都有些怀疑她是不是被冬青附体了。

换后衣裳,又把小林霜送来的各种胭脂水粉通通用了一个遍,林媛才终于从刘氏林薇几人手里解脱出来。

不过不得不说,经过这么一番精心的装扮,她还真是跟换了个人似的。

原本林媛的脸蛋儿就是白里透红的,这样一化妆更是白白净净如珍珠一般了。

特别是她那双灵动的大眼睛,配上额头的配饰,显得更大更有神了。

“大姐,收拾好了就赶紧吃点东西吧,一会儿可有得你忙呢!”

刚收拾好,小河就十分体贴地端来了早饭。

还别说,一大早从起床就开始折腾,折腾到现在她还真是滴水未进呢!

“还是小河最懂我心啊!”

感叹了一句,林媛就赶紧接过了小河送来的早饭。这一看不要紧,真真是往她的心窝里戳刀啊!

“只有米粥吗?没有别的?”

要不是她脸上敷着脂粉,大家肯定会看到她如包子一般的脸了。

小河撇撇嘴,冲她挤了挤眉头。

林媛一愣,便听到刘氏“毫不留情”地开口了:“你这妆容好不容易才扮上的,不能随便吃东西,万一把妆弄花了怎么办?你就喝点粥好了,哦对了,记住,一定要抿着嘴喝粥,千万不能张大嘴巴!”

啊?!

林媛欲哭无泪,喝粥也就罢了,还得吸着嘴喝,这是亲娘吗?

她一定是刘氏从后山捡回来的!

无视林媛的抗议,刘氏抿了抿唇,好笑地带着海棠几人去了前院。

等会儿将军府那边要派人过来下聘礼,她得过去瞧瞧林家信收拾好了没有。

待刘氏一走,林媛的抱怨声便响了起来:“早知道只能喝粥为什么不让我先吃完饭再装扮啊!啊啊啊,娘啊,您是我亲娘吗?还有你们几个,都是帮凶,你们都是故意的!”

虽然嘴里抱怨地厉害,但是林媛抱着那碗香喷喷的米粥,还真是撅着小嘴儿吸溜吸溜地喝了起来。

她不得不这样,因为那碗粥真是太稀了,稍微张大点嘴巴,粥就会顺着嘴角流出来!

“你们肯定是故意的,用这么稀的米粥来糊弄我!呜呜,我好像回到了高中食堂啊!”

一边默默流着泪,林媛一边吸着碗里的米粥。

可是她突然发现,小河林薇几人居然都抿着唇好笑地看着她,竟然谁都没有还嘴,就连小林霜也一脸看热闹地模样。

这,这肯定有猫腻!

眨着大眼睛,林媛从粥碗里抬起了画着精致妆容的小脸儿,怔怔地看着几人:“你们,笑什么?”

噗!

噗!

接二连三的笑声此起彼伏,就连水仙银杏白芷几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林薇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小林霜抱着肚子就差在地上滚几圈了。

小河嘿嘿一笑,接过刚刚进门的小丫头手里的食盒,变戏法似的从里边端出了一碗鸡汤肉丝面来。

“大姐,其实刚刚是娘在逗你呢!她说你今儿定亲,家里一定要高高兴兴的才行。”

所以,刘氏便想起了这样一个法子了。

笑过之后,林媛却沉默了。虽然今儿是她定亲的日子,但是刘氏心里肯定不好受。自己的闺女马上就要嫁人成为人家的人了,她这个当娘的心里能好受?

见林媛沉默了,小河咬咬唇,轻声道:“大姐,娘昨晚一直没有睡好,一大早就起来了。这面,是娘亲手擀的。”

啪嗒!啪嗒!

两颗豆大的泪珠掉落在汤面里,林媛的鼻子酸酸的,天下父母心,刘氏刚刚急着离开,恐怕是见不得自己要嫁人的场景吧?

这才只是定亲而已,刘氏就已经不舍成这个样子了,等到她成亲的时候,不知道要哭成什么样了。

吸了吸鼻子,林媛拿起筷子,一根面条一根面条地吃了起来,越吃眼前越模糊,混着眼泪的面条竟然别有一番滋味,比自己吃过的所有美味都要好吃。

世间最美味,莫过于娘亲用心做成的一碗面,简简单单,却又回味无穷。

定亲当天,是需要男方长辈带着聘礼和文书来女方家中下定的。

关于聘礼也有讲究,小聘礼三十六担,中礼六十四担,大礼一百二十担。

一般京城中的贵家女子们都是中礼,大礼的话,多是宗室皇亲所用。

而且,定亲之日的聘礼是不会全部送到的,一般都是送来一半,等到成亲当日才会把剩下的一半送来,然后新娘子再带着聘礼和彩礼一起回到男方家中去。

林媛吃过早饭以后,妆容不出意外地花了。不是吃面条时张大了嘴,而是那抑制不住的眼泪惹的祸。

又重新画好了妆,前边便有小丫头急匆匆来传话了:将军府来人了!

------题外话------

《嫡女重生:农田贵妻》浅尾鱼

三十岁的未嫁人的老女人和四十几岁未娶媳妇儿的老男人

重生后各种不要脸的生活。

算命的说了:八字合、命定姻缘!

婚后生活定是:干柴烈火、春雷滚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