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用清白换银钱(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永严果然是长大了,虽然吃饭的时候弄得身上有些脏兮兮的,不过还是十分严正地拒绝了海棠喂他吃饭的话。

看着小家伙小大人似的吃饭的样子,刘氏欣慰地笑了起来,一边吃着馄饨一边在心里反省起了来到京城以后的所做所为。

看来以后对于孩子的培养,不能假手于人了,她还指望着培养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呢,可不能让小永严长成京城里那些纨绔子弟才好。

其实这一点林媛最近也想到了,他们家也算是一夜暴富,最怕的就是孩子们爱慕虚荣挥霍无度。

林薇和小林霜都是受过苦的人,本身又是懂得勤奋上进的孩子,她倒是不怎么担心。

就是小永严,既是家中唯一的男丁,又没有吃过苦,若是稍微不注意,只怕就会养成京城里那些纨绔子弟的通病了。

虽然小永严吃饭吃得很慢,但是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放慢了速度等着他。那对小孙子都把馄饨吃完了,他们这边才刚进行到一半。

看着老婆婆将两个小孙子剩下的馄饨一股脑地吞进了肚子里,刘氏突然就想起了在林家坳带着三个闺女过苦日子时的光景,心中不禁百感交集。

“呼!痛快!”

放下馄饨碗,小林霜心满意足地长舒了一口气,摸着圆鼓鼓的小肚子笑得眉飞色舞的。

“大姐,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看了一眼已经被海棠收拾干净的小永严,林媛笑着看向刘氏:“娘,快过年了,我们去布庄买些新布做新衣裳吧!听小姨说,他们今年还是要回刘家村过年,正好咱们也给外公外婆小舅舅他们买些新布吧!”

刘思齐和郑如月带着孩子一直留在刘家村,刘家一家在京城也就林媛他们一家亲人,所以过年的时候还是要回家去的。

刘氏也点头道:“正好,我也买些布给你王婶子他们带回去。”

一边收拾着起身继续逛街,刘氏一边念叨着:“过年的时候正是最需要酒水的时候,你小姨今年不回去了,来咱们家过年。”

“真的吗?”

小林霜忽然窜到了刘氏面前,激动地两只眼睛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太好了!太好了!大姐,二姐三姐,我们过几天亲自去接小姨来家里过年好不好?有小姨一起过年肯定很热闹!”

被小林霜使劲儿牵着手来回摇晃,林媛和林薇笑得咯咯的。

不过小河却有些惆怅,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刘氏看了她一眼,想起林媛这次从林家坳回来以后跟她说过三婶子的事便有些心伤。

“小河,你今年想在哪里过年?若是想回家,过几天就跟外公他们一起回去,你二叔二婶都在镇上开铺子,很容易就能找到他们的。”

听刘氏这么一说,小河眼睛大亮,赶紧点头表示自己想回家过年。

她也是昨天才知道林媛他们不回林家坳过年的,原本还在为今年不能回家跟奶奶他们一起过年而伤心呢,没想到原来刘氏早就给她做好了打算。

幸福来得太突然,她心里又是激动又是感恩,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那我等会儿要给奶奶买件新衣裳,还有二叔二婶,还有小石头!”

“好,好!”

看着小河这么懂事听话,刘氏欣慰不已,林媛也开心地笑了起来。

既然说好要去买布了,林媛一家人便有了目标,直接奔着陈家布庄去了。

陈家布庄还是跟吴家布庄门对门,只不过相比几个月前,现在的两家已经完全变了光景。

陈家的生意还是那样好,而吴家,显然已经冷清了不少。

林媛忍不住驻足看了半晌,吴家布庄的客人少得可怜,即便有几个人在里边逛着,到最后也都只是随意地转了一圈便出门来去对面了。

徐娘子不在店里,不过林媛却听说,自从那次价格战之后,徐娘子没多久也找了个借口不在这里干了。

想必也是看出吴家不行,趁早抽身了吧!

一看到吴家布庄四个字,林媛就想起了安悦儿。

安悦儿被吴家大公子吴江涛玷污之后,安家怎肯善罢甘休?当天便闹到了二皇子赵弘盛面前。

吴江涛的德性,赵弘盛是清楚的,再看吴江涛那神情,也就知道这件事定然是真的了。

虽然心里对安家有几分愧疚,但是赵弘盛对于安悦儿的遭遇却没有半点儿感觉,虽然那丫头一直跟在他身边,还对他爱慕已久,但是赵弘盛早已不是刚开荤的愣小子,纯纯的爱对他而言,简直就是笑话。

安家在邺城是大家,但是在京城却名不见经传。

吴家就不同了,在江南就是大家,再加上又是本次的皇商,赵弘盛自然更愿意跟吴家亲近了。

两相权谋之下,赵弘盛便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将安悦儿嫁给吴江涛为正妻。

至于他之前那个妻子,谁管你是不是明媒正娶,反正安悦儿是二皇子亲自赐婚的,任凭你是八抬大轿进门的也就只有下堂的份儿了。

本来这件事这样处理也就算是圆满了,只不过,安家没有一个人同意。

安悦儿更是死都不肯嫁给他!

无奈之下,吴江涛恼羞成怒,竟当着二皇子的面将安家的人大骂了一通,弄得吴正清真想把这个猪头大哥踹到猪圈里去!

安以香被气得浑身哆嗦起来,李家诚却是眯了眯眼睛破天荒地没有说话。

男女成亲讲究你情我愿,现在安家不同意,赵弘盛也没有法子了。只好装模作样地问安家到底想要怎么办。

安以香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一直被大家认为是上门女婿而没有半分骨气的李家诚居然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他的条件很简单,要吴家两家铺子,还要求今年宫宴的时候,所有酒水都得是安家提供。

这个条件一提出来,二皇子和吴家都忍不住松了口气,甚至还不屑地看着这个看似斯文实则黑心的男子。

自己的女儿清白被毁,他竟然想着做生意!是亲爹吗?

安以香当场晕厥过去,被李家诚抱着回了安家。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吴家当场答应送出两个铺子,而且还是京城里位置最好的两个铺子。

赵弘盛为了在吴家那里得到更多的利益,自然愿意帮他们处理好这件事,也就答应了今年宫宴的酒水由安家提供的要求。

安悦儿的清白换了两个铺子和安家酒庄在京城打开市场,安家究竟是赔是赚,谁也说不清。

一想起那个眼神空洞地躺在床上的妙龄女子,林媛就一阵心痛。

当初夏征将这件事告诉她的时候,她也气得胸口直疼。虽然她不赞同安悦儿嫁给吴江涛,但是就这样被亲生父亲拿去换了银钱,任谁都不会好受的吧!

林媛揪了揪胸口的衣裳,一口气堵在那里上不来下不去,甚是难受。

现在她只希望有一天老天爷开眼,把吴江涛这个畜牲给劈死!

愤愤地瞪了吴家布庄一眼,林媛便跟在刘氏几人身后进了陈家布庄的门。

正是年下,不少贵家小姐夫人们都出来买东西准备过年时的新衣裳了。

一进门,林媛还发现了好几个熟人呢,虽然并无过多交往,但是还是笑着打了个招呼。

陈家布庄一楼是大堂,二楼是雅间,来店里买布的贵人们都会去二楼。

雅间里有茶水和糕点,还摆放着店里的各种名贵布料,不仅如此,还配备了一个专门的小姑娘给客人介绍和记录需要的布料。

若说一楼是标配,那么二楼就是顶端配置了。

刘氏几人在小厮的带领下往楼梯上走去,刚走到一半就听到一个尖锐的女人声音在底下不怀好意地响了起来。

------题外话------

有人上赶着挨骂,不找虐她就连年都过不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