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辱人者人恒辱之/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旁人都笑得不行,金秀珍却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依然抬着下巴对站在二楼的陈乐瑶嗤之以鼻。

林媛好笑地摇摇头,转身就打算进到雅间里去找刘氏几人了。

怪不得这蠢女人能跟吴江涛成夫妻呢,一个一个的都是脑袋不开窍的主儿!

刚走两步,林媛余光便瞥见了陈乐瑶背后房间里的人,果然是陈若初。

不过,房间里的人应该不只是他,既然陈乐瑶也在,想必她母亲江氏也是在场的。

江氏跟陈若初在一个房间坐着,居然还破天荒地没有吵起来,这还真是让林媛意外。

现在看来,金秀珍来闹事只是因为陈吴两家的夙愿而已,既然如此,林媛也就没有兴趣再掺和他们之间的事了,索性抬脚进了雅间。

房间里几人显然并没有被外边的事情所打扰,小永严乖巧地坐在一边,正在跟小林霜学习《三字经》。

刘氏和小河则在小姑娘的介绍下正在了解陈家布庄新出的布料,虽然这些布料不如轻纱蝉翼那些珍惜贵重,但是也比其它布庄里的布料好的太多了。

当然,价钱也很美丽。

今年的年节不是一般的年节,安乐公主早早就给林媛来信儿了,让她过年的时候一起进宫参加宫宴。

既然要参加宫宴,自然不能让她穿普通衣裳进宫。她现在既是皇帝亲封的平西郡主,又是将军府未来的二少夫人,自然不能穿着随意了。

林媛要穿得隆重一些,林薇小河小林霜几人也不能差了。

不过,这次林薇小林霜几人却是有了教训,再也不去宫宴上凑热闹了。

与其去吃宫宴上一堆中看不中吃的御膳,还不如留在家里吃刘氏亲手做的一碗面条呢!

至于小河,这是她来到京城之后回去过的第一个年,再加上三婶子的身体愈发不好了,小河自然想要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好好地孝敬孝敬她。

所以,小河这次挑选的布料都是高档的料子,给三婶子买了一匹绛红色绣满福字的料子,给桂枝嫂子买的则是颜色更加亮丽一些的明红色料子,上边还绣着一簇一簇的丁香花,是京城今年最流行的花样了。

至于林二栓,则是一匹藏蓝色的布料,给小石头预备的布料也是蓝色的,只不过颜色更浅。

在洞天学习厨艺的这些日子,林媛也给她支付了工钱的,而且跟店里其他人一样都是三倍。

再加上小河在林府是三小姐,每个月也是有月银的,所以她自己的小金库也是很丰厚的。

给桂枝嫂子一家挑好了布料,小河又执意要给刘氏和林家信两人各买一匹。

刘氏心疼小河,自然是不让她乱花钱的。但是耐不住小河坚持,刘氏也就不再阻拦了。左右这是孩子的一片心意,她自然是又高兴又欣喜的。

刘氏和小河在那边继续挑布料,林媛转头一看,就见林薇正呆呆地坐在桌边发愣,即便她进门来了也没有发现。

林媛抿唇一笑,不用问就知道这丫头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了。

“大妹,干嘛呢?”

冷不丁拍了林薇肩头一把,看到小姑娘成功被自己吓得哆嗦了一下,林媛十分不厚道地笑了起来。

“大姐!”

林薇抱怨地嘟囔了一句,便拉住她的胳膊坐到了自己身边,用眼神往外边指了指,压低声音道:“那个人,怎么回事啊?是来故意找事的吗?”

林媛眉头一挑,再看林薇时眼神便不由自主地复杂起来了。

林薇和陈若初之间有情,她是知道的。但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能不能有个好结果却是不得而知的,毕竟陈若初的身份摆在那里。

他是个庶子,在家中基本是不能主事的,就连自己的亲事都不能自己做主。

现在陈若初能力出众,或许陈海刚会照顾他一二,但是只要身为嫡母的江氏说两句不好听的话,陈若初和林薇的事就不能顺利进行。

但是,看林薇关心陈家布庄的神情,林媛敏锐地发现,她现在俨然已经把自己当做了陈家的一份子了。

林媛心中暗暗叹了口气,林薇把自己当做陈家的一份子,奈何人家陈家领不领情就不得而知了。

“大姐?大姐?”

见林媛一直愣神,林薇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林媛挑了挑眉,说道:“她啊,是吴家的大少夫人,陈吴两家一直不对盘,她昨儿才到京城,应该是这么久没有跟陈家斗嘴了,所以皮痒痒了吧!”

皮痒痒了?

林薇一愣,随即噗嗤笑了出来,听大姐这口吻,那吴家大少夫人定然是在陈家这里讨不到好去的。

既然如此,她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正如林媛所想,金秀珍在陈乐瑶手下的确没有讨到半分好处。

金秀珍口口声声说着给陈家布庄照顾生意,但是她根本就不知道,其实他们吴家布庄的生意才是最需要照顾的。

陈乐瑶嗤笑了一声,慢慢从二楼走下来,大堂里的客人们都不由自主地看着她,俨然她就是今日光芒最夺目的那颗星星。

就连金秀珍也被陈乐瑶的身影所吸引,眼神随着她的步伐而移动。

当她发现自己居然被陈乐瑶牵着鼻子走得时候,又是懊恼又是气愤,重重地从鼻子里喷出一个哼哼。

陈乐瑶才不理她,一边下楼一边说道:“大少夫人,我想你肯定是在江南待得太久消息太闭塞了,你们吴家虽然抢到了这次的皇商之名,但是很可惜,那皇商也只是徒有虚名而已,根本没有给你们吴家带来任何的荣耀。”

啧啧两声,陈乐瑶在距离一楼还有三四个台阶的时候停下了脚步,身子倚靠在楼梯扶手上,十分遗憾地说道:“虽然这次我们陈家跟皇商失之交臂,但是,我们在京城的生意可是好得很呢!你瞧瞧,对面那个卖货的比买货的还多的,才是你们吴家呢!”

金秀珍一愣,眼神不由自主地又随着陈乐瑶的手指看了过去,果然瞧见了吴家布庄四个大字。

其实她这次来京城,的确是只知道吴家得了皇商,并不知道生意到底如何。

至于来陈家布庄也是她今日出门的第一件事,因为好久没有在陈乐瑶面前显摆了,她的确心里很痒痒。

特别是今年的皇商从陈家变成了吴家,她这个吴家大儿媳妇儿最希望看到的自然就是在陈乐瑶面前趾高气扬地好好数落一番了。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她只顾着来陈家布庄了,竟然没有提前问好,原来自己家的布庄正好跟陈家对门!

“吴江涛你这个混蛋!你不是说吴家布庄的生意好到整个京城的人都来买吗?你不是说吴家的大门都快被客人们挤掉了吗?居然又骗我,又骗我!混蛋!看我回去了不扒了你的皮!”

恨恨地低声把吴江涛给臭骂了一通,金秀珍的眼睛再也不想往吴家布庄那里看了。

她突然想起了刚一见到陈乐瑶的时候她说过的话,她说吴家布庄在对面不在这里。

本以为这是一句打发她的话,却不想原来是真的!

金秀珍眼神闪烁,再看大堂里那些客人们看自己时或嘲讽或不屑的眼神时,金秀珍只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赶紧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

不过,就算她家生意不好,但是她们吴家现在也是皇商,还扒上了二皇子这条大腿呢,她怎会轻易认输?

想到这里,金秀珍在陈乐瑶面前再次挺直了腰板,十分不屑地哼了一声:“你们生意好又如?我们吴家现在可是二皇子的人,二皇子最是看重吴家了,你再怎么努力,也是低人一等!”

她不说起二皇子还好,既然说起了二皇子,一楼的客人们笑得更加神秘莫测了。

陈乐瑶也一脸同情地看着她,无语地摇了摇头。

这个蠢女人,出门都不带脑子的吗?江南那么钟灵毓秀的地方,怎么会生养出她这么一个傻瓜?

------题外话------

推荐好友鱼鱼的新文,也是种田文哦~

瞧瞧这个简介,哎呦,真想看看男女主不要脸的婚后生活啊,哈哈~

《嫡女重生:农田贵妻》浅尾鱼

三十岁的未嫁人的老女人和四十几岁未娶媳妇儿的老男人

重生后各种不要脸的生活。

算命的说了:八字合、命定姻缘!

婚后生活定是:干柴烈火、春雷滚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