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闹事(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陈乐瑶和周围的客人们看得莫名其妙,金秀珍下意识地觉得这其中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心中不禁忐忑起来。

果然,陈乐瑶的一句话将她乱跳的心重重地按压在地,还有她所有的尊严和脸面,全都被摔在了地上,怎么捡也捡不起来了。

只听陈乐瑶满怀同情地说道:“金秀珍,怎么说咱们也都是江南人,作为老乡,我觉得还是要提醒你一句。难道,你丈夫没有告诉你,你心中崇拜不已的二皇子想要让你下堂然后给你丈夫娶一房新媳妇儿吗?”

安悦儿被吴江涛玷污的事,这些人或许不知道,但是赵弘盛做主让吴江涛休妻另娶的事却是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京城。

这其中究竟是有谁在暗中操作,陈乐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反正只要让死对头吴家不痛快,她就高兴。

陈乐瑶轻飘飘的一句话便把金秀珍从云端瞬间拉入了泥里。

金秀珍身子一僵,下意识地就反驳:“不可能!你别胡说八道!”

金秀珍的反应在大家的意料之中,哪个女人愿意无缘无故地被下堂?更何况还是自己一直心心念念想要巴结的男人!

陈乐瑶摇摇头,觉得此时此刻的金秀珍其实也是很可怜的,自己丈夫花天酒地,现在自己的大少夫人地位又不保,可怜她千里迢迢地从江南赶来京城,得到的却是这样一个消息。

不过,陈乐瑶的同情心还未开始泛滥,金秀珍就开始作死了。

只见她蹭地从凳子上跳起来,浑身肥嘟嘟的肉也跟着颤了三颤,指着陈乐瑶就开始毫不留情地大骂起来。

“好啊,我就说那杀千刀的怎么死活不让我来京城,敢情是有小狐狸精在这边勾引啊!陈乐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德行,看着人五人六的,其实你骨子里就是个小妖精,跟青楼里的表子们一个揍性!”

“啧啧,行啊你陈乐瑶,以前在江南的时候不是口口声声说看不上江南的男人嘛?怎么,来了京城就觉得江南的男人好了?还想着勾引有妇之夫,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不要脸!居然还搬出了二皇子,行啊,真有你的啊!你这么厉害,怎么不去勾引二皇子,勾引我男人作甚!”

金秀珍人胖声音也很洪亮,她这么一骂,别说是一楼大堂了,就连二楼的几个雅间里都听得清清楚楚。

正在说话的林媛林薇二人都是一愣,不约而同地竖起了耳朵听了起来。

所有人都听得莫名其妙,陈乐瑶也被金秀珍骂的一头雾水,什么叫她勾引?怎么就成了她去勾引了?

不过转念一想,陈乐瑶很快便反应了过来,怪不得当初在江南的时候,金秀珍就整天跟她作对,原来是吴江涛早已将色心打到了她的头上。

陈乐瑶突然就想起了自己和江氏被媒婆桃花欺骗,差点成了吴江涛小妾的事。

敢情那混蛋是早就打起了她的主意啊!

金秀珍还在哇啦哇啦骂个不停,嘴里的脏字一个比一个难听。

别说被骂的陈乐瑶了,就连大堂里其他看热闹的客人们都面露不堪的神色。

不过,虽然她骂的很难听,大家却都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大家都知道,真正被二皇子指为新大少夫人的不是陈乐瑶,而是安家酒庄的安悦儿。

这个金秀珍连事情都没有搞清楚就开始胡乱骂人,真是脑袋被猪拱了!

“喂,你骂人之前能不能先搞清楚……”

“小贱人,小蹄子,不要脸的小骚货!”

陈乐瑶还未说完,就被金秀珍给堵了回来,弄得她一时无语。

大堂里的客人们也都纷纷开口劝着,但是金秀珍根本不把这些人的话听进耳朵里,见大家说得多了,竟是恼羞成怒,一巴掌将身边摆放着茶杯茶壶的小桌子给掀了!

咣啷!

哗啦!

桌子着地的沉闷声,茶杯茶壶摔烂的清脆声,一时间将所有人的劝阻和金秀珍的骂人声音都给遮盖了过去。

居然动起粗来了!

客人们纷纷后退,生怕这个生猛的女人一个反性把自己给拆了。

不过再看金秀珍时,心中对她的那点儿同情通通没有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古人诚不欺我。

“你,金秀珍,你今儿是来找事的吗?好,好,来人,去吴家把他们吴家两位公子叫过来,我倒要看看,今儿你们家的女人毁了我闺女的名声,还砸坏了我们店里的东西,吓到了我们店里的客人,你们吴家要怎么赔偿给我们!”

一声疾言厉色的呵斥,江氏已经从雅间里奔了出来,陈乐瑶是她的命根子,陈家布庄也是她跟陈海刚一手操持起来的,谁也别想从她这里讨到一丁点儿好处!

陈若初也叹了口气,从雅间里出来了。

现在不仅是家里的两个女人被欺负了,就连陈家布庄也被砸了,他这个大男人若是还藏在房间里不出来,那才是真的说不过去了。

江氏气呼呼地说完了这番话,却没有看到有人动弹,不禁怒火中烧:“怎么,本夫人使唤不动你们了?!”

大堂里的几个小厮面面相觑,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后出门来的陈若初,见他点了点头,便有个小厮麻溜地跑去了对面叫人了。

小厮们的表现,江氏一一看在了眼里,顿时又是气恼又是羞愧,刚刚她还在跟陈若初谈条件呢,现在就被狠狠地打了脸。

从什么时候开始,陈家布庄已经不听她的了?

小厮去对面叫人的同时,店里的几个护卫们也都跑了出来,他们不能对金秀珍如何,但是守在门口不让她离开却是可以的。

金秀珍一看这架势,立即就怂了,也不再骂了,颤着声音结结巴巴地指着陈若初质问:“你,你这个庶子,怎么,还想对我动手不成?小心我小叔子来了,把你们陈家给掀翻了!”

二楼的林媛噗嗤一乐,对这个金秀珍真是又同情又愤恨,狗仗人势还这么嚣张,脸皮真是够厚的。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她第一个想到的男人不是自己的丈夫吴江涛,而是小叔子吴正清,看来在她心里,自己的丈夫也不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