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待客之道吗?(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金秀珍的威胁,陈家众人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现在吴家在京城的地位可跟之前不一样了。

先是吴家的赌坊莫名其妙地输掉了好多产业,再就是因为安悦儿的事又赔掉了庄子铺子的。再加上吴家布庄生意不好,还要给二皇子时不时地提供一些资金支持。

别说吴江涛了,就是吴正清来了,也不敢面对面跟陈家闹翻。

看着眼前堵着自己的那些人,金秀珍就算是想要再作妖也不敢了,她就跟吴江涛一个德行,欺软怕硬,幸好做了错事有吴正清给他们擦屁股,不然的话,她哪敢这么张狂?

吴家的人倒是来得很快,当先冲进来的就是吴江涛,别看他在外边花天酒地的,但是对于这个结发妻子还是挺关心的。

“珍儿,珍儿!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谁敢打你?让他给我站出来,看我不揍扁了他们!”

吴江涛的声音横的很,听得金秀珍心里熨帖地很,但是当她转过头去找丈夫的时候,却被丈夫的表现气得差点晕厥过去。

明明骂的义愤填膺,结果人却在店门口不敢进来。

还口口声声说什么替她揍扁那些人,根本就是怕的不行了。

看到媳妇儿瞪自己,吴江涛讪讪一笑,等到二弟来了他才敢跟着一起进了门。

当即便跑到了媳妇儿跟前儿,又是嘘寒又是问暖的,好不体贴。

不过可惜,金秀珍有之前被下堂一事在心中梗着,又有之后这家伙不敢进门压着,根本就一点儿好脸色都没有给他。

吴家两兄弟一进门,老大只顾着看着自己媳妇儿,老二却得出头给这个蠢大嫂清理尾巴,真是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看着这两口子当众打情骂俏的模样,吴正清真是欲哭无泪,他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对儿兄嫂,一个一个地谁都不让他放心。

“陈公子,什么陈家布庄改行做武馆了?居然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这么粗鲁,这就是你们店里的待客之道?莫非,你们陈家布庄也到了店大欺客的程度了吗?”

抱怨归抱怨,但是该处理的事还是要处理的,特别是当对方是自家的死对头陈家时,他更要专心一些,不能让陈家占了便宜去。

陈若初对吴正清明里暗里的嘲讽并不放在心上,微微一哂,刚要开口说话,就被旁边的江氏抢了对白。

“呦!吴二公子,你这话说得就有些不着调了,怎么成了我们店大欺客呢,你也不瞧瞧,现在被砸的可是我们陈家,不是你们吴家!哼,要说被欺负的可不是你们吴家大少夫人,而是我们陈家呢!”

江氏抢着说话,一是因为对吴家看不顺眼,更多的自然是想在旁人面前展现自己的能力,让大家知道,她这个陈夫人才是陈家布庄真正的当家人。

只不过,她这话显然没有让大家感受到多少当家人的魄力。

大堂里的客人们纷纷露出复杂的神色,只觉得这个陈夫人看起来大气的很,怎么说的话这么小家子气呢?

的确是金秀珍来闹事,但是你居然抓着她打翻的桌椅打烂的碗壶说事,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陈夫人是可怜那几两银子呢!

吴正清嗤笑一声没说话,吴江涛却是抬起头来反驳道:“哦!原来是夫人不小心打翻了你们的茶杯,这好说,这点儿银子,我吴家还是赔得起的!只不过,陈夫人,为了这几两银子就如此大动干戈地吓唬我家夫人,我们吴家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江氏一愣,气急了,多说着手指指着吴江涛骂道:“你说什么?什么叫不小心,她明明是故意摔烂的!”

“故意摔烂的你就让这么多护卫出来欺负我家夫人吗?你们陈家的待客之道真是霸道!”

金秀珍一脸崇拜地看着自家男人,成亲这么多年了,她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男人原来也有这么真男人的一面!

江氏却被气得浑身哆嗦起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那些护卫哪里是她找来的,明明是陈若初!

对,陈若初!

转头看向双手背后,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模样的陈若初,江氏真想一口唾沫吐到他的脸上。

“你还不说话吗?难道就任凭他们这样欺负我们陈家?”

陈若初剑眉一挑,有些好笑地看着江氏。

虽然他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江氏却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了,一边用手抿头发掩藏自己的不自在,一边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果然不应该任由这小混蛋娶那丫头进门,进了门不得把我挤兑死?”

江氏在心里嘀咕什么,陈若初不用问也能猜得出来。不屑地一笑,陈若初转过了头来,看向了楼下的吴江涛。

“好啊,既然吴大公子说要赔偿,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不过,你家夫人今日可不仅仅是摔坏了我家的茶杯茶壶而已,还有这桌子,还影响了我们店里的生意。”

顿了顿,陈若初像是想起什么事一般,恍然道:“哦对了额,令夫人一进门就诋毁我们陈家布庄是青楼呢,我们布庄没什么,可是大堂里这么多客人呢,吴大公子总要给这些客人们一个交代吧!”

陈若初刚一说完,立即就有机灵的小姑娘随声附和他:“陈公子说的不错,吴大少夫人的确口出秽语,你们一定要给我们一个说法才行。”

“就是,我们可都是清白人家的女子,哪里能跟那种污秽之地的女子们相提并论?你家夫人说话都不过脑子的吗?既然如此,就不要轻易让她出门啊!”

如今正是年下,出来买东西的有一般人家的姑娘,也有贵人家的小姐,就算吴正清不打算理会这些人,但是也架不住这么多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念叨啊!

看这么多人都出来作证指责自己,金秀珍脸色一白,想要反驳的话还未出口就被小叔子给瞪了回去。

跟吴江涛一样,金秀珍在吴家最怕的就是这个小叔子了。她瑟瑟缩缩地缩了缩脖子,艰涩地咽了咽口水,果然不敢说话了。

“哦对了,不仅是这些客人们,还有我家嫡姐,她好心提醒令夫人小心被莫名其妙地下堂,结果呢,好心没好报,令夫人对我家长姐又是诋毁又是辱骂,真是不成体统!”

陈若初咧了咧嘴角,对于自己和姐姐戳穿了人家的家事一事一点儿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甚至还瞧热闹不嫌事大地补充了一句。

“哦对了,吴大公子,我早就听说安家小姐长得伶俐貌美,本来还对你抛弃糟糠之妻有些耿耿于怀,但是今日一看,啧啧,我觉得二皇子对你真是理解万分呢!”

噗!

在二楼瞧热闹的林媛捂着嘴笑了出来,这个小林子,这嘴巴永远都这么厉害,真是无处不落下风啊!

江氏也被陈若初的毒舌深深折服了,即便她不想承认,但是看着吴江涛兄弟二人愈发难看的脸色,也不得不承认了。

“好啊你,原来是真的!那个什么安家小姐是什么人?啊?是哪个青楼里的小婊子?你给我把她找出来,要是让我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我把你阉了!”

金秀珍一脸愤恨地骂着吴江涛,可是虽然嘴上骂的痛快,其实根本不敢动手。

对于金秀珍这个妻子,吴江涛也是纠结的很的,以前很是喜欢,之后后来这女人越吃越胖,脾气也被他惯得不成样子。

不过若是真的将她休了,还真有些舍不得。

“我哪里敢啊夫人,我心里只有你!别看我经常逛青楼,但是那些对我而言都是过眼浮云,哪里比得上夫人你这棵常青树?”

吴江涛哄女人的能耐还真不是盖的,三言两语就把金秀珍给哄好了,不过对于安悦儿的身份,他还是时刻谨记二皇子的警告,对于安悦儿被玷污一事一个字儿都不敢提起。

见大哥没有把安悦儿的事说出来,吴正清才终于放下心来。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至尊豪门:霍少斗娇妻》/荷子

简介: 她,江城第一名媛,男人们心中的女神!婚礼当天,公司破产,父亲自杀,而这一切源于她的人渣未婚夫——莫北晨。

两年后,骆于薇低调回国,父亲临终前希望她不要复仇,希望她好好的活下去。

然而,昔日的姐妹公然羞辱她,曾疼爱她的叔叔伯伯们怕她重振骆氏,处处打压她。

既然如此,她何需再忍?羞辱她的姐妹她还回去,骆氏——她当然更要夺回。

霍翟傲伸手挑着女人尖细的下巴,嘲弄的问,“你凭什么以为我会要你?”

女人强忍着痛说道,“因为我是骆于薇,江城第一名媛。”

“那就先让我试试你如何的‘贤妻良母’。”男人说完就将女人推向在身后的大床。

女人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