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低头认错/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正清已经没有力气再跟陈若初说话了,只是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陈若初心中暗笑,面上却是一片遗憾:“哎,其实在下也不想这么为难三位的,只是,女子名节大于天,身为人弟,自然是不能不管长姐的名声的。如此,就只能委屈了嫂夫人了。”

陈若初一句话直接点到了金秀珍的头上,让原本还在低头咒骂的金秀珍有些摸不着头脑,愣愣地抬起头来“啊”了一声。

那呆呆傻傻的样子,看起来就跟大街上的小傻瓜一样,看得大堂里的人都撇嘴笑了起来。

许是被陈若初坑得有些怕了,吴正清当先一步走到了金秀珍身前,警惕地看着陈若初:“不知陈公子想要怎么委屈嫂嫂?”

“你,你这个小淫魔,不会是想……”

吴江涛也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再看陈若初时满眼都是猥琐和不屑。

陈若初头脑一蒙,差点从二楼栽了下来,这个吴江涛满脑子里边都是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龌龊东西,还淫魔?难道他会饥不择食到什么人都能下口的?

林媛和林薇显然也听出来了吴江涛话中的意思,立即笑了出来,林薇的脸更是跟个红苹果似的了。

林媛用胳膊肘捅了捅大妹的胳膊,打趣道:“你家小林子的口味也太随便了,那样的货色都能喜欢!”

“大姐!”

林薇脸蛋儿更红了,使劲儿拿眼睛瞪她,可是瞪来瞪去,她眼睛里却一点儿威胁力都没有,反而还多了几分娇俏可爱,看得林媛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刘氏和小河正在挑布料,听到笑声忍不住转过头来也笑了笑。

为了不让大家误会,陈若初赶紧摆摆手解释道:“两位吴公子,你们真是太会说笑了。正所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但是,并不代表蔫白菜康萝卜也能入得别人的眼啊!”

噗!

笑声此起彼伏,蔫白菜康萝卜,这个陈家公子说话也真是够毒的!

金秀珍再傻也听出这句话是在说她丑了,当即就气得眼斜鼻子歪,哆嗦着身子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了。

吴江涛更是气恼,这陈若初讽刺金秀珍是蔫白菜康萝卜,那身为丈夫的他岂不是饥不择食的饿驴?

吴正清的脸愈发绿了起来,他深深地觉得跟陈若初打交道是他这辈子做得罪错的一个决定。

“陈公子,还请口下留情。”

吴正清此时也不打算跟陈若初再较什么真了,只想赶紧把事情解决了好早些脱身。

直觉告诉他,若是再跟陈若初斗嘴,他肯定要被气得当场中风不行!

“陈公子究竟想怎么解决这件事,还请给个痛快话。大家都忙得很,想必陈家也不希望再耽误自己的生意了吧!”

陈若初一脸无所谓地撇了撇嘴:“生意而已,承蒙大家给陈家布庄面子,还在等候着,我们陈家自然不能辜负了大家。不过,钱财没有了可以再赚,长姐的名声坏了,可就不是用银子可以赔偿的了。”

吴正清一噎,讪讪地点点头。

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是话里的意思还是显而易见的,陈家布庄客人多得是,不在乎这一时半刻。可是,既然你不在乎这一时半刻的生意,怎么刚才还要让他们赔偿那一百两银子的经济损失呢!

“既然是长姐的名声,那就不能大意。如此,便请吴大少夫人给我家长姐敬茶认错,并且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胡言乱语诋毁长姐的名誉。当然,若是再让我听到一丝一毫对长姐不利的流言,就不只是敬茶认错这么简单了。”

最后一句话,陈若初声音沉闷,显然是多了几分威胁之意的。

雅间里的江氏闻言,心头一动,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陈乐瑶更是感激地看着这个庶弟,其实当初那个媒婆桃花给她们母女两人下的套还是有一些漏洞的,若是逼急了吴家,只怕吴江涛会把这件事给抖落出来。

如此,陈乐瑶的名声就是真的坏了。

但是现在陈若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显然就是告诉大家,以后再有不利于陈乐瑶的言论,那些也全都是吴家大少夫人为了报私仇而故意诋毁陈乐瑶的。

吴家两兄弟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但是不明就里的金秀珍却不知道自己丈夫其实还背着自己打算将陈乐瑶抬进门这回事,当即就气呼呼地哼了一声:“让我给她敬茶认错?做梦!”

陈乐瑶也撇撇嘴,十分不屑地看了她一眼:“让本小姐喝你敬的茶,本小姐还怕闹肚子呢!行了,谁让本小姐心胸宽阔呢,也甭敬茶了,低头认个错就行了。”

“做梦!”

金秀珍气得咬牙切齿,以前在江南的时候她三天两头带着吴含玉去陈家找陈乐瑶斗嘴,可从来没有像今日这样丢人过。

还敬茶认错,低头认错,简直都是放屁!

“大嫂,你就低头认个错吧!”

金秀珍还想再说什么,便听到吴正清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身子猛地一震,不可置信地看着吴正清,仿佛想要确认刚刚那句话到底是她不争气的丈夫说出来的,还是她一直当做救世主的小叔子说出来的。

不知道是不是被金秀珍的眼神刺痛了,吴正清只觉得脸上面子全无,语气里也多了几分不耐。

“此事终归是你的错,跟陈家小姐道个歉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若是因为此事污了吴家的名声,大嫂你觉得自己能承担得起吗?”

能吗?当然不能!她一个弱女子,随时都有可能被夫家休弃,更别说承担污了吴家名声的罪责了。

若是此罪真的坐实了,别说二皇子的意思了,就是吴正清都有理由休了她了。

金秀珍愤愤地瞪了陈乐瑶一眼,却也不得不低头认错:“方才都是奴家口无遮拦,对不住了。”

说着,果然低了低头,只不过那低头的动作甚是僵硬,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带着几分怨气。

陈乐瑶也不跟一般见识,怨便怨吧,反正她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

只不过回去了以后只怕吴江涛就会不怎么好过了,至少三天不能去青楼应该是准的了。

金秀珍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可见心里是多么憋屈了。

而最憋屈的只怕就是赶过来救场的吴正清了,临出门的时候,吴正清意味深长地看了陈若初一眼。

虽然一句话未说,但是眼神中的意味却是异常明显的。

他在跟陈若初挑战,一定不会让陈若初好过!

陈若初现在也不是以前不谙世事的小伙子了,对于吴正清的威胁坦然受之。

既来之则安之,吴正清能做的无非就是对陈家布庄不利,至于其它,他还不相信这家伙能做出什么杀人放火的事了。

要知道,赵弘盛还未当上太子,若是自己手下之人犯下这样的罪责,对他可是一点儿好处都没有。

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前程,赵弘盛也不允许吴正清做什么出格之事。

将吴正清留下的一百五十两银子收下,陈若初脸上的笑意顿时呈现出来,朗声对大堂里的客人们说道:“各位,今儿真是不好意思了,耽误了大家的许多时间。为了向大家表示歉意,并且也感谢各位方才出声为我们陈家作证,在下表示,今日所有布料,一律八折优惠!”

八折优惠,这样大的优惠力度,恐怕也就是陈吴两家打价格战的时候才出现过。

客人们的热情顿时都被跳动了起来,纷纷对陈若初表示感谢,继续挑选自己心仪的布料了。

陈乐瑶看了陈若初一眼,发自内心地道了声“谢谢”。

“不必道谢,身为弟弟,这是应该的。”

陈若初摆摆手,便进了林媛她们所在的雅间里。

“弟弟,弟弟。”

陈乐瑶愣了愣神,口中喃喃地念叨了几遍,原来有兄弟姐妹互相照应着的感觉,是这样的温暖。

陈若初跟林家人早已熟悉地像是一家人了,就连刘氏也已经把他当做半个女婿看待了。

至于为什么是半个女婿,那是因为江氏这个嫡母还没有松口,陈若初和林薇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陈若初进门后,先是给刘氏见了个礼,接着又跟林媛几人打了个招呼,才坐到了几人对面的凳子上。

为了避嫌,雅间里的门并没有关上,外边对房间里的情形一目了然,却听不太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看着陈若初脸上还挂着胜利的笑容,林媛心中好笑,忍不住打趣道:“几日不见,陈公子这睚眦必报的性子,真是愈发明显了。”

陈若初挑眉,也不否认:“那是自然,吴正清若是单纯来找事也便罢了,只是他好死不死地居然妄想挑拨我们陈家的关系,那就不能轻易饶恕了。”

林媛点头,对他的说法很是赞同。

兄弟阋墙最是不可取的,陈若初跟江氏不管在陈家怎么闹,那也是人家的家事。

但是吴正清却非要往枪口上撞,那就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林薇此时也想明白了,怪不得方才小林子非要让吴家赔银子道歉的,敢情不仅仅是因为金秀珍口无遮拦,还是为了报复吴正清的挑唆之仇啊!

只是不知道吴正清那个家伙会不会明白个中原委,若是不明白还好说,若是明白了,是不是要被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给气死?

小林霜刚刚也是听到了一些他们的对话的,对于那个打碎了的茶壶很是好奇,眨着亮晶晶的眼睛凑过来问道:“小林子哥哥,那个茶壶,真的是西凉来的吗?五十两银子啊!你居然舍得放在大堂里!你还有没有这样的茶壶,能不能卖我一套?”

对于那些茶壶之类的东西,小林霜根本不感冒。但是一听是西凉来的东西,想必就很珍惜了。

这样稀少的东西,蠢蠢的小六儿肯定会很喜欢的。

“卖?”

陈若初扑哧一笑,就连林媛林薇也笑盈盈地看着小林霜,看得小林霜一头雾水。

“小妹,以我们的交情,怎么能用卖呢?你若是喜欢,就是送你十套八套的都没有问题!”

十套八套的?这也太奢侈了吧?

小林霜兴奋地眼睛大亮,但是亮过之后便反应了过来,她本就聪明得很,看三人的神情,再加上小林子的话,自然就猜出了其中原委。

“那茶具,莫非……”

林薇笑着点点头,将她牵到了自己身边,跟她说道:“别听你小林子哥哥胡说,那个茶具哪里能值那么多钱?那是骗吴家人的。”

“真的?”

林薇笑着戳了她额头一下,点头道:“自然是真的,那茶具还是我跟你小林子哥哥一起在街上买的呢!你若是想要,二姐等会儿带你去买,连一两银子都不到。”

一两银子都不到?

这下,不仅是小林霜,就连刘氏小河也惊讶地目瞪口呆了。

虽然她们方才一直在挑选布料,没有在意外边的纠纷。但是大致事情也是了解的,陈若初可是靠着这套茶具坑了吴正清五十两银子呢!

哪里会想到,这套茶具其实根本不值钱,连一两银子都没有!

“哈哈,那个吴家公子真是好笨啊,居然被骗了哈哈!”

小林霜反应过来,便拍着小手笑了起来:“这样的茶具还是给小林子哥哥留着吧,没准儿赶明儿就又有一个大傻瓜自己要上当呢!”

虽然小林霜的反应有些过于激动了,但是林媛几人倒是都觉得其实她的话还是有几分可能性的。

几人在房间里说着话,时不时传出几声爽朗的笑声,路过的客人们无不好奇驻足,不过鉴于对其他人的尊重,也没有人真的停下来扒拉着门口要听听他们再说什么。

不过,有人却总是喜欢自讨没趣。

“呦,这不是林家夫人吗?怎么这么热闹?这是再说什么笑话呢?”

伴随着江氏意味难明的声音,她已经走进了林媛几人所在的雅间里。

陈乐瑶也在身后跟着,时不时地扯扯娘亲的衣袖,显然是要劝说什么,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虽然对于江氏,刘氏没有什么好印象,但是一想到自己女儿跟对方的庶子或许会成为一家人,也就没有落了她的面子。

刘氏笑着点点头:“原来是陈夫人,夫人来的正好,我们正在讨论贵店的布料呢,真的是太美了。”

看着刘氏手边果真放着一块陈家布庄最新花色的布料,江氏在心中撇撇嘴,也跟着坐到了刘氏的旁边,笑道:“这样的布料的确是我们陈家最新出的呢,林夫人若是喜欢,我就让下人给你多拿一些来,还有好几种别的花样呢!”

对于这块布料,刘氏也只是随口一赞,还未到真的喜欢的不得了的地步,对于江氏的提议也就不冷不热的婉拒了。

虽然一开始江氏也不是出于真心要给刘氏拿布料,但是现在被她当面给拒了,她的脸面又有些挂不住了,嘴角不耐烦地抽了抽,便转头看向了林媛。

自从被吴家和媒婆桃花联手坑了一把之后,江氏对林媛倒是多了几分别的心思。

她既是皇帝亲封的平西郡主,又是宫中淑妃娘娘的义女,更是三皇子的义妹。

这样的身份,随随便便一个拿出来就够他们陈家敬仰一番的了。

特别是三皇子义妹的身份,若是能跟她攀好关系,绝对能跟着分一杯羹。

到时候,陈乐瑶嫁给三皇子成为妃子一事,不就水到渠成了吗?

只是可惜,陈乐瑶早已断了攀上皇子的心思,更没有心力去巴结旁人,所以一直都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

今儿好了,林媛亲自来了,她当然要抓住这个机会,好好地表现一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