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交易/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平西郡主,好久不见啊!还没恭喜您跟夏二公子定亲之喜呢!”

江氏突然的热情,弄得林媛一头雾水。

不过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她可不认为江氏是出自真心要恭喜自己和夏征的。

“多谢陈夫人了。”

林媛笑得温婉大方,回答得不露痕迹,却也不刻意亲近,弄得江氏一时有些下不来台了。

说起来,相比于江氏,陈乐瑶跟林媛之间见面的机会更多,所以,林媛倒是更乐意跟陈乐瑶说说话,而不是这个隔了一辈且一看就动机不纯的老女人。

只是可惜,陈乐瑶自打进门就没有开口的意思,即便被江氏捅了好几下也依然赌气似的站在那里,别说林媛了,就连一直跟她相处极好的林薇都没有说话。

林媛微微挑了挑眉头,再看陈若初那高深莫测的神情,也就静下心来等着看江氏的表演了。

果然,江氏很快便演起了独角戏。

她一会儿跟刘氏夸赞着小永严的乖巧可爱,一会儿又夸奖着小林霜的医术高超,当然夸赞最多的还是身为平西郡主的林媛了。

只不过,这江氏居然一句话都没有给林薇说,还真是出乎几人的意料。

看来,这女人打心眼儿里还是不希望陈若初跟林薇在一起的。

林媛撇了撇嘴角,心里一直在嘀咕这个江氏是不是有人格分裂的倾向。

一方面讨好林媛想要求她办事,一方面又极力反对林家的闺女做自己的儿媳妇儿。

要知道,若是林薇真的成了江氏的儿媳妇儿,求林媛办事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林薇心思最是敏感,江氏对她们姐妹几个的亲疏对待是看得清清楚楚的,脸上顿时就有些落寞了。

自己的妹妹自己心疼,林媛心中不忍,也不再想听江氏绕圈子念叨了,便出声打断了她:“陈夫人,您是不是有事?若是有事就请直说,若是无事,我们也该回府了。”

一听她们要走了,江氏先是一愣,随即便打定了主意开门见山了。

“郡主,请稍等。其实,其实我还真是有件事想要求郡主给行个方便。”

“娘!你能不能别说了!”

江氏的话还未说完,便被陈乐瑶一脸不乐意地打断了,她已经丢过一次人了,已经丢不起第二次了。

偏偏江氏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好像完全被洗脑了一般,竟然一定要打定主意让她攀上一个皇子。

皇子是那么好嫁的吗?更何况还是三皇子!

三皇子的声名她可是清楚的,正直温厚,哪里是随便一个商户之女就能攀得上的。

若是二皇子,或许还会为了陈家背后的经济实力而松口给她一个名分,但是三皇子,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被女儿打断,江氏脸上有些挂不住,但是毕竟是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女儿,怎么忍心说句重话?

随手扯了陈乐瑶一把,江氏赔笑着对林媛说道:“郡主还请见谅,小女顽劣,而且,也有些不好意思呢!这事,还是让我来说吧!”

不好意思说?什么事会让她不好意思说?

林媛眉头一挑,心中一边猜测,一边默不作声地等着江氏开口。

陈乐瑶显然还是不同意江氏说这件事的,不过再怎么犟也是犟不过她娘的。

索性,小丫头一跺脚,头也不回地出门去了,甚至都没有跟刘氏告辞。

身为江南大家的陈家嫡小姐,居然做出这等没有礼貌的事,可见她是真心被气到了。

“臭丫头!”

在心里骂了陈乐瑶一句,江氏便回过头来笑了笑,用手抿抿发丝以掩饰自己脸上的尴尬。

“这个,还请平西郡主莫要见怪……”

“陈夫人,陈小姐定然有自己的原因,我是不会怪罪于她的。你有什么事,就请快些说吧!”

林媛也抿了抿发丝,脸上故意流露出了几分不耐烦的神情。

既然这江氏不待见自家大妹,那她也没有必要对江氏有几分好脸色,故意让她着着急,急死她!

江氏果然着急了,连架子也不敢端着了,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郡主,实不相瞒,我也是知道郡主跟三皇子殿下关系交好,所以才舔着脸皮来求郡主的。”

竟然跟大哥有关系!

林媛压下心中的情绪,继续不动声色地听她说话了。

“乐瑶这孩子,想必郡主也是了解的。她不光是模样俊俏,性子也是极好的,最重要的是这丫头心性温厚,待人真诚,绝对是个好姑娘。”

江氏还在不迭声地夸赞着陈乐瑶,在场听着的人们却是已经基本上猜到了她的意思了。

又是说林媛跟三皇子关系交好,又是夸赞陈乐瑶人品出众的,就连小林霜也听明白了,拉着小河的胳膊低声问道:“三姐,她是想给他们两个人做媒吗?”

自从丑媒婆小桃花登门给林媛说媒之后,小林霜也知道有做媒这种事了。

小河撇撇嘴,在她耳边嘀咕了一句什么,小林霜顿时也跟着露出几分鄙夷之色,显然两人是在谈论江氏对林薇的看法了。

“陈夫人,令嫒的确是人品出众,只是,这跟你今日要找我的事有何关系呢?”

林媛歪了歪头,那纯真的眼睛仿佛真的听不出来江氏说这些话的意图。

江氏一口老血卡在嗓子眼儿,差点把自己个儿给憋死。

小河和小林霜却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大姐这个傻装的,满分!

江氏脸上难看的不行,她看了看陈若初,可是对方依旧默不作声地坐在那里,一副事不关己的架势。

这个小贱种!

江氏在心里又狠狠地骂了一通,终于直说了:“那我就直接说吧,其实我就是想求郡主给我家乐瑶做个媒,若是我家乐瑶能够入了三皇子的眼,我们陈家定然会重金酬谢……”

“等下!”

林媛摆摆手,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陈夫人刚刚说什么?能否再说一次?”

江氏嘴角抽了抽,却又不敢得罪林媛,只好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末了还不忘加了一句:“还请郡主看在跟我家乐瑶交好的份上,帮帮她。”

这次,林媛是听清楚了,不过心里却不明白了。

她看了林薇一眼,十分奇怪地问道:“陈夫人这话说得不太对吧,本郡主跟令嫒好像没有什么交情吧?更不要提交好了,若是真的要说的话,那也得是我家大妹薇儿,她们两人才是一起在绛烟阁学习刺绣的好朋友呢!”

一听大姐将自己提了起来,林薇心里终于有了几分波澜。

江氏不看重自己,却绕过自己去求大姐,她就算再性子好,对于江氏也是有几分不满的。

更何况,自己跟陈若初的事,她又不是不知道,为什么要把自己绕过去?这不是明摆着跟她说不想让她当陈家的儿媳妇儿吗?

江氏眨眨眼睛,仿佛早已料到林媛会如此说,从容不迫地笑道:“二小姐的确是跟乐瑶关系交好,只不过,她的身份有些尴尬,我,实在是不好意思请她开口。”

身份尴尬?

这样一说,就连刘氏也挑起了眉头,不乐意了:“陈夫人,我家薇儿怎么身份尴尬了?还请你明说。”

一说起林薇来,江氏也没有之前那唯唯诺诺的样子了,仿佛对方有什么把柄落在了自己手里,等着她任意处置一般。

“这个嘛,还不是因为她跟若初关系交好吗?若是让人知道了,只怕……”

“只怕什么?!”

刘氏疾言厉色地打断了她:“我家薇儿跟陈公子是旧识,不仅是薇儿,就连媛儿小河霜儿也是如此,难道她们以后跟令公子见了面都不能打个招呼吗?陈夫人,你若是再跟之前一样用莫须有的事来诋毁我家薇儿的名声,我可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刘氏向来都是温婉可人的样子,即便跟江氏以前有过不愉快,但是时日之久,她甚至都忘了这个女人乍起毛来的样子有多可怕了。

江氏刚想说她没有资本不放过自己,可是转念一想又蔫了。

现在的刘氏可不是当初刚刚进京的乡下小妇人了,她现在已经是平西郡主的娘亲,而且身上还是有诰命的。

不说刘氏,就是林媛想要不放过她都是易如反掌的事。

江氏抿抿唇,不打算理会刘氏了,只是绕过她和林薇,继续求林媛去了。

而且这次,她已经转变了策略:“郡主,方才我说的事还请您认真考虑一下。要知道,我们陈家可是连续多年的皇商,在江南的势力也不容小觑。再者,如今江南吴家已经投靠了二皇子,若是三皇子想要成事,只是单打独斗肯定不行的。我们陈家,愿意提供经济支持。只要他给我们乐瑶一个侧妃的位置,其他事,全都好说!”

林媛眉头一挑,对江氏刮目相看了。

就连一直没有任何表情的陈若初也意外地抬了抬眼皮子。

怪不得这女人不把林薇放在眼里,怪不得这女人一心只想跟林媛对话,原来她早已想好了交换的条件。

而且这个条件听起来还真的很是诱人呢!

如今的皇子之中,竞争最大的就是二三两位皇子,二皇子有吴家,三皇子呢?将陈家纳入麾下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吧!

更何况现在陈家已经主动投诚了,傻子才会把钱财往外推。

不过可惜,这次林媛还真就当了一次傻子!

啪啪啪!

房间里响起了清脆而响亮的鼓掌声,林媛一边拍手一边好笑地摇着头:“陈夫人啊陈夫人,你这个如意算盘打得可真是响啊!只是,难道你忘了,三皇子背后虽然没有江南陈家吴家,却有将军府的二公子,还有我这个义妹呢!”

她好笑地看着江氏:“敢问陈夫人,江南陈家能够拿出多少银子来全力扶持三皇子?五成?七成?还是九成?”

林媛嗤笑一声,眼中的不屑之色显露无疑:“据我所知,陈家的当家人是令夫陈老爷,不知道陈夫人来跟本郡主做这个交易的时候,他知不知情呢?”

“我……”

江氏脸色一白,答案显而易见。

陈海刚是什么性子?那样如钢铁一般正直的男人,会允许自己的夫人用陈家的银子去换一个皇妃的虚名?

林媛唇角微微一扬:“看夫人的表情,想必陈老爷是不知情的吧?哎,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

“哦对了,据我所知,陈家的当家人虽然是陈老爷,但是若是将所有的银子通通拿出来的话,好像还得经过陈家族中长老们点头的吧?啧啧,本郡主可不认为陈夫人能够说服得了那些老顽固们呢!”

最后这句话已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了,江氏的整张脸都僵硬起来了,若不是冬日里棉衣厚重,只怕现在房间里的人们就能看到她衣裳后背渗出的冷汗了。

“我,我还有!”

眼看着林媛便要起身离开了,江氏看看林薇和陈若初,终于下定决心亮出了最后的底牌!

“只要郡主答应帮我乐瑶牵线,我,我就答应让若初娶令妹进门!”

呼!

此话一出,房间里所有人的呼吸都是一滞,虽然陈若初和林薇之间有情的事,他们都知道,但是被江氏这样明目张胆地拿出来交易,还真是出乎众人的意料!

特别是林薇,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怎么的,整个身子都哆嗦起来了。

她蹭的就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愤愤地瞪着江氏,只是她向来性子柔和,即便是被气急了也说不出什么重话来。

小姑娘有苦难言,有气难抒,当即便眼眶发红,呜呜地哭了起来。

陈若初的眼睛也危险地眯了起来,冷笑着在江氏身后开口:“我与薇儿的事,还用不着你来插手!”

江氏如今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脸上甚至还有了几分癫狂的笑意:“不用我来插手?哈哈,陈若初,你是不是最近太过得意脑子坏掉了?你别忘了,你只是陈家的一个庶子,将来你成亲,也是需要我这个嫡母做主的。别以为你得了老爷的青睐就能为所欲为。只要我这个嫡母不松口,你就别想娶她!”

陈若初黑曜石般的眸子里迸射出几乎能将人戳烂的目光,一字一顿道:“如果我非要娶她呢?”

呵呵。

江氏冷笑两声,顺着他的话头便继续说了下去:“除非我死,或者,你不是陈家的人!”

陈若初牙床咬得嘎嘣作响,拳头紧紧握到了一起。

正在静静看着两人斗嘴的林媛突然也冷笑一声:“这两个条件嘛,本郡主觉得,第一个比较容易办到。”

嘶!

江氏倒抽冷气的声音几乎都能遮盖林薇的哭声了,她瞪着眼睛使劲盯着林媛,虽然她不想承认自己真的被她吓到了,但是林媛深邃的眸子里迸射出的寒光,的确让她心有余悸。

“好!”

正在两人对峙之时,一个好字打断了两人之间的明争暗斗。

众人的目光纷纷看向了陈若初,就连林薇都停止了哭泣,目光灼灼地看着陈若初。

好什么?为什么要说好?难道,他妥协了?要把他们的感情当做交易拱手送出去吗?

林薇颤抖着嘴唇,生怕小林子会说出这句话来,若是那样,她就知道,自己和小林子这辈子都要被江氏死死压着不能翻身了!

陈若初温柔的目光转向林薇,在他一向孤傲冷淡的脸上,很难看到这样温柔细腻的笑容,就像冬日里的旭日阳光,照得人心里暖洋洋的。

“好,既然如此,那我陈若初,便自请逐出陈家,与夫人你老死不相往来。如此,我与薇儿的亲事,也不用夫人你过问了。”

自请逐出陈家?

这样一句话代表着什么,江氏比在场众人更清楚,陈若初如今是陈家唯一的男丁,即便是个庶子,但是他能力出众,将来继承家主之位也是不无可能的。

但是现在,陈若初居然说要脱离陈家,那就是说陈家的一分一毫都跟他陈若初没有半分干系,别说继承家主之位了,就是从陈家拿一两银子都名不正言不顺了。

“你,你刚刚说什么?”

事情发展太快,江氏有些蒙了,下意识地便又问了一遍。

陈若初唇角现出一个嘲讽的笑意:“我说,我要自请离开陈家。你不是一直都防着我吗?生怕我抢了陈家家主的位置,生怕我抢了你女儿的家产吗?现在我遂了你的心意了,这些东西我全都不要了,钱财乃是身外之物,你们喜欢便都拿去吧,反正,我也不在乎。”

陈若初的声音柔如春风细雨,但在众人的心中却泛起了波澜。

莫说江氏了,就连林媛都诧异不已,陈家的家产的确不少,放弃这样的家产,陈若初对林薇的心意可见一斑。

林薇的呜呜声再次响起,只是这次不是委屈不是气恼,而是心疼,是开心,是幸福。

陈若初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江氏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只能点头答应了。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她还能说什么?

虽然请林媛出面给陈乐瑶做媒的事泡汤了,但是把陈若初这个碍眼的小贱种给踢出了陈家,也算是收获颇丰了。

不过,江氏却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她心头微微一动,眼神里满是质疑:“陈若初,你该不会是想着以退为进吧?对,我承认你能力出众,现在陈家的生意有很多都要由你出面。你该不会,是想来个缓兵之计,到了老爷面前将我一军吧!”

陈若初的能力摆在那里,即便陈海刚有时候也自愧不如。

这样优秀的陈若初才让江氏更加忌惮,也让江氏不得不防范,若是这家伙把她今日找林媛做媒的事捅到了陈海刚面前,那她就别想着有好日子过了。

江氏的心思,陈若初清楚得很,他好笑地挑了挑眉头:“你放心,今日之事,不会有旁人知晓。至于自请出陈家,我会亲自到父亲面前回禀的,绝对不会让你为难。”

说完,陈若初便再也不理会江氏,优哉游哉地坐回到凳子上继续喝茶了。

“好,好,陈若初你有种!既然如此,我也不客气了。”

江氏得意的目光从陈若初身上转到了林媛的身上,笑道:“好,虽然今日没能请动平西郡主出马,但是能把陈若初这个小贱种逐出陈家,也算是收获颇丰了!”

这样光明正大地说出这样的话来,也真是出乎众人的意料了。

对于江氏这样不要脸的言论,林媛都被气笑了:“陈夫人也真是刷新了本郡主的三观了,居然用另外一人的姻缘来换自己女儿的姻缘,这样的事也就是你能做得出来。只是,不知道陈小姐知道了此事以后会如何看待你!”

不屑地轻声一哼,林媛又道:“三皇子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是再清楚不过的了,你不要以为我这里行不通就可以找旁人去做。若是再遇到一个媒婆桃花,只怕这次可没有一个陈若初来救你们了!”

江氏身子晃了晃,嘴上却依旧硬得很:“这件事就不劳平西郡主费心了,我们乐瑶的亲事自有月老做主,我相信,她这辈子一定能够大富大贵,绝对不会像某些人一样自甘堕落!”

自甘堕落四个字,江氏咬得格外重,说话的时候还意味深长地看了看陈若初,显然对他为了一个女人就放弃了陈家所有的家产很是不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