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钻牛角尖了/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的耳洞打完了,但是林薇和小林霜的耳洞可就没有那么顺利了。

林薇最是怕疼了,老嬷嬷的绿豆粒儿刚放到自己耳朵上的时候就把她疼地满眼含泪了。

“大姐,你刚刚,刚刚都不疼的吗?”

好不容易打完了耳洞,林薇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拉着林媛轻声问着。

看着大妹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林媛恶趣味地挺了挺胸脯,慷慨激昂道:“怎么会疼?多么简单的事啊!你瞧,连小妹都没有……”

“哇啊!”

林媛一句话还没说完,那边便传来了小林霜哇哇大哭的叫声,惊得老嬷嬷不知道是该继续还是就此收手。

刘氏也是哭笑不得,一边安慰着小姑娘,一边好笑地说道:“一开始提出要扎耳朵眼儿的可是你呢,怎么现在哭得最厉害的也是你?你这丫头,不是还是个大夫吗?平日里不是最擅长摆弄银针的吗?怎么就给吓哭了?”

小林霜抽噎着鼻子,豆大的眼泪不要钱似的往下掉,看得小永严都十分嫌弃地撇过了脸去。

“娘啊,大姐二姐,她们骗人,她们说不疼的,她们骗人!”

林媛和林薇面色一沉,敢情这丫头哭得这里厉害根本不是因为太疼了,而是因为她们骗她了!

两姐妹一阵无语,纷纷跑到一边跟小河去看首饰盒里的耳坠了。

看着姐妹三个你拿着绿宝石比划,我拿着珍珠耳坠摆弄的样子,小林霜心里爱美之心顿时腾腾地升起,把心一横,眼泪一抹,拉着老嬷嬷的手就说:“嬷嬷,继续给我扎耳朵眼儿吧!我也要戴好看的耳坠!”

老嬷嬷一时无语,她干这个活计这么多年,也的确见过不少像小林霜这样小小年纪就打耳洞的小女娃,但是像她这样哭过以后主动要求打耳洞的还真是头一个呢!

见刘氏点头,老嬷嬷道了声“得罪了”,便继续用绿豆粒儿在她耳朵上来回摩挲了。

不过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老嬷嬷的动作轻柔了许多。

动作轻柔了许多,摩挲的时间自然就要长一些了。

就在小林霜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老嬷嬷手中银针一戳!

小林霜脸上的神色立即又变了……

看着镜子里已经戴着银耳环的自己,小林霜又是高兴又是感慨:“原来银针戳在身上这么痛啊!以后再针灸的时候,我可得温柔一些了!”

林媛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温柔一些?鬼才信小林霜的话,既然她现在知道银针的厉害,想必以后就会戳的更加厉害了!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打耳洞的时候受罪太厉害了,姐妹三个接下来挑选耳坠的时候都跟发疯似的,林媛一口气挑了三对儿,林薇也挑了三对儿。

小林霜更是夸张,竟然挑出来了五对儿!

看得刘氏又是摇头又是好笑,这丫头的小心脏果然受到了一百点打击啊!

除了耳坠,一家人又挑了些其它的首饰。

刘氏的是一副款式新颖的黄金头面,虽然黄金头面有些俗了,但是这个头面的花样真的很特别,又是全京城唯一一个,刘氏也就痛快地买了下来。

林媛又挑了两对儿玉镯,还给夏征挑了一个白玉冠,十分漂亮。

林薇没再挑别的,不过却给小林子也挑了个十分精致的玉冠。

陈若初的气质乍看上去是有些深沉的,林薇原本打算给他挑选墨绿色的玉冠的,但是这个颜色又太过暗沉了,最后还是改了一个碧绿色的。

至于小河,买的东西就多了。三婶子的一个金镯子,桂枝嫂子的一支金钗一对儿金耳坠,还有小石头的一个小小的长命锁。

至于林二栓,给他挑了一个貔貅的挂件,既可以挂在腰间又可以挂在店里,都很实用。

要说最奇怪的就属小林霜了,她一门心思全都在耳坠上边,除了五队耳坠什么都没有再买。

不过,在最后付账准备回家的时候,小姑娘突然不见了。

就在大家着急忙慌寻找她的时候,只见这丫头手里捧着一个粗麻布的小包包从偏房笑盈盈地出来了。

她拿着的小包包是个长溜的,也不知道里边装的是什么东西。

几人问了好半天,她都是笑而不答,弄得神秘地很。

直到最后回到了家中,几人才终于看到了小包包里宝贝的真面目。

那是老嬷嬷给她们戳耳洞的时候用到的银针!

这丫头,居然跑去老嬷嬷面前,花了一两银子把这些银针给买了回来!

林媛几人自是对她一番取笑,不过小姑娘鼓着小脸颊也有自己的理由:“我的耳朵头一次遭受伤害,我当然要把这东西保管起来了!等我将来有了女儿,我就用这个银针亲自给她扎耳朵眼儿!”

对于小林霜的“高瞻远瞩”,林媛几人表示不能理解,不过也都相视一笑不再理会她了。

第二天,一个劲爆的消息响遍整个京城。

陈家的庶子陈若初自请离开陈家,已经搬去了城东的一个小院子里了。

江南陈家是往年的皇商,如今陈家布庄在京城的生意又是风生水起,自然有不少人关注着陈家的一举一动。

特别是陈家还有一个未出阁的嫡出小姐以及一位庶出的公子。

陈乐瑶暂且不提,这位陈若初虽然是庶出,但是陈家没有嫡子,只有这么一个庶子,所以将来陈家的家产究竟归在谁的名下,简直就是一目了然的。

除非陈乐瑶招个上门女婿,但是最近江氏的所作所为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她肯定不会想让自己的女儿招个没有出息的上门女婿的。

有这么许多理由在面前摆着,所以当陈若初自请离开陈家的消息传出来之后,那些妄想着将自己的女儿嫁进陈家的人家全都大惊失色。

再者,陈若初竟然放弃了陈家这么大的家产,其中原因已经成为了众人探究的八卦。

但是,陈家显然没有人给他们探究的机会,陈海刚和江氏全都对此讳莫如深,就连下人们也都是绝口不提。

不过,对于陈若初离开陈家的过程,众人却能打听到。

据说陈若初回家之后便亲自去找了陈海刚,一定要离开陈家。

陈家的生意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依靠陈若初的聪明才智的,他这么突然地提出离开,陈海刚还以为是这小子妄图肖想陈家家主的位子,故意以退为进呢!

但是再看这小子的神情便知道自己想差了。

只不过自请离开家门并不是一件小事,并不能因为庶子提出就能答应。

不过到最后,陈海刚还是答应了,这其中有江氏多少功劳暂且不说,就连族中也有几位长老表示同意,让陈海刚很是意外。

总之,最后的结果就是,陈若初果然离开了陈家,他的名字也从族谱中剔除了出去。

短短一夜之间就决定了一个人的未来命运,其中的顺利简直出乎意料。

不过只要是略微明白其中猫腻的人多少也能想明白,陈若初是陈海刚唯一的儿子,即便是庶子,将来陈海刚的家产也是有儿子继承的。

但是现在,族中人居然也有人赞同逐出他去,可见族中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看到陈若初继承家主之位的。

若是没了陈若初,将来陈海刚再驾鹤西游,只剩下江氏和陈乐瑶孤儿寡母,即便有个上门女婿又能如何?

陈家的所有家产,还不是要归了族中?

这么浅显又明显的野心,正直的陈海刚看不到,江氏却不是不清楚。

只不过她却选择了沉默,因为在她心里还在妄想着自己的女儿将来攀上皇子,那么陈家那些族人们谁敢动她们?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江氏这步棋到底是走错了还是走对了,任谁都要嗟叹一声。

虽然陈若初自请离开陈家,但是他毕竟是陈海刚的亲生儿子,陈海刚对于这个儿子还是狠不下心来的。

所以当陈若初离开陈家的时候,陈海刚做主将陈家在城东买的一个小宅子送给了他,还给了他一千两银子。

即便江氏很不乐意,但是陈海刚毕竟是当家人,她现在已经把这个眼中钉肉中刺给请了出去,给他一处宅子一些银两也无所谓。

鼻子一哼,江氏便扭着屁股回房去了。

拿着陈海刚给的银票和地契,陈若初心中久久不能平复。虽然离开陈家的念头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但是他还是没有想到这个一直对自己不闻不问的父亲,原来还是很关心自己的。

特别是陈海刚把银票给他的时候,说的意味深长的一句话:“若初,以你的聪明才智定然能做出一番事业来的。这些银子你不要推辞,权当父亲借给你白手起家的资本吧!”

陈若初郑重点头,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做出一番事业来,不负父亲的重望。

当然,他还要让江氏后悔莫及,等着她求着他回到陈家的一天。

距离年关越来越近,范氏一家人也该启程回林家村了。

这天一大早,刘氏便带着几个孩子一起出城来到了何家村,送范氏一家回乡。

小河也已经准备好了回家的行李,大大小小竟准备了好几个包袱。

有给三婶子带的衣服布匹,还有给大家带的京城的美食。

除此之外,刘氏和林媛还准备了一些东西托小河带回去送给王婶子一家。

林家信自然也没有忘记给杨氏和林家忠一家带些过年的年货回去。

范氏一家也已经把行李都准备好了,刘志广在半年前已经通过夏征的关系进了夏家军做了个小卒子。

虽然是个小卒子,而且还没有资格上战场,但是经过这半年的操练,他的体格更壮实了。

再加上林毅在暗卫中的地位,也给他找了好几个身手不错的暗卫暗中操练他,就连兵书也给他准备了不少。

所以现在的刘志广早已不是以前的他了,身形魁梧不说,还多了几分兵士难得的稳重。

丁明丁亮两兄弟见到了他,全都震惊不已,显然是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会有这么明显的蜕变。

这次回家,丁明丁亮两兄弟也是一起回去的。所以林媛就给他们两个还有小河准备了一辆马车,等到过完了年回来的时候,就又可以一起回来了。

看到刘志广的蜕变,丁明丁亮两兄弟心里也开始打起了小算盘。

热血男儿哪个没有豪迈之情?

两兄弟虽然谁也不说,但是却都盘算着过完年以后也跟林媛说说要去夏家军锻炼一番。

至于刘志阳的变化就没有那么明显了,虽然他已经进了京城最好的灵峰书院读书,但是身上的清冷气质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不过最让林媛称奇的应该就是这位二表哥不像以前那样沉闷了,以前的他像个未老先衰的小老头儿,现在的他却有了几分这个年龄该有的活泼。

对他这样的改变,林媛还是十分高兴的,想必是在灵峰书院遇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才会有这样的变化吧。

见到了林媛,刘志阳说了几句话后便将她拉到了一边,竟然低声询问起了马俊英的近况。

林媛一愣,不是没想到刘志阳会这样问她,而是不知道该如何说。

其实她也是最近才听说的,马俊英因为是新晋状元,在朝中还是颇受看重的。

只不过,这个马俊英不知道怎么回事,今日跟二皇子的人走得近,明日又跟拥护三皇子的人一起喝茶聊天,弄得大家都不知道他到底是属于哪一派的了。

“我听说,马公子跟二皇子……”

“二表哥,马公子他应该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吧!”

看刘志阳一脸遗憾的表情,林媛心有不忍:“我也知道,二皇子在朝中的名声不是很好,不过,马公子也有自己的选择。当初我的确是看他很不错,希望他做大哥的帮手。但是后来我才知道,朝堂之事瞬息万变,今日的二皇子一派,明日就有可能投靠了三皇子。”

这些事情都不是他们这些平民老百姓能够左右的,所以在听到夏征说马俊英的立场摇摆不定的时候,她才会失落不已。

林媛只是一个小姑娘都能明白这个道理,刘志阳以后是要入朝为官的,怎能不懂朝堂之事瞬息万变的道理?

“表妹说的是,是我钻牛角尖儿了。”

刘志阳自嘲一笑,摇摇头便转身继续去收拾自己的东西了。

看着刘志阳有些落寞的背影,林媛心头一动,其实对于马俊英,她也是万分看不清楚的。

想当初那样一个温文尔雅的男子,不知怎么地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她还记得那日在洞天无意间听到几位贵家小姐们谈论的内容,说的就是马俊英和程月秀之间的桃色八卦。

她也是在那天才知道原来程月秀是心仪马俊英的,虽然程月秀十分喜欢巴结人,但是若是马俊英喜欢,她也会衷心祝福。

只是可惜,按那几位小姐的说法,马俊英对程月秀并非真心。

在林媛的理解来看,就是玩弄感情。

但是林媛却不相信马俊英是这样的人,以她对马俊英的了解,他还是个正人君子的,怎么会做这种渣男才会做的事?

“媛儿,你可有什么话要我们捎回去的吗?”

赵素新的一声问话将林媛的思绪拉了回来,她笑着摆摆手:“没有了大舅妈,你们路上一定要多加小心。”

“哎!”

赵素新笑着点点头,便继续跟范氏几人一起整理行李了。

其实林媛也给兰花和莫三娘带了礼物,而且她还托小河专门去莫三娘那里问问最近的情形如何。

上次兰花成亲的时候,她虽然回去了一趟,但是因为时间太紧都没有来得及去看看莫三娘,算算日子,莫三娘的孩子应该也已经生下来了,她给小宝宝准备的见面礼正好能用得上。

除了这两人,林媛还特意给金玉儿也准备了一些礼物,除此之外,还给她写了一封信。

金世文已经上学了,虽然驻马镇的学堂很好,但是毕竟那里的风气不怎么样,金玉儿怕这个弟弟会学坏,所以之前给林媛来过一封信,希望能通过她将金世文送到京城的凌风学院来读书。

大雍最好的学院应该就是刘志阳所在的灵峰书院了,但是,这样的书院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

即便是身为平西郡主的林媛,也很难走后门,必须要让学子通过了灵峰书院的考试才能进去。

而凌风学院就要容易地多了,而且里边的学生年龄都偏小一些,很多京城里的达官贵人们都把凌风学院当做启蒙学院,在凌风学院学习一段时间之后再经过考试去灵峰书院。

所以,林媛通过自己的关系让金世文来凌风学院读书还是很容易的。

不仅是金世文,林媛也已经决定了,等到小永严长到七岁开始上学的时候也让他去凌风学院读书。

又嘱咐了小河一些事情,范氏他们也都准备好启程了。

趁着天色还早,大家赶紧走,也省的走夜路了。

林家信特意嘱咐丁明丁亮一定要注意安全,一定要保护好大家。

不过在两兄弟看来,保护大家安全的重任好像已经不是他们两人能够做到的了,毕竟队伍里还有一位身形魁梧身手超好的刘志广呢!

范氏一行人足足有五辆马车,车队浩浩荡荡地从何家村出发,直到看不到他们了,林家信一家人才终于进了庄子里歇息去了。

刘家的庄子里不仅有刘思良的反季节蔬菜,还有刘思敏的各种酒水,所以刘家还专门请了何家村的不少壮劳力来帮忙看守。

即便刘思良跟着家人回了刘家村,但是反季节蔬菜的事可不能疏忽。

自从在洞天和醉仙楼的比赛场上一鸣惊人,这些反季节蔬菜可谓是闻名遐迩了。

不仅是京城里的各家贵人们喜欢,就连一些酒楼也愿意订购他们的反季节蔬菜作为自己的招牌菜。

不过,林媛的目标可不仅仅是京城这么一小块地方,她的眼睛盯着的可是皇宫。

皇宫人员众多,皇帝妃子们对于膳食更是精益求精,若是能把反季节蔬菜送进宫里去,那才是长长久久的生财之道。

只是可惜,皇宫里的御膳房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也不是随便什么食材就能送的,想要把自己的反季节蔬菜送进皇宫,还需要一个合适的契机才行。

刘思良虽然走了,但是刘丽敏却没有走,再加上何小冬等人都在庄子里帮忙,所以刘丽敏决定等到大年三十的再去林府过年。

刘丽敏的性子,刘氏最是清楚不过的了,她说大年三十才走就一定不会提前到二十九,也就没有再强求什么。

“对了,小姨,你的衣服什么的要不要提前带走?等三十的时候直接轻装上阵就好了。”

林媛问了一声,刘丽敏正在跟何小冬说着庄子里的酒水储藏的问题,也没有多想便答应了她。

林媛应了一声,便跟林薇一起带着丫鬟去刘丽敏的房中帮她收拾衣物了。

刘丽敏的房间原本是在后院最显眼的地方,但是后来为了方便照看酒窖,刘丽敏就把自己的房间搬到了距离酒窖较近的地方。

推开刘丽敏房间的门,走在最前边的林媛就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题外话------

昨天下午有个二更哦么么哒

推荐好友紫若非宠文《盛爱绝宠:权少撩妻有术》

他是海市的神秘来客,一手掀起海市的商海风云,外界传说的那个心狠手辣,冷厉风行的楚天集团神秘掌权人,南宫二少。

却没有人知道唯一能牵动这个冷漠男人心中波澜的会是一个还未成年的野丫头。

她是无父无母,失去记忆的孤儿,却没想到,有朝一日,却站在了那个令无数女人神往的南宫二少的身边,只需微微一笑,就能博得二少一片欢心。

这是一本娇妻养成文,且看南宫诺在圈养老婆的路上越陷越深,从此走上了宠妻的不归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