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有孕(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她的印象里,刘丽敏是个十分简单的人,不仅是自己简单,就连她的装扮和房间装饰也都很简单。

可是现在她的房间里,却多了很多花瓶屏风等各种装饰物,这样的东西摆放在房间里,给林媛一种十分奇特的感觉。

因为刘丽敏的房间不大,但是这里边的东西可真是太多了,而且摆放的位置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讲究,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

不仅是她,就连林薇也奇怪地嘀咕了一句:“小姨的房间里怎么这么多东西啊!”

不过她心里向来不存事,只是嘀咕了一句之后便带着丫鬟去给刘丽敏收拾衣物了。

林媛好奇地很,走到窗边瞧了瞧那里放着的一个花瓶。

这个花瓶是青花瓷的,是不是古董林媛不懂,但是看着这个样子,林媛总觉得似曾相识。

可是她很确定,这个东西自己从来没有见过。

没有见过,那就是听过了?

听过?

林媛眉头紧紧蹙起,脑海中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再看眼前的花瓶时顿时就明白了。

这东西,不就是夏征之前说过的丢了的聘礼吗?

怎么会在小姨这里?

那些聘礼不是被夏征的二叔夏痕偷走了吗?

难道,小姨就是夏痕的……

“地下情人”四个字将林媛惊得手心全都是汗,若是刘丽敏真的跟夏痕在一起了,那他们跟将军府岂不是喜上加喜了?

只是,外婆他们怎么都没有跟她说起过?难道小姨跟夏痕之间的事,他们也不知道?

一串又一串的疑问在林媛脑海里一一闪过,不过最后全都变成了祝福。

不管怎样,刘丽敏在单身了这么多年之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也是一件幸事,身为外甥女儿的她自然为小姨高兴不已。

“有趣!”

笑着摇了摇头,林媛突然想起那日跟醉仙楼比赛的时候,夏痕原本是在观众区的,后来突然离开好像也是在刘丽敏一家人出现之前。

看来,夏痕跟刘丽敏之间的事,范氏他们也是知道的,或许还有些不同意吧!

这样的话,那可真是太有趣了。

夏痕给林媛的印象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小孩子,没想到居然也有降得住他的人,她还真是有些期待这两人成亲以后的生活了。

林薇带着小丫鬟已经将刘丽敏的衣物收拾了起来,林媛也就不再看那些花瓶了,不过临出门的时候还是特意记下了几个有特色的屏风的样式,等见到了夏征,一定要跟他再次确认一下。

带着刘丽敏的衣物,刘氏一家人便回城去了。

今年是洞天和逸茗轩开张的第一年,而且也是洞天和逸茗轩的生意逐步起步的一年,为了奖励店里的人,也为了激励大家,林媛决定在年前将大家都叫到一起好好聚聚。

大年三十,林媛是要进宫参加宫宴的,所以便把聚会定在了二十九的晚上。

这天下午,林媛先是在洞天待了一会儿,先跟大家说了说感谢的话和对大家明年的激励,林媛便让刘掌柜给大家分发过年的红包了。

从洞天出来,林媛又马不停蹄地去了逸茗轩。

已经是年下,洞天还有客人光临,但是逸茗轩几乎就没有客人了。

所以林媛决定这天吃过晚饭后便给大家放假,等到大年初六的时候再重新开业。

林媛来到逸茗轩的时候,茗夫人正在给大家分发过年的红包。

每个人的红包里都是二两银子,跟别的茶楼相比,林媛这个东家可真是够大方的。

除了红包以外,林媛还给每个人准备了二斤猪肉和五斤白面,东西不多,但是贵在心意。

在逸茗轩做工的基本都是小姑娘,每个月除了有三两银子的工钱拿,过年还有二两银子的红包和猪肉白面,这样的待遇比家中的男人都要好了。

大家的脸上全都露出欣喜若狂的笑容,高兴地不得了。

所以在看到林媛进来的时候,都更加热情地跟她打起了招呼。

林媛笑着跟大家说了几句话,又说了晚上一起吃饭的事情之后便让茗夫人继续分发红包了。

坐在一楼的雅间里,林媛高兴地喝着茶,不仅是她,田惠今儿也来了。

而且,田惠的表情比外边那些拿了红包的姑娘们更加开心。

林媛好奇地挑了挑眉,抬手给她倒了一杯茶,随口问道:“什么事这么开心?”

一杯茶尚未倒出,田惠娇笑着拦住了她的手,面上一红,羞道:“没什么事啊,不过,这茶水暂时不能喝了。”

暂时不能喝茶?

林媛眉头一挑,隐约猜到了什么,她好像记得,孕妇和产妇都是不能喝茶的,难道……

“惠姐姐,你,你有了?”

因为太过激动,林媛几乎是叫出声的,弄得田惠赶紧捂住了她的嘴,嗔道:“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毛躁!娘说了,不到三个月,是不能公开的。”

虽然这样说着,但是田惠脸上的幸福感却是满满地都快要溢出来了。

果然是怀孕了!

真是太好了!

怪不得之前田惠一直说累,还以为是着凉了呢,现在想来,应该就是刚怀孕时的正常反应了。

不过既然她说还不到三个月不能公开,看来就是月份还小,胎还没有坐稳呢!

林媛跟田惠向来交好,她有喜了,林媛也高兴地不得了,连声说着恭喜的话。

田惠抿唇一笑,眉眼弯弯:“娘说头三个月最是金贵,不让我四处跑,不过,我想着今儿已经是今年最后一天了,就偷偷溜出来了。”

这可是将军府第一个孩子,安乐公主的确是该紧张一些的。

不过,田惠这样偷偷溜出来真的好吗?

“你啊,就等着回去了以后听公主训话吧!”

斜眼睨了田惠一眼,林媛直觉都不用等田惠回到将军府,只怕安乐公主就会派人来寻她了。

果然,话音刚落,雅间的门便被打开了,只是来的人不是旁人,而是田惠的夫君夏臻。

夏臻一向都是冷冰冰的样子,只有在面对夏征的时候才会难得的跟他斗斗嘴。

但是今日的夏臻却完全变了个样子,坚毅的脸上满是焦急的神色,额头还沁着密密的汗珠,在看到田惠时,那双满是焦虑的眼睛终于有了几分轻松。

“你怎么也不说一声就偷偷出来了?你知不知道娘都快急死了!”

一进门,夏臻就双手捧着田惠的脸蛋儿左看看右看看,好像这么一会儿不见,她就会受到很大的伤害一般。

田惠也被他弄得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不过看到丈夫这么地担心自己,心里还是很甜蜜的。

倒是林媛,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哪里是安乐公主快要急死了,她看啊,应该是夏臻快要急死了才对!

难得见到夏大将军急得差点失了分寸呢!

林媛故意咳嗽了一声,打趣道:“大哥,惠姐姐只是来我这里坐坐而已,怎么你就好像她要上战场一样?难不成我这逸茗轩还能把惠姐姐给伤了不成?”

听到林媛的笑声,正沉浸在幸福的海洋里的田惠赶紧回过神来,抬手将夏臻宽阔有力的大手从自己脸上拿开,拉着他坐到了旁边的凳子上,笑着嗔了他一眼。

别看夏臻打仗时运筹帷幄,但是平时其实就是个一根筋,就连田惠这个媳妇儿有时候都会忍不住抱怨他不懂情调。

不过今日难得的被他捧在手心里疼宠着,田惠怎会不开心?

夏臻毕竟是个男人,林媛的打趣也是听了出来的,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顾左右而言他:“这就是你们两人合伙开的逸茗轩?不错嘛!”

噗!

田惠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抬手就掐了他手背一把。

林媛更是笑得肚子都疼了起来,逸茗轩开张的时候,夏臻夏征两兄弟可是在场的,现在这夏臻居然又问起了一遍,还敢说自己不尴尬?

玩笑归玩笑,不过田惠偷偷从将军府出来,安乐公主确实是着急的不行。

正巧夏臻从军营回来了,就赶紧让他出来寻人了。

其实夏臻出门的时候,安乐公主还特意嘱咐了一声让他来逸茗轩寻人,只不过这愣大哥一心只惦记着媳妇儿了,竟没有将娘亲的话放在心上,所以出来以后又是田府又是洞天的,寻了好久。

要不是田萱追出来提醒他逸茗轩的事,只怕夏臻要把整个京城给翻个底朝天了!

看着夏臻又是虚寒又是问暖的,林媛觉得自己头上都快要亮的像个大太阳了。

她摆了摆手,一脸的乞求:“拜托了,惠姐姐,你还是赶紧跟大哥回家去吧,不要在我面前秀恩爱了,我怕我的眼睛会长针眼啊!”

“臭丫头!胡说八道什么呢!”

田惠脸蛋儿一红,嗔了林媛一眼,虽然这丫头说的话有些她不是太懂,不过看林媛的表情也能看出来她是什么意思了。

不过对于林媛的提议,夏臻倒是求之不得,自从田惠有喜以后,他的心里总觉得不踏实,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初为人父的男人都该有的情绪。

就这么煎熬了几天,夏臻实在是耐不住了就偷偷跑去问夏远了,没办法,唯一能跟他聊得来的夏征还没有面对这个问题呢!

本以为父亲会像以前教导兵书时那样耐心地给他讲解一番,却不想,夏远横了他一眼,撇嘴道:“臭小子,不就是当爹了吗?有什么好不踏实的?该吃吃该喝喝,又不是让你生孩子有什么好害怕的!滚蛋!”

被夏远气呼呼地骂了回来,夏臻心里倒是明朗了几分,不就是当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总之以后更好地对待田惠不就好了?

再看夏远,瞧着儿子灰头土脸离开的模样,一向不苟言笑的他十分不厚道地奸笑起来:“臭小子!终于体会到当初你老子我的心情了吧?哈哈,等着吧,十个月以后也让你体验一把双腿虚软的感觉!哦对了,还有十年以后快要被自己儿子气死的无力感觉!哈哈,想想都觉得心情舒畅啊!”

好不容易把夏臻和田惠这对虐人的家伙给打发走了,林媛终于松了一口气,若是再在这两个人面前待着,她满头的秀发都要被烤焦了。

外边,茗夫人也已经把红包和猪肉白面什么的都分发下去了。

逸茗轩的小姑娘们有的是在城里住着的,有的则是在城外住着的,为了让她们能赶在天黑之前早些回到家里去,所以林媛早早地就让大家去洞天准备开饭了。

反正现在已经是年下,洞天的客人不是很多。

林媛特意把二楼的五湖四海馆给空了出来,给大家来个普天同庆,让大家尽情欢乐。

因为店里的姑娘们居多,林媛还十分体贴地将男女各自分到了不同的雅间里,也省的大家尴尬吃不痛快。

------题外话------

《嫡女重生:农田贵妻》浅尾鱼

三十岁的未嫁人的老女人和四十几岁未娶媳妇儿的老男人

重生后各种不要脸的生活。

算命的说了:八字合、命定姻缘!

婚后生活定是:干柴烈火、春雷滚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