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一对成亲的新人(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参加年关的宫宴是有很多讲究的,其中一个就是要穿宫装。

上次参加宫宴的时候,林媛还只是个小小的县主,但是现在她已经是平西郡主了,而且还是安乐公主的准儿媳妇儿,自然更加不能随意。

早上,林媛刚把刘氏给她准备的衣裳穿好,外边银杏就带着两个人急急忙忙进门来了。

原来,那是宫里的宫女来给林媛送宫装的。

身为郡主的她,自然是要穿宫装赴宴的。

看着桌上摆放着的大大的托盘,还有上面大红色的绣着各种祥云图案的郡主宫装,林媛一阵头疼。

来到这个地方以后,她最讨厌的就是穿各种烦乱复杂的衣裳了。以前在林家坳还好点,她只是个小村姑,穿着短衫都无所谓。

但是现在又是进宫又是见皇帝的,若是再传短衫,只怕她就会被以大不敬之罪直接送进大牢里去了。

“赶紧换下来吧!时间不充裕了!”

听说宫里来人了,刘氏也赶紧过来了,早知道宫里会给准备宫装,她还花那么多心思给闺女准备衣裳干嘛?

银子倒没什么,主要是浪费时间啊!

不过好在宫里不仅准备了合适的宫装,还十分周到地准备了相称的首饰,倒是让她们放心不少。

“又换!刚刚才穿上的!我就不能穿着这个进宫吗?上次进宫可没有这么多讲究呢!”

林媛像个任人摆弄的木偶人一样张开了胳膊,任由水仙银杏给她宽衣更衣,嘴里还一个劲儿地抱怨着。

刘氏摆弄着宫女们一同送来的首饰,嗔了她一眼道:“你现在身份可不一般了,若还是个小村姑,谁会搭理你?啧啧,宫里准备的东西就是不一般,瞧这头面,比咱们在店里看到的都要好!”

宫里的东西自然是最好的了,更何况林媛头上又有三皇子和淑妃罩着,又有安乐公主宠着,宫里那些惯会拜高踩低的奴才们怎么敢怠慢她?

就算是不怕这几位大人物怪罪,他们也得提防着夏征这个小霸王不是?

将林媛的腰封细细缠裹好,银杏笑着将自己从送衣裳来的两个宫女口中得到的消息说给她听。

“小姐,您就别抱怨了,听说西凉太子也要参加这次的宫宴呢!既然有外宾,皇帝陛下肯定会对咱们大雍的贵族小姐们有更多的要求了呢!对了,这次的旨意还是苏皇后亲自下的,说是只要有品级的公主郡主县主的,都得穿正式宫装。”

“小姐,不光是您自己,还有不少人陪着呢!”

水仙也点头附和着,看着眼前恍如变了个人似的林媛,笑得唇角弯弯:“小姐真是太漂亮了,今晚上肯定能在宫宴上把那些贵家小姐们都给打败了下去!”

能不能把所有的贵家小姐们都比下去不知道,但是穿着大红宫装的林媛的确是别有一番韵味。

这红色的宫装十分符合小姑娘的审美,虽然很庄重,但是样式做工却不繁重,甚至还在衣摆处加了一些裙角飞扬的因素,显得更加俏皮活泼起来。

刘氏也对这身衣裳十分满意,不肥不瘦不大不小,就像是比量着林媛的身材定做的一样。

能把林媛的尺寸掌握地这么娴熟的人,定然是夏征无疑了。

看着镜中光鲜亮丽的自己,林媛抿唇笑了笑,还真有些期待在宫宴上跟夏征面对面坐着的情景了。

不过,这边有人夸赞,那边却有人幸灾乐祸起来。

林薇小林霜两人聚在一起嘀嘀咕咕地,时不时地还十分不厚道地笑起来,引得刘氏也好奇不已。

“你们两个干什么呢?”

听到刘氏的问话,林薇笑着回过身来摇了摇头。

小林霜却是没有憋住,直接就捂着小嘴儿把刚刚的话喊了出来:“大姐,我们在笑你呢!你要不要再多吃点东西?我猜你今晚上肯定会吃不饱,哈哈!”

正在戴首饰的林媛嘴角一抽,就想起了上次在宫宴上吃过的那些御膳房做出来的御膳。

那个味道,真的是不敢恭维啊!

刘氏没有参加过宫宴,自然不知道宫宴上的菜都是中看不中吃的,听着两个女儿这么说宫里的御膳,不禁虎着脸呵斥了两句。

倒是林媛撇撇嘴,对小林霜和林薇说的话十分赞同。

宫装首饰全都穿戴好之后,银杏和水仙又给林媛施了一层薄薄的脂粉。

她的皮肤本就水嫩通透,不像京城里那些贵家小姐们,从小就用脂粉,皮肤已经被脂粉污染得不成样了。

待一切都收拾妥当了,时间也已经到了中午,林媛又用了些午饭。

时刻谨记着小林霜和林薇的“教导”,这顿午饭林媛吃得特别多,直到肚皮都吃得圆鼓鼓的了才作罢。

帮林媛收拾碗碟的正是银杏的两个小妹妹青城和雪芽,两姐妹被银杏爹卖给了林媛,过年的时候逸茗轩又不开张,所以两姐妹只能跟着银杏来林府暂住了。

两人在逸茗轩就是负责端茶倒水的,所以来了以后林媛就让她们专门负责茶水工作了。

只不过两个小姑娘都是勤快人,又对林媛抱有感激之情,来了以后又主动承担起了一些琐碎之事,最后倒是让林媛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了。

青城和雪芽来了银杏家,而留在洞天的槐花,因为当初卖身的时候签的是死契,所以她要么是留在洞天做工,要么就是听从林媛的吩咐来到林府。

但是对于槐花,林媛可没有那么放心让她来家里闹腾,就让她继续留在洞天了。

反正洞天一年到头都不会关门,店里也有一些小姑娘们留下值班,根本不用担心她的安全。

吃过午饭,刘丽敏也从城外回到了城内,一进门就跟要出门的林媛碰上。

瞧见一身宫装打扮华丽的林媛,刘丽敏一双眼睛里都快要放光了,围着她转了好几圈,一边转一边看她的衣裳首饰,还一个劲儿地夸赞着。

“啧啧,果然是我刘丽敏的外甥女儿啊,瞧这一身装扮,别说是郡主了,就是公主也能当得!哎呀呀,不行不行,打扮这么漂亮岂不是让那些登徒子们围观吗?来来,小姨护送你进宫去,一定要把你安全送进宫门了才能放心!”

噗嗤!

喷笑声此起彼伏,就连林家信也好笑地抿着唇,对这个小姨子实在是无语地紧。

刘氏戳了戳刘丽敏的额头,嗔笑道:“瞧你都多大年纪了,还有这样跟自己外甥女儿开玩笑的?行了行了,吃午饭了吗?小厨房的灶还开着,我这就让厨娘给你做点好的。”

“哎,大姐,别忙活了!媛儿不是要进宫吗?能不能带着我一起进宫去?听说今年宫宴用的都是安家酒庄的酒,我这个不服气劲儿!非要进宫去瞧瞧不可!正好,也能尝尝传说中的御膳是什么山珍海味啊!”

“小姨,来!”

刘丽敏还未说完,就感觉有个小手儿在扯自己的袖子,低头一看,原来是小林霜神秘兮兮地冲她招手呢!

林媛好笑地看着刘丽敏被小林霜叫到一边,再加上小家伙手舞足蹈的模样,不禁掩了掩唇。

这丫头,肯定又是在宣扬宫宴的“美味”了!

果然,两人嘀嘀咕咕一番之后,刘丽敏再回过头来看自己的眼神都拐了好几个弯儿。

“媛儿啊!”

刘丽敏一脸惋惜地拍着林媛的肩膀,虽然嘴上说的都是同情的话,但是她的眼睛里却满满的都是幸灾乐祸。

“小姨觉得还是家里的饭菜最好吃,像宫宴里边的饭菜啊,也就是你这样的郡主身份的人才能吃得惯的。这样吧,媛儿,你呢,就安安心心地去宫里吃山珍海味吧,小姨我就留在家里吃糠咽菜吧!”

林媛嘴角狠狠地抽搐着,对小林霜和刘丽敏这样难以掩饰的沾沾自喜和好笑得意的表情很是不齿!

“没义气!”

咬牙切齿地丢下一句话,林媛便拎着曳地的宫裙裙角蹬蹬蹬地往外走去。

身后是刘丽敏嘿嘿笑着的声音,还有她好心提醒的话:“啊对了,刚刚进门的时候我看到夏征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本来想要进门来接你呢,我跟她说你马上就出来就没让他进来。”

砰!

林媛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在地,幸好水仙和银杏眼疾手快及时地扶住了她。

“小姨!”

这两个字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这个刘丽敏一定是故意的,明明知道夏征已经在外边等着了,还在门口堵着她跟她说了这么半天的话。

门口,夏征果然已经在等着了。

只不过跟平日里坐在车辕上不同,今日的夏征却是坐在车厢里的,不过车厢的帘子却是撩开的,露出夏征似笑非笑的俊脸,一双眼睛更是在看到一身红衣的林媛时明显升腾起了两团莫名的火花。

也不知是因为让夏征久等了不好意思,还是被夏征这火花四射的眼睛看的太过娇羞,林媛本就粉嫩嫩的小脸儿更红了。

“平西郡主果然是在精心打扮,也不枉费本王等这么久了。”

夏征挑了挑剑眉,将林媛从上到下一一看了个遍。

果然?

正准备上马车的林媛被他这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转念一想方才刘丽敏跟自己说的话立即就反应过来了。

敢情这刘丽敏跟夏征说的根本不是自己马上就出来了,而是自己正在精心打扮啊!

虽然脚丫子已经踩到了上马凳上,但是林媛还是不忘回头瞪了正在偷偷暗笑的刘丽敏一眼,果然得到了刘丽敏一个示威似的举拳头的动作。

呲了呲牙,林媛决定再也不理这个不靠谱的小姨了,不过一个念头立即在脑海里闪过。

好像自从来到京城以后,刘丽敏就更加开朗了许多,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多了。

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耸了耸肩,林媛还是决定不跟刘丽敏置气了,人家不是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最傻吗?那就让她变成傻傻的小孩子吧!

“又是心不在焉!难道本王这么一个大帅哥摆在你面前都不能引起你的注意吗?”

刚坐到车厢里,夏征不满的嘀咕便在耳边响了起来。

林媛嘴角一抽,暗道不妙,刚刚一直在想着刘丽敏和夏痕的事了,竟然忘了自己身边还有一个大醋坛子呢!

“哎呦,怎么可能呢?你这个大帅哥自然是最……”

恭维的话还未说完,林媛便看到了穿着一身大红色宫装的夏征。

夏征刚出生的时候就被皇帝赐封为郡王,只不过他不喜约束,所以从来不许别人叫自己郡王罢了。

但是没想到今日的宫宴,夏征居然也将属于自己的宫装穿上了,而且很凑巧的是,他的衣裳也是大红色的。

只不过,相比于林媛的衣裳上全都是祥云,夏征的衣裳上却是飞腾的龙身。

当然,身为郡王,他身上的龙爪肯定不能跟身为皇帝的龙爪相提并论了。

只是,现在两个人全都是一身大红,还打扮地十分隆重,这样肩并肩地坐在马车里,还真像是一对成亲的新人。

一想到成亲二字,林媛的小脸儿就愈发红了起来,看得夏征眼睛愈发火热。

“小姐,能走了吗?”

林毅等了半晌都没有等到林媛和夏征要出发的命令,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这么一问,正好把两人之间的小暧昧给打断了。

林媛轻轻松了口气,夏征却是气呼呼地伸直了大长腿,隔着车厢门上厚重的帘子给了林毅一脚。

“走!赶紧走!”

林毅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刘氏身后的银杏呢,被夏征莫名其妙地一踹,身子立马就僵了。

难道自己的小心思已经被公子看出来了?

莫非是公子不同意暗卫副统领娶妻生子?

应该不会啊,以前也有好多暗卫退出以后去成亲过普通生活了啊,怎么他就不行了?

啊,对了,还不会是小姐不同意把银杏许配给自己吧?难道是嫌弃我长得太丑?或者,太粗鲁了?

林毅心如乱麻,仿佛有七八个小鼓在不停歇地来回敲着,敲得他坐立不安,连一向驾驶的很是稳当的马车都有些颠簸起来了。

“这个林毅怎么回事?咱们今天出来晚了吗?怎么把车赶得这么急?”

林媛的身子随着颠簸的车厢来回晃动着,头上满满的首饰也随着晃悠,她感觉自己紧绷绷的发髻都快要掉下来了,赶紧用手捂着头发。

可是这么一捂,自己的身子就失去了平衡,整个人都栽倒在夏征怀里了。

夏征顺势就把她娇小的身子搂在了怀里,脸上的笑容得意而嘚瑟。

“就是,今儿咱们肯定是出来晚了,你瞧连林毅都急成这个样子了!要不,我让他慢一点?”

嘴上虽然说着抱怨的话,但是夏征心里早已乐开了花,这个林毅果然是开窍了,踹一脚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还真是孺子可教啊!

听夏征说晚了,林媛哪里还敢让林毅走慢一些?

这可是宫宴,去晚了恐怕连宫门都进不去。她自己倒是无所谓,但是身边不是还有个夏征吗?

整个将军府的人都来了,若是只差夏征一个人不来,夏大将军肯定又要扛着大刀满大街地追着夏征来回跑了!

林毅究竟是把马车赶得太快了还是怎么回事,林媛根本不清楚,反正这一路就是这么颠簸着到了宫门口。

甫一打开马车帘子,新鲜的空气钻进鼻孔的一瞬间,林媛觉得自己的四肢百骸都苏醒过来了,整个人也跟重新又活了一遍一样。

难道,刚刚那个恶心又头晕的感觉,就是晕车吗?

没想到以前的马路杀手居然会变成晕车小女子,还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进了宫门,马车就不能再往里边走了,接下来就要换成轿子了。

林媛和夏征一起下了马车,早已有机灵的宫人将给两人预备的轿子抬了过来。

还未走上轿子,便听到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不是征表弟吗?呦,还有平西郡主呢!失敬失敬!”

听到这个令人作呕的声音,林媛浑身又不舒服起来了,跟夏征互换了一个眼色,两人齐齐转身。

眼前的人正是二皇子赵弘盛,而他的身边还跟着一大伙子人,基本都是朝中跟他走的关系比较近的官员。

有很多林媛都不认识,但是有几个人却是十分熟悉的。

其中就有邺城知府唐青父女,当然还有最近跟赵弘盛关系亲近的姚大学士府的大小姐姚含嬿了。

对于唐如嫣和唐青,林媛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但是对于姚含嬿,林媛都不用看她,就能感觉到她射在自己身上的两道恶毒的目光。

林媛嘴角一动,勾起了一个十分优美的弧度。

最近没有见到姚含嬿,她都忘了这姑娘以前试图对夏征做过的坏事了呢,不过今儿正好在这里碰到,也算是有缘。

既然老天爷开眼,她怎么可能会放弃一个这么好的让姚含嬿不痛快的机会?

林媛勾唇一笑,在夏征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抬手就挎住了他的胳膊,身子也十分亲昵地靠了过去,扭头对着夏征粲然一笑:“阿征,今儿的天气真是好呢!”

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林媛挎着胳膊,夏征简直有些受宠若惊。

不过两人向来都是坑货本性,只是一个眼神就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心思。

夏征也勾唇一笑,抬手便拍了拍林媛搭在自己胳膊上的白皙的小手儿,点头道:“风景倒是很好,只是可惜,林毅停车停的不是时候,非要遇到几个碍眼的家伙,影响了我们观景的好兴致。”

那“几个碍眼的家伙”的脸上立即露出不满而尴尬的表情。

特别是赵弘盛,明明是他先跟夏征打招呼的,只不过打过招呼这么久了,眼前这两人光顾着自己说话,居然都没有想起来要回他一句,这可真是太不给他面子了!

感受到身后那些官员们有些意味深长的目光,赵弘盛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不过再怎么不好看,都比姚含嬿的脸色好看的太多了。

姚含嬿一向都是以夏征作为自己将来夫君的对象的,哪成想今日见面,人家已经有了光明正大的未婚妻,而自己却还是名不正言不顺地跟在赵弘盛这个渣男身边。

更可气的是,自己还不是唯一,还要跟唐如嫣这个贱人共同分享,真是气死人了!

“征表哥和平西郡主还真是恩爱有加啊,听说你们的婚期定在了明年的六月呢!那我就提前恭喜你们了!”

虽然林媛和夏征都没有打算给赵弘盛好脸色看,但是赵弘盛倒是会自己给自己找台阶。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都说上恭喜的话了,他们若是再不理会岂不是太失礼了?

林媛适时地露出了一个娇羞的表情,小脸儿也略微地低了一下。

夏征则哈哈笑着,来了句:“二表哥真是客气了,要说恭喜也应该是小弟恭喜你才对啊!娥皇女英,尽伴左右,二表哥真是好艳福啊!哈哈。”

说完,便携了林媛往宫内走去,甚至连轿子都不坐了,就这么任由林媛挎着自己的胳膊招摇过市。

夏征一句话将赵弘盛唐如嫣姚含嬿几人全都给挤兑了一番,这几人脸上好看了那叫个怪!

唐如嫣反应最快,当先劝道:“殿下莫气,他们两人还未成亲就这般堂而皇之地卿卿我我,肯定会被人戳着脊梁骨骂的!”

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

赵弘盛脸色微微好了一些,不过姚含嬿却是冷笑一声,嘲讽道:“人家至少已经定亲,你呢?真正要被戳脊梁骨的应该是你我吧!”

说完,也不再理会唐如嫣和赵弘盛面如锅底的脸色,当先钻进准备好的轿子里了。

------题外话------

荐好友文《八块八:高冷总裁带回家》文/陈小笑

不小心把前男友的哥哥给睡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熊宝贝要哭了,生平第一次上俱乐部找“少爷”,竟然误惹上了罗市第一黄金单身汉,男神榜排行第一的于家大少,货真价实,金闪闪的天价总裁于少卿。

“帅不帅?如果比前男友还帅,那就把男友哥哥发展成现男友啊!”

熊宝贝偷瞄了眼身旁帅得惨绝人寰的男人,啪嗒,口水滴了下来——

BUT,发展成现男友,伦家,HOLD不住啊!

最终,熊宝贝留下8块8补偿费,逃之夭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