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谣言都是假的?(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嘴上说着不吃醋,但是林媛的行为已经很明确地表明:想看别的女人?做梦!

林媛和夏征两人从出现在大殿里就是众人关注的焦点,此时二人又是打闹又是说笑,自然而然地就成了殿上的主角。

不过,即便有人羡慕有人嫉妒,却也极少有人表现出敌意。

要知道,对于她们而言,夏征就是个神一般的存在,即便一开始没有林媛,那也是被苏秋语早就定走了的。

只不过现在换成了林媛,她们就更加没戏了。

倒是有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讨论着苏秋语,听着她们即便压低了声音但还是传过来的声音,林媛也有些好奇,等下苏秋语会以何种姿态出现。

“恐怕要让她们失望了,今儿,苏秋语应该不会来。张嘴。”

夏征莫名其妙地来了一句,弄得林媛一时无措,只好听他的话张开了嘴巴。

一股清凉被塞进嘴巴里,是饱满多汁且剥好皮的葡萄。

参加宫宴就这点好,你能吃到在这个季节在宫外吃不到的水果。虽然大舅的温室里也有不少反季节的蔬菜水果,但是能吃到免费的,谁还吃自己家的?

“这葡萄不太好吃,没有大舅温室里的好吃。”

林媛将葡萄籽吐出来,嘟哝着声音说了一句,有扭头问道:“你说苏秋语不会来?怎么会呢?今儿可是宫宴啊!”

上一次参加宫宴的时候,苏秋语是在临近开席时跟苏皇后一起进来的,所以即便这次没有见到苏秋语,林媛也不感到意外,只当她还是在苏皇后那里端架子,等会儿一起来呢。

谁能想到,她居然真的没有来?

夏征修长的手指继续娴熟而小心地剥着葡萄,状似无意地随口回道:“因为我没有见到苏天睿啊!那小子对他妹妹关心的很,两人几乎是形影不离。若是苏秋语来了,即便是在皇后那里,苏天睿也会提前来这边帮她收拾一下的。”

但是现在,他们只看到了老大苏天佑,并没有发现老二苏天睿和小妹苏秋语的身影。

看来,或许真的如夏征说说的,苏秋语并没有参加这次的宫宴。

或许是为了验证夏征所言非虚,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的功夫,大殿外响起了太监尖细的唱报声音。

“陛下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在后边跟着一连串的妃子公主皇子的名字。

听到外边的声音,熙熙攘攘的大殿里顿时鸦雀无声,原本散落在各处的官员贵族们都十分有规矩地站到了自己应该落座的位子上,站直了身子,齐齐等着皇帝等人进来。

即便夏征懒散惯了,但是这个时候也跟着站了起来,林媛就更不用说了。

只不过两人肩并肩站着的时候,夏征的手突然就钻进了林媛宽阔的袖子里准确无误地牵住了她光滑细嫩的小手儿,仔细地摩挲起来。

林媛满脸黑线,一阵无语。

当皇帝的脚迈进大殿的一瞬间,殿内所有人齐齐下跪,高声说着“恭迎陛下”的话。

进来的人明显不少,林媛和夏征跪在通道的两边,即便是低着头的,但是也能感觉到有不少人从面前走过,直到林媛跪的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方才听到老皇帝威严的声音响起。

“众爱卿平身。”

“谢陛下!”

林媛张着嘴,随着众人谢恩,便在夏征的巧劲儿下被他给拽了起来。

这一抬头不要紧,一看大殿里突然出现的众人,林媛都有些愣住了。

进来的人果然不少,不仅有老皇帝苏皇后以及一众妃子们,还有几位皇子和公主都到了。

除此之外,还有安乐公主夏远夫妇,以及跟在他们身后的夏臻夫妻二人,因为他们算是淑妃的娘家人,显然都是从淑妃那边跟过来的。

而最让林媛难以忽视的就是西凉太子赫连诺了,相较于大雍宗室皇亲的宫装打扮,今日的赫连诺又是一身价值不菲却又随意的常服。

但是即便是常服,也难以让人说出他半分不敬之处,因为他的常服上用金灿灿的金线绣着满幅的象征着西凉皇室身份的麒麟图案,而麒麟的两只眼睛,则是用小拇指大小的夜明珠镶嵌着的。

而一向可以成为赫连诺代表的镶满了宝石或者珍珠的靴子,今日却并不怎么显眼。

他今日所穿的靴子十分低调,并没有什么金光灿灿的东西作为装饰,不然肯定又会让赵弘盛几位皇子惊叹不已了。

说起来这件衣服在赫连诺的所有衣服里都不算十分奢华的,林媛相信,要不是顾及着大雍皇室的脸面,只怕他还会穿更加奢华华丽的衣衫。

不过,林媛的感叹还未落下,一旁的夏征就像是故意跟她作对似的,探过头来小声说道:“你是不是觉得今日的赫连诺很低调?呵,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你可知道他那双靴子是用什么皮子做的吗?”

林媛一愣,眼角竟然不受控制地跳动起来,难道这家伙今日又穿了什么惊世骇俗的好靴子来了?

夏征也不是真的要让林媛回答,自顾自地便告诉了她:“传说东陵海上有一种很神奇的鱼类,名叫蛟,这东西长什么样子暂且不提,唯一让人称道的就是它的眼泪能够化珠,皮肤坚韧地能够刀枪不入。”

头顶上是老皇帝在说着一些关于过年的吉利话,因为有夏征给她讲解关于蛟的事情,所以林媛根本没有心思去听老皇帝在说什么。

皇帝说话的时候,底下的人是不能开口的,不然会被认为是对皇帝的大不敬之罪。

即便是一向受宠且纨绔不羁的夏征在讲解蛟的时候也没有光明正大地开口。

他的身子微微往林媛身边倾了倾,薄唇微微开启,说话时嘴唇的动作很小,看上去就好像在笑一般。

“不过传说而已,到底有没有蛟这种东西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听说东陵有很多人叫卖蛟皮,而且价值不菲,我猜,赫连诺应该就是那里买到的。”

还有一点夏征没有说,这种蛟皮即便有很多人叫卖,但是真正能够做到刀枪不入的没有几个。

所以,若是能够遇到一两件真的刀枪不入的蛟皮,别说是价值千金了,就是价值连城也有人愿意出资的。

林媛挑了挑眉,关于蛟的传说她也是听过一些的,什么眼泪化珠啊的,说起来就是美人鱼。但是这个世上究竟有没有美人鱼,那可不一定。

林媛知道,夏征口中所说的那种刀枪不入的蛟皮应该只是深海中一种皮质很丰厚的鱼类的皮而已。

不过,显然这种东西很少,不然怎么会用来做靴子,而不是用来做衣裳?要知道刀枪不入这一优势,在这个以冷兵器为主的年代才是最大的噱头。

即便赫连诺脚上的靴子不是蛟皮做成的,但是也很珍贵罢了。林媛不禁挑了挑眉,对这个奢华到了极致的西凉太子又少了几分好感。

以前一直听说西凉很是荒凉贫瘠的,但是从这个西凉太子的做派上却一点也看不出贫瘠为何物?

难不成,谣言都是假的?

林媛肚子里一串疑问,但是也没有心思去找夏征询问,因为老皇帝已经说完了话,正举着酒杯向文武大臣及其家眷们敬酒呢!

皇帝敬酒,自然是不能怠慢的。

大殿里所有人全都站了起来,齐齐喊了一声“谢陛下”才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林媛向来不爱饮酒,但是今日这杯酒却是不能推辞的。

所以当品尝到杯中酒不同以往的滋味儿时,不禁讶异地咦了一声。

林媛和夏征已然定亲,坐在一边也无可厚非,更何况今日的宫宴上,很多宗室皇亲都是跟自己的夫人坐在一起的。

听到林媛的声音,夏征忍不住探头过来问了问。

林媛摇摇头,想起了之前安家跟二皇子做的那个交易,不禁悲从心中生。

安家的酒的确不错,只不过是缺少一个宣传的机会罢了。今日的宫宴,的确是最为恰当的时机。

果然,林媛隐约听到不少人都在夸赞杯中酒。她不禁抿了抿唇,看来安家走的这一步棋很是明智。

“喔,本太子今日还是头一次见到贵国的几位公主呢!果然是倾国倾城国色天香啊!”

一道慵懒的声音突然响起,整个大殿里顿时鸦雀无声。

林媛也挑了挑眉,将目光投向了坐在对面的赫连诺身上。

说话的人正是赫连诺,众人都知道他这次带西凉使团来大雍的目的就是和亲,所以在他出现的时候不少大臣们的眼睛都已经死死定在了他的身上,就是希望能够借助这次和亲,让自己的官位再提上一提。

而相对于官员们的热切,那些贵家小姐们可就冷漠地多了。

不过更确切地说应该是畏惧胆怯,若是和亲的人是西凉太子也就罢了,就算是背井离乡,好歹也能捞个太子妃当当,说不准多少年以后还能当上皇后呢!

只是可惜,这次和亲的不是西凉太子,而是西凉一个不怎么受宠的皇子。

与其嫁到穷乡僻壤当不受宠的皇子妃,还不如留在繁复富足的大雍当个官家太太呢!

所以不管是谁,只要是还未定亲的女子们,全都不敢把自己的目光投向赫连诺,生怕被他一个不小心给看上了,带回到西凉去做了什么劳什子的皇子妃。

可是在听到赫连诺夸赞几位公主的时候,她们的小心脏立即激动地砰砰跳了起来。

难不成传言都是真的?这西凉太子根本看不上她们这些官员之女,纯粹就是冲着公主来的?

体内的八卦因子活跃起来,众人的目光也都热切起来,一会儿看看笑得人畜无害的西凉太子,一会儿瞄瞄脸色明显阴沉的老皇帝。

“朕的女儿自然个个风华绝代!”

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话,老皇帝就已经不打算再跟赫连诺讨论这个问题了,当即便转移了话题命令宫人开始上菜了。

老太监立即尖着嗓子让宫人们上菜,穿着统一服饰的宫女们每人捧着一个托盘鱼贯而入,整个大殿里立即就变得热闹起来了。

过年的宫宴自然是不能跟平时的宫宴一样的,但是这个不同也只是颜色更加艳丽,样式更加繁杂而已,至于味道嘛……

林媛表示不敢恭维。

只是随便尝了几口,林媛便没有胃口地放下了筷子,幸好来之前她吸取教训在家里已经吃得饱饱的了,不然今晚上肯定又要饿半天才能回家去了。

不知是不是吃惯了林媛的手艺,夏征再吃这些宫宴的时候也是寡然无味的,两人一齐放下了筷子凑到了一起继续聊天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