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翻白眼了/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许是被皇帝直接无视了,赫连诺的神情有那么一瞬的尴尬,不过皇帝可没有心思管他,这家伙居然肖想自己的女儿,真是做梦!

堂堂大雍的公主怎么能去西凉这个蛮荒之地当什么破皇子妃?

要当就得当皇后!

特别是现在还待字闺中的公主就只剩下嫡出的长公主翠微了,翠微是他第一个女儿,又是正宫皇后所出,对这个女儿,他真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这样金娇玉贵的长公主,他才不舍得送出去和亲!

苏皇后毕竟是老皇帝的结发妻子,只是看皇帝的一个眼神就能猜出他的心思。

看了一眼目光空洞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翠微,苏皇后心头一痛,暗暗叹口气,立即笑着开口道:“陛下,西凉太子难得来我们大雍一趟,怎能不热情招待呢?臣妾特意安排了歌舞为大家助兴呢!”

宫宴上不是吃吃喝喝就是唱歌跳舞,老皇帝点点头,对苏皇后笑道:“还是皇后最懂朕心。”

苏皇后温婉大方地笑了笑,立即挥挥手让宫人去安排歌舞了。

淑妃跟苏皇后向来交好,对于帝后伉俪情深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

但是一边的柳妃却是看不过去了,一双上挑的丹凤眼使劲翻了翻,唇角一动也不知道嘀咕了句什么。

宫人们上完菜,歌舞很快也就上来表演了,大殿里众人立即都放下了筷子,抬起头来十分开心地欣赏起了歌舞。

看了一圈大殿里的人们,林媛不禁蹙了蹙眉头。

夏征一直关注着她,见她神色有些不对劲立即凑过来问她怎么了。

林媛撇了撇嘴,低声说道:“宫里的歌舞就是这样的水平吗?我也没有觉得很好看啊,为什么大家都那么高兴呢?”

林媛说的不是假的,眼前的歌舞表演就跟宫中御膳房的御膳一样,虽然颜色艳丽样式繁复,但是味道不咋样。

而这歌舞呢?

同样的花里胡哨,一点儿内涵都没有。

偏偏还有人看得那么投入,好像真的很好看似的。

林媛就不明白了,看这些人也不像是那么肤浅的啊,怎么会喜欢这种歌舞呢?

一边的夏征噗嗤一乐,冲她挤了挤眼睛凑过来神秘兮兮地说道:“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啊,这御膳实在是太难吃了,现在有个光明正大地不用吃御膳的理由,他们当然愿意了!”

噗!

林媛差点把喝进去的酒水吐出来,为了不吃难吃的御膳而去看难看的歌舞,好吧,若是这两样任选其一的话,她应该也会选择歌舞。

看着大殿里满满当当饶有兴致的人们,林媛突然觉得每年都来参加宫宴的人,真的是太可怜了!

苏皇后身子不好,但是今日也破天荒地没有提前离席。

林媛对她不是很熟悉,但是总是能感觉到苏皇后时不时投过来的目光,那目光里意味复杂,有探究,有好奇,还有几分难以言说的无奈。

林媛向来感觉灵敏,只是她虽然很早就感觉到了苏皇后在看自己却并没有当回事。她看自己无非就是为了苏秋语,正如夏征所猜测的,今日苏秋语果然没有来参加宫宴。

不来更好,正好也省去了一些麻烦。

不过,一直被苏皇后若有似无的目光看着,林媛总觉得有一种不穿衣服暴露在别人眼前的感觉。

所以,当苏皇后的目光再一次投射过来的时候,她也状似无意地抬了抬头。

四目相接,没有预想中的敌意。

苏皇后先是一愣,随即便和蔼可亲地笑了笑,还十分友好地跟林媛点了点头。

林媛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苏皇后居然会这么坦诚。

不过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也对着苏皇后甜甜一笑,十分娇俏。

目光相接只是一瞬的事,两人很快便被歌舞吸引了过去。

至于是不是真的被歌舞所吸引,也就只有她们两个人心知肚明了。

一曲歌舞作罢,大殿里再次安静下来。

老皇帝刚挥手让舞女们退下,一边便响起了赫连诺使劲拍巴掌的声音。

“好,真是太好了!大雍果然人杰地灵,一支简单的舞曲也能如此吸引人,真是太厉害了!”

老皇帝浓眉微微蹙了蹙,却依旧面带和悦地说道:“西凉太子真是过誉了。”

“哎!怎么会是过誉呢?不是不是,本太子是真的很喜欢刚刚那曲歌舞呢!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大家都不喜欢吗?”

赫连诺一脸无辜地看过大殿里所有人,那瞪大了眼睛天真无邪的模样,还真像是真心发出来的赞叹。

刚才还对西凉太子缺少见识而微微哂笑的众人,被他这么一问立即都附和着点起头来,纷纷说是。

“西凉太子所言不错,刚刚的歌舞的确很吸引人,下官都看呆了呢!”

这个说话的官员笑得有些谄媚,林媛撇撇嘴,悄悄嘀咕了一句:“真是什么人都有,都巴结到西凉去了!”

夏征也挑挑眉头,点头道:“可不是?这家伙刚刚明明就是在盯着舞女的屁股看,还说什么歌舞吸引人!明明就是舞女的身子更吸引他!”

听着他义正言辞的谴责,林媛嘴角一抽,转过头来饶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

夏征立即就被这个目光给看傻了,赶紧摆着双手给自己洗白:“我保证,我可没有看!我绝对没有看!好吧,我,我就是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而已,真的只是一眼!再多了我就把自己眼珠子挖下来给你当球踢!”

“哼!”

林媛撇了撇嘴,对夏征的眼珠子不感兴趣:“眼珠子怎么当球踢?明明是脑袋当球踢!眼珠子的话,应该是被捏爆!”

说着,林媛的两只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各自多了一颗葡萄,一边说着“捏爆”二字,一边就真的使劲捏碎了手里的葡萄,看得夏征忍不住脖子一缩,讪讪地不敢开口了。

恐吓果然是有用的,看着夏征“乖巧”地给自己剥桔子剥葡萄,林媛好笑地勾了勾唇。

其实她也知道夏征的本性,根本不会看那些舞娘的身材,也相信他说的其实只是顺着那个官员的目光找他在看什么而已。

但是即便这样,她还是觉得醋意十足,根本按捺不下心中的怒气。

这个醋吃得,真是太莫名其妙了!

这边官员们说着各种各样冠冕堂皇的话,但是多半都是以奉承为主。

对于这些人的心思,林媛也是一清二楚的,多半都是有野心却没有能力的官员们,靠自己的努力是不能再进一步了就想着把自己闺女推出去和亲,然后换个功名。

这样的爹,真是心思龌龊!

林媛翻了个白眼儿,对此很是不以为然。

谁知,她只是不经意间地一个白眼儿,竟然引来了某人大做文章。

“呦呵!好像有人对本太子的话不以为然呢?”

赫连诺也是觉得无语,自己刚说了一句“大雍地大物博我们西凉也是不差”,谁成想,后边的话还没有说,他一扭头就看到对面林媛正大剌剌地翻着白眼。

这个白眼儿简直就是刺伤自己眼睛的利器,弄得他面子全无!

西凉太子也不是吃素的!

赫连诺眯了眯眼睛,果然看到林媛在听到自己的话之后眼皮抽筋的模样,十分不厚道地笑了起来。

再看她那迷茫的眼神,赫连诺心里的结也就解开了,敢情这丫头刚才不是在冲自己翻白眼儿啊!

不过即便不是自己,他也不打算让她痛快。

“既然有人这么不以为然,那我们西凉可不能让人看扁了去!”

这话的意思,是要跟大雍挑战了?

众官员一听,面色立即都变了,在宫宴上挑战实在是不像话啊!

到底是哪个不知深浅的东西居然当着西凉太子的面翻白眼儿?真是的,就不知道避一避吗?

老皇帝此时心里也是万分悲凉的,早就料想到这场宫宴肯定不会消停,眼看着气氛还是挺融洽的,怎么突然就有人翻白眼儿了?

混账东西!以后皇宫里都不许再翻白眼儿了,不仅是皇宫,整个大雍都不行了!

抱怨归抱怨,但是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

老皇帝整理了一下心情,笑道:“赫连太子说笑了,许是误会,谁敢对赫连太子不敬呢?”

虽然是询问,但是老皇帝一点儿也不希望赫连诺将那个翻白眼儿的人指出来,若是真的指名道姓了,那不是丢了大雍的脸吗?

偏偏,赫连诺根本没有听懂老皇帝话中的暗示,真的就那么伸长了手臂,指向了对面正一脸茫然的林媛。

“怎么会没有呢?喏,可不就是这位郡主吗?应该是郡主吧?本太子看她的宫装应该是郡主制式呢!”

唰唰唰!

林媛仿佛都能听到大殿里所有人齐齐扭头看向自己的声音了,她紧紧地抿着唇,心里早已把赫连诺这个家伙骂了个狗血淋头。

这家伙就是故意的,瞧他那嘚瑟的眉毛,真希望下一秒就飞到天上去,让他变个无眉老怪物!

夏征噗嗤一乐,他在林媛身边自然知道林媛刚刚那个白眼是翻给谁的,而且他也不信赫连诺会不知道。

看样子,这家伙就是故意来找茬的!

也罢,找茬就找茬,反正谁吃亏还不一定呢!

------题外话------

翻白眼儿那个,放学别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