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重要的小道消息/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是可惜,在他眼里的“被胁迫做菜”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人家林媛和夏征根本就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夏征嘿嘿一笑,十分怜爱地握着林媛的手,抬起头来对老皇帝说道:“不就是做个菜吗?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再说了,之前媛儿还总是跟我说想要好好感激陛下的恩宠呢,这不,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媛儿给陛下做道喜欢的美食,权当她一片孝心了。”

咳咳,咳咳!

赵弘盛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夏征今日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一般。

而且他真的就是个白痴,费尽心机想要让林媛出手做菜然后被皇帝留在宫里,好让他寻找机会诬陷一下林媛和将军府。

现在好了,人家根本就没有把他当盘菜!

真是自取其辱,自取其辱啊!

坐在另一边的姚含嬿和唐如嫣两人将赵弘盛脸上的挫败一一看在了眼里,可两人脸上的表情却是完全不同的。

唐如嫣心急如焚,姚含嬿却是轻蔑地撇开了眼,对这个将来不得不嫁的二皇子甚是看不上眼。

哈哈,哈哈。

整个大殿里回荡着老皇帝爽朗的笑声,看来他对夏征的话和林媛尽孝心的表现十分喜欢。

“好,好,不愧是朕亲葑的平西郡主,好孩子好孩子!”

说着,老皇帝还不忘扭过头去看了看淑妃,夸赞道:“你的眼光向来好得很,这个义女收的不错,不错!”

林媛是淑妃的义女,是三皇子的义妹,这件事大家都是知道的,但是老皇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夸奖一个妃嫔收的义女,还真是头一回。

在座不少官员和女眷们的心里又开始大气小算盘来了。

淑妃笑着道了声谢,对林媛是越看越喜欢了。

被老皇帝当众夸赞了,自然就会有人看着不顺眼了。

柳妃阴阳怪气地笑了笑,凑到老皇帝身边说道:“陛下,刚刚阿征不是说平西郡主的手艺比宫里的御厨还要好吗?依臣妾看,不如这样,我们就让平西郡主跟宫里的御厨比试一番,如何?”

生怕老皇帝不答应,柳妃还特意多加了几句:“正好今日还有西凉太子几位贵客在,光是看歌舞表演就太没有新意了,不如也让我们开开眼,看看平西郡主是怎么样做菜的?陛下,您看如何?”

柳妃已经年过四旬,早已不是娇嫩的小姑娘了,若不是她脸上画着厚厚的妆,只怕脸上的沟壑都快能种地了。

偏偏这老女人还特喜欢装嫩,特别是在老皇帝面前,没说一句话都要在说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语气上挑,还吧嗒吧嗒地眨着自己不再明亮潋滟且满是眼袋的眼睛去勾引老皇帝。

老皇帝即便再来也是个男人,自然喜欢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了。

对于柳妃的眉目含情直接视而不见,扭过头去也不回答柳妃的话,只是看着林媛,语气慈祥地问道:“怎么样啊平西丫头,有没有信心跟朕的御厨一较高低啊?”

跟御厨一较高低也不是什么难事,林媛跟那么多人比试过厨艺,也不差一个御厨。

而且之前跟醉仙楼比赛的时候,对方的师父和师弟都是御厨呢,她还能害怕了不成?

林媛温婉而自信地笑了笑,抬起明媚的小脸儿来对着老皇帝点头道:“能给陛下做菜是臣女的福气,怎能推脱?”

这话说得老皇帝窝心不已,看着林媛笑得灿烂的样子不禁想起了翠微小时候在自己怀里一声一声叫父皇的小模样,那时候的翠微真是讨喜啊!

想着,老皇帝的眼神就不由自主地往翠微公主的身上飘去,只是可惜,以前活泼开朗的小女娃早已变成沉闷寡言的大姑娘了,模样还是明艳动人,只是那冷冰冰的脸上……

哎!

老皇帝在心里叹了口气,再看看陪伴了自己几十年的结发妻子,不由得悲从中来。

“说起来,爱妃也已经很多年没有尝过宫外的美食了吧?”

老皇帝有些感慨地看着苏皇后,笑道:“正好,今儿趁着平西丫头在,也让平西丫头给皇后做一道喜欢的菜如何?”

一直沉默着的苏皇后突然抬起头来,怔怔地看着老皇帝,眼中又是惊讶又是意外。

须臾,苏皇后多年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有了几分年轻时的娇俏和羞涩,她眼波微微一动,娇笑着点头:“臣妾多谢陛下。”

过了这么多年还能被老皇帝眷顾着,可见苏皇后年轻时跟老皇帝是多么地浓情蜜意了。

看着苏皇后青春不再但是依然微微酡红的脸颊,老皇帝开怀一笑,仿佛回到了跟苏皇后刚刚成亲时的年月,那时候的两人真是又年轻又有活力啊!

帝后情深,不少官员们都是看在眼里的,苏哲虽然因为女儿的事最近总是心情不佳,但是看到自家妹子还是深受皇帝的疼爱,脸上也好看了许多。

而帝后两人的一举一动,传达到西凉太子赫连诺的眼里就有了本质的不同。

苏皇后一生只有大皇子和翠微公主两个儿女,如今大皇子早夭,只剩下一个长公主。

至于大皇子早夭的原因,他自然也是打听地不能再清楚了。

本以为皇帝对皇后只是表面上客气而已,却不想看上去好像真的是伉俪情深呢,既然如此,那他想要娶翠微公主的念头岂不是要打消了?

皇帝顾念着皇后,应该也不会舍得把她唯一的女儿嫁去西凉这么远吧,即便是做未来皇后!

赫连诺看似随意地扭头看了一眼一直沉默寡言的翠微公主,其实他对这个翠微公主还是很有好感的,样貌端丽,性子也好,不言不语安安静静的,根本不像西凉那些公主们,个个刁蛮任性。

轻轻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赫连诺觉得自己好像对这样的静美人更有感觉。

既然老皇帝已经发话了,那林媛和御厨之间的一场比试就不可避免了,只不过在挑选参加比试的御厨的时候出了一个小插曲。

原来,一听要比赛,不少御厨都想着参加。

按说,目前御膳房最好的御厨就是程皓轩的师父陆冲了,只不过还有一位姓白的御厨也想要参加比试。

老皇帝对于谁想参加比赛并不介意,再加上赫连诺说了一句人多更热闹,他也就摆摆手让白经跟着一起参加了。

对于陆冲,林媛还是比较熟悉的,今日的他跟在宫外见到的差不太多,虽然很是恭谨,但是神色依然有些冷漠,即便是在给老皇帝行礼的时候也没有多少谄媚之态。

这样的人,不适合在宫里生存。

林媛微微叹了口气,便将眼神转移到了另外一个人身上。

这个人名叫白经,据说是御膳房中除了陆冲之外的第二人。

只不过此人究竟是因为厨艺出众成为第二还是因为别的,她就不知道了。

林媛眼睛微微眯了眯,对这个白经多了几分审视。

同意跟御厨比赛,林媛也是有私心的。

之前在邺城的时候,她就听金灿说起过醉仙居有一位厨艺精湛的掌勺,只不过此人并不是天天都在醉仙居,只有每个月的固定几天才会出现。

而且,林媛之前也算是跟他打过交道的,对于这个人,夏征说他很可能是宫中御厨。

大雍皇朝有规定,在宫中当差的人是不允许私自外出的,更不要说成为某个酒楼的大厨去赚钱了。

所以那个掌勺厨子每次出现都是穿着从头遮到脚的黑斗篷的,林媛今日也正是想要试一试御厨里边到底有没有这么个人。

两个御厨都已经来到了大殿上,林媛虽然也是参加比赛的人,但是毕竟是郡主,所以并没有跟他们两人一同站在大殿上。

再者,就算是让她出去站着,夏征得同意了才行不是?

老皇帝素来知道夏征这家伙的本性,也没有管他,当即便把比试方式说了说。

比试很简单,每个人随便做两道菜便可。不过这两道菜也是有要求的,一个是给皇帝的,一个则是给皇后准备的。

虽然最后也需要其他人一同品尝评判,但是既然是给帝后两人准备的菜,他们两人的意见自然是最重要的。

这个要求是皇帝和西凉太子一同讨论定下来的,说是一同讨论,其实还是老皇帝自己拿主意,因为赫连诺除了点头什么都不说。

既然要求已经定了下来,接下来就是准备开始做菜了。

宫人们手脚麻利地将一应食材从御膳房搬到了设宴的大殿里,不仅是食材,还给三人各自准备了做菜的案板以及小炉子锅子等等。

大殿本就宽阔的很,之前给舞女们跳舞的地方很快就被各种锅锅铲铲给占据了。

为了让皇帝妃子们还有西凉太子看得仔细,三人的比赛台子是排成一溜的,不过为了不影响各自的发挥,中间都用高大的屏风隔了起来。

这样一来,除了各自比赛的人看不到,其他人基本都能看清楚三人比赛的全过程。

一切准备就绪,三人便准备开始了。

“媛儿,等等。”

在宫人们准备比赛台子的时候,林媛已经抽空将繁重的宫装脱了下来,此时的她已经换上了进宫时准备的备用衣裙。

为了比赛时动作利索,林媛还将裙子上那些碍事的绸缎们给剪掉了。

剪掉了那些零零碎碎们,她的裙子也变得残缺不堪了。即便能够遮挡身体,但是实在是有碍观瞻。

安乐公主和田惠是陪着她一起换衣裳的,见她穿成这样自然忧心不已。

林媛倒是不介意形象,但是一想到自己现在可是平西郡主,在西凉太子面前代表的就是整个大雍的颜面,她可不想被西凉太子赫连诺被看扁了。

“不用担心了,这样就行了!”

林媛嫣然一笑,随手就将偏殿里用来装饰的桌布给揭了下来,左扯扯右拽拽,很快就弄成了一个精致的小围裙挂在了自己身前。

宫里的东西都是十分华丽而精致的,即便是一个不起眼的偏殿里的桌布都是用皇商吴家的云缎做成的。

用云缎做成的围裙,自然也不会显得掉价。

安乐公主和田惠可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围裙,不由得又是好笑又是好气,不过现在也就只能这样处理了,因为比赛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

林媛准备就绪,只是刚出门就碰到了夏征。

夏征斜倚在偏殿门口,看样子已经等了不短时辰了。

一见到林媛,夏征的眼睛就亮了起来,甚至还学着民间大街上的小混混们肆意地吹了一声口哨。

林媛小脸儿一红,瞪了他一眼。

“嘿嘿,为夫特意来给娘子送情报,娘子不说感谢也就罢了,怎地还瞪为夫?难道,为夫的情报不重要?”

情报?

林媛眉头一挑,她可不认为今日的比赛有什么重要的情报可言。

安乐公主和田惠早就十分配合地提前离开了,夏征双手环胸,踱步走到林媛面前,出其不意地在她唇上轻轻啄了一口。

不等林媛反应,他就已经当先挑眉说道:“为夫给娘子辛辛苦苦搜集了重要信息来,娘子的这个吻就算是报酬了。不过,若是信息有用,为夫还会加价的哦!”

林媛嘴角一抽,真想一巴掌将这个厚脸皮的家伙给拍出皇宫去,收报酬就罢了,连信息都没有提供呢就先把报酬要走了,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

更可恶的是,这个信息是她求他搜集的吗?明明是他自己上赶着送来的好不好!

狠狠地剜了夏征一眼,林媛没好气地嘀咕了一句:“报酬都收了,赶紧说你的情报吧!若是你这情报不够分量,小心我会把报酬收回来!”

此话一出,原本还一脸戏谑的夏征立即就眼睛发亮起来,舔着脸皮凑上来,急不可耐地问道:“什么?收回来?怎么收?娘子是要跟为夫一样也亲为夫一下吗?好啊好啊,求之不得啊!”

啪!

虽然巴掌声音不大,但是也成功地将这个不要脸的家伙从自己眼前给扇到了一边去。

林媛双手交叠,活动着手指头,洋洋自得地说道:“收回来的报酬自然是不能跟送出去的一样了,依我看,把你这张性感又可爱的小嘴儿用线缝起来应该很不错哦!”

本以为夏征会生气,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嘿嘿一笑,傲娇地甩了甩额前并不存在的刘海儿,有些暧昧地说道:“原来娘子喜欢这样的方式啊,还真是让为夫大开眼界啊!不过没关系,只要娘子喜欢,为夫时时刻刻都准备着为娘子服务。嗯,要不要再准备个小皮鞭?我听说还有人用辣椒油的呢!”

林媛嘴角一抽,觉得夏征这个家伙真是越说越没正行了,幸好这里只有他们两人,若是被旁人听去了,她的脸就别想要了。

以防夏征说出更令人难以接受的话来,林媛赶紧打断了他,严肃认真地看着他:“行了行了,赶紧说正事吧,什么情报?”

正打算说大战三百回合的夏征被林媛突然给堵了回去,嗓子眼儿里十分不舒服。

他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嘿嘿一笑:“都怪娘子,总是引导为夫一些不正经的思想,弄得为夫差点把正事都给忘了。”

林媛眼睛睁得大大的,要不是急着去比赛,她真想拿刀把眼前这个不要脸的家伙给一剖成两半,好好看看他的心里到底都藏着些什么东西。

林媛无力地摆摆手,示意夏征赶紧开口。

“嘿嘿,其实呢,就是皇帝和皇后的一些隐秘之事罢了。”

夏征挤挤眼睛,冲林媛低声说道:“先说皇后吧,自从大皇子和那个侍卫出事以后,皇后自责不已,从那以后便一直吃斋念佛。”

所以,给皇后准备的菜就应该是素菜了。

林媛点点头,只不过还未等她开口询问皇帝的喜好的时候,就被夏征接下来的话给惊到了。

“恩那个,皇后吃斋念佛的事整个皇宫都知道,那两个御厨更是清楚。不过,有一件事他们肯定不清楚,那就是皇后年轻时候最喜欢吃肉了,几乎是顿顿有肉才行。所以,你懂得!”

看着夏征冲自己挤眉弄眼的样子,林媛终于明白他所说的重大情报是什么意思了。

“我明白了。那,皇帝呢?”

有了皇后的例子,想必皇帝也有什么偏好或者禁忌吧?

这次夏征笑得更神秘了,甚至还有几分幸灾乐祸。

“他啊,嘿嘿,关于皇帝的小道消息肯定没有人知道。皇帝啊,也跟皇后一样,喜欢吃肉。不过呢,他有一个小秘密,甚至连御厨御医都不知道。”

林媛的耳朵顿时就竖了起来。

“他啊,牙口不好,太硬的东西咬不动!但是呢,又特别爱吃肉,嗯,行了,为夫就只能帮你到这儿了,接下来该如何表现,就看你自己的了。”

有几分暧昧地拍了拍林媛的肩膀,夏征的手顺势就落到了她的腰上,揽着她往大殿的方向走去。

虽然只是几句话,但是林媛还是很感谢夏征的,连皇帝的牙齿不好他都知道地一清二楚,可见是用了心的。

有夫如此,夫复何求?

------题外话------

今儿写得顺,赶在编辑下班前就写完了,所以不用拆成两更上传了,啦啦~然后,就没有二更了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