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抓阄,准备/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大殿上时,陆冲和白经也已经准备就绪了。

因为是三人之间的比赛,所以谁也不允许携带助手。不过为了给三人打下手,老皇帝还是特许了三个小太监上台给三人洗洗菜刷刷锅什么的。

看着战战兢兢过来给自己帮忙的小太监,林媛扑哧一乐,随手就从摆放食材的案板上拿了一个西红柿扔给他。

“吃吧,吃完了好干活!”

小太监受宠若惊,哪里敢在御前吃东西?

双腿抖得更厉害了,不过捏着手里圆滚滚红溜溜的西红柿,他还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郡主,小的能回去了再吃吗?”

林媛好笑,这西红柿原本就是为了打消他的胆怯才给他的,又不是真的让他现在就吃。

见林媛点了头,小太监嘿嘿一笑,道了声谢便将西红柿藏进了贴身的衣兜里,这么一闹腾,自己倒也没那么紧张了,跟在林媛身后干活儿也更加勤快了。

另外两个小太监有几分羡慕地看着他,但是再看自己跟着的两个御厨,谁也不敢开口讨赏。

陆冲在御膳房算是第一人,性子比较寡淡,向来少与人交流。

至于白经就更甭提了,嚣张跋扈,根本就不把别人看在眼里。

果然,一见林媛赏了小太监一个西红柿,立即就阴阳怪气地笑了起来:“平西郡主真是好手段啊,一个西红柿就把人给收买了,呵!”

林媛挑了挑眉,对这个白经有了初步认识。

之前在醉仙居的那个斗篷男也很讨厌自己的,难道这个白经就是那个斗篷男?

可是又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斗篷男聪明的很,若白经真的是他,肯定不会这样明目张胆地对自己表现出敌意。

当然也不排除这个白经是故意用这种方法来迷糊她。

勾了勾唇,林媛没有理会这个白经,继续带着那个小太监挑选自己需要的食材了。

以示公平,参加比赛的三个人所需要的食材都是从同一个大案子里挑的,而且每个人只有一次挑选食材的机会,所以这个机会就十分难得了。

老皇帝点头示意大家可以开始挑选食材之后,白经第一个就带着小太监冲到了大案子前方。

不管是素菜还是荤菜,每一样都挑选了一些扔进了小太监拎着的大篮子里,不一会儿,那只大篮子就满满当当的了,但是他还是没有停下的意思,还在扒拉着各种香料,命令小太监将自己的衣袍撩起来,一股脑地将所有东西扔进了他的衣袍里。

相较于白经的鲁莽冲动,陆冲就要沉稳的多了,他看了案子上的所有食材一遍,在身后小太监耳边嘀咕了一句什么,那小太监便上前去按照他的指示挑选了所需要的食材回来了。

全程甚至都不超过两句话的时间,早早地便结束了战斗。

对于陆冲,林媛不怎么了解,但是看他挑选食材的时候,并不像白经那样胡乱一通翻,而是想好了再去挑,但是如此就知道这个陆冲要比白经沉稳镇静地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得了一个西红柿,林媛身后的那个小太监已经一心为她着想了,见白经都快把桌上的食材全都抢完了,赶紧催着林媛快去挑。

林媛笑了笑,其实她也跟陆冲一样,早已在心里想好了要做什么菜了,所以对于白经的所作所为并不介意。

跟小太监说了自己需要的一些蔬菜让他去拿,林媛便自己走到了摆放肉食的地方停了下来。

皇宫就是不一样,即便是准备食材也都是大方得很,青菜都是一捆一捆地往上摆,连肉食都是如此。

这不,大案子旁边就摆放着一整头的猪!

林媛走过去翻了翻,发现这猪已经被宰杀地很干净了,而且整个身子都是被切成了合适的大小再拼接回去的。

林媛暗暗点头,却又悲催地发现她需要的那一块儿地方的肉并没有跟别的地方分割开来。

“难道,他们都不用这里做菜的吗?”

狐疑地嘀咕了一声,林媛还是决定自己动手把那一块儿里脊肉削下来好了。

给三人准备的比赛台子上已经准备好了刀具,但是因为现在三人还没有抓阄决定在哪里比赛,所以林媛也不能随意地拿刀去用。

没办法,只好求助于老皇帝了。

“启禀陛下,臣女能否借小刀一用?”

林媛清脆的声音在大殿里响起,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投射到她的身上。

还在忙活着挑选食材的白经立即警惕地抬起头来,以防这鬼丫头作弊。

正在跟赫连诺说话的老皇帝也饶有兴趣地抬了抬眉毛:“哦?御膳房准备的食材不合适吗?朕还特意嘱咐他们将猪肉牛肉切割成小块儿呢!”

自然是不合适的。

林媛在心里嘀咕了一声,却不敢把心里话说出来,毕竟西凉太子在此,她总不能在外人面前说自家的厨子做事不利索吧?

“陛下,臣女用不了那么大块儿的肉,就用一点儿,能否准许臣女用小刀切一块儿下来?”

这个理由太合适不过了,即便是想要让林媛不痛快地白经也闭了嘴巴。

“哈哈,好,既然如此,那就把这把小刀给她吧!”

老皇帝哈哈一笑,睿智的眼眸在自己的案桌上扫了扫,示意身边的老太监将上边放着的小刀交给林媛。

西凉土地多贫瘠,所以当地的百姓很多都是喜欢吃肉食的。

今日西凉太子参加宫宴,为了照顾他,也为了显示大雍皇帝的宽广胸怀,老皇帝特意嘱咐御膳房准备了一道极具西凉特色的烤肉。

吃烤肉自然是需要用小刀当场切割才好了,所以每个宾客的桌子上都有一把做工精致小巧且十分锋利的小刀。

老皇帝桌子上的小刀自然要比一般宾客桌前的小刀好上不知道多少倍了。他一开口就是把自己用的小刀赏给林媛去用,其中的深意的确是耐人寻味了。

“谢陛下。”

接过那小刀来,林媛忍不住称赞:“陛下这把小刀又精致又锋利,真是一把好刀!”

哈哈。

老皇帝爽朗的笑声在头顶响起:“算你这丫头有眼光,这把小刀啊,还是西凉太子赠与朕的呢!这东西,朕用着顺手得很,不能赏你。你若是想要,再去跟西凉太子讨一把吧!”

原来这小巧精致的小刀是西凉太子赠送的啊!

林媛眉头一挑,瞬间就感觉到有一道带着火花的目光紧紧地盯在自己身上,不用看就知道,肯定是夏征的醋坛子又打翻了。

抬眼给了夏征一个安抚的眼神,林媛嘻嘻一笑,扬手举了举手里的小刀。

夏征傲娇地一哼,俊朗的脸上分明写着“爷的匕首比这个破刀好看得多”!

林媛耸耸肩,不要白不要,反正也不需要花银子。

这下夏征乐了,都不用林媛开口了,直接就替她去问赫连诺讨要小刀了。

林媛无力扶额,这钱串子的本性又毫不保留地展露了个一干二净啊!

把玩着手里的小刀,林媛便走到了那一整只猪前边,比划着怎么下刀。

大殿里的众人还是头一次见到女人做菜呢,就更不要说女人拿着小刀割肉了。

一道道目光齐刷刷地朝着林媛的身上射来,若是这些人的目光都是实质性的,只怕要把林媛的身子给射成筛子了。

还在扒拉着食材的白经也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纳闷地看着林媛。

陆冲对林媛算是有几分了解的了,所以在她开口讨要小刀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思考她到底需要猪身上的哪一块儿肉了。

“嘿,对不住了,又要让你挨一刀了,不过你别害怕,我动作很快的哦,不会疼的。”

众人囧,不过还未等他们将抱怨的话说出口,便见林媛手里刀光一闪,唰唰两下,便有一块儿鲜红的巴掌大小的肉块儿落在了手里。

众人大惊,纷纷张大了嘴巴议论纷纷,在座的不少人都是不懂武功的,自然看不懂林媛的动作。

而那些懂武功也看清楚了她动作的人则更加吃惊,即便那把小刀削铁如泥,但是就这样快速利索地将一块猪肉给割了下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要知道,林媛需要的肉显然不是普通的肉,那块肉鲜红地发亮,周身上下根本没有一块儿白丝儿,她刚刚显然是把肥肉和嫩肉给分开了,这样的刀功,真的很惊人。

要说唯一能看得仔细的,应该就是陆冲了。因为他距离最近,又一直紧紧盯着的,自然看到了她需要的那块儿肉其实是猪腹部靠近骨头的那一块儿。

这里的肉其实很鸡肋,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是处理起来很麻烦,所以御厨们基本都是跟其他肉一起用的,从来不像她这样分开用。

难道,这里的肉有什么玄机不成?

这样想着,陆冲也对林媛接下来要做的菜更多了几分期待。

大殿里还在议论着林媛的刀功,老皇帝惊喜之余也立即让老太监准备了抓阄的东西让他们挑选自己比赛的台子了。

林媛是郡主,第一个自然是她去抓的。

至于第二个人,按说应该是让御膳房第一人陆冲来抓的,只不过白经脸皮太厚,行事素来霸道,根本不等陆冲出手他就已经抢先抓到了第二个纸条。

老皇帝正在跟赫连诺皇后几人说话,没有注意到这边发生的事。

负责让三人抓阄的小太监太过生涩,即便想要阻拦也被白经给瞪了回去。

陆冲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介意,十分坦然地将最后一个纸条打开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林媛在中间,陆冲和白经在两边。

其实不管在哪里比赛都没有关系,大殿里这么多人看着,还有皇帝皇后以及一众妃子皇子们,难不成他们还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什么猫腻来不成?

所以对于白经故意跟陆冲过不去的行径,林媛也很是不屑。

“比赛规则很简单,以最短的时间做出两道菜来,做得又好吃又快的获胜。”

老皇帝又将比赛规则说了一遍,当然还不忘将今日的彩头给加上:“既然是比赛,怎么也得有点彩头才行!这样吧,今日比赛胜出的一方,朕便赏赐黄金十两。”

黄金十两,这要是在现代社会,得是多少钱啊!

虽然她不缺钱,但是谁会在乎钱多?林媛咽了咽口水,对这次比赛势在必得。

老皇帝话音刚落,一边正举着酒杯优哉游哉品酒的西凉太子赫连诺也魅惑地勾唇一笑,说道:“既然皇帝陛下设了彩头,那本太子也不能干看着啊!来来来,正好本太子这里有一件从东陵得到的珍珠手串,等下就作为彩头送给获胜者吧!”

说着,赫连诺果然从怀里掏出了一串粉嘟嘟还散发着光芒的珍珠手串。

粉色的珍珠比较少见,更何况是这样大小相当十分圆润的一串了?

看着这样的珍珠手串,林媛蓦地就想起了赫连诺那双镶嵌着一串黑珍珠的靴子,瞬间就对这手串没了兴趣。

她不感兴趣,可不代表别人不感兴趣,东陵的珍珠啊,那可是真真正正从海里得到的珍珠呢,平素也就是大雍皇室才能拥有呢!

白经的眼睛里发出贪婪的光芒,立即开始捋袖子准备大干一场了,势必要将那串珍珠拿到手里来!

一向淡泊的陆冲竟然也在这串珍珠出现的时候迷恋了一会儿,脸上的表情也更加郑重了起来。

“哈哈,赫连太子的彩头果然与众不同,还是赫连太子的东西更吸引人啊!”

老皇帝看着那串珍珠,面上笑得开怀,但是心里却也嘀咕了起来,不是说西凉穷得很吗,怎么这西凉太子一出手就是一串这样难得的珍珠?

难不成传言都是假的?

“既然已经准备好了彩头,那几位就开始比赛吧!平西丫头,夏征这家伙都快要把你夸到天上去了,你可得给朕好好表现啊,若是让朕不满意,朕可要好好地惩罚你一番!”

惩罚?

姚含嬿程月秀的耳朵顿时就竖了起来,可是当她们两人偷偷去瞄老皇帝的神色时,脸上的期待顿时不见了。

虽然说着惩罚的话,但是老皇帝的脸上可是一点要惩罚的意思都没有,还是那么宠爱她!

小贱人!

程月秀低声咒骂了一句,目光忍不住往对面男宾席上看了看。

这一看不要紧,果然又见到马俊英的眼睛在林媛的身上移不开了。

参加比赛的三个人已经来到了自己的比赛台子上准备开始了。

这边准备着,那边老皇帝几人还在聊着天。

夏征斜靠在椅子背上,有几分戏谑地看着老皇帝:“怎么能惩罚媛儿呢?陛下,这夸奖的话可不是媛儿自己说的,要是她做得菜不合胃口,那也应该去惩罚夸奖她的人才对嘛!”

一句话落,某人的脸上顿时就变了。

赵弘盛阴沉着眼神瞪了夏征一眼,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不过,他不说话可不代表就能逃过一劫。

另一边的赫连诺当先笑道:“要是按照郡王的话来说,那受到惩罚的应该是本太子和,二皇子了呗!”

说着,赫连诺的眼睛往赵弘盛的身上斜了斜,眼中的嘲讽意味不言而喻。

夏征挑了挑眉,觉得赫连诺这个家伙有时候还是挺靠谱的嘛,至少在联手坑人这件事上,两人还是挺有默契的!

老皇帝哈哈一笑,自然是将两人的话当做笑话给揭了过去,他一开始就是说笑而已,又不是真的要惩罚谁。

老皇帝不再开口,所有人的目光自然就全都落在了参加比赛的三个人身上了。

正在比赛的三人,白经正跟个大爷一样指使着小太监洗菜干活,陆冲则亲手处理着挑选出来的一条鱼。

而林媛则一边跟小太监聊着天,一边清洗着手里的青菜,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

别人都紧张地不行了,就林媛还笑呵呵的,真是让人看不透。

旁观者脸上有的不屑有的看好戏,等着这乡下来的小村姑被宫中数一数二的御厨秒杀的一刻。

------题外话------

新的一个月了,啦啦啦,愿望就是每天都多写一点~

有亲问我一天几更,前段时间因为我码字时间有限,经常不能在早上八点之前写完当天的更新,所以就会把一更拆分成两更来发。

不过接下来应该不会这样了,每天上午八点,一般情况下是一更,偶尔会二更,二更时会提前通知的,么么哒~

快要完结了,我打算存存稿,等到完结那天给大家一口气儿发个十万字,呵呵,打断哈,能不能实现,我也说不准咳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