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人怎么想的,林媛并不放在心上,现在的她一门心思都在自己和身边两个人的身上。

白经就是个眼高手低的,一直在指使着小太监干活,自己根本不动弹。

小太监想必也是知道他的脾性的,被他指使地焦头烂额地愣是一声也不敢吭。

更有意思的是,小太监根本就不懂厨艺,洗菜的事还能做,但是择菜切菜的活儿就干不了了。

不是把该扔掉的菜叶留下,就是把该留的菜梗扔掉,自然又引得白经一阵白眼儿。

林媛摇了摇头,对这个白经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厨子做菜就能看出人品,这样的一个人能做出什么好东西来?

至于陆冲就不同了,在让小太监择菜洗菜之前先耐心地告诉他如何做,自己则到一边去处理那条鱼了。

一看陆冲就是个经常自己动手干活的人,处理起鱼来驾轻就熟。

特别是他那双修长而又骨节分明的手,这哪里是在清理脏兮兮的鱼?分明是在进行一种花式表演。

只是看他们的食材基本就已经能够确定两人要做的是什么菜了,陆冲这里准备最多的食材就是鱼和胡萝卜以及莲藕了,想必是要做一道素菜和一道鱼。

至于白经,青菜种类很多,看不出要做什么素菜。但是荤菜却是一道鸡。

林媛勾唇一笑,想起之前夏征跟自己说过的一件事。

老皇帝最喜欢吃肉,而所有的肉菜中最喜欢的就是鸡肉,但是很可惜,他的牙口不太好,所以对于鸡肉的要求很高,想要做得又嫩又滑并且不塞牙才行。

以白经的手艺,林媛很难想象他能做出这样的鸡肉来,看来这白经对老皇帝的情况并不是很清楚。

而陆冲的鱼就选择地要明智的多了,鱼肉本身就滑嫩可口,只要把味道做好就行了,根本不用考虑皇帝的牙口问题。

看着陆冲手里已经收拾妥当的鱼,林媛眨了眨眼睛,看来这陆冲也不是像表面上那么地冷漠,居然连老皇帝牙口不好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一边看着两人收拾食材,林媛手底下也不闲着,从猪肉身上削下来的那块儿肉已经被她处理妥当了。

这块肉正是猪身上最嫩的里脊肉,而林媛要做的就是名菜京酱肉丝。

京酱肉丝属于甜口菜,做起来很简单,但是除了肉丝以外,还要准备用来卷肉丝的小饼或者豆腐皮。

刚刚挑选食材的时候,林媛的确在案板上看到了豆腐,只是可惜,没有豆皮也没有鲜豆腐,只有一块儿适合长途运输的豆腐干。

林媛并没有在京城开办豆腐坊,洞天里也有一些关于豆腐的菜式,但是都是在后院里用小小的磨坊现做的,并没有大批量地生产。

现在连宫里都有这种豆腐干了,肯定不是从洞天弄来的,想必应该是从驻马镇的豆腐坊运来的。

因为距离太远,也就只能运来了便于运输的豆干,至于其它的就没有了。

既然没有豆腐皮,林媛就只好自己动手做卷肉丝的小饼了。

这个小饼其实也很好做,把面和好之后做成小剂子,擀成小薄饼之后,每两张饼中间刷上一点儿油防粘,然后将这些做成的小饼放到锅子上蒸熟就好了。

因为卷肉丝的小饼要做得薄而不透才好吃,所以林媛选择的是蒸熟而不是煎熟,这样能让小饼更软更好吃。

当然,其实她更多的就是为了照顾牙口不好的老皇帝而已。

将小饼放到锅子上蒸着,林媛便开始准备肉丝了,里脊肉切成长条,放一些鸡蛋清和面粉搅一下,然后又放了些盐调调味儿就放到了一边不管它了。

林媛要做的两道菜都是炒菜,吸取了上次跟醉仙楼比赛时时蔬酿鸡腿的教训,这次她先把所有食材准备好,等最后再一起炒,这样就能保持菜肴的美味和新鲜了。

给老皇帝准备的是京酱肉丝,给而只吃素菜却又喜欢肉食的苏皇后,林媛准备做一道素炒鱼香肉丝。

鱼香肉丝没有鱼,现在连肉丝都没有了,一想到这道经典菜在自己手里已经被改的面目全非,林媛就忍不住汗颜。

其实她一开始是打算做个素鲍鱼的,但是看了一圈案板上根本就没有找到香菇这样材料,没办法只好放弃了。

不过,幸好她看到了豆干,灵机一动就打算用豆干代替肉丝来做鱼香肉丝了。

“郡主,咱们是不是得赶紧开始了?您瞧陆大人和白大人都已经起锅了呢!”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的那个西红柿起了作用,林媛还不着急做菜,她身后的那个小太监就已经着急地催促了起来。

林媛弯了弯唇角,慢条斯理地将豆干切成丝儿,跟他说道:“不着急,心急吃不着热豆腐!他们一个做鱼,一个做鸡,自然是比咱们需要的时间要多的,咱们只是炒个菜而已,一会儿就完事了!”

小太监一边给她剥葱,一边心急如焚地看着另外两边,想要再说些什么,可是一瞧林媛那不着急的样子也就闭了嘴巴。

平西郡主的能耐,即便是身处宫内的他也是如雷贯耳,既然郡主不着急,就一定能够完成!

将豆干切好之后,林媛便把胡萝卜木耳等配菜一起切成了丝儿。

待一切准备就绪后,林媛看了看两边,嘻嘻一笑,在小太监耳边嘀咕了一句什么。

小太监脸色顿时大变,还不确定地又问了一遍。

众人只能看到林媛嘻嘻笑着的模样和小太监震惊的小脸儿,谁都不知道他们两人葫芦里面装的是什么药。

就在大家猜测的时候,只见小太监有些局促地搓了搓小手儿,冲着老皇帝恭谨地行了一礼,便颠颠儿地跑到了夏征身边,将他身旁那个空着的小凳子搬到了比赛台子上。

正在比赛呢,搬凳子做什么?

众人面面相觑,紧接着便看到林媛十分坦然地接过小太监的凳子,一屁股坐了上去。

不仅坐了上去,还随手拿了根洗干净了的黄瓜咔哧咔哧啃了起来。

那吧唧吧唧动弹的小嘴儿,看上去又活泼又可爱。

众人嘴角都忍不住抽了抽,这,这平西郡主也太随意了吧,天哪,居然当众啃起了黄瓜,难道她不知道这是在比赛吗?

别人都在争分夺秒地做菜,她倒好,居然优哉游哉地吃起了黄瓜!

大家只看到林媛在吧唧吧唧啃黄瓜,却没有听到她其实还在跟小太监聊着天。

“喂,你也去搬个凳子啊,咱们还得好一会儿才能做菜呢,不着急。”

小太监心里苦,撇着嘴抹着冷汗,能在老皇帝面前坐着吃黄瓜的人,古往今来也就林媛这么一个了吧!

“郡主啊,您,您还是赶紧吃赶紧做菜吧,陛下不是说了吗?咱们不仅是比赛谁做的好吃,还要看谁做的快呢!”

这个郡主也太不着急了,先不说陆大人了,就连白大人都难得的认真起来,全部身心都投入到比赛中去了。

一根黄瓜啃完了,林媛又把手边的一根胡萝卜操了起来,咔嚓一口啃了下来,咕哝着说道:“这胡萝卜还挺好吃的呢,不过,还是不如我们温室里的胡萝卜好吃!”

一边说着,林媛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随口问道:“哎,小太监,我问问你,你可知道御膳房里的菜都是从哪里运来的吗?”

这个小太监并不隶属于御膳房,但是在宫里呆的久了,有些事自然也能打听得到。

“这个嘛,听说是从各个地方收来的。郡主您也知道,冬天嘛,冷,哪里有这些新鲜的好菜?无非就是谁家有温室,就去谁家收一些。不像夏天,直接在大街上随便拉点就行了。不过啊,既然是往皇宫里送的,自然不是一般人家的菜就行的,这些人啊,都是有靠山的呢!”

小太监本就话不少,跟林媛相处得熟悉了,说起话来更是滔滔不绝,咕嘟咕嘟个不停。

果然跟林媛猜想的一样,皇宫里的东西自然不是一般人家的菜就能随意进来的。看来她想把刘思良温室里的青菜送进宫里来,还是需要费些心思的。

一边啃着手里的胡萝卜,林媛便开始打量起两边比赛的人的动作了。

虽然中间有屏风隔着,但是无奈,屏风并不严实,所以林媛还是能隐约看到他们的动作的。

这或许就是选择中间的比赛台子的好处吧!

正如她说所的,陆冲手里的是鱼,白经手里的是鸡,而且看两人都往炉子上放了蒸锅,想必都是要蒸着做的。

白经做的是白切鸡,将鸡处理好之后,把各种调理一股脑地都扔进了大碗里后,便放进了蒸锅里开始蒸着了。

而陆冲的鱼却不是那么简单了。

林媛仔细看了看,突然眼睛大睁,呦呵,怎么这鱼的模样有些眼熟?

陆冲手里的鱼已经被切成了好多条条,不过在鱼腹的位置上并没有切断,再经过他巧手地摆放,很快,大大的盘子上便出现了一只宛如孔雀开屏一般的孔雀鱼。

可不是眼熟吗?

这孔雀鱼正是自己当日给许幕晴做的那只啊!

林媛手里的胡萝卜像是定住一般停在了嘴角处,甚至都忘记了咀嚼。

她明明记得当时许幕晴说过,从来没有吃过孔雀鱼的,但是现在陆冲怎么突然就做出了孔雀鱼?

许幕晴家世不普通,就算是宫宴也是参加过多次的,再加上她本就是个十分贪吃的小姑娘,林媛相信她的话。

许是感觉到了林媛的目光,将孔雀鱼放进蒸锅之后,陆冲便扭过头来对着她神秘一笑,那笑容里包含的意味复杂得很。

林媛撇了撇嘴,算是想明白了,陆冲是醉仙楼老师父庄康平的徒弟,自然跟醉仙楼的人相熟的很。

而许幕晴又跟严如春是好姐妹,应该是许幕晴在林媛这里吃过孔雀鱼之后,兴高采烈地告诉了严如春。

严如春家中就是开酒楼的,肯定对菜肴很是敏感,所以就将这道孔雀鱼记在了心里。想必陆冲就是这样知道这道菜的了。

“哼!”

在心里微微一哼,林媛送给陆冲一个大大的白眼儿,这家伙就是故意在自己面前做这道菜的。

刚刚那个眼神已经表明了他所有的心意,这家伙就是想用同一道菜来验证谁的厨艺更好。

既然如此,那就来比比到底谁的厨艺更厉害!

将剩下的那截胡萝卜三两口塞进了嘴巴里,林媛拍了拍手便示意小太监给她准备锅子炒菜了。

相比于白经,陆冲才是这次比赛中最大的对手,林媛自然不能掉以轻心。

她做的都是炒菜,在技艺上就有些取巧,所以才会在最后炒菜之前故意停下来等了一会儿,就是为了跟这两个人有个相对公平的比赛。

不过说公平又岂是真正的公平?

林媛摇摇头,将所有的杂念都抛诸脑后,专心致志地炒起菜来了。

首先炒的是京酱肉丝,锅里放底油,待油热后将肉丝滑进去翻炒均匀,然后将提前准备好的甜面酱放进去,最后调味儿就好了。

将肉丝儿炒好后,林媛换了个锅子,继续放油炒鱼香肉丝了。

鱼香肉丝最讲究的就是这个鱼香汁,将糖醋盐以合适的比例调好之后,倒进翻炒均匀的蔬菜里,很快,整个大殿里都开始弥漫着鱼香汁的香气了。

之前还在纳闷林媛坐着吃东西不做菜的众人,现在已经全都被她手里的菜给吸引了。

再见她这么快就将两道菜出锅了,更是惊奇不已,甚至已经有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这平西郡主就做这么两道菜吗?也太简单了吧!”

“这,这简直就是糊弄啊!真是胆大包天,以为有将军府护着就能糊弄陛下?”

“哎,真是给咱们大雍丢人啊!之前我还以为这平西郡主的厨艺真的很好呢,现在看来,恐怕就是个绣花枕头啊!”

“可是她之前跟醉仙楼比赛时,做出来的菜的确很好吃啊,我还亲眼见识了呢!”

“这你就不懂了吧?那次的比赛能跟今日比赛相提并论?那次她准备了多长时间?肯定是提前跟洞天的大厨们偷师练习好久的。再看今儿的,事发突然,这不,原形毕露了吧!”

“啊?原来是这样啊,哎,真是失望啊!”

林媛将锅子放到一边,随手抿了抿发丝,对这些人的嘀咕声视而不见,到底是真本事还是糊弄,等下不就知道了?

能用事实证明的,她都懒得动嘴!就像能动手解决的问题,绝不动嘴!

旁人不知道,但是跟在林媛身后的小太监却是真真切切地闻到了这两道菜的香气的,口水立即就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郡主啊,这两道菜,真香啊!小的六岁就在宫里当差了,快十年了,都没见过这样的菜呢!”

不仅模样跟御厨做的不一样,味道也是更好的。

只不过……

看着这两道其貌不扬的菜,小太监有些担忧地拧了拧眉毛:“郡主啊,你瞧人家御厨做的菜都好看得很,咱们这两道菜,啧啧,要不您再往上边放点装饰吧?”

不怪小太监担心,御膳房的饭菜向来是讲究模样好看,个个颜色鲜亮,哪里像林媛做的菜这样丑陋不堪?

那道鱼香肉丝也就罢了,至少还有好几种颜色呢,但是这道京酱肉丝就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了,浑身上下黑乎乎的,因为放了甜面酱,整盘子的肉丝堆到一起就好像一坨带着黏丝儿的泥巴。

小太监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若是换了是他,一定会觉得很好吃的,但是皇帝陛下……

恐怕第一眼看到了就没有食欲了吧?

咳咳,咳咳。

看着小太监愁眉不展的小模样,林媛有些讪讪地咳嗽了一声,其实不是她不想做的好看一些,但是京酱肉丝就是这个样子的啊,她也没有办法。

总不能,让她当场削几朵苹果花萝卜花的摆上去吧?

咦,苹果花萝卜花?

林媛灵机一动,反正那边两个人的菜还都没有出锅,她也有的是时间,索性就抽出了一根水萝卜和一个胡萝卜来,手法利索地削了一大两小三朵萝卜花。

大的白萝卜花放在左边,两朵小一点儿的胡萝卜花并排放在右边。

小太监眼睛一亮,又揪了两片芹菜叶和几片香菜叶放到了萝卜花一边充当绿叶。

正所谓红花还需绿叶来配,经过这么一番装饰,这京酱肉丝的颜值还真是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呢!

小太监兴奋地小脸儿都红了,看了看另一边的鱼香肉丝,询问道:“郡主,这道菜要不要也加点东西?”

林媛正在一张一张地揭着蒸熟的小饼,笑着看了看他,点头道:“既然你喜欢,那就加点吧!嗯,黄瓜挺水灵的,你挑两根好看的,切成一寸长的段吧!”

什么?

小太监受宠若惊,俨然是没有想到林媛居然会放心让他动手去切黄瓜。

因为太紧张,小太监舔了舔嘴唇,一点儿自信也没有地喏嚅了一句:“我,我行吗?”

“怎么不行?去切吧!”

林媛将最后一张小饼揭下来,正在一张一张地将小饼卷成花朵的样子摆放在另外一只盘子里。

原本小太监还想等着林媛收拾好小饼之后就过来切黄瓜的,却不想她摆放好小饼之后,又立即拿出了一根大葱,将葱白切成了细丝。

见她也忙得很,小太监咬咬牙,硬着头皮就选了两根水灵翠绿的黄瓜,严格按照林媛的要求,一一切成了大小相当的黄瓜段。

数了数,正好十个。

他切好黄瓜段之后,那边林媛也已经把京酱肉丝的所有配菜都准备好了,除了葱白,她又切了一些细细的黄瓜丝儿,全都摆放在一个盘子里。

白白的葱丝,绿绿的黄瓜丝儿,再加上卷成花朵模样的小饼,别说,这样一盘小菜儿还真是挺养眼的呢!

收拾好京酱肉丝,林媛便将小太监切好的黄瓜段拿在了手里,左手捏着黄瓜,右手拿着老皇帝“借”给她的小刀,三下五除二就将黄瓜段们切成了漂亮的小花儿。

这小花儿只有小拇指大小,花瓣晶莹剔透,边缘还留着一圈绿色的黄瓜皮,看上去真是又小巧又精致。

小太监已经被林媛精湛的刀功惊得合不拢嘴了,而那些离得较远的人们也只能看到她手指翻飞,然后就瞧见一个小小的东西出现在她小手指肚上。

至于那个东西是什么,还不等大家看清楚呢,林媛就已经放到一边继续削下一个了。

大家的胃口全都被吊了起来,已经有人伸长了脖子探着脑袋去瞧桌子上到底放着的是什么东西了。

林媛手指翻飞,不一会儿就将十朵黄瓜花儿削好了,把它们一一摆放在盛放鱼香肉丝的盘子四周,一道菜就算完成了。

侧头看了看左右两边还在忙活着的陆冲和白经,林媛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启禀陛下,臣女完成了。”

------题外话------

过几天去西安,啦啦啦,肉夹馍,羊肉泡馍,额,口水流下来了,吸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