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御膳房的罪人/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皇帝厌烦地瞪了柳妃一眼,转过头来跟赫连诺开始聊天了:“赫连太子觉得平西丫头的手艺怎么样?”

赫连诺勾唇一笑,点头道:“郡主手艺自然非同一般,这道肉菜做得很是特别,能否请问郡主,这道菜的肉如此滑嫩,到底是做法的原因还是肉质的选择有诀窍?”

林媛挑了挑眉,对于赫连诺提出这个问题来她猜测多半是觉得好奇,而大殿里站着的那两个竖着耳朵的御厨却完全是想要偷师了。

反正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林媛勾唇一笑,说道:“并不是做法特别,而是这肉质选择的玄机。一般我们吃的猪肉粗略分为肥肉瘦肉,其实还可以细分为前臀尖后臀尖腿肉等等,而这道菜选择的则是位于肋骨那里的里脊肉,是整头猪身上最嫩的部位。用这里做出来的菜,自然滑嫩了。”

原来如此!

陆冲眼睛一亮,连连点头,没想到这猪身上的肉还有这么多分类呢,真是大开眼界啊!

白经却是不屑地撇了撇嘴,显然对林媛的说辞并不买账,嘀咕了一句:“信口胡言!”

赫连诺对做菜并不精通,对吃也不像对穿戴那样讲究,所以并不认为林媛说的这些有什么特别的。

不过,他对那个小饼倒是挺有兴趣的,不禁又问道:“你那个小饼,本太子看着挺有意思,刚刚看你做这小饼的时候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怎么做出来的小饼,就跟平时吃的不一样呢?”

老皇帝也连连点头,他牙口不好,最害怕吃的就是瘦肉和饼了,一是不好嚼,一是塞牙缝,特别是在文武百官面前,试想一下他若是塞了牙抠牙缝的样子,也真是丢人!

林媛倒是没有想到他们会对那小饼感兴趣,要知道这种小饼在很多地方都可以用到的,很是常见。

“哦这个小饼啊,其实就是一般的饼而已,不过我是用蒸的方法做的,所以才会软一些。”

顿了顿,又道:“其实呢,这种饼不仅是京酱肉丝可以用,其实很多菜都能的。比如春卷,卷饼,还有烤鸭。”

说这几道菜的时候,林媛果然看到老皇帝和赫连诺的眼睛全都亮了起来。

心思一动,林媛眼珠子一转,笑道:“要说这里边最好的就是烤鸭了,在整只鸭子的肚子里塞进去香料和水果,在鸭子的表面上刷上一层特制的酱料和蜂蜜,然后在一个特别大特别大的炉子里用炭火烤熟。啧啧,这样烤熟的鸭子外焦里嫩,鸭皮还能看到刺啦刺啦的油在滋滋作响,切开以后,鸭肉又嫩又香,简直比京酱肉丝还要好吃!”

吸溜!

大殿里顿时响起了弱弱的吸口水的声音,老皇帝赶紧用手抹了抹胡子,掩饰着自己脸上的尴尬。

赫连诺虽然没有吸口水,但是也的确被林媛描述的烤鸭给馋到了。

至于大殿里其他的官员和女眷们都忍不住用手抹了抹嘴角,甚至已经有个女孩子迫不及待地问了起来:“这烤鸭,洞天可有吗?”

噗嗤一乐,林媛听出了这句话的主人正是小胖墩儿许幕晴,不禁嗔笑了她一眼,摇头道:“目前没有,因为烤鸭的炉子比较麻烦,要想做的话,我得先把炉子做好。”

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以后会有了?

许幕晴眼睛大亮,使劲儿扯着坐在她身边的严如春晃啊晃:“春儿,你听到没有?媛儿说洞天以后会有烤鸭的,我们一定去尝尝好不好?”

严如春无语扶额,将自己的袖子从她手里抽出来,但是抽了半天都没能成功,只好点头答应:“好好,一定去。”

“太好了!到时候我们叫着容哥哥和大哥一起去!人多了热闹!”

一听到大哥二字,严如春的脸顿时就红了起来,连许幕晴后边说了什么话都听不到了,满脑子都是魏博宇在自己面前温和又带着几分坏意的笑容。

“平西郡主将这烤鸭说的这么美味,希望你一定要在本太子回西凉之前将它推出来啊,不然本太子回去了肯定要日思夜想的!”

赫连诺哈哈一笑,不知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总之看林媛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有趣。

“必定会尽快推出来的。”

林媛勾唇一笑,眼睛扫了一下大殿里的官员和女眷们,看着大家满怀期待的眼神,仿佛在他们头上已经看到了无数的银两在来回飘着了。

林媛的两道菜可谓是抢尽了风头,若不是因为大殿里还站着两个人,只怕大家都要忘记这其实是一场比赛了。

柳妃看了一眼白经,咳嗽了一声,将自己的声音放到最柔:“陛下,平西郡主的手艺的确是极佳的,只是,咱们不是在比赛吗?您瞧,陆大人和白大人都等了好久了呢!”

虽然老皇帝对柳妃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听她这么一说也恍然大悟,咳嗽了两声,讪讪地说道:“恩,平西丫头的手艺的确不错,不过跟御厨的手艺比起来如何还是要尝尝才行的。”

说着,他看了一眼身前的三个盘子,虽然还想再吃一个林媛做的小包袱,但是也不得不忍痛将眼神移到了旁边。

“咦?这道鱼倒是新鲜,来,先让朕来尝尝这道鱼如何。”

老皇帝说的鱼正是陆冲做的那道孔雀鱼,当这道孔雀鱼出现在老皇帝桌前的时候,林媛十分眼尖地发现严如春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而后,她带有几分歉意的眼神便移到了自己身上。

林媛耸耸肩,终于证实了自己之前的猜测。这道孔雀鱼果然是严如春从许幕晴那里听到以后告诉给了陆冲。

只不过她应该也没有想到陆冲会这样明目张胆地将这道鱼作为比赛的菜肴吧!

林媛轻轻点了点头,示意严如春自己并不在意。

两人悄悄地交换着眼神,那边老皇帝也已经吃下了一口孔雀鱼,不禁点头称赞道:“不错,不错,色香味俱全,陆冲果然好本事!”

虽然只是一句轻轻的称赞,但是落在旁人的耳中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波澜。

老皇帝称赞林媛的厨艺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啊,这其中到底谁高谁低,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

不少人已经窃窃私语起来,陆冲的名头他们可是清楚地,不光是御膳房第一人,更是醉仙楼庄康平先生的得意门生。

之前那个牛先生不算什么,但是这陆冲若是再败给林媛,恐怕全天下能让林媛服气的人就只剩下庄康平了吧!

白经却是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毫不客气地用胳膊肘撞了陆冲的胳膊一下,低声嘲笑道:“呦,咱们的陆大人也有被人大败的一刻?真是难得啊!哈哈。”

陆冲被他撞得身子微微一晃,但是心里的撞击却是看不到的。

虽然已经猜到了自己的厨艺恐怕不如林媛,但是当事实摆在面前的时候还是有些接受不了的。

林媛只是个小丫头而已,居然也能比自己强?

不过不管怎样,愿赌服输,陆冲并不是那等小心眼儿之人,今日跟林媛的比试也只是对能跟高手过招的一种期盼而已。

想通了这些,陆冲脸上便释然地多了,眼神也更加澄澈起来。

至少今日知道了里脊肉这一东西,也算不虚此行了。

陆冲给老皇帝准备的是孔雀鱼,给苏皇后准备的是一道素铁狮子头。

铁狮子头一般都是用猪肉为陷做成肉丸子蒸熟的,但是因苏皇后不食肉,所以他将里边的肉馅改成了莲藕和各种菜料。

为了让这些菜能够黏合在一起,又加了一些蛋清和面粉,虽然做出来的味道不如肉铁狮子头美味,但也有一种别样的风格。

苏皇后对此很是满意,也是连连称赞。

最后的菜肴就是白经的了。

白经给老皇帝准备的是白切鸡,给苏皇后准备的是五福临门。

说是五福临门,其实就是把饺子皮做成花样儿,然后在里边分别包进去了四种不同的素菜,最后又在顶端加了一些红色的胡萝卜馅料为顶。

这道菜倒是做得十分漂亮,典型的御膳房风格,只是这味道嘛,就不敢恭维了。

苏皇后只吃了一口便没了兴趣,不过碍于在西凉太子面前不能丢了大雍的脸面,她还是不轻不重地夸赞了一番。

“这道五福临门,寓意不错,颜色也漂亮,很好,很好。”

听着苏皇后好不容易才找出来的优点,林媛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

至于老皇帝面前的那道白切鸡更是让她好笑不已。

因为这道菜的火候根本还不到就提前出锅了,所以肉质很紧,老皇帝只吃了一口便把牙缝给塞住了,弄得他难看不已,再看白经的脸色时更是多了几分愤愤。

“这道白切鸡……”

老皇帝停顿了好半天,终究还是没有说出这道菜怎么样来,最后也只是挥挥手不再理会了。

这么明显的嫌弃,就算白经是个傻子也能看得出来了。

顿时,白经白白的脸颊上就通红一片了,恨不得找个地缝赶紧钻进去才好。

陆冲也难得的冷笑一下,悄声道:“看来白大人的这道鸡也不怎么讨喜啊!啧啧,大人的鸡既然还没有做熟就不要急着出锅啊,非要跟在下比试谁更快,瞧,得不偿失了吧!”

被陆冲挤兑地哑口无言,白经脸色更是难看的不行,不过向来脾气硬的他怎么会这么容易就咽下这口气?

“陆冲,你他妈少得意!不就是一场比赛吗?你以为你赢了?哼,输给了一个小丫头你还有脸了?我告诉你,你身为御膳房第一人,竟然将御膳房的脸面给搭了进去,你就是御膳房的罪人!”

陆冲眼尾微微一跳,冷笑道:“怎么,白大人终于承认陆某是御膳房第一人了?白大人不是一直自诩是御膳房最厉害的御厨吗?到底谁才是御膳房的罪人,还不好说吧!”

“你!”

白经紧紧地咬着牙床,一甩袖子不再理会他了。

陆冲也默默翻了个白眼儿,没事的时候就宣称自己是第一人,现在战败了,给御膳房丢人了,就把自己给拉出来顶岗了!

呵,天底下居然有这么不要脸的人,真是大开眼界!

这场比赛的结果显而易见,林媛以绝对的优势压倒了御膳房的两位御厨,成为本次比赛的胜出者。

老皇帝笑着抚了抚胡须,连连点头:“平西丫头果然不负众望,这厨艺也是惊人的好!别忘了,朕可期待着你的烤鸭呢!来人,赏!”

比赛之前说好了的,胜出者奖赏十两黄金,现在这些金子自然都是林媛的囊中之物了。

林媛笑着行了一礼,朗声道:“臣女谢陛下赏赐。”

很快,便有一个小太监托着一个装了十两黄金的托盘恭恭敬敬地送到了林媛面前。

看着那黄澄澄的大金元宝,林媛眼睛都笑弯了,典型的见钱眼开啊!

老皇帝宠溺地摇摇头,笑着跟苏皇后说了句什么,立即引得苏皇后也抿唇笑了起来,再看夏征和林媛时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感慨。

或许这就是夏征看不上苏秋语的原因吧,正所谓人以群分,林媛和夏征在很多方面都是有共性的,这样的人才会互相吸引的吧。

身为局外人的苏皇后已然想明白了,只是身为局中人,只怕苏秋语还是想不通这一点。

苏皇后微微叹了口气,眼神一转便落到了一直默默不语仿佛置身事外遨游天际的翠微公主身上,不由得心头一紧,轻轻抓住了自己的胸口。

不过她即便身体再不好,也不舍得早早离席。

虽然是亲母女,但是两人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次,这样的宫宴上,翠微也不好找借口提前离开。这也算是苏皇后一年来见到翠微时间最长的一次机会了。

“哈哈,既然陛下的奖赏已经送出去了,那本太子的彩头自然不能落下了。”

赫连诺笑声突起,将手里那一串晶莹剔透的珍珠手串拿了出来,对林媛笑道:“郡主,这珍珠手串已经是你的了,还望郡主可不要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哦!”

约定?

一直神色淡然慵懒坐在椅子里的夏征突然警觉地抬起了眼眸,直勾勾地看着挑眉坏笑着的赫连诺。

------题外话------

存稿君出没,那个魂淡出去浪了,不带着我,祝她被帅哥拐走,哼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