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鱿鱼是啥么/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夏征警惕的双眼,赫连诺顿时有一种奸计得逞的自豪感,只是还不等他嘴角的笑容扩大开来,林媛已经毫不犹豫地将他给戳穿了。

“赫连太子,您说的约定好像是单方面的吧?我可没有答应你哦!”

赫连诺囧,再看夏征那一脸得意的小模样,更是气得牙痒痒。

得了老皇帝的十两黄金和赫连诺的珍珠手串,林媛也开心不已。

她一回头,直接从托盘里拿了一个金元宝扔给了之前帮她一起干活的小太监。

小太监捧着手里沉甸甸的金元宝,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结结巴巴地问道:“郡,郡主,这,这是……”

“这是赏你的,拿着吧!刚才多谢你给我帮忙了!”

林媛随和地摆了摆手,笑得云淡风轻。

小太监惊喜得很,连忙跪下来给她道谢。

林媛最看不得的就是这些人动不动就下跪了,当即也不再跟他多说什么,生怕这小太监一直跪个不停。

这边小太监得了金元宝,还得了林媛赏赐的西红柿,虽然西红柿不贵重,但是毕竟是一份荣耀啊!

另外两个一起帮忙的小太监都艳羡地看着他,纷纷遗憾这等好事怎么没有落在自己头上。

林媛优哉游哉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跟夏征一起把玩着赫连诺送来的珍珠手串。

那珍珠手串通透晶莹,分外耀眼,一看就是个好东西,就连夏征也忍不住夸赞了一下。

既然比赛结束了,老皇帝自然就让陆冲和白经回御膳房去了。

不过,临走之前,陆冲突然禀报道:“陛下,微臣有一事相求,还望陛下恩准。”

一个小小御厨居然敢在皇帝面前求准,也太大胆了些!

有的官员正要开口呵斥,老皇帝却心情极好地点头应了。

陆冲施了一礼,朗声说道:“启禀陛下,平西郡主刚刚做的两道菜都是御膳房所没有的,微臣斗胆,求平西郡主将这两道菜的做法赏赐给御膳房。臣等以后也好为陛下和娘娘时常做这两道菜孝敬陛下。”

原来是想讨要林媛的秘方啊!

林媛眉头一挑,显然有些意外。

夏征却是撇撇嘴,只不过还未等他将拒绝的话说出口,林媛就已经当先答应了。

“陛下,臣女做这两道菜的初衷就是为了孝敬陛下和娘娘,只不过臣女毕竟生活在宫外,不能时常进宫为陛下和娘娘效劳。既然陆大人提了出来,臣女理当将这两道菜的配方送给陆大人。”

既然林媛都同意了,老皇帝自然乐见其成。

淑妃也笑着说道:“媛儿这丫头真是懂事,今日这两道菜啊,算是把陛下的心给填满了。刚刚臣妾还跟田妃妹妹说笑呢,今儿只有陛下和皇后娘娘能尝到这么好吃的东西,看来以后,臣妾等也能有这个口福了呢!”

田妃也笑着附和道:“姐姐说的是,刚刚妹妹看着陛下吃那个小包袱的时候,真的是口水直流呢!还有皇后娘娘的鱼香肉丝,光是闻闻味道就知道绝对是美味!”

皇后笑盈盈地嗔了两人一眼,柔声道:“也就你俩的嘴巴最甜了,回头就让御膳房给你们每人做一道这样的菜,让你们天天吃,看看什么时候能让你们给吃腻了!”

“这东西这么好吃,吃多久都不会腻的!”

田妃掩唇咯咯笑了起来,她毕竟是几个妃子中年纪最小的,笑起来的声音婉转好听,动作也是娇俏可爱的。

老皇帝侧目看了一眼,心情更好了。

这边几人和乐融融,那边柳妃却像是被孤立出去的局外人,看得更是牙痒痒。

陆冲对林媛施了一礼,便跟白经一起出了大殿。

经过这一场比试,虽然能够吃到林媛厨艺的人少之又少,但是只要想到以后再进宫参加宫宴的时候就能有鱼香肉丝和京酱肉丝吃了,大家的兴致也都昂扬了几分。

看着林媛在手里把玩着那串珍珠手串,赫连诺笑了笑说道:“看来郡主对这手串很是喜欢啊,说起来,本太子得到这串珍珠的时候也有一番奇遇呢!”

说着,赫连诺的脸上便浮现起了一种难以明说的表情,有怀念,有惊艳。

不过,就在大家等着他诉说这番奇遇解惑的时候,这家伙却一转话题将话头给岔开了。

“平西郡主不仅厨艺高超,对食材也是认识颇深。不知道郡主是否知道一种叫做鱿鱼的东西?”

鱿鱼?

林媛眉头一挑,看向赫连诺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探究。

平白无故地说鱿鱼做什么?

对于鱿鱼,林媛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以前大街上经常有烤鱿鱼卖。

不过,她这么熟悉,可不代表旁人也知晓。至少整个大殿里真正知道鱿鱼这个东西的人就不超过五个人。

有一个官员若有所思地说道:“鱿鱼,好像是东陵沿海那边盛产的一种鱼类吧?听说那边很多的,但是,因为运输不方便,咱们大雍几乎没有见到这东西呢!”

此人说的是事实,这个时代的运输和冷操保鲜技术都比较落后,再加上人们还不懂怎么把鱿鱼做成不怕坏的鱿鱼干儿,所以大雍和西凉等国是吃不到鱿鱼这种海鲜的。

夏征之前走南闯北的,虽然去过东陵边界,但是也从未深入到海边去,是以对这东西也只是见过一些干巴巴的小鱼干儿而已。

“说起来,这鱿鱼也很奇特,八只脚,浑身软乎乎的。赫连太子说起这个来,是想给大家做一只烤鱿鱼吃吗?”

夏征戏谑地看向赫连诺,唇边笑意深沉。

赫连诺当然没有鱿鱼给大家吃了,他突然提出来也不过是因为之前游玩到东陵的时候恰巧就尝到了一种特别好吃的鱿鱼而已。

“夏二公子真是说笑了,本太子哪里去找一只鱿鱼来烤?不过是想着平西郡主见多识广,想必是知道鱿鱼这东西的吧,所以才想着问问她而已,绝无他意啊!”

生怕夏征误会,赫连诺赶紧摊摊手表明自己的立场。

夏征抿抿唇角,讪讪地摸了摸鼻子,不怪他小题大做,实在是今日的事太麻烦了,只是吃顿饭而已居然还吃出一次比赛来。

“放心吧,鱿鱼而已,我知道的。”

林媛紧紧地拉了拉夏征的手,笑着冲他点点头,便对赫连诺说道:“赫连太子说的鱿鱼,林媛倒是没有见过,不过也算是耳闻过吧!这鱿鱼的确长相怪异,不过味道极佳,能做成烤鱿鱼、鱿鱼酿糯米等各种吃食。”

鱿鱼酿糯米?赫连诺是知道烤鱿鱼的美味的,对林媛所说的这个鱿鱼酿糯米自然就更多了几分期待。

不过现在没有鱿鱼,林媛也不打算多说这几道菜怎么做,便又继续说道:“除了鱿鱼,不知道赫连太子是否还听说过小章鱼?也就是墨鱼。小章鱼比鱿鱼小,肉质更嫩一些,不过做成章鱼小丸子却是十分美味,上边再撒上一层木鱼花,啧啧,这个东西特别好吃!”

咕咚!

听林媛说那章鱼小丸子,赫连诺咽下一口口的口水,仿佛自己又回到了东陵,又尝到了那只存在于回忆中的烤鱿鱼。

咳咳,咳咳!

老皇帝的口水差点都流了出来,赶紧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还顺手在嘴角抹了一把。

“平西丫头果然是博学多才,若是咱们大雍也能有这鱿鱼,真可谓是百姓之福祉啊!”

“陛下英明!”

老皇帝一句话落,底下百官们立即就异口同声地赞同起来。

夏征撇了撇嘴,哪里是百姓福祉,明明是老头子自己想吃了!还有那群官员,一个一个地肯定都在心里念叨着吃鱿鱼呢!

林媛只是笑笑,并没有说什么,鱿鱼这东西在东陵是随处可见的,但是想要运到内陆来,还是有些困难的。

不过,若是有冰块的话,或许能够将它们冻成冰的然后运来,只是这样的话费用就会很高了。

毕竟,在这个时代,冰块也不是随处可以见到的。

但是,赫连诺的话显然将林媛的疑虑打消了。

“陛下,其实鱿鱼这东西还真不难弄到!”

不难?

这下,连林媛也被勾起了兴趣。

赫连诺嘻嘻一笑,抬手对老皇帝抱了抱拳,朗声说道:“陛下,贵国平西郡主厨艺高超,即便是在下走遍临近多个国家也从来没有见过像她这般鬼灵精怪满肚子都是新鲜菜谱的人。在下倒是有个愿望,若是大雍能够举办一个盛大的厨艺交流大会的话,想必定能令平西郡主的高超厨艺名扬天下。”

“届时,莫说是大雍、西凉、东陵,即便是北戎、南疆,或许都会派人前来参加呢!如此彰显大雍国力的盛事,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举办一个全天下人都能参加的厨艺交流大会?

不少官员的脸上立即浮现出一抹嘲讽之色,单单是为了一个林媛就举办一个这样的盛会,她配吗?

程月秀更是毫不留情地嘀咕了起来:“就凭她?一个小小村姑还妄想在天下人面前扬名?做梦!”

不过,对于此事究竟是不是做梦,倒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官家小姐可以说准的。

看老皇帝的表情,显然是对此事很感兴趣。他想到的倒不是能不能让林媛扬名天下,他想到的则是对于临近几个国家的友好往来。

北戎人向来豪爽,只不过因为太过豪爽而不被大雍人所喜欢,大家都说他们是野人。

至于南疆,因为生活地方不一样,听说那里的人们身上总是带着一些毒虫毒草之类的东西,大雍人对这些人更是避而远之。

赫连诺即便说全天下,其实在心里也已经自动将这两个国家排除出去了。

而且他代表的是西凉,他提出了这个建议自然就表明西凉愿意来参加了。

以美食来沟通两国民众感情,加强两国之间的友好往来,倒是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而且,在下跟东陵的成王爷也算有几分交情,若是有他帮助,想必东陵的一些海鲜也是有法子运到大雍来的。到时候,莫说是鱿鱼了,就是小章鱼,鲍鱼,龙虾,那也是应有尽有随意品尝的!”

赫连诺的胸脯拍得啪啪响,看得老皇帝浅笑不已。

东陵成王爷的名头老皇帝自然是听说了的,据说他英勇善战,将东陵沿海的海盗彻底消灭了,还了百姓们一个安居乐业的好生活。

这样好名声的王爷,定然不会拒绝这种友好往来的盛事的。

“好!”

一个好字出口,老皇帝当即便拍板决定,愿意举办一个这样的盛会。

“这个盛会既然是以美食做桥梁,那就公告天下,只要是身怀厨艺的人,不论平民百姓,还是达官贵人,皆可参加!”

“陛下英明!”

百官们立即又异口同声地附和起来,林媛头上忍不住落了一层黑线,这些百官们除了这四个字难道都不会说的字吗?这么大的事就这样随随便便地决定了?谁知道这西凉太子到底有没有安了别的心思?

虽然她觉得赫连诺是个值得相交的朋友,但是毕竟两人的立场不同,谁也说不准到时候为了各自的国家会不会出卖朋友。所以,防人之心还是不能放下的。

“放心吧!”

一道温柔的生意在耳边响起,林媛诧异抬头,就见到夏征笑盈盈地在自己耳边说道:“前几天我派去西凉的人传回了消息,西凉朝廷最近都不是很稳当,赫连诺虽然是太子,但是背后还是有人虎视眈眈的。他亲自来大雍和亲,或许就是为了不让大雍嫁一个聪明女人去西凉给自己添堵。至于这场盛会,或许只是为了拉拢我们而已。”

说是拉拢我们,其实真正要拉拢的还是夏征吧!

林媛眨了眨眼睛,既然夏征已经将赫连诺的用心调查地一清二楚了,那她就不费那个心思去思考这个问题了。

不过,对于这场盛会她还是有几分期待的,刚刚赫连诺不是说了吗?东陵还会运海鲜来呢!

若是这一路上的海鲜保存地完整,她又可以大展拳脚了!

说起来,倒是有些期待明年这个时候的美食盛会了呢!

------题外话------

存稿君要推文,

推荐寒默《病娇男神影后萌妻》

“先生,不好意思,昨晚对你造成的伤害,我很抱歉!”

锦晨安说着递出银行卡,“这是给你的补偿!”

锦晨安后悔死了,酒后竟睡了他。

传闻,他弱不禁风,两天得往诊所一次,一个月得进重症监护室一次!

他清咳一声,一脸病态的苍白色,

“我身体……”

片段:

“不要了,我下午要去拍戏呢。”

锦晨安推了推黏在身上的人,这哪是病娇先生,分明是一只喂不饱的恶狼。

晚上缠着自己也就罢了,大早上的还不放过。

他一个动作便附身上去,意味深长的抚着她绯红的脸颊,“是拍戏重要,还是我重要?”

“当然是……”话未出完,便讨好似的吧唧吻了下那魅惑的脸颊,笑盈盈的答道,“当然是你重要!”

“嗯,我接受了!”

魔爪开始乱动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